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难忘的岁月

更新: 2021年10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弟子,今年六十四岁了。过去的岁月里发生些让我难忘的事情,给大家讲讲。

一、了结与婆家的恩怨

经人介绍,我认识了丈夫,他是个老实人。但是婆婆没来由的刁难,就是看不上我,这不行,那不行,左不行,右不行,经常指桑骂槐,在我身上鸡蛋里挑骨头。我一直压抑并忍让着,但矛盾终于在婆婆家翻盖房子向我借了钱,事后又拒不承认时来了个大爆发。

我、我妈、我爸被小叔子、小姑子等人打的住了院。当年县城好多人都知道这事。我这个怨气就出来了,见人就跟人讲,不分时间、场合。人们在同情我的时候都担心我精神上出了问题。而我的身体也确实出了问题,浑身无力,胸闷气短,怕惊吓,神经官能症,年纪轻轻却托着一手心的药,中药、西药,我压抑的睡不着,半夜一个人在街里走,看着满天的星星,迎着冷风,才觉的心里能敞亮,出气均匀。丈夫下夜班却不能睡,骑自行车满大街找我是常事。一次丈夫开工资下班回家,说给我个惊喜。不是水果不是肉,我猜不出来,原来是一款新上市的药。

和婆婆家断绝关系十年后,公公去世,婆家借机会找中间人商量要缓和关系。当时我已经修大法了,我一身的病也在修炼后很快就好了,我相信师父讲的法,看明白了这个因果,也从心里放下了这份怨恨。我同意缓和关系,并在婆婆得胃癌时接到我家里照顾。她吐的黏糊糊的东西,我给她收拾。她住单间,床单我给她常换。丈夫从心底里感谢我,说他这个儿子也做不到。

婆婆想知道是什么使我发生转变的,我就讲我修了大法了,明白了,受益了,身心健康按师父的要求在做人。婆婆去世前感慨的说,这个功是真好,我要是再年轻几年一定学。

二、“你家这个法轮功真好”

二零零一年丈夫突然脑出血离世,当时他才四十三岁。心里郁闷时,就想我认识的同修,同修在该多好啊!结果也是神了,想哪个同修,哪个同修就来,从法理上与我交流,帮助我度过那段灰色的日子。

后来,我二哥说:“你之前精神状态就不好,再加上妹夫这个事的打击,我都怕你疯了,所幸你走过来了。”我要谢谢同修,谢谢师父,否则后果无法想象。

一天同修找到我,说不能坐吃山空,得去打工,都帮我联系好了。我舍不得周围这些同修,不想失去这个环境。她说:师父说了哪儿都能修。

打工的地方是周边大城市里的一家足疗店,里面有十三、四个女孩,我了解到这是家很正规的店,与色情无关。我就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如果你害怕,我就离开。老板是个女的,说:“我知道,我三姐就是炼法轮功的。”我在这洗洗涮涮,一天三顿饭。之前做饭的,如果做土豆,就是拿过来洗一遍,也不打皮,横竖切几刀扔锅里就完。我知道这些打工的年轻孩子馋,如果饭菜做的不好,她们就买点凉皮吃,时间长了还不吃坏了身子?我就把土豆削皮,切丝,两个小时,切了一大盆,土豆浆把我的手裂了好些口子,淌血。孩子们吃的可香了。如果饭菜剩了,我也不扔,都是自己吃了。孩子们要是闹矛盾,我就给她们讲大法的法理,告诉她们怎么做才是对的,所以老板一家和这些孩子们和我关系很好,甚至有的不会针线活,袜子和裤头也拿来请我缝,还说我就像她妈一样。我也抓住一切机会给她们讲真相,她们都做了三退。

我为老板省,处处考虑她,时间长了,常来的客人都知道,就问老板:你家这个法轮功(学员)真好,还能雇着吗?也给我找个吧,我多花钱都行。

三、老板:“看来法轮功是真神!”

在店里,只要空下来,我就在我自己的小屋里抄法,半夜一点,我带着当地同修送来的小册子下到一楼,老板一家时常在一楼大门边的房间里住。那个门是用铁链锁的,平时声音可大了。我就对锁说,我要出去发小册子,人们看到会明白真相,会得救,你可要配合我,不可以出声,然后用钥匙打开,拿下来,放到吧台的桌子上,出去后再把门掩好。等发完回来,再锁上,全程都没有声音。回来后上楼正赶上炼功。

记的一次出去,到楼里去发,可楼里一层好几户,太黑,什么也看不见,我就想,要是有光就好了,我刚想完,一束光从楼上透过扶手射下来,照亮了周围,我赶紧贴,等我贴完,周围又陷入了黑暗。我很高兴,继续上楼。都发完了,我也来到楼顶了,浑身被汗水湿透了,累的坐在那儿起不来了。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实在走不动了。我就感到身子飘起来了,顺着楼梯往下飘。我的眼泪当时就流出来了,谢谢师父!

有一年过完大年,我就觉的身上奇痒无比,我一看长的都是小红点,后来发展成小疙瘩。忍不住时就挠,然后皮肤就爆皮、开裂、出黄水,后来从四肢发展到身上,脸上,甚至耳朵里,眼皮上。手也肿起来了。老板的丈夫看到就和我商量:“大姐,你去医院看看吧。”我说:“你放心,我这不是病,是在消业。”一段时间过去了,没有转好的迹象,却严重了。老板也说:“大姐你去看看吧,没有钱,我可以给你掏。”

后来我意识到,他们是怕我传染给孩子们,我就说:“你们放心,我这不是病,我这是消业。它不会传染,如果传染,一切的费用我掏。”老板一家不再说什么了。

八个月后,我的皮肤开始结痂,脱落,有的有手指甲大小。再看皮肤,细腻光滑,且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我让店里所有人看。老板的丈夫说:“大姐你知道吗?当时看你那样,我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依我看那就是皮肤癌啊。别说几千,十万也治不好啊。看来法轮功是真神!”

四、在资料点的一点事

我在外打工时,家这边的同修就和我商量,可不可以把资料点放在我家。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给的,我的一切都可用在法上。

后来我回到家,自然就接过了这个神圣的使命。A4、75g复印纸一箱八包,我常常在半夜两箱两箱往楼上扛,打印完我再挨个往小点儿上送。记得要学习怎么打字,因为要把做三退的名单上网。我不会拼音,所以就学习五笔输入法,那时一天天就是记字怎么拆,字根在哪个键上(那时刚接触计算机,键上的字母也不认识,就是硬记),五笔输入法要点,字根,常用字贴的满墙都是。当我自己把名字用五笔输入法独立打出来时,我激动坏了。

一次一个同修被绑架了,我用她曾给我留下的钥匙第一时间打开她家门,把东西收拾好后,把大脑瓜(计算机显示器)搬下了楼,我不能把它留给警察啊。之后我花钱打了个三轮车拉到我家。其实我平时很节省,宁可走一天的路也不会打车的。但为了尽快转移,减少损失,我不怕花钱。后来同修家也没抄,人也顺利的被营救回来了。当看到我拼全力拿回的是显示器,哭笑不得,说你是不是傻?因为打印时,文件就显示在上面,我就以为东西都在显示器里呢。

故事讲到这儿,我想会有相当一部份人与我有同样的感慨,这都是二零零五年之前的事,当时修炼精進,不怕吃苦,为救众生义无反顾。

师父说:“修炼如初”[1],我就常在想,写出来做个历史的见证,也作为对自己的鞭策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