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孙、外孙女的故事

更新: 2021年11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日】我女儿从小就相信大法,平时总是用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但不炼功,也不发正念,有时学点法。这里讲的是我的大外孙和小外孙女在大法中受益的事。

我大外孙从小来到我身边,我经常是一边哄孩子一边学法,发正念背《洪吟》。孩子从大法中受益,从来没打过针,吃过药,今年已经八岁了。

我经营一间服装店,二零一九年秋天的一天,我正在屋里卖货,外面一片嘈杂声,听见我女儿在外面大声喊:妈,孩子被车撞了!我急忙跑到外面,看见女儿抱着外孙,孩子趴在女儿身上大哭。我嘴里说着没事没事,腿有点抖,手下意识去活动孩子的胳膊腿,孩子不让我碰他。我看见孩子的一只鞋掉在车子底下,我爬到车下把鞋捡起来,看见司机吓得呆愣在那里,我说没事,你走吧,因为惊吓也忘记讲真相,司机一听,瞬间消失了。我和女儿把孩子抱進屋,女儿不停的说:没事!没事!

这时我看见孩子的半边脸红肿着,向紫青色变,我当时想不行,绝不能变色,更不能有什么意外,因为孩子的爸爸一直不相信大法,和他讲过多次真相,他都不信,若今天孩子有一点变化,被他发现,肇事的司机还被我放走了,真是没法交代。我想孩子绝不能有任何变化,求师父救孩子。我和女儿急忙把店门关了,抱着孩子往家走,不到五十米远,几分钟就到家了,女儿一边走一边和外孙说:师父保护你没事。

到了楼下,孩子非要下地,上楼时孩子让我看他,一步迈两个台阶,意思告诉我他没事,進屋后孩子的脸就恢复了正常。

孩子急忙往沙发上爬,我不知他要干啥,在后面拽他,他当时话还说不清(因说话晚),急得双手合十,一劲的叩拜,这时我明白了,他是要拿供桌旁的香,要给师父的法像上香,磕头,感谢师父救他。我流着泪给师父上香,我们一起给师父磕头,感谢师父救命之恩。孩子明白的那面激动得不知如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模仿我发正念的姿势,盘腿,立掌,闭眼坐了好一会。

从那以后,大法和师父在外孙心中扎下了根,一有什么事马上求师父。

小外孙女是二零二零年春天出生的。女儿是带着避孕环怀孕的,医生说这种情况危险,还举了谁谁家的例子,总之这个孩子不能留。女儿、女婿本来挺高兴,说是上天赐给的礼物,但听医生这样一说,女婿就害怕了,不敢要了。我女儿知道不能杀生,但听医生一说,也有点不知怎么办了,一大早来找我。我和同修告诉她要信师信法,一切都有师父在管,把心放下,大法无所不能,通过这件事情,是让你达到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女儿听我们一说有了正念,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有很多知道这事的亲戚、朋友,还有熟悉的医生都劝女儿千万不能留下这孩子等等,女儿坚信大法不动摇,结果平安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孩。

女婿一家见儿女双全,高兴得合不拢嘴。可是没过几天孩子的胸和肩膀之间长了一个像二维码一样的方形红痣。大家都说是胎记,也没在意,几个月以后,孩子长它也跟着长,而且里面长了许许多多的小瘤,去医院检查,才知道是血管瘤,得赶紧治疗,若不小心划破会血流不止,怕有生命危险。

孩子已一周岁时,这个血管瘤像馒头一样大,咨询专家说:一种是手术,疏通血管,还要植皮,再有一种是激光治疗,但效果不好,孩子的爸爸,爷爷奶奶又开始发愁。眼看着越长越大,孩子的爸爸决定带孩子去治疗。我和女儿私下交流,孩子能来到咱家也不是一般的生命,这么大的缘份,也不能走医院这条路啊,女儿说:“我每天都和孩子念九字真言,可它还是越长越大,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我也不知怎么办了。”

我对女儿说:不管怎样我们不能放弃,你跟孩子的爸爸说,现在刚过完年,再往后拖一拖,我从明天开始给孩子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也许孩子是来得法的。第二天,我就把孩子接到我家,顺便把孩子的爷爷奶奶也一同带来,因为孩子才一周岁,还不能长期坐下看,只是偶尔看一下,只能抱着她在屋里来回走,哄着她玩,好让孩子的爷爷奶奶能专心听讲,第一天孩子挺好,第二天孩子开始流鼻涕,发烧,一天一直哭闹,我知道是师父给孩子消业,过了两、三天,孩子一天比一天好,到了第七天,因我有事,就让女儿给他们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孩子的爷爷奶奶是外地的,也都回家了,过了大概有半个多月,一天女儿对我说,孩子的病见好了,我一看是比前些日子小了,而且表面像草莓一样的紫色颗粒也变的淡了,颗粒也变的稀少了。

从那以后一天比一天见好,一个月后女儿和孩子的奶奶视频,让她看孩子的病灶部位,孩子的奶奶惊讶的喊着,哎呀,真的好了,这都是她姥姥的功劳啊,女儿说:“你说的不对,都是师父的功劳啊!”孩子的奶奶连忙说:“是啊,是啊,感谢大法师父,真是太神奇了。”

尽管如此,孩子的爸爸因受无神论的教育,还是不太相信。决定去北京好好检查检查,我有点不愿意让去,都好了,还看什么呀,又遭罪,又费钱。女儿说女婿是常人,不放心去就去吧。

到北京提前预约一星期看病,女儿打电话说检查检查拿点药就回来,不做任何手术,让我放心。一星期后,孩子看完病,女儿高兴的给我打电话说:开始时本想开点药应付应付就回来,后来,我在去医院的路上时又想,拿药也不对,应付也不对,就让医生说啥事没有,过一段时间自然就好了,什么药也不用拿,结果到医院检查完,医生说的话和我想的一模一样,女儿关键时刻很有正念,我也很高兴。

在我家象这样神奇的事例还有很多,感谢师尊的佛恩浩荡,一路慈悲保护,弟子唯有精進,以报师恩。

弟子代表全家感恩师尊的保护!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