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涿州市国保大队长谢玉宝的罪恶簿

更新: 2021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河北省涿州市国保大队谢玉宝竭力执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直接参与和指挥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勒索钱财、开除工职、洗脑、非法判刑、劳教、拘禁、送精神病院等迫害,经常采用毒打、电击、冷冻、椅子腿砸手指、湿毛巾抽脸、将铁锹把打折几节等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造成无数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在谢玉宝任职国保大队期间,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涿州市有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4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3人被非法判刑;33人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拘禁209人次;被骚扰1037人次;勒索钱财969850元,致伤致残的人数无法统计。对所有法轮功学员所造成的严重迫害,谢玉宝都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谢玉宝经常带领国保大队等人,无故去法轮功学员家抄家,并顺手牵羊,曾经掠走孙庄乡北横岐村法轮功学员王文树四千五百元存折,五百元现金,掠走物探局杜福香家五万元现金,越是富裕的家庭,特别是中直单位,他骚扰的越厉害,目的是从家属手中勒索钱财。

(一)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王刚、葛志军、李恒、苏国华、陈玲梅、刘宝智。

◎王刚,男,42岁,涿州市义和庄乡西韦坨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义和庄乡政府及派出所五、六个人闯入家中,无端将王刚绑架到国保大队。因王刚不肯答应“转化”,国保队长谢玉宝等人抛开法律,以莫须有的罪名,枉判王刚十年冤狱,被劫持到保定监狱四监区。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凌晨四点左右,狱警范建立和冉林来到禁闭室,范建立把王刚的腿打成了重伤。

五月三十日,医院要求尽快做截肢手术。他们竟然在没有给王刚任何说法,在本人不签字,不通知亲属,更没有家属签字的情况下,强行给王刚做了高位截肢手术,右腿截肢后仅剩十公分,就这样,一个一米八几的壮汉被迫害成了残废人。

王刚的妻子任桂芳辗转得到王刚被截肢的消息后,震惊与悲痛之下,与家人立即来到保定监狱核实情况。保定监狱百般抵赖、刁难、极力封锁消息,二十四小时监控,两年不准王刚与外界接触,不让家属与王刚见面,为避开公愤,保定监狱在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把他秘密转移到唐山冀东监狱。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家人收到了冀东监狱王刚病危的通知。王刚回家后仅仅过了十八天,便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二岁。

◎葛志军,男,去世时年龄42岁,涿州市凌云集团法轮功学员。葛志军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去北京上访,被涿州国保大队谢玉宝等人绑架到涿州公安局,谢玉宝用粗木棍殴打葛志军,打得他浑身青紫。恶徒还逼葛志军在走廊跪了四、五个小时,后被劫持到看守所。国保大队勒索他一万零一百元钱,谢玉宝又勒索两千元。

葛志军因在北京讲真相,于二零零二年,被涿州国保谢玉宝等人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石家庄第四监狱。八年的非人折磨,葛志军九死一生,年仅二、三十岁,头发白了一多半,牙齿脱落六颗,记忆力减退,血压高,脑梗、心梗、心律不齐,脂肪肝。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葛志军再次被绑架,两万多元个人财产被抢劫。在高压二百二十九,低压一百六十五的情况下,竟被再次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九年二月五日,葛志军从唐山冀东监狱回到家中。两次冤狱,历经十二年的身心摧残,造成他精神失常,说话语无伦次,留着很长的胡须,整天将自己关在屋里。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二岁。

◎李恒,男 ,去世时年龄51岁 ,涿州市双塔区永乐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李恒被涿州国保谢玉宝等人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保定劳教所。李大勇指使恶警对李恒进行强制转化,强迫他手抱着后脑勺呈半蹲姿势,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超体力劳动。李恒被折磨成脑血栓,血压高达二百二十,身体不听使唤,衣服都需要别人帮助穿,劳教所强行给他灌输不明药物。于二零零二年保外就医,回家半个月便瘫痪在床,劳教所恶人还上门骚扰、恐吓,导致李恒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苏国华,男,73岁,涿州市义和庄乡刘家园村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苏国华老人去北京上访,曾多次被涿州国保谢玉宝和本乡司法所、派出所等恶警绑架、打骂、戴手铐、搂大树、电棍电击等手段进行迫害。并被经常骚扰、抄家。七旬老人在被邪恶长时间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之下,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含冤离世。

◎陈玲梅,女 ,去世时年龄:67岁 ,涿州市码头镇北西郭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和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两次去北京上访,被国保队长谢玉宝、李保平等人劫持回当地,用宽木板打臀部致青紫、打嘴巴打的脸部变形。恶警李保平等两人用电棍从后背一圈一圈地缩小着电,一直电到头顶。大嘴巴子抡圆了打,用棍子浑身乱打,更残忍的是用一尺多长的木板往脸上打。零二年劳教一次。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曹召会和陈玲梅夫妇因在固安县集市讲真相,遭恶人举报,陈玲梅被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第十七监区。狱警指使刑事犯对陈凌梅进行毒打(抽耳光),体罚,因多年的迫害生活已不能自理,无法站立的情况下,被犯人强迫扶着墙罚站。陈玲梅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回到家中,已被迫害的双目失明,出狱后不久,便含冤离世。

◎刘宝智,男,七十多岁,涿州市华北铝厂法轮功学员(原籍东城镇马踏营村)。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涿州市国保大队和易县公安局联合出动企图对刘宝智进行绑架,刘宝智安然走脱,被迫流离失六年。邪恶找不到他,成群的恶警对他的儿子进行电击,殴打,儿子被打的动不了。经常夜闯门宅,破门而入,并逼迫家属交出宿舍楼房产证拍卖交罚款。发布通缉令 ,贴到火车站等公共场所,说谁要举报了法轮功痴迷者×××赏钱5000元。扣发工资(已扣发退休金5万5千元)。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晚,涿州公安出动大量警力将刘宝智在涿州市太平庄村租住处绑架。抄走大量大法资料、电脑等,还有十万元以上的现金。刘宝智当天被放回,多年颠沛流离的生活,加上邪恶的威逼恐吓,刘宝智回家不久便含冤离世。

(二)被迫害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卢玲、杨云凤、闫秀香、邢俊花。

(1)卢玲,男,涿州市松林店镇常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常村书记滕广臣、松林店镇政法委书记任志平将卢玲劫持到国保大队,谢玉宝逼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卢玲被拘禁三天三夜后,被劫持到涿州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卢玲被非法拘禁三次,洗脑班迫害两次,被骚扰多次。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一日,村支书滕广臣带领松林店镇赵月玲等人到卢玲家中乱翻,第二次将卢玲劫持到南马洗脑班,洗脑班主任高学飞打卢玲嘴巴,直至将卢玲迫害致精神失常后,才通知家人接回。

(2)杨云凤,女,三十多岁,涿州市黄屯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杨云凤被国保大队谢玉宝等人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保定劳教所。在劳教所,她被强迫抱蹲、不让睡觉、殴打、电击等迫害,长时间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致使她精神失常,指导员闫庆芬和恶警白洁等人仍灭绝人性的将她长期拷大板、电击、殴打。夜间经常听到大办公室里传出电击声、辱骂声和杨云凤的惨叫声,致使她病情更加严重,神情恍惚、目光呆滞。无法正常生活。

(3) 闫秀香,女,53岁,涿州市孙庄乡北横歧村法轮功学员。闫秀香曾被非法拘禁四次,洗脑班两次,劳教两次,骚扰多次。二零零二年一月被国保大队谢玉宝等人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遭体罚、不让睡觉等非人折磨。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一日,再次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多次被非法关押,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在劳教所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经常抱着被子往外跑,女儿多次找到劳教所要求放人,却遭拒绝。

(4)邢俊花,女, 48岁 ,涿州市百货公司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邢俊花因去北京上访,涿州国保大队恶警用电棍电她的胳膊、脖子及嘴部。并向她单位勒索一万元罚金,单位将她开除工职。她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谢玉宝对她的家人说:“回家你就打死她,打死法轮功不偿命。”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二日,谢玉宝将邢俊花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遭残酷迫害。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邢俊花被非法判刑四年,到期回家后,去双塔派出所办户口,恶警逼迫她写“保证书”,不然就扣押她继续迫害。邢俊花从此精神失常,经常躲在角落里喊:“我怕!我怕!”经常走失。

(三)遭绑架折磨的法轮功学员

◎周玉梅,女,六十多岁,涿州市林屯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周玉梅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涿州国保大队,队长谢玉宝、李保平及林屯乡副书记李振宇、郑建民等二十几个打手对一群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谢玉宝强迫周玉梅跪在地上、双臂平举,胳膊上架住铁锹把,支撑不住落在地上就打,她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一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涿州市凌云集团法轮功学员王秀芝、陈荣超、郭天娥、刘改平、葛志军等法轮功学员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去北京上访,他们被绑架到国保大队,谢玉宝、王爱国、李保平等二十几个打手,用铁锹把、粗木棍往他们的臀部、身上打,铁锹把被打折三节,臀部都被打成黑紫色,逼他们跪着出门,王秀芝被王爱国等十几个恶警打瘫,让陈荣超、葛志军到楼道面墙跪着,一个恶警抓起郭天娥的头发打她的脸,刘改平被打得浑身是伤,现在臀部还留有疤痕,每人被勒索一万零一百元,非法拘留十五天,王秀芝被单位开除公职,郭天娥被单位停发工资至今。

◎刘爱娟,女,三十多岁,涿州市二街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刘爱娟被国保队长谢玉宝和610等人强行绑架到国保大队,非法拘留二十二天,谢玉宝勒索其娘家父母一万元,还威胁要拆房,使刘爱娟父母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父亲病倒了。最后又将刘爱娟劳教三年,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迫害。

◎刘文,男,四十多岁,涿州市百尺竿乡东羊坊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刘文进京上访,被涿州国保大队谢玉宝等人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在保定劳教所,李大勇等五名恶警,将刘文绑上死人床,身体不能动, 四根电棍一齐电,从后身、腿、脚面到脚心,长达一个多小时。被迫害得下肢神经坏死,身体极度虚弱,最后出现生命危险,被“保外就医”。

◎苗丽娜,女,三十多岁,涿州市物探局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苗丽娜去北京上访,被国保队长谢玉宝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勒索二万元,没有收据。二零零一年给人讲真相(发短信)再次被国保队长谢玉宝等人绑架,她被打的遍体鳞伤,关押到拘留所。

◎关兰梅,女,六十多岁,涿州市建厂局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春天,关兰梅去北京上访,国保队长谢玉宝将她非法拘留十一天,勒索钱财两万元。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关兰梅再次去北京上访,谢玉宝将她非法拘留十五天转押看守所三个月,被勒索六千元。并指使四个小流氓持棍棒对她进行毒打。谢的司机李保平抢劫她兜里的二百元现金。

◎张景忠,男,六十一岁,涿州市码头镇北园子村法轮功学员。曾患糖尿病,四个加号,胆结石每天折磨他疼痛难忍,九七年正月十七,张景忠有缘得法,疾病不治而愈。二零零零年十月,码头镇派出所警察李凤斋、叶树河等四个人,将他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国保大队谢玉保等三人对他施酷刑,电棍电,打嘴巴,拳打脚踢,打了一天,打的张景忠眼睛看不清东西,脸部变形。后恶警勒索一千元,才放人。

◎王文树,女,62岁,涿州市孙庄乡北横岐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黄历十一月十六日晚,涿州国保队长谢玉宝带领邢国平等七人,闯到王文树家,将她及七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孙庄乡政府,谢玉宝打王文树嘴巴,并对她拳打脚踢。谢玉宝说,如果她说的不是实话,就打死她。谢玉宝把她家抄了四次,粮食囤,院子里用铁棍子都扎了,翻了个底朝天,抄走支票四千五百元,现金五百多元,罚款三千元,把她的丈夫吓出精神病,无论白天黑夜到处走,不敢进家。她非法拘禁四个月,谢玉宝、杨玉刚并向家人勒索二千元当押金。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非法劳教三年,被国保大队劫持到保定劳教所。

◎曹召会,男,五十多岁,涿州市码头镇北西郭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因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到涿州国保大队,恶警对他严刑拷打,用劈开的竹子的断面打脸、电棍电、身上插三十根电针通电,逼他一只脚站在水盆里,四根电棍同时电他,用橡胶棒毒打他,还邪恶的狂笑说:这叫金鸡独立。他被非法劳教两次,判刑一次。国保大队经常去他家骚扰

◎陈素英,女,34岁,涿州市义合庄乡常庄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夏天晚十点左右,码头镇政府等五人,闯到陈素英打工处把她绑架到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殴打,一恶警用钉有钉子的木棍,往陈素英身上乱打乱抽,顿时鲜血顺着后背往下淌,木棍上也沾满鲜血。打完后把陈素英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后将她拉到南马洗脑班迫害二十天。

◎薛普氏,女,六十多岁,涿州市地震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去北京上访,被国保队长谢玉宝等人非法拘留。谢玉宝等恶警对她多次酷刑折磨,棍棒打,电棍电,拳脚相加、罚站、罚跪,抬回来几天走不了路,起不了床,吃不下饭。被勒索13000元。

◎涿州市矿山局蔡淑清、贾文娴、崔天河、董汉杰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涿州国保大队,谢玉宝、李保平、王爱国等多名恶警将几根木棍打断,最后剩一尺多长,用木棍打脸,电棍电击,不让站着,走路让跪着走,在楼道里打开窗户,脱掉外衣冻着。蔡树青被打得最厉害,蔡树青脸肿得像小盆一样,嘴张不开,下半身打的全是青紫的,用湿毛巾抽董汉杰的脸,每人被勒索一万元,非法拘留十五天。

◎董汉杰,男 ,50岁,涿州市矿山局法轮功学员。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董汉杰去北京上访,谢玉宝指使警察对董汉杰用橡胶棒、木棍抽打,木棍打折好几节,用湿毛巾抽脸。谢玉宝将董汉杰送精神病院,伙同董汉杰单位将他开除公职。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董汉杰被国保大队谢玉宝等人绑架到南马洗脑班拘禁六个月。后董汉杰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保定劳教所。李大勇为首的十几名恶警,用电棍电、上绳,手铐吊、鞋底子打脸、面壁、睡死人床、被打断了一根肋骨。董汉杰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在河北省冀东监狱被迫害致死。

◎杨世亮,男,46岁,河北省阜平县王林口乡神台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杨世亮在涿州打工时,被当地警察绑架,遭恶警杨玉刚等人毒打,扇耳光,棍棒打,恶警们将木棍打折,打的他满嘴流血,晕倒在地,恶警还继续暴打。他被劫持到涿州看守所关押十一个月,非法判刑三年,先后关押在满城太行监狱和唐山冀东监狱。

谢玉宝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谢玉宝
姓名拼音:Xie Yubao
性别:男
职务职称:国保大队队长(原名政保科科长)
工作单位名称: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工作单位地址:涿州市平安北街134号
家庭住址:涿州市开发区大吴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