去执著 坚定正念 神迹显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本文想把自己近几个月内的修炼心得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一、修善

在二零二零年除夕期间,儿子的父亲(我们已离婚)被检查出脑梗,要马上住医院治疗。听到消息,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他答应了,可是他说话已不太流利,大脑已记不住。

儿子陪床,因儿子明白大法真相,并且还学法,所以给他插上耳机,听师父讲法。十二天过去,说需要去北京做手术,因为疫情期间去不了北京,就先出院了。

他回来,我在女儿家见到他,我给他讲修大法身体很快康复的神奇事,让他继续念九字真言,他说念了也不管用。自己心里对他很失望,心想:都成这个样子了,还不醒悟,是什么障碍的他呢?

二姐(同修)和我说:“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听到的、看到的,都不能向外看了。”我这才静下心来想自己在这件事上所动的念头。我让他念九字真言,知道只要真心念就会发生奇迹,可内心深处是想让他快点好了;我们虽然离婚了,可儿子买楼房成家,他还是要管的。现在他病了,不能挣钱了,还要花钱,思想会总出现这些念头,好像非常自然。现在一找,吓一跳,这是多么的自私、不善和很强的利益之心。

善是同情弱者,自己却想:现在得病了,都是他自己种下的因果,而且还和别人说一些他以前做的一些不好的事,这哪有一点善?而且自己心虽然很平静,可是在深层还是有个怨恨心没有去掉,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对待婆婆也是没有善,根本没有站在她的角度,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理解她,帮助她,总是象说教一样的说一些自己认为对她有好处的话。

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1]。深挖自己,根子里还是为私为我,还是旧宇宙的属性。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自己的观念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转变过来,所以自己好像表面上对他们很好,实质是口善心魔,所以每次给孩子父亲讲大法真相,他都是嘴上答应,心里不诚心,因为人家感受不到你的善。

第二次住院要做手术,孩子他爸说他家没有钱,我和儿子完全站在他们的角度为他着想,不争不怨。把给孩子攒的买房的钱拿出来,别人都不服气说:“挣上钱,给人家花了,看病你们拿,哪有这个理?”可是我心态平静,这是真正慈悲众生的平静,这时我也感受到人真的可怜,“昏昏迷迷一生生 活的不明不白”[3]。

二、去人心

儿子从学校回来,就嗓子疼,儿子不去承认它,就到市医院陪他爸了。可是嗓子越来越疼。他知道是过关,可是实在疼的坚持不住了,就去门诊看了看。

医生说:赶快输液,不让嗓子堵死(扁桃体肿大几乎就剩一点缝了),否则会要了命。儿子没有动心,只是疼的受不了,就让别人去替他,准备回来和我切磋,放弃过关去医院。可是护士就是不让走,要做核酸检测,等结果出来才行。

儿子等到下午5点,还没拿到结果,就跑出来了。我在家里,那个心直往上返,对儿子的情,怕儿子有什么事,都是不正的念头,知道不对,排斥它,可心里还是不稳,直到他姐姐把他接回家,天也快黑了。

一進家门,儿子根本不能说话,用手指着嗓子,我的心又慌了,稳不住了,因为儿子从小跟着我学法,身体一直很好,有时头疼,自己不承认它,听法就能过去,这次来的很凶。我让儿子躺在床上,儿子忍着痛,嘶哑着和我说:“平时修炼太放松了,关键时就没有正念。”我也看到自己在孩子身上情还很重。

我觉的自己一个人正念不强,就让女儿把我二姐、三姐(都是同修)都叫来集体发正念、学法。八点半,她们过来了,三姐同修心态很正,对儿子说:“孩子没事,什么也别想,一定要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咱们先发正念。”儿子也起来了,我们一同发了一小时正念。儿子中途躺下了,我人心又上来了,想:“儿子修炼,因为在学校只学法,放假回家炼功,发正念也很少,他能算大法弟子吗?”马上意识到这念头更不对,是不是大法弟子师父说了算,是自己正念不强,没有坚信师父,排斥它,不要这念头。

可是,心里还是不踏实,好像儿子嗓子马上就堵死了,这时儿子睁开眼,用手指了指嗓子,不说话,自己一下子就没了正念,对儿子说:“孩子,咱们上医院吧,晚上有值班医生。”其实这些都是针对自己人心来的。“不,晚上不去。”儿子态度很坚决。三姐斜了我一眼,意思是说我不坚定法。

这时,二姐和儿子切磋说:“孩子,什么也别想,把心一放到底。”儿子一下子有了正念,这时我也冷静多了,心想:“这就是关键时刻,你是否相信师父,走神道,还是走人道,孩子学法修心,就是修炼人,是自己动了人心。”我排斥这不好的念头,心想: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二姐叫儿子起来打坐吧,孩子坐起来,刚打坐,“哇”的一声,吐出一口痰来,我的心也平静了。

我们开始学法,读《转法轮》第二讲,孩子就不停的吐痰,扔了一地卫生纸,我们知道是师父在给他清理身体,我们到整点就停下来,发半小时正念。发完全球十二点的正念,二姐休息去了,儿子还是一会儿吐一口,一会儿吐一口,但感觉嗓子轻松多了。一直到深夜两点,我们学完一讲法。

我和三姐准备休息,孩子睡不着,我就给他放师父讲法。到四点,我看孩子睡着了,我关了师父讲法录像,就睡觉了。

早上,我们炼完三套动功,发完全球六点正念,把儿子也叫起来,一起炼静功。炼完功,儿子说:“嗓子不疼了,喝水也不疼了。”我们每个人都很激动,看似那么严重的病业,一夜功夫就全好了。儿子说:“在我身上真是发生了一个神迹,太神奇了。”儿子说话也正常了。

我们切磋了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心性的变化和师父慈悲的保护。儿子说:“现在回想发生的事,真是每一步师父都在看护着我,自己疼的不行,准备回家和妈妈切磋,放弃过关去医院,可是就是回不来,一直到晚上,如果白天回了家,二姨、三姨也来不了,那肯定去医院,晚上我是肯定不去医院,这不是师父在看着我吗?!”

我也悟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都是我们能走过去的,就看你念正不正,自己思想中也是一场正邪大战,眼前出现的事情都是对着自己人心来的,对自己信师信法的考验,人心出来了,没有了正念,就给你出现假相,相信师父,坚定了大法,事情马上就变。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4]

我们还悟到:整体配合,形成正念之场很重要,二姐、三姐心态很正,始终坚定正念不动摇,加强孩子的正念,清理邪恶,不允许邪恶钻空子。

儿子马上给他爸爸打了个电话说:“我嗓子好了,现在不是和你说话吗?!”

第三天,儿子就去医院陪他爸了,他看到儿子这么快没有输液,嗓子就完全好了,也觉的挺神奇,儿子就让他继续念九字真言,并且把师父的“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5]这首诗写在纸上,让他念,他拿起纸认真读起来。

现在我悟到,写体会也是个修炼过程,写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一些人心平时不注意,觉的很自然,不修口、说话随便,背后说别人的一些错误或者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事,特别是对待亲人,表面上是为别人,根子里是为自己。

师父说:“修炼是个严肃的问题”[4]。通过写体会,才发现自己在一思一念上根本没有严肃对待,觉的自己错过了很多提高的机会。只有在最后不多的时间里抓紧实修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不要再徘徊〉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