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改变

更新: 2021年10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了,出生于贫苦家庭,十八岁那年母亲撒手人寰。那时母亲才四十五岁。母亲去世后,留下了孤苦伶仃的九个孩子,最小的弟弟才四岁。为了照顾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我累出了一身的病,曾多次想随母亲而去。一天二姐领着我去找他们村里一个会算命的人,那人是个跳大神的。那人说我活不到我母亲的年龄。

我出嫁后就告诉丈夫;我家贫困,母亲死的早,没吃上你一口饭,没喝过你一杯茶,我不欠你什么,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你别骂我,我也不骂你。丈夫答应了,十来年过去了,还真没骂我。

一九九六年我喜得法轮大法,那年我三十九岁。得法后我的一身病全好了。丈夫目睹这一切,不反对我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后,恶警多次来我家,我被非法拘留,敲诈勒索。警察还多次去丈夫单位威胁他,给全家人造成极其严重的伤害。丈夫感到压力很大,时刻担心我会被抓走,从此对我又打又骂。我要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好,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丈夫为了阻止我,便威胁我说:我要去天安门证实大法,他就要烧我的大法书。我赶紧让儿子去阻止他,自己就快速走出家门,在村里找个地方藏了起来,躲过丈夫的寻找,去了十多里以外的一位同修家过夜。第二天下午去了天安门。

回来后我被拘留了一个月,出来后就去一位退休的亲戚家住着。

电视上演所谓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我不在家,丈夫到处找我,担心自焚的那几个人中有我。直到亲戚打电话告诉他我好好的,他才知道我还活着。丈夫要接我回家,我说我不回去,回去你不让我炼功,也学不了法,等大法正过来了我再回去。丈夫却说:“回来吧,虽然外面的法没正过来,在咱们家法正过来了。大法书我都给你藏着呢,一本没烧,以后我不阻止你修炼了。”

由于邪恶多次到我家骚扰,丈夫怕我被抓,有一次阻止我学法,拿着《精進要旨》就往外走,说要给我烧了。我追出去,看到他正在院子要把大法书埋在地下,我不准他损坏大法书。他怕我再被抓,不让我修炼,用棍子打我,把我的胳膊和腿都打青了。我進屋坐在沙发上,跟他讲我为什么要坚持修大法,用事实说明大法的美好。慢慢的他的气消了,便拿起了《精進要旨》看了起来,直到把一整本都看完了才放下。

后来我家也安装了看新唐人电视的大锅,我就让丈夫看新唐人电视节目,看《九评共产党》和大法真相资料。丈夫渐渐的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也认同了大法。我告诉他,遇到难和麻烦事的时候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得到师父的帮助,就能过关。

丈夫真的变了,冬天他带我出去贴真相不干胶。为我的安全着想,有时夜晚他非得要自己出去挂大法真相条幅,让我在家等着他,第二天早上就让我去看看条幅是否还挂在那里。有时看到别人不要的护身符,他就拿回来挂在自己的车里。

丈夫的所为给自己带来了福报。

有一次丈夫在单位干活,在景区用水管浇花。由于下雨山路滑,一不小心就从十多米的山崖上掉下去了。山崖下是深不见底的潭水,山崖下的水面上有个一平米大的凸起的石头,石头中间正好有个坑,坑中是土,丈夫正好就掉到了那个坑里,失去了知觉。景区人员划船到山崖下救起了他,叫来救护车把他送到了医院。丈夫在医院后醒过来。医院给他做了全身检查,胳膊上缝了几针,因腰部压缩性骨折,住院治疗和观察一个月后出院回家了。

时隔数年,丈夫去同修家时才告诉我们,他从山崖掉下去时一个白胡子老头把他接住抱到了一块大石头上的一个土坑里。他说,否则不是掉到石头上摔死,也得掉進深水里淹死。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丈夫。

现在丈夫非常支持我学大法,也经常告诉别人大法好。以前家里的所有活都是我干,现在什么活都是他干,让我有时间多学法,多做大法的事,讲真相救人,他还学会做饭,脾气也变好了,不打也不骂人了。

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大法救了我,也救了丈夫的命。

感谢慈悲的师父这二十多年来的慈悲保护,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间里,我一定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