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环境中修炼提高

更新: 2021年10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不到十天,我全身的疾病不知不觉全好了。我身体好,精神更好。我每天学法,炼功,心性在不断的提高,做事都尽量按照大法的标准做。不管在社会上处理什么事,还是到哪个单位打工,我首先给有关人士讲明: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争名,不争利,处处为别人着想,领导和同事都公认炼法轮功的人好。

我一直认为我是按照真、善、忍在做人。感觉我修炼后,在几天之内多年治不好的一身病都好了;家里、地里的活都能干了;婆媳、妯娌、兄妹之间相处溶洽;邻里之间的关系也都和睦,我每天高高兴兴的。前几天听完明慧广播中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才发现,我的悟性太低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在我和我的家庭成员之间发生的事,也可称在和家人的矛盾中看得很清楚。

先说一说我的丈夫。

丈夫也修大法,和我一起炼功,大法遭受迫害前村子里好多人都到我家里来炼功。那时,有多年不能自理的人,才炼了几天功就能下地干活了。村里的老、少来我家学法的人很多,我家屋子里装不下,屋子外面都挤满了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丈夫因为害怕,修炼状态时好时坏。母亲是和我一起得法修炼的。我离娘家有十几里的路程。当时,法轮功真相资料短缺。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因为我丈夫怕心重,资料点就建在了我母亲家。有时他也帮着购买点耗材。

姐姐家离我们四百多里,她每年回娘家两、三次。我们家姐俩、兄弟四个。姐姐是最大的,生活比我们都好。姐姐事事都关照我们,我们都尊敬她,家里大小事自觉不自觉的都会通过她。

修炼前,我家里的事我说一不二,丈夫从来不和我争斗打闹。可我修炼后,姐姐回来一次,丈夫就得大闹一次。他打我、骂我,我忍着,我该干啥干啥。他干扰我修炼,我心平气和的问过他:“大法好不好?我修炼前,家里的气氛如何?我整天看病吃药,心情不好,为了一点利益就和婆婆、妯娌、邻里之间发生矛盾。”他承认说:“大法好!”

丈夫修炼后,不仅很容易的把烟、酒都戒了,特别是他从小就得了气管炎,几十年都治不好,刚炼法轮功就好了。姐姐每次回来,就必须把大家叫到一起。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每次我们聚在一起,就象开批判会一样。他们七言八语的数落我,说:“母亲年岁大了炼就炼,你还有前途……”什么“出头的椽子先烂”等等。每次到一起,他们就让我丈夫吸烟、喝酒,他没有坚强的意志,就这么随波逐流了。

那时,我每周六都要骑车回娘家做真相资料。有时我白天上班,晚上母亲村的同修会骑摩托车接我回娘家做资料,风风雨雨这十多年。为做资料,我总是受到丈夫的斥责。我和他谈过,也和他吵过。我每天给他做饭、洗衣和处理家务等等。我是修炼人不和他计较,可是他经常喝酒发脾气,不是打,就是骂,或用抽烟来对抗我。我就对他不冷不热。我出去发真相资料一般都不让他知道。我晚上学法、早上炼功。

有时他高兴,想和我说说同事之间的矛盾或者议论议论领导和同事,我都是好象很大度的说:“向内找一找自己,别为那么点小事计较,有啥可说的”之类的话回他几句。所以我们之间很少对话。

二零二零年春,我们搬到了女儿家。在女儿家那边开了一个店。女儿从小和我一起学法。亲家母是同修,女婿是和他母亲一起得法的。女儿和女婿在大学时相识,都修大法。

丈夫还是老样子,喝酒、打骂我,天天闹。女儿说过我几次:“你对我爸温和点,你也耐心听听他说话。”我心里想:“我是应该多体贴他一些,站在他的角度上考虑问题。”我只是这样用人的观念想了想罢了。

通过听同修的交流,我对师尊的法理有了進一步的体悟。我认识到我错了,我在人与神、善与慈悲这个层次上没有什么提高,我的情、恨、怨都没修掉,没有把丈夫看作是个应该得救的众生。

其实,每次和他争吵后,师尊都会在梦中点化我:我从很窄的悬崖边上向下滑,我看到下面是垃圾坑,没有立足之地,下面的人还在用力的向上爬呢,我也就吃力的反过来向上爬,有时还会梦见别人拉我一把。类似的梦,多是我和丈夫吵架后出现的。

听完同修的交流后,我心里明白了很多。我还没有给丈夫做什么,他却变了,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发脾气了,还知道照顾我了。女儿带我们出去玩,他抢着贴真相不干胶,在以前,他看见我贴就得骂我。我的悟性太差了,让丈夫心理上承受了这么多年的痛苦!

再说说姐姐和姐夫。

姐夫也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也做过证实大法的事情。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前,母亲去他家时,知道姐夫的侄媳妇也是修炼人。迫害后,因姐夫的老家特别偏僻,接触不到同修,所以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真相挂历等,都是靠姐姐的家人带回姐夫的老家去。

有一次,母亲将所有的真相资料都包好,放在一个纸箱底下,上面又放上满满的一箱鸡蛋。母亲怕鸡蛋磕破,又撒上了一层谷康,然后封好。姐夫、外甥女、姐姐抱着小孙子,四个人坐在一辆班车上。

当车走在陡峭的环山路上时,车突然出故障,失灵了,顺着万丈山崖就滑下去了。凑巧滑到十多米深处被一棵横跨着的大树把车卡住了。当时车上二、三十人,都东倒西歪的。姐姐抱着孩子正好坐在车子倒下的那面,靠在车厢壁上,没有受伤。外甥女手蹭破点皮,没啥大碍。

司机和车上的人都惊呆了。缓过神来,司机说:“这车上一定有信佛的!”并连声说:“谢谢佛的保佑!”姐姐、姐夫心里都明白,这是大法师父的保佑!心里感谢大法师父!那个盛真相资料的鸡蛋箱是放在班车高处行李架子上,架子上的东西七零八落全都掉下去了,可这个鸡蛋箱子稳稳的待在架子上一点没动。

姐姐、姐夫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姐夫的亲朋好友也退了好多。姐姐家搬到城里住后,姐夫受益的事知道的人很多,也就有机会接触到同修。母亲每次去姐姐家,姐夫就把同修叫到他家里和母亲交流。

后来姐姐住的地方对大法弟子迫害的很严重,县城的同修和姐夫的侄媳妇三番五次被绑架、判刑,所以姐姐、姐夫他们就害怕了。姐姐在村里是村干部,姐夫是县畜牧局的,都是党员。他们受中共的毒害太深,所以这时他们每次回家就得大闹一场。

说说我的母亲。

母亲今年九十岁了,单门独院自己住着。八十岁那年,就在我儿子五月初结婚的头两天,她半夜起床,没站稳,背朝炕沿摔在地上。一直到天亮,哥哥才撬开门進屋把母亲抱到炕上。母亲不敢翻身,亲朋好友、姐姐、姐夫都来看望她,要送她去医院,她不去,自己在炕上躺了两天。

来看望母亲的人都说:“这么大岁数了,又摔的这么重,这次可够呛了!”我儿子结婚的头一天,远地的同修和女儿的婆婆要来我家,我去接他们回家时路过母亲家。我们六、七个修炼人围着母亲坐了一圈,姐姐、姐夫和全家人都对着我们说:“你们能给治好吗?”满屋的人都用奇异的眼神瞟了我们一眼离开了。

我们围着母亲发了一会儿正念。远地来的同修对母亲说:“起来穿好衣服。”母亲说:“我动不了哇!腰疼的翻不了身,浑身不敢动。”同修说:“大法弟子有师父和大法,你怕啥?起来,咱们一起过去,明天参加婚礼。”我们大家一起叫母亲起来,她就慢慢的坐了起来,穿上衣服下地了,也没用人扶她,她就跟着我们上车来到了我家。在场的人看到了这神奇的一幕,都惊讶的说:“大法太神奇了!”

母亲回忆说:“我摔到后,昏迷中有人告诉我:‘明天东面有人来帮你。’”东面就是我女儿婆家那边。我们都知道是师父在看护着母亲。

远地同修中有一位是音乐老师,我们大家都围着她,听她给大家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

母亲的这段经历,让姐姐、姐夫也特别感动,也感到太神奇了!老弟是村书记,他坐在同修身边说:“你多给我讲点你们的事,我特爱听。”

我母亲的儿孙就有四、五十个,他们都认同法轮大法,都支持母亲修炼大法。

唯有姐姐、姐夫,因为邪党迫害法轮功,为了维护名利,也可能是为了情,他俩还是不相信大法。他们挂念母亲,什么都给母亲买。可是每次回来,看见母亲学法他们就闹,母亲炼功他们也闹。我回去,他们就说××党怎么好等等,每次都是不欢而散。我时常劝母亲:“要体贴他们,他们是在给你提高心性呢。”

再看看我自己。

二零一六年,我们在县城新建的小区买了楼房,我们是第一批入住的。我给小区居民发了真相小视频,也给我们村的干部发了真相小视频。他们有的说节目很好,有的说注意点安全。

可我的姐夫和老弟不愿意,都说了很过头的话。我没忍,狠狠的回复了他们。从那起,我们之间就有了隔阂。

看到明慧网有关微信的通知后,我就把手机里所有的软件删除了,只留下打电话的功能。姐夫就说我的手机被拉黑了。我们一年也就见两次面,见面我和姐夫打声招呼就过去了,姐夫说我不和他说话。

姐夫只要和我说话就说些什么“××党是铁打江山……”我不理他。我和母亲学法,他故意放红歌干扰。姐姐也从家庭琐事中挑毛病,还说什么美国怎么怎么不好,好象什么事她都知道。我哪怕跟她和言细语的解释一句,她都会连哭带闹。母亲有点耳背,他们老让母亲吃这药那药的,母亲当然不吃,他们也闹,每次都气呼呼的走了。

我想我是修炼人,不和他们计较。我经常给姐姐打电话问候,姐姐接了电话没说两句就挂断。以前弟媳妇和她的姐姐生气,我还想:姐俩有啥可生气的?我觉的我没有利益之心,我不会和我姐姐生气的。他们回来,我离家近,就得回去看看。自从修炼后,我们见了面就不痛快,我一直在想着不再接触他们了,因为一接触相互就发生矛盾,她就会生气。

我和同修说:我们这个大家族本应该都同化法的,姐姐这么闹,会影响她和其他人得救的。

一直到我听到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才恍然大悟:是我悟性差,我对师尊讲的法理没悟明白,停留在一个层次上没提高,我没有去掉情,各种人心还不少,没有用神的一念去认识和对待事情,陷在家庭矛盾中,没有把亲人和世人都看成是该救度的众生,没用慈悲心去对待他们。

父亲小的时候爷爷奶奶就去世了。母亲生养了我们六个孩子。父亲在外地工作,去世的也很早。姐姐象母亲一样保护着我们。她出嫁后,也是一心帮着我们兄弟妹妹几个,省吃俭用的都绑在我们身上,我们也都很尊重她,大事、小事听她的,我感觉姐姐德高望重。

我修炼大法,姐姐不同意。在我的心里,当然只有法轮大法是最好的,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使我有了健康的身体,精神饱满,太好了!修炼这件事,我不能听姐姐的,这也是我第一次违背她的意愿。

修炼了,我与我最尊重的姐姐之间的路不同了。打个比方,到集市上买菜,我不挑、不拣,不多拿塑料袋;捡到手机还给失主;做生意的时候,别人错找给了我大笔的钱,我想办法还给人家;村里分地,给的多点、少点我根本不在乎;别人议论我好坏,我不放在心上,等等。可我做的事在姐姐他们的眼里看,我就是个“傻子”!

我记住师父说的:“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

以前在我眼中“德高望重”的姐姐,我发现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说的话我不想插嘴,我说的话她又不爱听。姐姐可能是因为名利情,所以就极力的排斥我,还怕我损失什么。天长日久,相互之间就变成了怨。

听了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我想是我错了。师父讲法时多次讲过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要符合常人社会的法理,我修炼这么多年了,我的容量应该加大啊。神还会在乎别人说他好坏吗?做不好,就会让旧势力钻空子,旧势力是冲着大法弟子的心来的。所以我得修,修去这么多年来没有认识到的这个情,特别是情中的深深的怨!

就在我对姐姐他们的观念转变后,几年不给我打电话的姐姐往我女儿的手机上发微信找我,说我把她的微信拉黑了,说她有好多话要跟我说……

她和姐夫对我和大法的态度转变了。

我一定要好好修,大法救度了我,我也得用慈悲心对待所有的人和事。修大法是我最荣耀、最幸福的事。

我哪里说的、做的不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