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大学教师的狱中奇遇

更新: 2021年11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为了维护法轮大法,我多次遭受中共的迫害,被非法关進黑窝。

刚刚被关進监狱的时候,我总是梦见自己在开飞机。可是飞机刚要起空,就差点碰到高压线,只好又降落到地面。当我心中装的法越来越多的时候,终于在有一天的梦中,我驾驶着飞机在蓝天上自由的飞翔……

看守所里的奇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之后,我被非法关進长春某看守所。一進看守所,我看见了几十个监舍,感觉阴森森的。狱警带我往里走,我被关進了其中的一个监舍。

作为一名大学教师,一生为人正直,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关進牢房,所以心里还是有点害怕。因为我以前听说过,后被关進来的人,会遭到先進来的人毒打。我马上想起师尊的法:“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就不那么害怕了。

一進监舍,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我,气氛压抑、紧张。这时,有人发问了:“你叫什么名?”我告诉了他我的名字。他又问:“你老家在哪里?”我说是某县、某镇。他说:“那你还得管我叫二舅呢!”我说:“我不认识你,怎么管你叫二舅呢?”他说:“你妈妈有个姑姑,三十多年前,从老家搬到长春的,你知道吗?”我说:“知道,我妈妈经常说起她。”他说:“我就是她的儿子,排行老二,所以你得管我叫二舅。你妈妈以前去我家时,说起过你,所以我知道你。也说过你们都炼法轮功。”

我母亲确实有这个亲戚,她们之间有联系。对这个二舅,我只是知道他的姓名,三十多年来,我们从没见过面。没想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这个特殊的地方,我们见面了。他是因为打架、搞黑社会,被关進来的,他还是这个监舍的牢头。

其他犯人一听牢头是我的亲戚,马上都过来溜须拍马,给了我很大的关照。那一刻,我知道是师父为了保护我,让狱警把我关進这个监舍的。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师父让我这个从未见过面的亲戚,在危难时刻帮助我。我在心里感谢师父的保护。

这是我第一次被非法关進看守所的奇遇。

时隔一年,我因为再次進京维护大法,又被非法抓捕,被关進了同一个看守所,只是换了一个监舍。我想,这一次恐怕不会象上一次那么幸运,遇到亲戚当牢头了。

当我被推進牢房时,里面的一个人高喊:“某某,你又進来了?!”我一看,原来是去年和我关在同一个监舍的犯人,现在他转到这里来,当了牢头。他很有正义感。他说:“我一看中共这么打压法轮功,就知道法轮功肯定是好的。不然,不会有这么多的人学,以后我也学炼法轮功!”这个老大还真开始学炼功动作了。他对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非常照顾。

这一次,我依然没有吃什么大的苦头。

第三次我被关進外地看守所,是因为我在外省发放法轮功真相光盘,被非法抓捕。没过几天,里面的一个狱警问我:“你认识阿荣吗?他给你存了一千块钱。”我奇怪的问:“你怎么认识我的朋友?”狱警说:“他是我的小舅子。”阿荣是我在这个地区唯一的朋友。没想到,他是这个狱警的亲戚。我给这个狱警讲了法轮功真相。从那以后,他对我非常照顾。

我三次被非法关進看守所,三次都神奇的得到了帮助和保护。如果没有师父的一路保护,不可能发生这样的奇迹!

教导员:“退休以后,我也要炼法轮功!”

我所在的监室里,有一个因贩毒被抓進来的人。他得了大肚子病,肚子胀的鼓鼓的,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告诉他:“法轮大法是佛法,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病就会好。”他念了一个星期,肚子就消下去了。所长与教导员得知此事后,都觉的法轮大法很神奇。

这个毒贩有个同案的人,被关在另一个监室里。因为长期被关押,得了风湿性心脏病,看守所里的医生根本治不好。所长和教导员就说:“把某某某(那个同案的人)也转到这间来,让他也学法轮功吧。只要人别死在这里,我们就没责任了!”一会儿,两个犯人就把那个有风湿性心脏病的人架了進来。

我就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告诉他:“心要诚,要真心相信,否则无效。”他刚念了一个多小时,就不用人搀扶,自己能走路了。他激动的一边走,一边高举着双手,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看守所的所长、教导员目睹了这个奇迹。教导员感慨的说:“原来法轮功真的是这么好啊!电视里那些全是骗人的!等我退休以后,也炼法轮功!”

这些事,让狱警和犯人们都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好,却被非法关押,真是太不公平了!共产党就是邪恶。但是,看守所没有权力放我,所以他们就给我多一点自由——允许我随意走动。这样,我就能在院子里给更多的人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了。几乎看守所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有些人在念,都在受益。

突破邪恶因素的间隔

我刚刚被关進黑窝的时候,由于心不稳,我的脑子里几乎想不起大法了。我浑身难受、软弱无力,不停的咳嗽。好在我很快的意识到,是邪恶因素在往下拽我,企图间隔我与大法,这我绝对不能允许!

我使劲的想师父的法,使劲的想,终于想起来一句法之后,我就马上在本子上记下来。然后,我反复背,反复念。很快,我就又能想起来一句法,赶紧又记下。逐渐的,我想起来的法越来越多。随之,我的身体也越来越有力了。

后来,我被非法判刑,被关進了监狱。刚刚被关進监狱的时候,我总是梦见自己在开飞机。可是飞机刚要起空,就差点碰到高压线,只好又降落到地面。当我心中装的法越来越多的时候,终于在有一天的梦中,我驾驶着飞机在蓝天上自由的飞翔……

我的妻子也修炼法轮大法,她经常在给我的信中夹带着法轮大法的内容,比如《转法轮》的目录,还有师父的新经文等。这对我在那个邪恶的环境中,思想不脱离大法有很大的帮助。

后来,狱警知道我的信件中有法轮大法的内容,就把我的信件扣押了下来。我想起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绝食抗议,要求警察出具扣押清单。后来,他们把扣押我东西的清单打印了出来,让另一个队长拿给我。

结果,阴差阳错,这个队长把所有的信件都拿给了我。我快速的把有大法内容的信抽了出来。我刚刚藏好,给我清单的这个队长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匆匆忙忙的跑回关我的监舍,让我把所有的信件交给他,他接过去查了一遍,没找到有大法内容的信件。他自言自语的说:“奇怪!哪儿去了呢?”然后,转身回去了。

队长大病一场

监狱里搞所谓的“反×教”展览,诬蔑诽谤法轮大法。我去找队长,告诉他:“不要跟着中共邪党诽谤法轮功,会遭报应的。”他说:“没办法,是上面给的任务。我只能这样去做。”

我突然想起,我妻子以前曾经把公(通)字2000年的39号文件寄给了我。我为什么不把这个文件贴到监狱的宣传栏上呢?我用毛笔在一张大白纸上写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公(通)字2000年39号文件明确公布的14个邪教如下,其中根本没有法轮功。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请监狱领导与该文件保持一致,停止诬蔑诽谤法轮功。”

当我把一切准备就绪后,却突然感到非常的恐惧:在这样邪恶的环境中,我这样做,会不会受到更严重的迫害?会不会被关小号?会不会被加刑?但是,我想起了师尊说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3]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脑海里一出现被迫害的想法,我就马上否定它,排斥它。

第二天,我把39号文件及我的声明贴在了宣传栏上。队里所有的在押人员都看明白了,是中共邪党在诬蔑法轮功。这个邪恶的展览進行不下去了,只好灰溜溜的拿走了,我也没受到任何处分。

展览撤下来的第二天,队长就不来上班了。一个多月后,他才来。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病的快要死了。在医院里,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啊!医生说我阴气太重。我身体这么壮,什么是阴气太重?”

我说:“你谤佛谤法罪业太重,招来了邪灵。邪灵不就是很重的阴气嘛!你不要认为‘报应’指的都是人的打击报复。有的报应是神佛慈悲于你,就象父母管教孩子一样。神佛给你一个教训,让你以后不要跟着中共邪党诬蔑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你诚心的反省自己,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大法师父会慈悲于你的。”

他听明白了,给我拿水果,端茶倒水。

队长:“真、善、忍肯定没错!”

这件事之后,我认识到中共邪灵对这些警察的毒害太深了,只有告诉他们中共的邪恶本质,才能唤醒他们,我要写信告诉他们这些。刚一这样想,我马上又挺害怕:在邪党的黑窝里揭露它的邪教本质,会不会被加刑?会不会受到刑罚?我马上否定它:“救众生不会受到迫害。”我告诉自己:“念一定要正。”

于是,我着手写了“为什么说共产党是邪教”。从马克思加入撒旦教,到中共邪灵在中国犯下的种种罪恶;它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写完之后,我反复修改,反复战胜自己的怕心。

几天后,队里找我谈话,我就拿着写好的稿子,去了队部。屋里有很多狱警,还要给我录像。我心想:“录吧,给更多被邪恶操控的人看看!”我稳了一下心,排除一切害怕被迫害的念头,开始读我写的稿子。我在读的时候,警察都默默的听着。读完之后,我让警察把信件交给监狱长。狱警让我回监舍等消息。

过了两天,另一个队长要找我谈话。据说这个队长打人特别狠,我不知道他找我会发生什么事。到了这个队长的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队长在电话里说:“太嚣张了!把他扣起来!”我心里一惊,但是,我很快镇定下来。我不停的发正念,不承认迫害。

队长打完电话后,看到了我,乐呵呵的招呼我進去。他一边给我倒茶,一边告诉我:“有一个犯人顶撞队领导,太嚣张了,把他扣起来了。”我的心放松了下来。他紧接着对我说:“你不是犯人,我今天也不是警察,我们就是朋友,在一起好好聊聊。我虽然不懂法轮功,但是真、善、忍肯定没错!”我给他讲了很多大法真相。

从队长那里出来,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4]

这些年,我被非法关進看守所三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被非法关押中,我尽自己的所能讲法轮大法真相,证实法轮大法好。我几乎没有受到狱警及犯人的迫害。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有空就背大法,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去做,放下人心,与人为善,讲真相,救众生。我得到了师父的保护与加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