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体验了“相由心生”

更新: 2021年10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一日】二零一八年的一天,我和同修们在学法点学法,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约下午四点学法点十多位同修全部被绑架到城关派出所。

警察分别对我们進行非法审问,我不配合。我一直用师父的法坚定自己的信念,牢记:在任何时候都不要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只有救度众生的份。

因为二零零六年我有过深刻的教训:当时在洗脑班我在怕心指使下配合了邪恶,在邪恶的保证书上签了字,保证书上有十条,要求认可五条就行了,我就在其中找到了我认为无关紧要的五条,心想这五条不关事,签了没关系,就签了。结果我很快就出现了不好的状态:发正念与以往不同了,发正念时心里面乱糟糟的不舒服、烦心。我知道这个保证书不能签,我的空间场可能已经進入了许多的邪恶吧。我知道自己做错了。

这一次警察非法审问中我坚持给他们讲真相,不回答警察所提出的任何问题。并抓紧发正念。晚上十点钟我们分别被自己所在地派出所领走。领我的是一个约四十岁的高个壮年警察。他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山东人,政法学院毕业的,说自己见多识广。我以为他是送我回家的。我说:“用不着送我,我自己骑车回家。”他说:“不行,还要去公安局一趟。”我说:“公安局我不去,有啥话要说,就在这里说。”他说:“不行!必须去。”说着就强行拽我。我感到问题的严重性,想:如果今晚回不了家,丈夫担心啊,咋办?关几天咋办?我已经多次被关押,丈夫多次担惊受怕的。又意识到不去是不行了,他们会强行拽我上车的,那既然要去,那我就自己上车吧,怕什么?!我就说:“去就去!”我就上车了。上车时心里在想:不管事情怎么发展,我决不走回头路,不能再干错事了。也不能让他们行恶、犯罪,只希望他们能得救。凭我以往被迫害的经验,知道下一步要進行非法审讯。我要抓紧这点空闲时间发好正念,并要为下一步正面讲真相做好铺垫。

我要营造一个和谐的氛围。我就主动开口问他的姓名,他就把自己脖子上的工作牌给我看,他姓汪。我说:“怎么称呼你呢?”他说:“随便。”我说:“那就叫你小汪吧。”因为我是七十多岁。我说: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他说:我不信神。我说:大法教我们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修大法不仅祛病健身,还净化人的心灵,使道德回升,因为大法要求发生矛盾无条件找自己。因此大法现在已经洪传一百多个国家。法轮大法在中国是合法的。你查一查百度网站公安部、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办公厅三家确定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这是明摆着的。这时已经到了公安局。

到了公安局,他让我進到一间审讯室。他们有几个人在场。他拿手机给我看,字很小密密麻麻的看不清,又在手机上找几个说法轮功坏话给我看,第一行就说法轮功是×教。我说:这是江泽民搞的,是民政部搞的污蔑抹黑法轮功的,这是不具有法律性的说词。你查我刚才说的那三家发的文才行。他不查。紧接着他开始骂我说:你拿共产党的钱,你还反共产党。说共产党如何好。他又说大法的坏话,我就纠正。我发现不行。他在行使他居高临下的权利,他在耍威风。我就改为不发言了,只是发正念,不准他对大法犯罪。大约他说了半个小时,他不说了。我说:“这下该我说了吧?不过我有个要求。”他说:“什么要求?”我说:“你发言的时候,我没有插言,那我发言的时候,我也要求你不要插言。”他说:“好。”

我说:我为什么要修炼大法呢?我当时疾病缠身,有十三种病。当时最严重的是脑血管痉挛,已经接近痴呆,我是老师,一九九六年我还没有退休,上课上不了。因为那时候走在路上都不知道躲避汽车。医治五年不见好转,说修炼法轮大法使我痊愈了。因为大法教我修炼“真、善、忍”,使我遇事能忍让他人,不和人家争斗了,内心平和了。因为性格变好了,身体也跟着变好了。能正常工作了,还为领导分忧,承担别人不想做的课程。领导说过:将来我也要炼法轮功。后来校领导给发奖金没有我,我也不计较。要是以往我会跟领导干起来的。那我们为什么要告诉别人呢?因为大法师父教我们无私无我,我们不能自私,好东西要分享,这么好的大法一定要告诉别人,也使别人免遭病痛的折磨,要让家人、亲人、好友和更多的有缘人都得到大法的恩惠,回升道德,解除痛苦,做好人,甚至更好的人。那为什么还要叫人三退呢?这可不是反共产党。共产党的兴亡是天意,贵州藏字石上面就写着共产党亡,是老天要灭它,叫世人三退是顺天意,不退就是它的陪葬品。大法师父说:“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1]。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我们要助师救世人。公民有信仰法轮大法的自由,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国是合法的。你们可以查一查十四种邪教里面没有法轮功。现行法律释放一个信息——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请大家深思:一边在禁止法轮功、反对法轮功,一面又暗暗告诉大家:法轮功是合法的。这不是冥冥之中有神在安排、指挥吗?这究竟是为什么?不是叫大家头脑清醒,理智对待吗?为了你们及其家人的幸福,你们应该慎重对待呀!选择法轮功、支持法轮功。

我大约讲了半个小时,没有人插话,我也讲的差不多了,就停了下来。在我讲话时,竟然把家人的担心给忘记了,一心一意的讲。见我讲完了,小汪叫小警察小肖打开电脑。他就开始提问:你为什么修炼法轮功?然后对小肖说:写拒绝。就这样他提问他回答。完了写签字,他说她不会签,写拒签。

电脑操作完毕。小汪安排小肖买面包和饮料,并说要买好的。小肖买回来一瓶较好的饮料和一个面包,小汪叫我吃,我才知道特意给我买的。我不要,他们硬给。我接受了饮料,留下了面包。小汪安排小肖送我回家。我让小肖把我送到派出所,我的车子在那里。我又给小肖讲了真相并叫他三退,他高兴的答应三退了。回到家还不到十二点,丈夫高兴的迎接我。

当时我想:今天这几个小时的心理变化,不同的心态带来不同的结果。刚到派出所的时候由于心里有怕被关押的心,有担心丈夫的心,所以警察表现很恶。后来把心一横,不就是怕关吗?去公安局,去就去,我一心只想着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不让他们行恶,我要讲真相救他们,就是要听师父的话,坚决不走回头路。

结果真的如我所愿:后来他们恶不起来了。静静的听真相,他们有救了。真是“相由心生”[2]、“念一正 恶就垮”[3],“精神和物质是同一性的。”[4]我就想:我还要那些常人心干什么?那些心有什么用呢?只是邪恶加重迫害的理由。所以我只需要拥有一颗纯净救人的心。只要我的心摆放到符合我所在层次的标准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因为这个时候邪恶就管不了了,就是师父管了。

救人和毁人就在我的一念间。正是放下执著无生死,放下生死无执著。

谢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