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坏事变成好事

——父亲被绑架后

更新: 2021年1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我的父亲因在外面发资料时被监控摄像头拍到、被跟踪数月,然后被绑架了。当我得知这一消息时,第一念想到的就是“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虽然父亲是有漏被钻了空子,但是绝对不承认迫害。但是在营救父亲的过程中,还是有很多碰触到的执著和要修掉的心。事情发生了,我唯有把坏事变成好事,在保证参与的所有项目不受影响的前提下,提高自己的修炼状态。下面,我想把去执著和讲真相的部份过程写出来和大家交流。

去怕心

父亲被绑架后,我有两次产生了怕心。一次是当天母亲同修一人去了派出所,我在家一直发正念等待消息。由于不清楚情况加上母亲很晚了还没回家,我由担心开始多想了。母亲回家后与我联系,是因为回家的路在修路且路灯昏暗,她只好推着自行车走了两个小时才回来。还有一次是父亲在派出所关押期间,我很快的把派出所的电话告诉了营救电话组。因为派出所当时只关押了父亲一人,所以我又产生了怕警察报复,再次搜家的怕心。因为家里还有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后来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应该不会再来了,因为警察已经把想拿的东西都劫走了。

之后我开始找怕心的原因,发现其实怕心在某种程度上源于不在法上的胡思乱想。比如我看母亲迟迟不归,乱想是不是母亲也被盯上了。因为家里还有资料,又乱想要是再来搜家如何应对等等。不理性而且站在了人的基点上看问题。

在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有的在过病业关的同修,在身体出现类似某病的病状时,就会“碰巧”听到或看到关于该病的严重后果,导致越想越象而产生怕心。还有《转法轮》中的手腕被划了一下就死掉的人。类似这些都是缺乏理性的想法,基点也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所以,个人觉的产生怕心后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要顺着不好的思想任凭它乱想,应该立刻停止不好的念头,理性分析状况,在法上应对。

去私心

父亲刚被绑架时,我重复阅读师父关于正念的讲法,每天大量的发正念,也请同项目的同修们帮忙发正念清除当地的邪恶。后来因为不懂法律,在公义网上咨询时,同修善意的提醒我把关注点放在救度公检法的众生上。我才猛然发现,自己的关注点在父亲何时能被放出来,基点完全是为私的。而私又来源于情。如果我能把基点放在救度众生上,思想境界提高了,邪恶的迫害自然就够不到了。除了请电话组的同修大范围讲真相外,我结合家里的情况抱着救度对方的心,给涉事警察写了信,和本地同修配合给家乡大面积寄了劝善信。

利用所有机会讲真相

我在正规的学校教中文。虽然平时我在课上会时不时的讲关于人权的问题,但还有比现在更好的讲真相的时机吗?父亲被绑架后,我马上想到了利用这个机会更深入的给学生们讲清真相。我有近三百个学生,我在头脑里构思了多遍如何切入话题把真相讲透。

在开始上课时,我对学生们说,今天我想上特别的一课,讲一讲中国正在发生的不为人知的事情和我的家庭所经历的故事。我从父母经历的文革讲起,切入到九十年代在中国的气功热和大法的洪传,并播放了法轮功的简介,讲了我的父亲当时如何得法,修炼后恢复健康。然后讲了因人数众多大法被迫害,中共宣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并给学生们播放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的纪录片。影片结束我又结合当地曾经办过人体展,讲了活摘真相、各国的举措和中共的洗脑。关于洗脑,我讲了为何中国人会抵制当地的产品等问题,引起他们的关注和共鸣。讲我家的故事时,我还讲了我的母亲也有多种疾病,但碍于迫害没有走進大法修炼。她来海外探亲时,突然犯了老毛病,在没有医保无法看病的情况下,仅一晚上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第二天就奇迹般的完全康复,高血压、胃痉挛、尿血等疾病到现在都没有犯过,从此走進修炼。由此讲到如果没有迫害,对中国人来说是不是多了一个强身健体的选择?如果没有信息的封锁,是不是迫害不会持续这么久?是不是也就没有当初武汉疫情的隐瞒?我的家人深知真相才是出路。所以父亲才去发资料。讲到此,我觉的我用了整堂课基本把真相讲清了,学生们都表现的很正面。之后的每周都有学生关心我父亲的情况,而且明显对人权问题的关注度有了提高,还会主动和我交流看到的一些人权的新闻。后来父亲取保候审回家,我又给学生们讲了看守所的一些情况做补充。

因为这次是家人出事,话题很好切入,我给所有能说上话的人都讲了真相,而且都效果不错。明白真相的常人朋友真的帮忙想办法出主意,也成了传播真相的活传媒。我认识一位英语老师A。她以前在孔子学院学中文,后来在和我接触中,她多次提到我的想法和她的老师不一样,她的老师一直在为中共说话。我就推荐了大纪元给她看。今年疫情解封后,她告诉我不再和原来的老师学了,她找了几个好朋友组了一个班开始跟我学中文。在我这次给她们讲大法真相时,A在班上说:“我知道,中共最惧怕的就是法轮功了。法轮功非常好。”我讲完真相后,她还主动跟進讲了活摘。班里的其他学生听明白了真相说:“我在海外见过很多次法轮功,这次我明白了。以后,我们上完课有时间,接着跟老师学法轮功吧。”在我和A与其他朋友碰面时,有人没听过大纪元,A就说“大纪元是独立的不受中共左右的报道真相的媒体”,每次发言都非常正面。我真的为这个生命的得救感到高兴。

从新审视自己的修炼

在不断发正念的过程中,我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够力可劈山,也知道这取决于自己的修炼层次。我需要从新审视自己的修炼状态。我早上的发正念一直做的不好,有时闹铃都听不见。白天工作耽误的正念,晚上回家也很少补上。休息日有时候总琢磨吃点什么好吃的,累了的时候不是选择炼功,而是去睡觉。有时看同修的油管视频一个接一个的看起来没完,这些都是我不能严格要求自己造成的。我下决心一定改掉,修好自己。

有了这一念,我现在经常在早上发正念前几分钟就自然醒。除了与工作时间冲突的时间外,能保证每天的四个正念,还至少追加两次发正念。也不去执著吃什么了,在父亲被关的一个月中,我经常每天只吃豆腐和蔬菜,既省下时间又胃肠通畅。现在当我累了的时候,我就会选择炼功,严格要求自己。特别是对时间的安排上,有时候我觉的自己也算抓紧时间了,但在每小时发正念的时期,除了发正念的时间,我只有四十几分钟做别的,我想试着看能不能把每个四十几分钟的时间安排最优化。结果是,除了第五套功法之外,都可以做到。在优化的过程中,我看视频的时间自然减少了,做事效率也高。而且我平时参与的项目和当地的活动等一个都没有耽误。如果我能坚持不松懈,我想我的修炼状态还会提高。

修炼就是修自己

父亲被关押的期间,我每天和母亲同修通话,交流我对这件事是如何悟的(当然为了安全,词汇上有选择和替代),以及明慧网上的相关文章,还有一些法律的相关知识(因为绑架过程中很多处警察都违法了,但是我们不懂法律,当时并不知道),增强她的正念。父亲回家后,我也交流了许多我的心得。绝大部份他们都能接受,有些他们觉的太难了做不到。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这是情的表现,可是我总有反复。师父说 “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2]。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家人呢?我正值壮年,体力好、干劲足,而父母年事已高,我为何不能理解他们的客观体力和严酷的环境呢?执著家人的修炼状态不是执著吗?我不在他们身边,如果他们不能在法上悟到,只是碍于我如何说了,是不会有改变的。修炼就是修自己,其它的左右不了。

结语

师父告诉我们:“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3]。在新经文发表后,我更理解了这段法的理白言白。我们要做的只有讲真相救众生。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在父亲被绑架后无私帮助的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