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当前形势干扰 做好自己该做的

更新: 2021年01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蔓延,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正月初二),我居住的城市开始封城、封路、封村。单位延期上班,学校延期开学。二月六号(正月十三日)开始封小区,每户只准一人出入小区购买食物和日常用品,严禁外人進入小区。

二月七号(正月十四)晚上八点,丈夫对我说:“今天同修大姐会来,门卫很严,你到门口看看吧!”

我和这位大姐相互配合做讲真相救人的事已有十多年了。大姐的正念很强,从没有怕心,她守时、守约,十几年来,每周准时来我家,从没耽误过。我拿好《明慧周刊》等资料,急匆匆的来到门口,看到一个门卫正站在那儿,我笑着对他说:“师傅,值班啊!我大姐来拿点东西,我出门看看她。”他看了看我,给我拉开了门。

昔日繁华的街道,现在冷冷清清。在大街上,半天看不到一个行人,我不由的想起师父说的“人见人亲”[1]。我心中不免有些沉甸甸的。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只有救人的份,在这样的一个特殊历史时期,怎么做呢?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也没看到大姐的身影,我很焦急。这时,一阵寒风吹来,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一股无名的怕从心底袭来。

我刚回到家,小外孙就蹦蹦跳跳的来到我身边,小声说:“姥姥,就等你学法了。”我们全家人围坐在一起,拜读师父的《转法轮》。我们沐浴在佛光中,有师尊在,有法在,有什么可怕的呢?

学完法,我象往日一样,打开电脑,认真阅读明慧网上同修的每一篇文章。突然“肺炎致命 灵丹避祸”真相币文件(二零二零年二月六日更新)映入我的眼帘。打印真相币的同修甲回老家过年,因为疫情至今未能回来。我女儿(也是同修)给她兑换的新币还在我这。我想,我又不能打印,就关闭了这个文件,又看其它的文章。

可不一会儿,该文件又出现了。我明白了,是师父要我打印真相币。我内心充满了自责,为什么没想到用新模版及时把真相币打印出来呢?怎么就没有一点整体观念呢!我修的太差劲了。于是,我下载了“肺炎致命 灵丹避祸”真相币文件,打开打印机,打印了一元、五元、十元、二十元面值的真相币各一百张。

第二天一大早,同修大姐来了。我一看到她,就象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大姐笑着说:“昨天晚上刚到门口,就被门卫截住了。今天早上我加大正念,门卫连问都没问我一声,就让我出门了。到了你们这个小区,门卫象认识我似的,笑着向我点头,我就跟在一个年轻人身后進来了。”大姐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电熨斗和一些旧币,有点着急的说:“甲还没回来,别的同修也没联系上。”我笑着说:“师尊点悟我了,昨天晚上我已经打印了一部份真相币。”

我把打印好的真相币拿出来给大姐看,大姐看着上面的防疫真相短语,高兴的说:“好,太好了!我现在就可以拿些送给同修了。这些旧币,你打印好,我再抽时间来拿。”

我目送大姐下楼。她那轻快的脚步,哪象七十三岁的老人,她本身就是真相啊!

大姐走后,女儿说:“妈妈,我负责熨烫旧币,你打印,好吗?”我们都知道,旧币很脏,熨烫时发出的气味很难闻,这也是个让我头疼的活儿。女儿把这活儿抢去了。比比女儿,我感到很惭愧。

只见女儿拿出旧币,把已经熨烫好的放在一个盒子里,小声说:“这是大姨熨烫好的,你先拿去打印吧。”

女儿自幼和我一起修炼,她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孩,特别是在读大学期间,一直坚持学法和炼功。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一路走来,我们相互提醒,鼓励,认真做着师父让弟子做的三件事。

“姥姥,那我干什么呢?”小外孙欢快的跑过来问我。我说:“你字写的好,无法打印的钱币,你负责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可以写上其它的防疫短语。”小外孙满意的答应。

我打开打印机,先打印一元的纸币。刚打印了几张,打印机就停了。我关了电源,打开打印机前盖,仔细观察,没有什么异物。我又打开电源,打印机还是没有反应。我有点着急,心想:“同修急需真相币,技术同修也无法联系,打印机坏了怎么办?”

我开始向内找,是我的干事心、显示心、急躁心、急于求成和不让人说的心,这些心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它的存在,还觉得自己做的对,修的好?又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干扰,我会在修炼中归正。

想到这,小外孙过来问我:“姥姥,怎么了?是不是把钱挤在里面了,我看看。”说着,他找来手电筒、小镊子,站在椅子上,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着小镊子,认真观察着,嘴里不停的说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帮帮我。”

小外孙今年不到八岁,上小学二年级,一直跟我们一起学法。他从出生到现在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法轮大法好”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扎了根。大法给了他一个健康的身体,快乐的童年。亲朋好友们都夸他是个懂事、省心的好孩子。

突然,小外孙高兴的大叫:“姥姥,找到了!找到了!”他用小镊子指着让我看。 然后又叫:“姥爷,你来帮我拽出来。”小外孙用手电筒照着,用手指着说:“就在这里。”丈夫对准小纸角,用镊子夹住,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往外移动,费了好大劲,才把一张破损的纸币拽了出来。小外孙高兴的不停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丈夫指着破损的钱币对我说:“你看看,纸币这么软,你还打印,不是自找麻烦?”我小声说:“是我错了,我应该用纯净、慈悲的心态去制作,才能做好。”

我把大姐熨烫好的旧币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从新放入打印机。打印机接到指令,欢快的打印出一张张文字清晰的真相币。我看着打印机,真诚的说:“谢谢,你真能干。”

三月中旬的一天,同修拿来了四千元(新版十元)新币让我打印,我一看,急躁的老毛病又犯了,心想:女儿兑换的五百元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打印完。这四千元,什么时候才能打印好啊?同修看出了我的心思,忙说:“不急,慢慢打吧。”

同修走后,我找出砂纸和厨房用的钢丝球,比较一下用哪一个去除新币上的蜡容易些。女儿看我拿出新币(因为疫情,女儿一直在家上班),忙说:“除蜡太费事,我帮你擦吧。”

女儿总是为别人着想,可我有时还有在心里抱怨、指责她:“我们帮你带孩子,做饭,收拾家务,打理着一切……”女儿是面镜子,照出我的执著、不足。女儿的确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优点。我一定要珍惜这个特殊的缘份,相互配合,在最后的历史时期,认真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