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更新: 2021年0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根据对明慧网报道的统计,2020年1月至12月,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总计84人次。其中,1人被迫害致死;3人被非法判刑(其中1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2人被非法批捕;至少50人被绑架;至少28人被国保大队、派出所警察、街道不法人员骚扰;被勒索钱财至少3万元;被抢夺的私人物品价值至少近4万元。

2020年1~12月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类别姓名地区迫害部门迫害日期关押地点备注
骚扰王淑琴克山农场国保、协警、居委会2020年6月份
周群政法委2020年6月19日
王艳春国保2020年6月16日
关雅兰克山农场派出所2020年6月16日
冯传泗分场及乡镇领导2020年6月16日
高淑清国保人员,她原单位新上任的领导及一名工作人员2020年6月16日
严嗣惠居委会一委2020年6月16日
徐秋红居委会、国保2020年6月16日
祁柏芝富拉尔基区幸福派出所2020年10中旬至今
王序秋齐市区建华区东五派出所和亨达明苑社区
刚凤清建华区回民社区街道办2020年10月20日
姬美兰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2020年8月20日
修艳华大民派出所2020年7月30日
胡卫红龙沙区五龙派出所2019年9月18日
李景华等10多名法轮功学员克东县齐市国保大队和克东县公安局刑警大队2020年7月20日
张春雷富裕县富裕火车站2020年7月29日
名雪芹富裕火车站2020年7月29日
汤星英王春环富裕火车站取保候审
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昂昂西区派出所和社区
李占云昂昂西区公安分局,道北派出所2020年4月4日已回家
于桂敏富拉尔基区红岸派出所2020年11月26日已回家
鲍桂琴和女儿庄紫懿、女婿冯昊红宝石派出所2020年4月18日
2020年11月26日已回家
王连波幸福派出所2020年11月26日已回家
杨淑君幸福派出所2020年11月26日已回家
张杰、冯子民及女儿冯慧刑警队2020年11月26日张杰、冯子民关押看守所女儿已回家
邵佳宁和母亲刘利龙沙分局和江岸派出所2020年7月30日已回家
杨宏齐市区建华区东五派出所2020年7月21日已回家
付兢彩虹派出所2020年7月30日彩虹派出所
王秋艳、李艳铁锋区通东路派出所2020年4月2日已回家
李淑娟、李振忠新工地派出所2021年4月18日李淑娟已回家
时淑芳文化路派出所2020年2月24日已回家
徐静文铁峰分局 站前派出所和铁锋区610、南虹社区2020年12月22日已回家
李景华等10多名克东县齐齐哈尔市国保大队和克东县公安局刑警大队2020年7月20日已回家
一名法轮功学员龙江县2020年3月26日
富云萍,丈夫和女儿公安局2020年3月17日抄家
赵忠奎富裕县富裕县公安局2020年12月13日富路派出所
卢桂珍富裕县二道湾公安局富裕看守所
吴秀兰、夏义、范丽娟、范晶涛、姚爱英、潘冬华、李士、小红、刘春娥、王殿民、夏老六(小名)张秀梅、曾凤莲,张秀梅(同名同姓)2019年4月17日富裕看守所范晶涛、王殿民、李士仍
齐齐哈尔看守所曾凤莲、范丽娟、夏义、潘冬华、小红
非法判刑温雨飞昂昂溪区昂昂溪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2020年5月1日建华区法院/二年
梁水清齐市区文化路派出所2020年7月9日泰来看守所建华区法院判缓刑,精神失常
李振中国保大队,民航路派出所2020年4月18日依安看守所建华区法院
非法批捕孟素英和孙广利夫妻俩碾子山区沈阳市辽中区六间房派出所2020年4月6日辽中区检察院
迫害致死李惠丰铁锋景新小区2020年1月28日突发脑出血,年仅48岁

由于中共严密封锁消息,导致信息不畅,有些迫害事实没能及时报道出来,所以以上统计为不完全统计。

一、被迫害致死实例

李惠丰,男,生于一九七二年六月十二日,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景新小区。李惠丰遭12年冤狱,被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包括上大挂,电击生殖器、关小号等等,一度被迫害致濒临死亡。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李惠丰突发脑出血,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48岁。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李惠丰生前说:“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五点左右,在同修文杰家,突然闯进5名刑警三中队警察,将我们5人蒙上头,光着脚,带到刑警三中队。紧接着,对我进行刑讯逼供,把我双手用手铐从后面铐上,然后将双手挂到两米高的铁钩上(这种刑罚叫“上大挂”),用绳子把双脚绑上,一拉绳子将身体抻平,那种感觉极其痛苦。警察觉得还不过瘾,就在旁边用脚踹我,使我来回悠荡加重我的痛苦,嘴里还大叫着:‘我的快乐就是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然后,又把十万伏的电棍打开,插到我小便处电击,致使我小便处被电糊。双臂六个多月后才能抬起来。”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一年七月,李惠丰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法院非法判重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在大庆监狱,狱长王英杰带领狱政科长袁红军、李铁、警察樊利军、陈雪松、王杰文等六人,对李惠丰拳打脚踢,用皮带抽打。恶警将李惠丰强制带到小号,锁到铁凳子上,用警棍和拳头殴打,后将李惠丰上大挂7个多小时。

二零一三年一月,回家后的李惠丰经常遭当地公安骚扰,不得已背井他乡。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身心遭受重创的李惠丰突发脑出血,经抢救无效,于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二、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实例

梁水清,女,四十来岁,齐齐哈尔市个体美容师,本是很开朗善良的女士。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梁水清第三次被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被构陷到法院。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梁水清被非法判缓刑,精神失常。

梁水清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因服务热情周到,口碑好,顾客都爱到她的店里去美容。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梁水清因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第一次遭文化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近一个月之久。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梁水清第二次被文化路派出所绑架,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一九年六月,文化路派出所警察又去梁水清家,勒索她交二千元钱,说是“取保”的钱,梁水清母亲被迫替她给交了。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建华区检察院人员让梁水清去谈话,让她在笔录上签字,她没签。

同年七月九日上午,文化路派出所办案人李易泽(手机号码:18204523931.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勒索钱财)等警察说:“梁水清被(非法)批捕了。”将她绑架,借口说她上次(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被绑架的事没完,属于“取保候审”,让家属交五百元核酸检测钱。

随后,梁水清的家人去派出所要抓人的手续。李易泽说:“你没权利看。”并对家属大喊大叫,轰家属走。梁水清被非法关押到泰来县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八月,梁水清被构陷到建华区法院。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梁水清被非法二审,判了缓刑。梁水清获释回家后,已精神不正常了。

多年来,梁水清和家人遭无端骚扰迫害,严重影响她的个体美容生意。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与个人理应受到法律制裁,理应对梁水清经济、精神赔偿。

三、被非法庭审、非法批捕实例

◎温雨飞女士,48岁,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她被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警察对她施酷刑,致使她腰部严重损伤。温雨飞控告后,又遭报复。二零二零十二月十一日,在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后被非法判刑两年。现温雨飞已上诉。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温雨飞曾被绑架三次,六次被非法抄家,被非法没收的物品和钱财不可计数。温雨飞长期遭打压,出门有警察搜查、盘问,到外地工作,受到警察绑架、阻挠。

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上午九点,温雨飞被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钱伟带人骗开门后,被非法抄家、绑架。

在昂昂溪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的审讯室里,温雨飞被刑讯逼供国保大队大队长钱伟脚穿着皮鞋踢踹头部、脸部、眼睛、鼻子,并谩骂恐吓。温雨飞昏倒在地,钱伟见状,并没有罢休,又指使两个警察将温雨飞从地上拖拽到另一间审讯室的刑讯椅上,继续谩骂恐吓。温雨飞又被弄回最初的审讯室里继续刑讯逼供,椅子突然倒了,温雨飞重重的摔在地上,腰部严重损伤、剧痛,不能动弹。五月二日晚,温雨飞被“取保候审”放回。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温雨飞向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检察院递交了一份对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国保大队违法行为的控告书。

温雨飞向检察院递交控告书后,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实施报复。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派出所以让温雨飞去市检察院说明情况为借口,把温雨飞劫往齐齐哈尔市检察院,返回昂昂溪区做核酸检测后,又把她劫往齐齐哈尔市富裕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温雨飞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二零十二月末,温雨飞被非法判刑两年。温雨飞已上诉。

◎李振中,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八日被绑架,家人被欺骗勒索,现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依安看守所,被构陷到检察院。

李振中是一名转业军人,曾患有风湿、头痛等病,经常打针,头痛时,满脑袋扎针。他打麻将、喝酒、赌博,回家也不干活。后来, 李振中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改了所有恶习,孝顺父母,照顾妻儿,家里的活抢着干,夫妻感情很好。

二零一九年,正阳派出所所长安鑫又带人去他家里骚扰,因为他不在家,安鑫便逼他的妻子去做DNA检测。这些年,因为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李振中的妻子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聚少离多。二零一九年七、八月份,在龙沙法院,妻子被迫与李振中离了婚。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八日早晨七点多,李振中骑摩托车去合意路办事,交警怀疑他无驾照、牌照,在后面一直追赶。李振中骑到民航路时,交警给民航路派出所打电话,李振中被派出所警察绑架。

当警察发现李振忠是法轮功学员后,叫来齐齐哈尔市国保大队那容果实施迫害。

当日十点多,那容果和民航路派出所所长李卓、郝建鑫等共七人,劫持着李振中,到李振中居住的姐姐李淑娟家非法抄家。去时,李振中的手是肿的。

警察在李淑娟家翻到十二点多,家被翻个底朝天,一片狼藉。最后,将他们姐弟二人绑架到民航路派出所。晚上很晚,李淑娟才被放回家。

国保一个小个子警察欺骗李淑娟说:你回去取一千元钱,给你弟弟做“取保候审”。李淑娟信以为真,真把钱拿来后,警察只字不提放人的事,把李淑娟赶回家中。

由于疫情,本地看守所不收,警察将李振中送到富裕看守所,后又转到依安看守所非法关押。

之后,龙沙区检察院办案人朱红霞将李振中非法批捕,后又将此案转到建华区检察院。当李淑娟质问为什么所在地属龙沙区,却把案件送到建华区办案时,检察院人员回答:这是市里的要求。

几天前,李淑娟到建华检察院去查问弟弟被构陷的情况,原本被退回派出所的案卷,公安警察又送到了检察院,检察院人员告诉李淑娟,可能过一阶段,会送到法院。

李淑娟表示,我的弟弟(信仰真善忍)没犯罪,为什么不放人啊?管理案件的说,你看,他有那么多的册子。李淑娟知道这么多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造谣、凑诬陷材料,那些小册子都是教人做好人的,弟弟是好人。这些天,派出所的一直在找李淑娟,让她签字。李淑娟表示:我不会签的,他们冤枉、迫害好人,还让我做“证人”,我不会做的。

二零二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李振中被齐齐哈尔建华区法院通过网络视频非法庭审。开庭只允许律师一人进庭,李振中的姐姐被阻止在庭外。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振中被迫失去了工作,被骚扰、绑架成了家常便饭,他曾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泰来监狱遭受酷刑折磨。这些年派出所非法扣押他的身份证,他被迫流离失所,父母双亡都没能见上一眼。

◎孟素英和孙广利夫妻俩,是暂住在沈阳市辽中区的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区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四月六日晚七点多,在沈阳市辽中区六间房镇的一个村子里,他们发放告诉世人如何躲避瘟疫的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六间房派出所警察将二人绑架到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

期间,原国保队长李伟和原国保副队长赵维对二人非法审问,李伟还恶意殴打孙广利,随后赵维带人对这夫妻的住所进行非法抄家,强行掠走两套法轮大法书及手机等私人物品。由于那时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严重,看守所不接收。次日晚七点多,将二人放回家中。

之后,辽中区东街派出所警察几次去家里骚扰并监视居住。二零二零年十月九日晚七点左右,东街派出所的五、六个警察又到家中将孟素英和孙广利夫妻俩强行绑架到东街派出所,抢走两本《转法轮》和两张大法师父法像。他们夫妻俩被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后,分别劫往沈阳第一看守所、沈阳第二看守所。现在,已被非法批捕。

四、遭绑架实例

◎2020年11月下旬,齐齐哈尔市铁锋区龙华社区办事员给法轮功学员杨宏的大姑姐打电话,说让杨宏夫妻俩去一趟,找他们“谈谈”,不然对孩子将来有影响。

自从1999年7月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杨宏本人及家庭亲朋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2000年12月17日,杨宏夫妻俩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双双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恶警为了逼迫杨宏写所谓的“保证”和“三书”,6天6夜不让杨宏睡觉并酷刑折磨她。当时杨宏上厕所时,身上、腿上的伤别人看见时吓的大叫。

2006年,杨宏夫妻俩在龙华路派出所新办的身份证被外勤警察陈心刚扣留,逼夫妻俩去派出所表态,被夫妻俩拒绝。没有身份证,杨宏的养老保险没法办理,杨宏去龙华路街道办事处寻求帮助,各个部门都说警察没有权力扣身份证。

2018年5月杨宏的公公悄然离世,享年85岁。杨宏夫妻俩去龙华社区开死亡证明,被小区主任扣下,逼迫写“保证”。那边等着火化,这边居然还在迫害,以保证书换死亡证明。后杨宏夫妻俩走脱。

2018年11月14日下午,杨宏从母亲家刚一下楼,被在外面蹲坑的建华区东五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和电脑。参与的有所长王作龙(手机13304529299)、外勤张文庆(手机18945208565)等。杨宏被迫害致抽搐,叫来120抢救,又被连夜送到看守所。杨宏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回来时很瘦,精神恍惚,几个月不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

2019年,龙华路派出所以给孩子办身份证为交换条件,逼杨宏夫妻俩把户口迁走,迁到东五派出所。张文庆给杨宏丈夫录像。

2020年7月20日,张文庆伙同另一警察在大人不在家,连哄带威胁的情况下,把杨宏家门砸开,把孩子按到地上,抢走大法书、平板、电子书。

7月21日,家人刚一开门,被躲在门外的张文庆和另一警察强行闯入。当着丈夫和孩子的面把杨宏绑架走。在派出所又录像又录口供。杨宏不配合,质问他们为什么抓人?张文庆说:“炼法轮功,就是事,这是上头的意思。”张文庆让杨宏写“保证”,被杨宏拒绝。

◎2020年11月26日早晨,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法轮功学员杨淑君(62岁)家突然停电,她开门出去看电表时,被富拉尔基区幸福派出所四个警察强行绑架。家中被抄,被抢走大法书籍和个人所用物品。后被勒索现金5000元保释金。杨淑君现已回家。

杨淑君质问警察:“为什么绑架我?”警察说,是齐齐哈尔统一行动。扬言说,还有两名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抓捕,勒索了罚款。

同天,法轮功学员王连波(女,87岁)也被富区幸福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被勒索现金5000元保释金,现已回家。

◎富拉尔基区法轮功学员鲍桂琴,女,和她女儿庄子宜、女婿冯浩也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冯子民、张洁夫妇也被绑架,被送到看守所迫害。

◎2020年11月26日下午,富拉尔基区法轮功学员于桂敏(女,64岁)出门时,被富拉尔基区红岸派出所四个警察强行绑架,被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个人所用物品。被勒索现金、工资卡,并从卡中勒索现金2000元。第二天下午四点半左右,于桂敏回家。

◎从十月中旬一直到现在,富拉尔基区法轮功学员祁柏芝多次被富拉尔基区幸福派出所警察骚扰。

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长期蹲坑、骚扰,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生活带来不便。

五、被骚扰实例

2020年,齐齐哈尔克山县克山农场派出所国保、居委会等,在当地政法委书记的授意下,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据悉,克山农场派出所国保也接到了对法轮功学员”清零”行动的相关文件。6月16日下午三点多,几乎同一时间,多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骚扰。后又有相继骚扰迫害事件发生。

◎2020年6月16日,居委会二委主任王博及工作人员去了法轮功学员徐秋红家,在没人开门的情况下,国保人员王晓利又带人来敲了很长时间。王博及工作人员找到徐秋红后,要求其配合拍照、写“四书”,说从重点人员名单上拿下来。徐秋红拒绝,并说了自己为什么在重点人员名单上,那是迫害造成的,讲述了自己遭受迫害的事实等。

12月21日早上7点35分,王博和一个女人(疑是政法委苏玉)在孩子学校附近等待徐秋红的母亲,哄骗徐秋红的母亲替她签字,说签了就从网上撤下来,别影响孩子(徐秋红的孩子)。徐秋红的母亲说:“我不会写。公安去年对我丈夫的迫害手段就是利用迫害家属要挟,签就判三年,不签判五年。太了解你们了,就会骗人。”

◎2020年6月16日,居委会一委主任张春红带两名工作人员,去了法轮功学员严嗣惠工作的店里。在前一天,国保人员王晓利也因为此事找过她。大概8月份,王晓利又给严嗣惠打电话,称自己要退休了,大妹子为你好,写了就解脱了。严嗣惠在几次接触中,都给他们讲过真相,告诉他们不要再参与迫害。

王晓利8月底退休后,裴志强接任国保。也因为“清零”去严嗣惠店里一次。隔一段时间,政法委又找她有公职的亲属,让他游说她和她妹妹各一次。

12月份,派出所片警田云龙给严嗣惠丈夫打了两次电话,被家人严词拒绝。12月9日,田云龙和一委主任张春红又去她妹妹家,让她代替姐姐严嗣惠写,被拒绝。

◎6月16日,法轮功学员高淑清的侄子带着她原单位新上任的领导及一名工作人员去找她。没达到目的,又给高淑清的儿子打电话,让家人代写。8月,王晓利找她外甥一起诱逼其写三书,说好解脱,我快退休了,这是为你好。

◎2020年6月16日,国保人员王晓利又给法轮功学员王艳春的家人打电话,要求见她。在这之前的12日,三十一(或三十二)队的队长还给王艳春的家人打电话施压,说是会影响工资,家人的工作及下一代的上学等。

6月16日下午三点多,大概又是这些人员又敲王艳春家的门。在这之后的两天,也去敲过一次门。

大概7月的一天晚上,王晓利到王艳春家让她签字,说齐齐哈尔市要办洗脑班,不“转化”就送那去。

9月份的一个星期天,王晓利已退休,又去了王艳春家一次,话唠不下去了,就说不签字,星期一上班就送走。第二天,国保人员裴志强带陆微又来王艳春家,家属以疫情为由让他们走。不久之后,29队队长一行三人,到王艳春的大哥家说让其劝她配合签字,让家人参与施压。

◎2020年6月16日,分场的冯传泗被分场队长及自称是乡镇领导的人员上门骚扰,冯传泗及家人没有配合签字、照相。在这之后,王晓利单独去过一次。隔一段时间,王晓利找到冯传泗的大儿子,说影响他孩子上学和以后考学等,王晓利和家属一起给冯传泗施压逼迫他。

◎2020年6月16日,克山农场派出所人员曾给法轮功学员关雅兰打电话,要她去一趟,并要求她在一张纸上签字。在这之前,还听说找过两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配合。

◎2020年6月19日,政法委人员找周群有公职的亲属,开车带周群到政法委再签一个字。周群突然心脏难受,导致喘不过气,没去成。隔了几个月,政法委人员苏玉又打电话给家人,要周群电话号等。

◎也是大概这一段时间,王晓利带着协警、居委会人员多人到王淑琴家,还有王淑琴的孩子。以影响孙子考学、家人公职,连骗带吓的要她配合,签字、录像。

据参与人员说,他们是按名单上的人(应该是一九九九年以前的)骚扰的。

◎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派出所和社区人员挨家挨户的骚扰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家人女儿、女婿、儿子、儿媳打电话威逼、恐吓法轮功学员写“三书”签字。不签字,就影响儿女们工作,晚辈上大学、考公务员等。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造成极大的痛苦和伤害。

◎8月20日下午,文化路派出所孙某领着社区2个女的去姬美兰家,进屋就翻,并抢走手抄《转法轮》、大法师父法像2幅、私人物品等。

◎7月29日,法轮功学员名雪芹在齐齐哈尔富裕火车站过安检时,被查出书、卡,被勒索钱财。法轮功学员张春雷出行,在富裕火车站被扣留。

六、被停发养老金实例

◎2008年,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郑伟丽被非法判刑7年。

2020年1月,郑伟丽发现每月少开1027元。6月,单位找郑伟丽要判决书,说省社保局打电话到单位,为什么判刑了还继续发工资?单位领导说,开会全体都同意给郑伟丽工资,现在我们的建议还是继续发养老金。

他们用各种手段找到判决书,2020年7月到现在停发全部养老金。因为郑伟丽在外地,她的家人到单位问是什么原因?领导说我们说了不算,可以申请到单位,再报省地质局,他们找省社保局协商。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刚凤清被非法停发退休养老金。

七、在监狱遭受迫害实例

李英菊,75岁,齐齐哈尔市克山县克山农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被当地公安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李英菊遭药物迫害,现在距离两米远的人挥手势都看不见了。她说:“看东西就象隔着塑料布一样。”

这是李英菊第二次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原十一监区)。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她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来到十八组后,不能自己去盛饭,每顿饭的饭碗都由刑事犯送到铺前。不久,组长刘虹拿着一张纸对李英菊说:你的身体检查结果出来了,有很多病,一样一样念给李李英菊听。后来经常强逼给李测量血压,每次都正常。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这天早餐,一位法轮功学员偶然发现同室黑河贩毒犯人黄晓霞站在饭盆桌子边,用一小张餐巾纸往李英菊的饭碗里抖东西。当黄发现有人关注,马上用身体挡住。后来多次看到每天早上盛大米粥时,黄晓霞都先把药面放进李英菊的碗里。有时犯人马庆玉放,黄晓霞挡着。

每天晚上发药的时候,黄晓霞把药取回,次日早上到门外,把药片砸碎放在黄晓霞的铺底下。来饭之前,从铺下掏出来放兜里。一次搜完监时,有人提醒黄晓霞说:“你忘了把药收起来?”她说“:没事,大队知道。”全屋的刑事犯人都知道给李英菊下药。

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一个月以后,李英菊才有机会知道被放药的事。早上李英菊不再喝大米粥,黄晓霞见状,骂了好几天。只隔一天,就又往李英菊的菜碗里放药。

二零一九年十月,监舍里又开始干劳役。不足二十五、六平米的监舍里,摆着七张两层的铁床,还要两个组的犯人在室内干活,屋里挤的满满的。李英菊只能每天在床上呆着,房间是东厢房,日光只有早上一阵就没了。现在距离两米远的人挥手,李英菊都看不见了,她说:“看东西就象隔着塑料布一样。”

这是李英菊老人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入狱。老人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狱仅两年,为了让民众明白法轮大法好,不受谎言蒙蔽,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李英菊老人给人发放真相期刊时,被克山农场女协警路文婷用手机拍下,被警察劫持,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市双合看守所。六月二十二日,被九三农垦法院非法开庭,后被非法判刑。

八、作恶者遭恶报实例

▼齐齐哈尔中国一重机械集团公司总经理吴生富,大约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五年在任期间,迫害本公司法轮功学员多名。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除公职,到现在没有生活来源。二零一五年,中央下令调查组查贪污之事,二零一五年夏,吴生富在本公司办公室上吊身亡,遭到恶报。

▼中国一重集团下属分厂职工邓喜凤,二零零三年到本单位分厂书记处,恶告本单位法轮功学员还在修大法,法轮功学员被保卫处传去讯问后回家。邓喜凤在二零一三年遭恶报,得肾癌死去。

▼中国一重集团重五中校长蔡志伟,约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六年在任期间,帮助恶党迫害本校教师法轮功学员,现遭恶报,得肝癌晚期。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瘟疫肆虐全球。在天谴面前,中共不法人员不但不反省自身的罪行,反而继续迫害法轮功。齐齐哈尔市政法委、公安、居委会等部门的不法人员,实施“清零”迫害,上门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还有当年劳教所的警察在各社区的司法所做本社区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帮教”,协助当地政法委及警察参与迫害。参与迫害的警察威胁法轮功学员不许给其上网曝光,否则如何如何。

在此,正告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齐齐哈尔市公检法人员及领导,其实你们才是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中共选择了你当帮凶,就注定要你当陪葬。在毁灭众人的同时也毁灭你。常言道,机缘一瞬间,错过悔无边。你们要了解真相,明是非,知善恶,停止迫害,才是唯一的出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