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得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九日】我的母亲今年八十四岁,现在也修炼大法。母亲的得法,对我们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

我在一九九五年请到《转法轮》后开始修炼大法,我觉的大法太好了,就给父母、兄弟姐妹等很多亲人都送了大法书。但是我从来没有直接叫他们来修炼大法,父亲和姐姐看过书后陆续得法修炼,但是母亲一直没有看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我受到单位的处分迫害,电视上铺天盖地的污蔑造谣,使母亲非常害怕。她从老家赶到北京,目地是来劝说我不要再修大法了。那时候我家里每天都有很多从外地赶来北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有时候是十几人,多的时候有三、四十人。大法弟子到我家里,都像亲人一样,各自述说着自己的亲身经历,好多得绝症的修炼后,身体彻底康复;脾气不好的人,修炼后都变好了;还有东北来的老太太,没上过学,不识字,修炼后竟然很快就能够读大法书了。大法的超常和弟子们的坚定,给母亲的内心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她就放弃了劝我的念头。她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以后电视上再出现污蔑大法的节目,她都不会受影响了。

从北京回到老家后,母亲又恢复了忙碌的生活:下地种菜,上山捡柴,家里还开了个小卖部,经常开着电视机,好多邻居都来看。母亲身体好,爱干活,也喜欢热闹的环境。渐渐的,我修炼大法的事情也在家乡传开了。

当地的六一零第一次上母亲那里本来可能是来了解情况,没想到母亲就替大法和我辩护,六一零的工作人员就把她列入了法轮功学员的名单。此后,每到敏感日,时不时的会有六一零或者其他政府工作人员去骚扰我母亲。这样持续了好多年,开始的时候,母亲还跟他们解释她不是法轮功学员,不过后来她也懒的解释了,当地六一零依然不依不饶的来骚扰她。

直到有一次,市里的六一零办洗脑班,当地就把我母亲送过去了,负责洗脑的人发现她并不懂法轮功,大法书上的内容也不知道。市里的六一零告诉当地六一零后,才没有再来骚扰了。

姐姐因修炼大法被绑架,邪党恶徒竟然跑到母亲那儿抄家,后来母亲一听到警车,心里都发抖。姐姐被关的时候,母亲每天以泪洗面。那些年,母亲担惊受怕,吃了很多苦。

母亲心里明白大法好,初一、十五会给师父的法像上香。她对大法只是很感性的认识,偶尔也看看大法书。

母亲从小爱喝酒,只是过去家里没有钱,不能经常买酒,但是每当干活累了,母亲总是会买点酒喝,家里开了小卖部后,喝酒就更频繁些,有点好菜就免不了喝点,母亲酒量好像也不错,从来没有醉过。看了大法书后,母亲居然把酒也戒了,这让家里人都很吃惊。

五年前,母亲出现了严重的脑血栓症状,右半身都不能动了,家里只好把她送進医院。出院后,我姐姐把她接去护理,离开家里热闹的环境,母亲开始看大法书,姐姐陪她炼功,母亲的身体恢复了很多。母亲回到家里后,整天还是惦记着地里种的菜,家里家外的活,身体虽然比其他人恢复的好,一边炼功(不能保证每天炼)、一边还吃着药。炼功主要是炼动功,第五套功法她就坐在凳子上炼,她说她腿硬盘不了腿。

中共病毒疫情开始后,二零二零年六月份,我就把母亲从家里接过来和我们一起住。搬到我这里后,没有活干了,家里清静了,母亲炼功看书能够每天都坚持了。母亲看书比较认真,不过看的很慢,开始一天才能看一讲,有几次她告诉我,她看到书上发出红光。

自从出现脑血栓症状住过医院以后,母亲每天坚持吃药,我跟她交流炼功人对吃药的认识,她坚持说药总是有效的,母亲性格很倔强,我就没有再强求。去年十一月,母亲外出时,刚走了一半的路,突然觉的脚跟疼痛的很厉害,动不了了,我找车把她接回家,躺在床上后就无法下床了,脚一沾地都疼,夜里上厕所也需要人背。第二天我把她送去医院检查,看完拍的片子后,大夫诊断为严重的骨质疏松,大夫说目前也没有好的治疗方法,建议吃些钙片。

母亲回到家,躺了一会儿,我问她可不可以站地上试一下,如果能站起来就炼会儿功。我扶着她下床,炼了第一、三、四套功法,炼完第四套功的时候,母亲说脚已经不疼了。

这一次,母亲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从那以后母亲炼功就比以前更主动了,药吃完了之后,就没有再去开了。我略懂点中医,我担心药物的副作用,买了艾卷,母亲出院后,我给母亲做过艾灸,目地是想让母亲少吃些药。给母亲做艾灸,几个穴位都做完,至少要一个小时。后来,我跟母亲商量,每天多炼半个小时的动功,就不给她做艾灸了。这样每天动功一个半小时,静功一个小时,不过静功还是坐在凳子上炼。

炼了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候,我发现母亲右半边的手脚,比原来又恢复了很多,我经常鼓励她:你看现在停了药和艾灸,身体恢复比以前快多了。

前段时间,我发现母亲的腿和手都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只是因为有几年都没有怎么运动,她还不习惯用那右手和右脚。

大概两周前,母亲发现腿不像以前那样硬了,看书的时候,两个脚心有热气往身上冒,母亲在沙发上试了一下,居然把腿盘上了。她很高兴,虽然是散盘,但是在以前母亲是不敢想象的,她的腿受过伤,连下蹲都很困难,所以这些年一直坐在凳子上炼静功。第一次盘腿,母亲就炼完了一个小时,从此以后,她就盘着腿炼功了。

现在,母亲每天能看两讲《转法轮》,每天炼功没有中断过,倔强的脾气也在改变。在母亲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丝毫病容,脸上身上的皮肤都有了光泽,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走路走的很快,而且能走很长的路了。

在此叩拜师尊慈悲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