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延边州政法委书记康芳罪恶簿

更新: 2021年10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康芳上任以来,积极追随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推动迫害政策,经常以调研名义在延边州各县、市亲自主导并部署各县、市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延边州政法委成为操纵延边地区“610”非法组织及公、检、法、司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康芳在任期间,对延边州发生的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事实承担着不可推卸的直接领导责任,现仍然在跟随中共残酷打压法轮功修炼者。

美国政府正在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并严厉制裁侵犯信仰自由、迫害人权的中共官员和基层执行者。二零二一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二十二周年之际,三十七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向本国政府,包括五眼联盟的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和欧盟的二十三个国家等,递交了又一批迫害者名单,要求依法对这些迫害人权的恶人及其家属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冻结资产。延边州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康芳被举报。所有计入明慧网《恶人榜》的人,都会随时或已经列入提交名单。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位于吉林省东部的中朝边境,是中国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地,面积4300多平方公里,人口210多万。全部人口当中,汉族占超过半数以上,大约59%,朝鲜族约占39%。。延边州首府为延吉市,此外还包括龙井市、和龙市、敦化市、安图县、汪清县、珲春市、图们市辖区。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一年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延边地区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抄家、经济迫害、非法关押至少1432人次:其中被强制洗脑至少801人次;被非法劳教学员至少146人次,劳教期1年至3年;被非法判刑的学员已知姓名的有89人次,刑期为6个月至13年;被迫害离世、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已经核实的有50人。

康芳任职八年间延边地区发生的迫害法轮功的案件:遭骚扰、绑架、抄家、经济迫害、非法关押至少427人次,强制洗脑劳教学员至少284人次,被非法劳教的学员3人,被非法判刑的学员已知姓名的有46人,刑期为6个月至7年,判刑罚金13000元,被迫害离世、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已经核实的有7人。由于中共对迫害事实的掩盖和消息的封锁,实际遭受迫害的人数远不止这些。

康芳在二零一二年一月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任吉林省延边州委政法委书记和吉林省延边州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期间的部份迫害事实,以下是康芳在任职八年(到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间延边地区发生的迫害法轮功的部份案例。

一、迫害中含冤离世与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图们市曲水法轮功学员张淑贤被迫害致死

张淑贤,女,53岁,居住在图们市曲水菜队。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下午二时左右,张淑贤坐五路公交车去图们期间失踪,后得知她是被图们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图们市月宫街派出所警察开车到张淑贤家,通知张淑贤丈夫去月宫街派出所,之后又到图们市公安局,等一个头目来了,又带张淑贤丈夫去了市医院。当时这些人谎称张淑贤突发心脏病,在市医院抢救(张淑贤丈夫说张淑贤根本就没有心脏病)。到市医院后,看到张淑贤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瓶,身体已经是凉的,没有了生命迹象。并且张淑贤胸部以下、腹部到大腿都是青黑紫色的伤痕,假牙也被打没了,明显是被折磨致死的。

案例二:屡遭关押酷刑等迫害 吴春延含冤离世

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八年的迫害中,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吴春延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受酷刑折磨,所有的牙都被打掉了。二零一六年三月他在家与同修一起学习法轮功著作时,被警察破门而入非法抓捕和抄家,法轮功学员朱喜玉和安福子后来被非法判刑;吴春延后来身体瘫痪,二零一七年六月含冤离世。【请参考明慧网文章:屡遭关押酷刑等迫害 吉林延吉吴春延含冤离世

二、精神肉体摧残 强化洗脑

“洗脑”是中共邪党几十年毒害中国人的惯用伎俩,而“洗脑班”作为其迫害法轮功后的产物,邪恶程度不次于监狱、劳教所等黑窝。洗脑班的主要作用,是一定的肉体折磨配合严酷的精神摧残,以强制手段迫使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背离自己的信仰,放弃对道德回升和身体健康的追寻。

延边地区面积仅四万多平方公里,人口二百多万,然而延边州延吉市占全国各区县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排行榜第十位,其邪恶程度可见一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延边地区各县市“610”每年都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对法轮功学员跟踪、监视、骚扰后将其绑架入洗脑班,在那里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一切人身自由,包括家属探视权等。

每位学员被单独关在房间内,随身携带的手机等物品一律被搜走,二十四小时被监视,禁止与包括家人在内的一切外界联系。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受到长期监管控制,虽然是强制关押,却还要求个人和单位缴费,关押在洗脑班的费用甚至不比住宾馆少,都是相关人员向家属勒索或命令单位从工资中扣取的。

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极其邪恶:它们利用高压洗脑的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操控犹大污蔑师父、歪曲大法、挑拨学员;除了吃饭和睡觉时间,整天向学员灌输抹黑大法的碟片、别的法门的咒语、邪悟者编的所谓歌曲等;强迫学员上所谓的“转化课”,而且上课必须抄笔记;逼迫学员写所谓的“心得体会”,体会必须符合洗脑班要求,否则继续重复每天的精神折磨;邪党人员还用不“转化”就判刑等方式威胁恐吓,甚至直接用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屈服。

恶名昭著的洗脑班部份黑窝:延吉大成洗脑班、依兰镇洗脑班及和龙亚东水库洗脑班

三、非法庭审、判刑部份案例

案例一:李昌华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李昌华、李昌立、祝延文、张姓法轮功学员四人,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法轮功学员董桂芝被非法判刑五年。

案例二:坚持修炼真、善、忍郎艳梅刚从劳教所出来又陷囹圄

延吉法轮功学员郎艳梅,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本应关押到期时,再次被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与延边当地“610”相互勾结批捕,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强行劫持到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案例三:一对夫妻、母女被非法判刑

敦化市法轮功学员潘义文和王悦欣夫妇,二零一四年分别被非法判七年和五年重刑。马桂敏和袁莉母女分别被非法判三年和四年重刑,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潘义文被送至公主岭监狱,其他三名女法轮功学员都被送至吉林省女子监狱。

案例四:屡遭迫害 朱喜玉再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屡遭迫害的吉林省延吉市67岁法轮功学员朱喜玉女士,从吉林省女子监狱回家。朱喜玉的家人被延边社保管理局勒索二十万元钱。为此,朱喜玉向法院起诉,已立案。二零二一年三月,朱喜玉被强制失踪。近日获悉,朱喜玉再次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请参考明慧网文章:屡遭迫害 朱喜玉再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

四、抄家、洗劫财物、敲诈勒索部份案例

案例一: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下午四点左右,图们一名姓杜的70多岁男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图们市公安局警察绑架,从家中抄走一汽车东西,还有现金也被抢走。

案例二: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中午,五个外地警察和便衣闯到吉林省汪清县春阳镇法轮功学员范燕清家,把范燕清的丈夫王连臣堵在屋内,因没有看见范燕清本人,就追问其妻子的下落,当时范燕清就在她家院里的其它房子里,发现丈夫这边有情况,随即就躲了起来,警察没有发现她。那些警察抄家时,抢走一部台式电脑、一个笔记本电脑和多部手机,一套大法书和保存三整年的《明慧周刊》。家里的身份证、结婚证、房屋产权证以及各类银行卡等。 都被他们洗劫一空。

还在她家院子及房上安装了三个摄像头,目的很明确,就是想用来非法抓捕范燕清而设置的。这些警察的流氓行径真是有恃无恐、无法无天啊!还把范燕清的丈夫带走至今没有回家的消息;范燕清伺机走脱后,一直在外面流离失所。

康芳的个人信息:
姓名:康芳(KANG,FANG)
性别:女
出生日期:一九六六年三月生
工作单位:吉林省延边州政法委
家庭住址(省、市、县):吉林省延边州
现任职务:吉林省延边州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二零一二年一月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任延边州委政法委书记;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任延边州委副书记;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至二零一七年四月,赵利任延边州委政法委书记;
二零一七年四月至今康芳任延边州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