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两位爷爷的真实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我爷爷有六个弟兄,爷爷排行老三,是华北农村的一个普通家族,世代耕种,知书达理,是村里村外称道的好人家。

我爷爷在一九四九年之前,是乡里学校的教员。一九四八年,我们村子属于解放区,就是共产党盘踞的村子;而只隔一条河的对岸是国统区,是国军占领的村子。

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情,在村外的河滩上,一位乡里的教员被村委会召集几个村民乱棍打死了,说他是乡里“三青团”的骨干,这名教师是活跃分子,怀疑他是国民党的卧底,所以要处决。

我爷爷也曾经参加过“三青团”,另一名乡里的教师说,咱们赶紧跑吧,共产党要杀人了。爷爷和这名教师,一起坐火车跑到了外地躲难。而这个时候,有几个人就跑到了对面“国统区”的村子,说是共产党清理“三青团”了,已经打死了某某,他们躲难来了。国统区一听是真的,已经证实确实有人被打死了,于是马上安顿了这几个人。

后来才知道,原来在河滩上打死人,是共产党的“苦肉计”,打死一个人,让村民都看见,有的人躲到外地,有的人就过了河跑到国统区,听起来合情合理。

其实,跑到国统区的是共产党的特务,他们的任务是刺探对面国军的状况,搜集情报提供给解放军。共产党为了获取情报,不惜杀人,制造难民外逃假相,实际上是共产党的奸细趁机跑到了国统区。共产党实在是太坏了!

我爷爷的六弟,就是我的六爷爷,是一名共产党的地下工作人员。六爷爷与村里一家大户人家的女儿相恋,相处很好。后来,解放军的工作组来了,正好驻扎在这个大户人家的院里。工作组的组长姓赵,见这家的女儿聪明秀丽,就想据为己有,但他老是看见我六爷爷与这位姑娘在一起。

于是有一天,赵组长让我六爷爷到河对岸的国军占领区去了解情况,他知道我六爷爷是地下工作人员。我六爷爷接到指令后,就动身过河到对面。

谁也想不到,就在我六爷爷出了村口、快过河时,一声枪响,我六爷爷就被一名工作组人员一枪打死。赵组长对村民的解释是,我六爷爷这时候过河到对面,是去给国军送情报,被发现后开枪击毙。我家人有口难言,无法辩解。

后来,赵组长与大户人家的女儿成了亲。我六爷爷的事再也没人提起。

我的两位爷爷,在动荡中很早就过世了。他们只是普通的中国人,但是却遭到共产党的毒害,现在我把这件事记录下来,让大家知道共产党是多么邪恶。

村子里现在时常能看到明慧期刊《金种子》,《躲过大灾难的秘诀》,还有奇书《九评共产党》。看了以后,才明白原来共产党从本性就是坏的,不信老天爷,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竟然屠杀了八千多万中国人。如果不是《九评共产党》,我还以为两位爷爷的遭遇只是个例;现在才明白,原来有那么多的老百姓被共产党以各种各样的手段杀害。共产党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希望大家赶快看清楚,千万不要上了共产党的贼船。三退保平安,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