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震撼

——家人问:手术治疗需要多少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二日】那晚,我下楼时不小心摔了,摔那么重。姐夫得知情况后,焦急的给我亲人们打电话,“快过来呀,你姐(或你姑)摔了……”

亲属们接到电话,急忙的赶过来,七嘴八舌的说,快送她去医院……不容我说话,就开车拉我去了当地的骨科医院检查。经过拍片子,看腰椎下面的三节骨头,上下两节塌陷,中间一节粉碎,好像有碎骨渣掉到骨髓里,左脚后跟粉碎,右腿膝盖右下面骨头已经支出来。当时只拍了腰和左脚片子,要拍右腿,我没让拍。大夫按右腿,问我:疼不?我说:不疼,没事。大夫说:摔的很严重,必须住院手术治疗,不手术的话,下肢难免瘫痪。

家人问:手术治疗需要多少钱?大夫说:只做腰椎的手术费,就得十一万,甚至更多。说实在的,我家没有什么积蓄,真要是住院治疗的话,这笔昂贵的手术费,我家也承担不起。

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相信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我一再坚持不住院回家,丈夫和孩子答应了我的要求。

因为摔的太重,生活各方面都不能自理,整个人瘫躺在床上,翻身上厕所,得用人帮忙。孩子愁的够呛,把我接到她家后,就买了个医用床。

白天身体疼痛,还能忍,到了晚上,身体痛的睡不着觉,一分一秒都是在煎熬。我就不停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站不了也坐不了,我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躺着炼功,这样身体的疼痛也缓解了。

在去医院检查时,大夫给我腰上戴个大硬壳子的护腰,腿上戴个护腿。护腰的大硬壳子硌的骨头、肉都疼,护腿象个千斤坠,戴着这两个东西,简直就是活受罪。

戴了三天后,我就把这两个家伙给拿下来了。孩子吓得不行,担心的说:妈妈呀!你知道这两个花两千多块钱哪!你说拿下就拿下来了。她害怕我瘫痪,劝我吃药。我说:你放心吧!妈妈有师父管着,不用戴这个,也不用吃药,妈妈学法炼功,就会好的。女儿用半信半疑的目光看着我,没再说什么。

从医院回家后,我就和丈夫、女儿商量:我摔了,你们都跟着着急上火的,现在疫情这么严重,谁家挣点钱也不容易,咱别给亲朋添麻烦,亲朋来看我,给钱咱不能收。女儿和丈夫说:行。亲属和同修们知道我摔伤后,每天都有人来看望的,谁给钱,我们都不收。

姐姐也怕我瘫痪,也是每天都来看望,知道我不吃药、不手术,就说三道四的。总之,就是不相信摔这么严重,不手术也不吃药,只学法炼功人就能好?

小区里很多人在议论我摔伤的事:某某下楼时摔了,摔那么重,不住院手术治疗,也不吃药,弄不好就得瘫痪;对我不收礼的做法也有不理解的。小区里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姐姐听到后,心里不是滋味,跟着着急上火,盼望出现奇迹——我能站起来。

这期间,有个同修每天都来护理我,还有个同修来跟我一起学法。因为起不来,我就每天躺着学法,躺着炼功。我也在不断的向内找自己做过的不符合法的事,并真心跟师父忏悔,在法中归正着自己。

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正念帮助下,第十九天,就不再用尿不湿了,忍着疼痛,自己能上厕所了;第二十三天我能扶着床走,能到沙发上盘腿,坐着学法,而且能坐着炼功了,就这样,每天坚持学法、炼功。

逐渐的我就能站着炼功了,第三十九天那天晚上,我自己悄悄的下楼,还把女儿家门外的垃圾,带到楼下,扔到垃圾桶里。

到了第四十天的那天早上,丈夫下班,去女儿家看我,我跟他说了我能下楼了。他说:咱回家吧!就这样,丈夫打电话,找外甥开车,把我送回家。

我家的亲戚两个姐姐来看望,惊诧的说:摔那么严重,不吃药、不手术,竟然好了?真神!你这是现身说法,让不相信法轮功的人相信真的有神存在呀!

知道我摔的人看见我说:这么快真的能正常走了?觉的不可思议,对我左看看、右看看,嘴里还说着:真的好了呀!法轮功真是不一般哪!

在那段时间里,关于我摔伤后没用手术、也没吃药就好了的事情,人们不时的谈论着,思考着……

这就是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在不同修炼人身上的不同展现,也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和救度。弟子感恩师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