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压下 起正念 魔难消

更新: 2021年10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五年六月份实名起诉江泽民,收到最高检察院的短信回执。一个多月后,一天晚上十点钟以后电话突然响起来,A同修丈夫打来的,说:“A被辖区派出所非法搜查住宅后绑架到派出所去了,到现在还没让回家。”A同修的丈夫是个明真相的忠厚老实人,语气很平和,简单聊了两句后挂了电话。

我收藏了家里的大法书籍等,第二天一早去通知了其他同修帮忙发正念。回来后就将同修被绑架的消息发到明慧网

A的丈夫虽然明真相,但在家老实本份没有发言权。随后的几天,她儿子和一个要好的常人女同学不停的打电话联系我,问:A家非法搜查走的真相币是不是我给的?起诉状是不是我让她写的?A平时只和我联系等不友善的话。A的儿子发短信威胁,说他妈妈要是回不来被判刑的话所有的费用都得我来承担,还得把我也举报出去等等。

三、四天以后的一天下午,A儿子的女同学打来电话说刚才A被绑架到市级看守所去了,一时间我心情跌落下来,情绪极其低落,对方的语气可想而知充满埋怨与责备。

几天后的一天上午九点多钟,我在家上明慧网,上了一会后开始看常人的工作表格,这时楼下有人按门铃,来人说是物业公司修理东西的,我也没在意顺手开了门,结果抬头看去挤進来四个警察,两个穿制服两个便装,其中一个人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某某,就你一个人在家吗?”我问他们干嘛?其中一个人说:你可认识某某某(A的名字)。我说:认识啊,十几年前就认识啊!结果其中一个高个戴眼镜的警察得意的说:“人在我们那里”。接着手里亮出了一个搜查证,要对我家進行搜查,随后几个人就开始分头到每个房间去翻东西,结果一无所获,最后在卧室里翻出来一个忘记收起来的师父讲法的播放器和一张明慧吉祥娃娃的画报。看着电脑开着又坐到电脑前找了几分钟,我心里想:你什么也找不到。结果啥也没找到。另一个便衣男子跑到卧室里打开笔记本电脑结果什么也没找到。半个小时后,高个警察说:“钥匙拿着跟我们走”,我说:“干嘛?我家里没人我不能走,他们回来不知道我去哪里了。”他说:“我们会通知的。”我心里想:让我钥匙拿着,肯定能回来,我就跟他们走了。

出门时我拿了一个老年手机,其中一个人说她带手机了,另一个人说带就带吧。在警车上我给单位领导打了一个电话,说派出所的来我家搜查然后让我去一下,意思是让他通知我家人。

到了派出所他们露出了真实的面目,几句闲聊话以后,高个警察突然问起诉江的事,问我起诉了没有,我回答:“有!”并告诉他哪天哪日寄的控诉状,旁边一个想打盹的辅警突然惊醒,象被针扎了一样,立刻不迷糊了,精神了起来看着我。高个警察问我什么时候开始炼功的我也说出了时间,他说:“你记性挺好的啊,怎么家里搜来的东西记不得谁给的呢?”还问诉状谁写的,我说自己写的。高个警察说法轮功如何如何,我说:“没有任何法律条文说法轮功违法啊。”他说:“人大有个条例。”我问他:“是宪法大还是人大的条例大?”他立刻回答:“当然宪法大。”我反问他:“那你今天让我来这里干嘛呢?”他立刻无语快速走出门外,好长时间都没進来,让另一个警察進来问这问那的。

我看房间里没有别人,就告诉那个警察大法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的,我都修炼二十年了,孝敬老人抚养孩子更不会杀人放火。我又盘腿给他看,告诉他“天安门自焚”的疑点,那个小伙子听的似懂非懂的。

紧接着看外面的情况应该是我丈夫被通知来了,中午时分丈夫送的饭。下午,小警察问另一个警察说这是什么类型的案件,另一个警察说:刑事。过一会说让采集个人信息就可以走了,当时也不知道这个采集是配合邪恶,让我签字,我接过来一看添加的语句太多我就是不签,我说不是我说的那几行删除我就签,小警察一脸的诧异感到不可思议,意思是你敢这么说,结果又打电话请示有人说可以删除,删除后我就签了,四点左右走出派出所。

回来后听丈夫说是托了关系解决了这件事,虽然自己做的不够大法的标准没有反迫害,可我认为是师父的保护才得以平安回家。

回家后家人的埋怨和同修家人的不断骚扰对我干扰很大,心情极度的低落,除了每天正常的生活不让家人看出来异常之外,心里象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想想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在里面遭罪,不知她能不能守住心性,还时不时的接到她的儿子和亲戚打来的骚扰电话,他们打电话时是不容我说话的,并说托关系找人花的钱得我出。我也没有正念,心里想要真需要请律师的话,我给一万元吧,结果去厨房做饭从冰箱里拿了两个鸡蛋,一个鸡蛋掉在了地上摔烂了,我知道我这一念错了,钱给了就是承认了邪恶的迫害,不该有给钱的想法。

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每次同修家人打电话时我丈夫都不在家,这样就减少了家人对我的压力。

以后的日子里,脑子里会随时的冒出在派出所里小警察说的是刑事案件的影像,出门或买菜也会看到街边市容局铺人行道的石料上面也写着:盗窃刑事必纠。每时每刻都感到就象明天就会被判刑一样。

一天推着电瓶车准备出门,突然脑子里冒出一个词:刑事。我先是一惊,紧接着我就想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瞬间心情平复了。

一天下午,从客厅往阳台走,刚到阳台抬头看着天空,突然一股强大的因素整个的压向我,有一种让我窒息崩溃的感觉。这时我突然警觉起来:这种状态不对啊,这要是承受不了的话,这还不是人们常见的精神病和疯癫的状态吗?我立即想到了:求师父。我立即在心里求师父,我说:师父啊,这个状态不对,我不承认它,那不是我,这正法一天不结束我还是得过日子啊,老是这个状态怎么办呢,求师父帮助清除。接着就在阳台水池里洗东西,一、两分钟后东西洗完了,想起求师父的这件事时突然间感到困扰我多日的消极沉重状态没有了,回到了正常的状态。

写到这里泪流满面,其实弟子只是意识到了这种状态不对,感到了是旧势力想利用这种压抑的物质控制我毁掉我,分清了那不是真我的状态,师父就帮我清除了这些败坏物质,感谢慈悲伟大无所不能的师尊,弟子切身体悟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的内涵。

一个月后A同修平安回家,见面后表示理解我的心情,对家人的态度多次道歉,我说真的没什么,反倒觉的曾经支持妈妈修炼的A同修的儿子与亲戚很可怜,听信邪党的造谣宣传仇恨大法与大法弟子。希望他们能早日明真相。

回首二十一年的修炼历程,弟子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也有怕心执著和人心,但通过实修切身体悟到了太多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希望大家都能够勇猛精進,圆满随师还。

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