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喊师父 化险为夷

更新: 2021年10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大法弟子活在世上就是修炼好自己、做好助师救人的历史使命;当今的人类社会还存在,就是留给大法救人的”[1]。在中国,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有时会遇到危难,因为中共还在迫害。师父在讲法中曾说:“实在不行了,你就喊师父。”[2]在关键时候,我喊“师父救命”,多次出现化险为夷的转机,举两个例子:

(一)

二零二一年十月四日下午五点左右,我路过某医院,看见一个人站在那儿,准备骑电动车,我就说:“希望你平安,请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说:“你说什么?”我重复了一遍。他说:“你是法轮功,我是公安厅的国保,你别走。”他马上抓住我的左手不放,并拨打了手机报警。

当时我感觉有点突然,沉默了一会,我意识到要赶紧讲真相。我说:“全世界的法轮功都好,就中国的法轮功不好,怎么可能呢?到底谁不好,老天会给你答案,‘天安门自焚’是造谣的,那个制作‘自焚’节目的人不久就死了,播放这个自焚节目的罗京也死了,他俩才四十多岁;如今,你们的头,公安部副部长、610的主任傅政华,十月二号,被抓起来了,都是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

没多久,警车来了,下来几个警察要我上车,我不配合,并大声喊:“师父救命!师父救命!”

他们绑架我到派出所,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不说,他们拿笔叫我写,我就写“真善忍好,大法弟子”几个字。他们翻我的包,有五张五元的真相币,十二张护身符。他们问我哪里来的?我说:“真相币是别人找的,护身符是别人给的,都是救人的,武汉有人传染了武汉肺炎,又住不到院,在家等死,他美国的亲戚叫他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居然康复了,我说话要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你我,我要说假话骗你们,我也要遭报应的。”

接着,他们把我关進三、四平方米的房间,里面有两条靠墙的两米长、一尺多宽的水泥床,一个小枕头,整个房间用一厘米左右的泡沫纸包裹着,我盘腿坐在那儿发正念:一切交给师父做主,真相币与护身符都是救人的,不是罪证,邪恶不能去抄我的家。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有一个警察狠命敲打门说:“在这里还炼功,放下来。”盘腿放下来后,不打手势,我同样不停的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

过了几小时,又来了一个警察,他们在我包里看见了坐车用的绿卡片(我不带手机),上面有名字二维码,知道了我的名字、信息。

他们把我带到问询室,没戴手铐坐在那儿,一个年轻的警察记录,一个四十多岁的警察问话,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不回答你,因为我不是犯人。”他又说:“写了三书还在外面宣传?”我说:“我没有写三书。”他看着我态度就和善了许多。

他问:“炼功炼了多长时间?”我说:“炼了几十年,没吃过一片药。我原来也是个无神论,炼功后,法轮在全身转个不停。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被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获得国外各级政府和民间组织褒奖和贺信四千多项,祛病健身有奇效。”他说:“法轮功被国家定为×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我说:“是江泽民看到炼法轮功的人比中共党员都多,妒嫉师父和大法,使他难以忍受,疯狂迫害法轮功。江泽民是以权代法,千方百计迫害法轮功。你不要说法轮功是×教,这样对你不好。以后不要这么说了,只说法轮功。”他点头同意了,又说:“你可能天天上明慧网,你一个邻居说你把她上到明慧网上去了。”我说:“我只是告诉了别人,因为她骚扰我,我又没有说她不好,我只是把事情经过说了一下。”他说:“肯定是你写好了,让别人发的,说的那么详细,告诉我是谁发给明慧网的,我不告诉别人。”我说:“我不能告诉你,告诉你了,对你对他都不好。”他的脸刷一下红了。

后来他们让我签字,我说:“从来没有签字过,不签。”他们都出去了。几分钟后,年轻的警察又回来说:“你没有做到真。”我说:“真要和善、忍结合起来的,有些事情说出来,对别人不利,那就不能说。”他认同,这时有人找他,他走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做记录的年轻警察拿着六、七张纸,要求我签字。我说:“不签字,处罚是什么?”“拘留十五天。”“我又没有做坏事,我是在救人,为什么要处罚十五天?”他不回答。然后叫我上警车,往拘留所去。车上还有两个新见到的警察。在车上,我又重复告诉新警察善恶有报,要他们一定要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可保平安。

到了拘留所,门卫说:“没有手机、没有打疫苗,我们不收。”这样,他们只有返回派出所。小伙子说:“我们放你回去。”我一出门,就打了一辆的士车,回家已夜里一点半了,赶紧给师父敬香,感谢师尊的慈悲保护!弟子一定要做的更好。

(二)

二零二零年夏天,我和父亲到老家去居住、救人,原来我们在村里捐过钱修路,讲过真相,这次带了些护身符、翻墙资料去发。

八月十四日,我在乡镇街上讲真相时,被一个便衣警察野蛮的绑架。当时,我大声呼喊:“师父救我!”然后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坏人抓好人啦!”被绑架到派出所后,我拒绝报姓名,不停的讲真相,警察的态度慢慢好转了许多。

这时,村里的一位长者老大爷到派出所办事,看见我,就与我打招呼,警察便知道了我的情况。随即,三个警察开着警车、押着我到村里。一下车,就遇见了村长,警察问:“她给你讲过法轮功的事吗?”村长回答说:“讲过一点。”

这时,父亲正好站在家门口看见了,就大声斥问:“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叫什么名字?拿身份证来看看,你们这是非法逮捕、是绑架。”警察说:“这哪是非法逮捕?我们带了录影证据。”父亲痛斥警察:“不是非法逮捕,还戴着手铐干什么?不准带我女儿走!”我也极力抵制:“你们是绑架、非法逮捕。”接着又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最后三个警察费了很大力气,把我又拉上了警车。

到了派出所,三个警察让我单独坐在一间办公室里,他们三人到另外一间办公室去了。过了几分钟,那位老大爷也跟过来,对警察说:“还不放人哪?!”不一会儿,警察出来了,把我带到另一间没人的办公室,说:“我们放你走,你出去千万别说到过我们派出所,手机、包等东西都还给你。但是写了字的纸币(真相币),我们把它交给银行。”我说:“你们不要交给银行,就算是我送给你们的,你们自己拿去花吧,大概有两百元左右。”

我走出派出所时,还善意的对警察说:“善待法轮功学员,功德无量。明白法轮大法好,才有未来。”

通过这两次有惊无险的经历,我深刻体验到了师尊的慈悲保护和大法的神威!大法弟子一定要正念正行,站在为他的基点上救人,过程中没有怕心,邪恶旧势力才钻不到空子。

我在讲真相中,都是面带微笑,没有把警察当敌人,而是把他们当成救度的对像,并且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危难时刻,不忘求助于师父,喊“师父救命”,师父就在身边,化解了危难。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猛喝》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