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好坏出自人的一念”的体悟

更新: 2021年10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一日】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在二十七年的修炼中,越来越体会到师父讲的这段法的深刻涵义。

我悟到,这一念是修出来的正念,也是神念。是建立在对师父、对大法坚定的信念之上的。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这一念会越来越强大,而且力可劈山。

这一念,不仅表现在遇到魔难的时候,而是体现在方方面面。体现在生活、工作中遇到的问题,碰到的矛盾,对待事物的看法与处理上。也就是说,我们是用人的一念,还是用神的一念来对待问题,这一念之差,就会带来截然不同的结果。在此,我谈谈自己的一点体会。

一、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二零零零年,我和妻子去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出看守所后,我又被单位保卫科看管了半年之久。当听说要强制我和妻子去洗脑班“转化”后,我与妻子商量,决定辞去工作,离家出走,抵制邪恶的洗脑班迫害,不让邪恶得逞。

临走前,我给看管我的人写了一封信,讲了我离开的理由。同时告诉他:“你将我的信交给上边后,你就没事了。因为你是拦不住我的。”

离开家时,我和妻子身上只带了三千元现金和一张银行卡。当时妻子担心的说:“只带这点钱,银行卡还不知能不能用,怎么生活呀?!”我不假思索的说:“师父说了:‘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2]有师父的看护,我们还怕没有地方住、没有饭吃?”

我们在师父的保护下,就凭着这正的一念,在离家出走的十一个月里,我们走了十多个县、市,投靠亲朋好友、老战友、老同学,甚至朋友的朋友。所到之处,我们都先向他们讲述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讲明我们被公安通缉离家出走的情况。我们都得到了他们的热情接待,他们都说:“你们又没做什么坏事,就是信仰问题。我们不怕,你们愿住多久,就住多久。”

所投靠之处的这些人,不但在生活上给予我们关照,在我们离开时,都会拿一些钱给我们。期间,除单位派人四处找我们,公安还“内部通缉”我们。设路卡查我们,机场、酒店都有我和妻子的照片。

公安国保的警察,几乎找遍了我们的亲戚、家人,并且威吓他们“如果知情不报,就是犯窝藏罪”等等。据警察后来讲,连我们不知道的原籍老家的亲戚他们都去找了,并且还按照我在部队时的一个集体照,找遍了我所有的战友。但往往都是我们刚刚离开住地,警察才找上门。

有一次,我和妻子刚上了一辆中巴车,找我们的警车就从旁边开过。还有一次,我们刚刚离开一个城市,送我们的朋友返回时,就看见了拦截我们的路卡。

在流离失所期间,我们除了向亲朋好友讲真相外,还给战友、同学、老师写公开信,给各级部门、领导写申诉信。我们离家出走后,公安为了找我们,不断骚扰我们的女儿。为抵制邪恶骚扰,女儿也被迫离家出走。

我和妻子走时,身上只有三千元现金。几个月下来,我们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购买了手机、电脑、激光打印机、扫描仪等做真相资料用的设备。在同修的协助下,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建起了真相资料点。后来,当我们刚变换住地时,就被国保警察绑架了,我们一家人被非法劳教。

事后,妻子说:“由于到处躲藏,有家不能回,时间一长,我就产生了厌倦的心。心想,还不如让警察抓了。”这一念,真的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二、“你们可不要帮着警察来迫害我”

中共迫害开始不久的一个早上,突然有二十多个市公安政保处的警察闯進我家。一進门,就要非法抄家。理由是有人说他的经文是我给的。

一个警察要拿大法师父的法像,我大声喊:“住手!你们做事合适点。”他停住了。随后,将我劫持到辖区派出所。二十多个警察非法审讯了我一天,我除了向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什么都不配合他们。当天他们走后,就叫派出所警察将我关進了一间黑屋子里。

我地地处亚热带气候,一年四季都有蚊虫。我一進黑屋,除了感到屋子里潮湿,有霉、臭、腥味外,就是蚊子嗡嗡的叫声,还不断的向我脸上扑来。我心里对蚊子说:“我可是大法弟子,现在遭迫害,你们可不要帮着警察也来迫害我。”就是我的这一念,蚊子不叫了,屋子里也不难闻了。

一个好心的警察给我送来了一截烂毯子,我半个身子躺在上面,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虽然环境很恶劣,但是我依然睡的很香,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那帮警察又来继续非法审讯我。警察头子假惺惺的说:“他们怎么会把你关在那么个地方?”我说:“无论你们用什么卑鄙的手段,也别妄想来改变我。”他们接着又非法审讯了我大半天,他们什么目地都没达到。

最后警察头子说了一句:“我真佩服你对自己信仰的坚持。说实话,我们很需要‘叛徒’,但是我们也很恨‘叛徒’。”随后,他们就把我送回了单位。

三、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

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在修炼过程中,我遇到了许多魔难:三次病业生死关和一些危险的事。但是,我都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把它当作是提高自己心性的考验。我守住心性,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都闯了过来。

有一次,我做饭时炸肉,起锅滤油时,肉掉進了锅里,溅起来的滚油洒在我的整个右手背上。当时,我本能的就将手往冷水里伸去。这时我突然想到:“我是修炼人,不会有事的。”就将手缩了回来。虽然感觉手背热乎乎的、发红、还有些刺痛,但是我没有管它,继续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吃完晚饭后,就什么症状都没有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发现右手中指和食指起了大水泡,我也没有把它当回事。我心里只是想:“那是我被油烫了时,有想用水冲洗的常人观念,这是一个教训。”就这一念,还没到中午,手指上的水泡就消失了。

二零一二年,我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我身体突然出现不适,不但血压升高,心脏还出现频繁的“室性早搏”、“房性早搏”症状,我没有当回事。但是看守所的大夫十分担心,将我送進了医院,还進了抢救室。

医院的护士又是给我输氧气、又是做心电监护,我都觉的好笑。医生还下了“病危通知”。为此,看守所警察还向同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我的妻子做了“告知”。但是,我都没有把它当回事。

在医院抢救室的三天里,大夫用尽了各种降压药,还加用了利尿剂,什么办法都用了,可是我的血压一直不降,心律不齐的症状也没有好转。主任医师不解的说:“怎么会没有效果呢?”我说:“我这是遭迫害出现的。药对我们修炼人没有用。”

后来看守我的警察要将我用手铐铐在床上,我拒绝,并且就此坚决要求出院。看守所医务室负责的医生来做我的工作,我仍然坚持出院。我说:“再这样折腾下去,我会被医院折腾死的。”结果看守所的医生只好将我拉回了看守所。等看守所医生再来检查时,我的血压正常了,心律不齐的症状也消失了。在我的身上,大夫也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

四、我把绝食当“辟谷”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开始我以拒绝干活来反迫害。后来,由于劳教所拒绝我女儿来探视、扣押我给从中央到各级部门的信件(包括家信),还将不愿包夹我的包夹组长无任何理由的捆绑(扎鸡翅膀),我开始進行绝食、绝水、绝语(随后因为我要讲真相而开始讲话)表示抗议,要求劳教所领导来解决问题。开始,劳教所领导以没有空为由,不来见我。

在我绝食、绝水期间,劳教所似乎对我不理睬,但是随时都在了解我的情况,因为他们最怕我绝水。开始绝食、绝水的第一天晚上,我口干的很难受,我就想,那些在深山里修炼的人,无吃无喝都能修炼,我是修大法的,大法无边,我就当自己是“辟谷”吧。我也请求师父加持我。我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我一个人围着大圆桌在吃大餐。

从第二天开始,我什么口渴、饥饿的感觉都没有了,而且我的精神还特别好。警察看我绝食又绝水,但精神还是那么好,脸色红润,谈起话来“中气”十足,就问包夹我有没有偷偷的喝水、吃东西?包夹说:“法轮功(大家都这样称呼我)绝食、绝水后,连口也不漱、脸都不洗。法轮功真是来真的。”

第四天,劳教所怕出事(主要是我不但绝食,还绝水),一个纪委书记才来见我。我向他指出了劳教所的一些违法行为,他答应向上汇报、解决我提出的问题。大队长也来向我表示,会认真对待我提出的问题。四天后,我开始停止绝食、绝水。从这以后,我的环境更加宽松了。

五、“我没有犯罪,我不是来坐牢的”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我都坚持自己的信念,不配合邪恶。我抱着既然被绑架進来了,我就当换了一个修炼、讲真相的环境这一念,守住自己的心性。所以每次都没有被邪恶加重迫害,做了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判刑后被送到监狱的第一天,监区警察队长就来找我谈话。最后他对我说:“我不管你什么原因進来的,只要你遵守监狱的规矩,不要为难我,我就不会为难你。”我对他说:“我不做任何承诺。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修炼真、善、忍被抓進来的。我没有犯罪,我不是来坐牢的,我有我的原则。”他说:“那你干啥来了?”我说:“我是证实法来了。”他一震,马上问我:“你怎么证实?”我说:我“刚才和你交谈时,就在证实着法。我告诉你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人要保持善念,才能走过劫难。”

就是我在法上的这一念,他交代负责集训的监督岗人员不要为难我。集训一个月后(因为就我一个人,所以监督岗每天带着我到各个车间转转,还向我介绍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我被分配到了一个仓库,安排看守我的两个“包夹”都是同龄人,他们对我都很好,在生活上关心、照顾我。

我被分配到仓库的第一天,一个包夹就把他的進口收音机(二零一二年以前,监狱允许用收音机)给我听,另外一个一般的留给自己用。因为有收音机,我可以收听到希望之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等广播电台的节目,使我也能了解到一些国内外的正法形势。

一段时间后,我帮了另外一个包夹的忙。之后,他知道我会写毛笔字,就给我搭建了一个大的写字台,还将他的“文房四宝”拿来给我用,我不干活,他们也不管我。我每天抄师父的经文、诗词,练练字。

后来,家人给我送進来一个装有师父讲法的MP4,我又开始抄写《转法轮》。同时,我给来仓库的犯人、外协商家、警察讲真相、做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一段时间,我还与其它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進行不定期的、以传递的方式進行修炼心得体会交流。

在修炼中我体会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环境中,只要把自己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坚守住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并且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随时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牢记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遇到问题时放下人的观念,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师父就什么都能为弟子做,师父要的就是我们这颗真心修炼的心。

如果我们随时保持正念,那一念就可以劈山,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