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闯难关

更新: 2021年10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修炼之初的几年,身体状况很好,真是无病一身轻。后来被中共迫害,在监狱被非法关押五年回来后,我身体就出现了不好的状况。

一、师尊护我闯过病业关

我身体全身的关节疼痛变形,甚至有几年走路都很吃力,这里好了那里痛,并且都是几个部位同时痛。但我从来没把它当作是病,也没用过人的方法去医治,三件事一直都在坚持做,并做生意谋生。

由于悟性差,师父的多次点化都没有悟到,没严格地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一直拖了好几年才闯过来,后来又出现了身体内脏的病业假相,表现得象常人出现的气管炎、哮喘和咳嗽的现象。

前年十月的一天,突然身体感觉不舒服,累的不行,喘不过气来,并且不断的咳嗽,随时都有接不上气的危险。白天时好时坏,说不好马上就发作了,来势非常的凶猛;到了晚上就更难受的,根本就不能睡觉,都是坐着靠在床头,很难受。我知道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我根本就不承认。每天都坚持学法,发正念否定,清除和解体一切迫害。但在那种很艰难的痛苦中,所做的一切感觉不是很纯,潜意识中带有求心。想快点结束这种身体上的难受,也知道这种想法不对,在很深很深的空间中都有这种想法。否定它,不承认它,但一会儿又想,我这样做了可能要好一点,觉的也在向内找,找来找去也没真正找到根本的执着,好象所有的心都有,都放不下,搞得身心疲惫,悟不到障碍在哪里,每天痛苦的煎熬着。两个多月都没有躺下睡过觉,有几次都觉的快不行了。高密度的发正念都集中不起精神来了,心里就只有求师父,我只跟师父您走,任何的安排我都不要。我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无数次的念。但我从来没认为它是病,同修说是消业,我也不认同,我只觉的是邪恶对我的迫害,但迫害是因我没做好而招致的,但却又找不到哪些地方没做好。

有一天晚上,我坐在床上,非常难受,朦胧中就看一个大厅里台上铺满了白花,前面一批人办完就走了,有一个声音说,给她抬过来,我一看就是给我抬过来了,我说:我不要,我不要你这个。后来它又说,抬走。三个月后,再给你抬来。我说:我有师父。醒来后,我想旧势力要对我下狠手,想拖走我的肉身。我想和同修一起相处几天,帮我找出根本的执着,好修去它,过这关。

我自己一直都悟不到,找不到。想向外去求,还是把这假相看重了,想去解决它,没做到根本不把它放在心上,就到一个月一次的学法点上讲了我的想法。刚一说出来,一个多年都没来过这个学法点的李孃孃那天来了,她马上就快言快语的说了很多,否定了我的想法,说:你家庭条件这么好,有三人修大法,怎么还要找别人帮助呢?她这一说,我马上警觉了起来了,我想这是师父借她的口在点化我,要我向内找,不能向外去求。还有,平时很愿意帮同修的那个孃孃也不提让我到她家去(之前,我就是想上她家去)。看来我真得要好好的实修自己了。

我首先决定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去留由师父安排,师父给我定。既然那个孃孃说我家条件好,我就从对家人(同修)找起。首先是我对丈夫(同修)总是怨声载道,对他很多时候都是数落和怨恨,认为他做事很不如意,认为他很无能,对他要求太高。认识到了就改掉,遇到想说,想怨时就忍,尽量做到少说话,少发表自己的想法和看法。

认为大伯哥(同修)有点浮夸,好对别人说教,对法断章取义,不是师父的话,说成是师父的话,所以他每次给我指出什么,我根本就不听,全部排斥,觉的他的话很难听,他还喜欢找我谈。后来我把观念转变过来了,用法来衡量,不对的给他指出来,归正自己,对他也没有看不起和讨厌的想法了。

在这期间,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再难受都坚持着,特别是疫情期间,只要我走的出去,我都去讲真相。我想现在是救人、抢人的时候,儿媳妇叫我不要出去,说我咳嗽,怕被人抓去,也怕染上病毒。我告诉她我是百毒不侵的。后来封城严了,行人少了。丈夫就用摩托车带着我出去录音,抄电话发到网上,请国外同修打真相电话,我们那个大型的国际批发市场,批发什么的都有。门上的电话号码很多,就是这样每天安排得很紧,并时时都用法来约束要求自己,也不去想身体难受啊,什么原因造成的啊。这样做是不是该好些呀!是不是这颗心,那颗心没去造成的呀!根本没有把身体的难受放在心上,想咳就咳,累了就坐下来歇一会。没过多久这个难受就消失了,我也没管它。

后来,我悟到只要我们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就按师父说的做,用法来要求自己,不在具体问题中加自己观念和想法,不管多大的关、难都能过去。师父都会为我们做主,谢谢师父!

二、亲情关

上个月,儿媳妇和儿子为孙子的事两人动手打架,儿媳妇走了,儿子把两个孙子给我来带,就回去了。我问什么原因,他不说,后来孙子告诉我的。

本来那几天我要去参加两处学法的,这样一来我就去不了了,带着两个孩子别的事也做不了了。后来人心出来了,想了很多,怕他们万一离婚了怎么办哪?将来孩子怎么办哪?对他们这种情况怎么处理呀等等。全是不好的想法,我也觉的不对,也在排斥它,但总是翻出来,特别困扰,我就是对这事想我要如何来处置,怎么做好。用人的想法去做,我也没主意。后来我放下一切人心,想到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我一下就放下了,再也不去想他们的事了。后来师父又给我打来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当时我太感动了,觉的师父就在我身边,知道我的一切。

没过两天,儿媳妇就自己回家了,他们象这件事就根本没发生一样。师父为了让我们修成,去执着,利用着我们周围的亲人和朋友来帮我们去人心。慈悲的师尊,弟子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您的苦度之恩,就是常常不悟啊。

三、一切都是师父安排

疫情期间封城严重,各个路口,街道都有人守着,两、三天一家人才能出去一个人买生活用品,并要求出示通行证。外来人员一律不能放行,進去都不行,特别是在城里。

这时,我们的打印机坏了。我不会修理,又找不到会修的同修,发正念也不行。想到另外点上去拿也不行,被封了進不去。同修们又急着要真相资料和周刊。

第二天我和丈夫一起,开着电瓶四轮车,到城里想买台新的,当时我没想到正街都封了。到处门市都关了。我们办完别的事,就开车到上次买打印机那条街去。到那一看那条街封了,只有一道门進出,有两个人在那看守着,我在车上一看,全部门市都关着,只有卖打印机的那个门开了半截。我们马上开车進去,看门的两个人在一边闲聊,象根本就没看见我们一样,我很顺利就進去了,拉开门進店后,老板说那种类型的只有一台,也恰恰是我们要买的那种,很顺利的就买到了。出街时,守门的就挡住我们要通行证,问是哪个小区的,到哪里去,要登记。我告诉她,我们没有通行证,到菜市场去。她叫我们走,下回要开通行证来。

出门后我们齐声喊: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是师父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我们只是动个手,动个腿,师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提高的机会都给了我们,为我们操尽了心。师父辛苦了!您为我们所付出的一切,弟子只有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才能报答师父。

在我修炼的路上,一路在师父的保护下,经历的神奇事太多太多。我悟到只要信师信法,关关都能过。

弟子再次叩拜师父!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