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心不去的教训

更新: 2021年01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我今年八十岁了,九八年得法,从时间上看虽然算是个老弟子了,可从真修实修这一点上来看,自己真是感到汗颜,尤其多年来怕心一直很重,因此摔了大跟头,望同修吸取我的教训,引以为戒。

我年轻时身体就不好,尤其肠胃毛病一直不断,到了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份,我不得不做了大手术,十二指肠全部切除,胃也切除了三分之二。医生切除之后发现,要把切除后剩下的两部份接起来不够长了,只好把剩余的肠子用力抻长抻长,抻的很薄的情况下才勉强接上。术后,主治医生就断言,说我的肠子如果不漏的话也活不了几天。

手术后我的前胸后背都很痛,身体非常虚弱,就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也许是命不该绝吧,三天后肠道通气了,我也能慢慢站立了,能走了。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看到家里阳台的窗玻璃全碎了,外面下着雨,一幅风雨飘摇凄凉的景象。当时也不明白啥意思,只觉的我的家好凄惨啊。

手术七天后,我的肠子又不通气了,并且也输不進血和血浆。在我命悬一线的时候,我又做了一个梦,只见一个长的大头大身子的高高大大的一个人把我举起来往下用力摔,却被下面的一张大网给接住了。就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这个高大的人哈哈大笑的说:“还行。”在死亡线上又挣扎了三十四天后,我又奇迹般的活过来了。

肠道通了之后,三十七天的时候,医生让我出院回家慢慢调养,当时我是住院的病人当中病最重的一个,大家都以为我挺不过来呢,都打听我人咋样了?家人说:“出院了。”大家都说:这人命还真大。

就在我出院一个多月的时候,一个亲友向我推荐了法轮功,同时送来了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带。当我看录像的时候,整个电视屏幕都是红的,并看到师父盘腿打坐的雕像在向我跟前飘,我以为看花了眼,仔细看时还是往我眼前飘,我当时很激动,觉的这个功法不一般,就动了要学的念头,可看着看着老伴却不让了,说了些难听点话,可我却没受影响的看完了录像。从那以后,我就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来。同修后来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并教会了我五套功法。

我那时的身体真是一天一个样,很快就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每顿吃的饭比常人还多,一天一斤肉的长,二十多天后长胖了不少,以前的棉裤都穿不了了,这哪里还是个十二指肠切除、胃切除三分之二的我呢?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也很支持我修炼大法。

一九九八年七月的一天,我突然发高烧,体温达40度,不能吃东西,只能喝一点水,一直持续二十天。当时家人都吓坏了,孩子们要送我去医院。我知道是在消业坚决不去,他们没有办法买来药给我吃,我照样坚决不吃,并告诉他们我这是在消业,有师在有法在,请他们放心,我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到二十一天时我就退烧了,几天后,体温恢复了正常。这时的我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比之前年轻多了,身体也比之前轻松很多。老伴一看这大法是真正的佛法啊,从此她也开始走上了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大法遭到了史无前例的迫害,大法弟子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大环境一下子变了,原来的炼功点散了,我在家和老伴学法炼功,虽然坚持着,证实法的事也做一些,看到周围不断的有同修被抓被绑架被抄家,再加上孩子们听信了广播电视的邪恶宣传,也开始给我和老伴施压,渐渐的我有些懈怠了,怕心也出来了,听见警车声、敲门声都紧张。看师父讲法,和同修切磋,知道这个怕心要去掉,可时间一长又怕上了。

后来,在同修带动下出去,和同修配合,面对面讲真相,过程中怕心去了不少。一次给一个人讲真相时,这个人不听,还一把按住我要报警,我赶紧求师父,就见旁边上来两个人把这个人给制止住了。可过后我的很重的怕心又出来了,而且也不太敢面对面讲真相了。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的修炼状态大不如从前。家人的各种干扰不断,怨恨心、利益心和各种观念左右了我,使我的身体又出现了问题。到了二零一九年五月份,我突然出现全身发黄、没食欲、浑身无力等症状。我没有及时向内找自己修炼心性这一块的问题,没有及时否定这个假相并提高上来,而是给自己诊断为黄疸性肝炎,就因为这一错念,我的身体就完全成了一个病人的状态,浑身上下都是黄的,眼珠都是黄的,这时我自己也怕了,没了正念,在家人的劝说下,半推半就的去了医院,一检查医生说除了胆管堵塞没啥病,我当时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从炼功人的角度去面对这个相由心生的假相,而是听信了医生的话,真的当成病了。

等住上院再一查,医生宣布需做大手术,脾、胰腺要摘除。住院时我又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骑个车子回老家,一直在爬坡爬坡,就差一两尺却怎么也爬不上去,醒来时还觉的很累很累。这时我想起来了,我是个炼功人哪,身体这个样子,应该向内找找自己的问题了。胆出现了问题,我找到了自己有严重的怕心,而且一直没去,这么怕的背后是私心哪!怕自己的修炼给儿女带来麻烦、给家庭带来危险、损失;怕失去眼前安逸的晚年生活,把身体出现的一系列状况都当作了病;怕耽误了治疗怕死,在信师信法上大打折扣。当初我就是因为身体的问题走進大法的,师父慈悲已经给我调整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可都是因为自己悟性太差和执著心不去,师父不断点化还不清醒,从而招来了这次的大麻烦,摔了大跟头。这个教训真的太大了,让我清醒了。

写出此文,把我这些执著心曝光出来,解体它们。希望有过类似经历的同修一定吸取我这个教训,别再重蹈我的覆辙。修炼是严肃的,我这个掉了队的弟子,真的想跟着师父回家。弟子会加快脚步赶上来,让师父少操一份心,多一份安慰。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