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感恩师尊一路相护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我今年二十八岁,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回首自己的修炼之路,总是磕磕绊绊,却蒙师父不弃,一路相护。现在将一些经历写出,以表达我对师父的无比感恩之心,并证实大法与师父的伟大。

一、缘至得法病业消

小时候,我身体不好,脸色发青,时不时的就会发烧,隔三差五就去医院打吊针,有时打到两只手都找不到血管了。医院的医生护士都认得我,每次去打针都说:“又来啦!”家里人常开玩笑叫我“水豆腐”,觉的我体质太弱了。那时候因为经常生病,什么情况下吃什么药降火,吃什么药消炎我都不需要问,自己就轻车熟路去拿来吃了,这些药在家里也是常备着的。

那时,我在外婆家住,父母在外地工作。外婆信仰基督教,从小我跟在她身边也是耳濡目染,但是受无神论的影响我并不上心,觉的与我无关。

二零零四年,我和表姐来到父母工作的地方读书,有一天父母把我和表姐叫到书房,很认真的问我们想不想修炼法轮功,没有任何铺垫,我们也不清楚法轮功是什么,只知道是一种功法,但是我们俩都毫不犹豫的回答“炼”。从那天起,我和表姐开始跟父母学炼功动作,晚上四个人一起学法。渐渐明白了法轮功是真正的修炼,是要重德,要做到真、善、忍的,而大法当时是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要讲真相,救世人的。于是,我和表姐也开始参与发正念,跟同学讲真相。

慢慢的我很少发烧生病,出现发烧的症状时,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呢,很快就好了。当时决定来父母身边读书时,外公担心我身体不好,买了很多药让我一起带来备用,但是还没等开封呢,我就走入大法修炼了,那些药一直放到了过期都没开封过,至今我都没再吃过一粒药了。

后来很多人都说我的脸白里透红的,还有人问我是不是有涂胭脂,哪里看的出我没修炼前只是个脸色发青的“水豆腐”,是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我才能够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健康,再也不用担心吃什么会“上火”,吃什么会体寒,更不需要去医院了。

二、魔难中婆罗花开

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因为制作真相资料被恶警抓走非法劳教,家里的氛围变的有些紧张。母亲一人扛起了整个家,面对着家人的不理解,又要兼顾工作还有我和表姐的生活学业,还要找时间看望父亲。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后,我们三人恢复了修炼的环境,依然一起学法、炼功,也更重视发正念。

一天,我和表姐下楼经过我平时骑去上学的自行车时,发现车后座上绑的绳子上有一串白色的东西,定睛一看,竟然是优昙婆罗花,十几株开在一排。之前在明慧网上有看过关于婆罗花的文章和图片,听说是三千年一开的佛花,一直觉的很神奇,有种神话变成现实的感觉。我们把开有婆罗花的那截绳子剪下来放到一个眼镜盒里用透明胶带固定保存起来,那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婆罗花。

从那次起,那段时间我们家常常能看到婆罗花,有时在植物的叶子上,有时在大厅的防盗网上,有时在房间的防盗网上,有时在衣架上。我们把衣架开有婆罗花的一截也剪下放入眼镜盒里保存,十多年过去了,至今衣架上那二十多株婆罗花仍然开放着。

那段时间,我们看不到明慧网的消息,跟其他同修也很少联系,三个人就像独修一样,外面发生了什么即看不到,也听不到,只有大法书,婆罗花开就像师父在告诉我们“别怕,有师父在!”对我们是一种极大的鼓舞,让我们坚信我们的坚守是正确的!

三、高考超水平发挥

高中的时候学业紧张,安逸心重,很少炼功,学法也懈怠了,四个整点发正念也很少做到。那时我的理科成绩很不好,但是为了不背政治和历史,不让自己的思想装進邪党的那些歪理邪说,我还是选择了理科。那时候我的数学很少及格,理综(理科综合的简称)成绩也比较低,父母有点担心我能不能考到二本,我想着:考的上二本我就读,考不上就去技术学校学一门技术,并没有很焦虑。

那时候,晚自习回到家洗漱完毕十二点多我还是会学一会儿法,有时候学的不是很入心,但哪天落下了就会有种负罪感,就这样坚持着。

高考那天语文作文我没写完结尾,这种情况很少有,但是我也没有再去想这个问题,继续准备其它科目。这年的数学也比较难,很多数学好的同学考完都有点焦虑,我都能保持平静的心态考完每一科。考试成绩公布那天我反而迟迟不敢去查,结果是父母先去查了,分数超过了一本线,数学及格了,理综也是超出平时的分数很多,英语130多分(满分150分),连作文没写完的语文都有120多分,这些分数都超出了我平时的分数,可以说都是超水平发挥,我们全家都知道这是大法赋予的智慧。

四、失而复得的工作

我学的是金融专业,我所在的小城市银行和公务员算是大家比较首选的职业,我母亲是银行的普通职员。大四上学期我报了好几家银行,進入最终面试的是我母亲所在的这家,但是结果没有面试成功,而我的大学舍友们都已经面试通过了,虽然有些失落,我也不去想了,继续准备投简历到其它单位。

大四下学期已经没有课程要上,主要是在家完成毕业论文并且找工作,时间比较充裕,当时《洪吟四》刚发表出来,我便开始抄写。准备去学校论文答辩前,我抄写完了,那几天下午总有一个固定电话打过来,一开始我没接到,第二次以为是营销电话我也没接,后来是因为午睡时迷迷糊糊被电话吵醒顺手接了,结果是之前面试失败的那家银行打过来的,说之前录取的一个学生考研考上了去读研了,他们要多补录一个人,如果我同意他们的补录就可以直接签合同了。我和父母商量后同意了补录,但一开始跟他们说的时候大家都觉的挺惊讶,毕竟这件事过去也有几个月了,都以为结果就那样了。后来我们悟到这失而复得的过程也是在看我们的心如何摆正,也是师父恩赐的福份。

一路走来,我们一直沐浴在佛恩之中,尽管遇到了一些魔难,也都走过来了。也有过很不精進的时候,但是心里总是有一根线牵着,没有让自己脱离大法,那是学过大法后明白的一面告诉自己,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不能放下,也放不下了。而师父的点化与看护也让弟子感受到了师恩浩荡!

弟子唯有精進实修多救人以报师恩!也希望世人能够真正去了解什么是法轮功,明白真相,得救度,不要错过机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