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得救是我最大的快乐

更新: 2021年1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七日】我一九九八年四月正式走進大法修炼,生命在正法中纯净、升华,修炼中的每一关,每一难,每一步的心性提高都渗透着师父的无量慈悲与辛苦。我真切的感受到是师尊牵着我的手,一路慈悲保护着我,一年又一年的走到了今天。我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在此交流一下自己在疫情期间不忘自己的责任与使命,实修自己、突破怕心讲真相救人的心路过程,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突破怕心抓紧时间救人

二零二零年传统新年刚过,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而且迅速蔓延到全世界,我深感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时间的紧迫,同修们都在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人,要的资料多,我每天忙着打印,有一位同修每周自己就要三百本明慧期刊。后来我市也出现病例,乘车采用实名制,我就背着真相资料步行给同修送去,往返近两个小时的路程,一点不觉的累。

一段时间后,我市各个小区封闭管理,出门检查出门证,而且划道限制一天只许出门一次。我和同修约好在各自小区外交接。由于封闭小区,同修们只能在自己所居住的范围发放,所以要的资料就减少了,甚至光要《明慧周刊》和《正见周刊》,真相资料就不要了。我就自己做自己发。我家是商品楼高层小区,面积不大,两栋楼,十二个单元。可摄像头横向竖向的满院都是,一進单元楼,楼道有,电梯间里有。我想,我这小区的众生都是与我有缘的人,在这疫情到来的关键时刻,我得告诉他(她)保命的秘诀。但一想这到处都是摄像头,怕心就上来了。明慧网发表的、我市同修出现的通过翻查摄像找到本人遭迫害案例,不断的往我脑中反映,干扰我的正念。

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1]“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师尊的这两段法是我自二零零三年开始做真相资料一直指导我修炼的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马上查找自己有没有什么执着心,有没有不在法上的念头,有,就赶快归正,默念师尊关于发正念前清理自己时的口诀:“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就这样想它们死,它们就会被清除,五分钟就管用。”[3]在法中归正,这样怕心就没了,该干什么干什么了。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这一片的众生归我管,是我要救度的众生。

虽然法理清晰了,但是做的时候还是对摄像头有些顾虑,我决定先不出单元楼,在我家这个单元发放。我准备好资料,晚上八点多钟,我从我家楼层(中层)坐电梯一直上到顶层(三十三层,每层四户),然后走楼梯挨家挨户的往下发放(别门把),一直到一楼,然后再从一楼走楼梯回到家,浑身是汗,但没有累的感觉,身体轻飘飘的。進屋后冲完澡,坐下来发正念,让收到真相的有缘人都拿回屋里看,明真相,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疫情中保平安。

到其它单元发资料,我还是有点顾虑,同修曾跟我说过,他住的小区有人发现法轮功资料就在微信群里说哪个单元发现有法轮功真相传单等等,负面思维一直往脑子里打,又想自己还承担揭露本地的邪恶迫害和编辑本地期刊的责任,就别去发资料了,但是我救人心切,还是想发真相救这一方众生,心想,要是晚上下雨该多好啊!小区内的摄像头就看不清楚了,我发完就回家了。师尊看我有这个愿望,就在第二天晚上下雨了,我发完十二点正念,背起早已准备好的资料,带上雨伞,最后还剩一些资料,我想都得发出去,就又到一个单元坐电梯到十八楼往下发放,说也真巧正好发完。

回到我家单元,没有乘坐电梯,走楼梯回到家,也是一身汗,冲完澡后,坐下来发正念,让有缘人都能明真相得救,发完正念一看表,两点多了,离晨炼还有一个小时,但是我一点不累,也不困,我就开始炼静功,然后接着晨炼一至五套功法。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快速蔓延全世界,我觉的正法修炼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我们大法弟子在抓紧时间救人的过程中,还要修好自己,去掉一切人心执着,达到法对每个大法弟子的要求标准,才能圆满。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仔细查找自己还没有修掉的执着心,发现对女儿爸爸的怨还没有彻底修掉,时不时的往上返,有时还愤愤不平,觉的自己很委屈。女儿上大学后,丈夫因为惧怕中共邪党的株连迫害,怕自己的前途受损,迫于无奈与我离婚。这些年里(他2005年再婚)对我的事,只要他知道的就都管,特别是我被邪恶迫害时,同修去找他,他都尽他所能。有时见面时看到他穿的衣服、鞋子的质量,掉跟的袜子,感觉他现在的这个女人不舍得在他身上花钱。他自己和我说:“工资卡在那个女人手里,花钱管她要,她给。都十年了也不能离婚了,还有老太太(指女儿的奶奶)”。看得出他是挺无奈的。我听后什么都没说,但心里很不平。心想:二十年共同生活,我都不知道你一个月开多少工资,给我多少我拿多少,一心跟你过日子,那些年条件不好自己舍不得买,却给你买衣服,过年给你和你爸妈还有你弟弟的孩子们买。现在你挣的钱攥在人家手里,这么大的领导,头衔也不少,花钱管人家要,像要小钱的,这也太可怜了吧?……其实这都是中共邪党害的,邪恶之首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拆散了多少个幸福家庭,使多少孩子失去了完整的家。

这十多年来,我一个人生活(女儿在外省工作),上没老,下没有小,中间没有照顾的人,一心修炼,做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正事,虽然孤独,可这就是我修炼的路。我真得从内心好好的谢谢他们呀!这个顽固的妒嫉心随着我的泪水瞬间就消失了,我真的感觉好轻松。我别无所求,真心希望他们都能明真相,得福报。

二、克服安逸心、惰性努力做好三件事

回首这十七年家庭资料点中的修炼心路,按照师尊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最重要的是重视学法、炼功、发正念。自从二零零四年那次被迫害后(两个多月后从劳教所“保外就医”回到家中),我总结教训,找出不足,关键是忽视了学法,把做事当成修炼了。干事心、显示心、欢喜心导致邪恶钻了空子,所以我把学法放到第一位,每天必须保证学一讲《转法轮》,有时间学师尊各地讲法,就是当天学师尊的各地讲法了,我也要学一讲《转法轮》。

目前,随着正法進程快速推進,法对我们要求更高了,我的感觉是,每天学一讲《转法轮》是不行的。我一天的安排是:我每天发完早六点钟正念(每次发正念都是十分钟全球,十分钟本地区),然后给师尊法像上香,在师尊法像前学一讲《转法轮》,每次学法前我都背一遍《转法轮》中的(论语)。学完法我再吃饭,有时饿了,我也坚持学完法再吃饭,什么时间饿了什么时候吃,不把时间浪费在做饭上。要没有外出的事,我吃完饭还继续学法,或背法。发完中午十二点正念后(有时发正念半小时),上明慧网。在没有特殊的情况下当天下午两点左右明慧网网页就更新了。我一边浏览网页,或整理材料,一边打印资料。这么多年来,我只要打开电脑就连接打印机。

学法、炼功、发正念这三项做好了,才能正念更强,更好的做好讲真相救众生的项目。我的作息时间从二零零一年全球发正念开始就每天发完午夜十二点正念后再睡觉,因为我睡觉后起来发正念不精神,等于走形式。炼功是每天必须保证的,有特殊情况漏掉了,一定找时间补上。

我每天都上明慧网,明慧网就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家,我有师尊和同修在,我不孤独,不寂寞。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上明慧网浏览文章,从明慧网下载的真相资料一年比一年好,一年比一年质量高,真相期刊图文并茂,绘画中的人物所体现的内涵是那么的生动、逼真,如身临其境,内容丰富多彩,国外大法弟子证实法的真实壮观场面,每年的台历、挂历美不胜收,爱不释手,感叹国外大法弟子实修中展现出的大法赋予的智慧和能量,编辑出这么好的真相资料救人,揭露邪恶、解体邪恶,救度众生。所以我在制作的时候,要求自己保证打印质量完美、整洁,充分展现出大法的美好,这样才不负明慧编辑同修付出的辛苦。当把打印好的真相资料转送到同修手中,众生得救,那是我感到最快乐的时刻!

三、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最安全

小区解封后,街道人员到我家敲门、打电话核对户口,多次来电话,我没接。我的户口没迁过来,房子是我女儿的名字,我不能和她们见面,不能让她们认识我。我怕心出来了,虽然发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因素,心里和街道人员沟通,不能做对大法弟子不利的事,你们都是我师父要救度的众生,保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稳,总是往出冒不正的念头,又担心怕连累女儿,我坐下来发正念解体自己的不正确想法,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当事,是得到宇宙中承认的,谁也不配迫害我,我师父没安排迫害,我也不承认迫害,在我这没有迫害,我只走我师父安排的路。我只能给女儿带来福份,决不会给她带来任何麻烦的。我的眼底涌出了泪水,我走到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这么多年来,是在师父的慈悲和保护下才走过了一关又一关的。

十七年来,在个人资料点修炼中,在大陆这种邪恶的环境下,最大的死关是怕心,怕买耗材,送资料,社区敲门骚扰,派出所打电话骚扰等。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开奥运会期间,派出所和社区人员四天内两次在我家门外走廊蹲坑,一次一整天在我家门外走廊打麻将,中午有人送饭,麻将声都没停过。我就在屋内学法、发正念解体邪恶,心里特别的稳,没有怕心,反而觉的他们很可怜,对一个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老太太、下这么大的功夫,真的是可悲又可笑。傍晚四点半他们才离开,我隔窗一数,五男两女共计七人。他们前脚走,我随后背起真相资料包就出门了,给同修送《九评》去了。我问我自己,当年那个心态,那个境界哪去了?想到这,我的心一下子就稳了,那个叫我怕的物质解体了,我感觉浑身轻松,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我打开电脑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

怕是人心,是不能圆满的死关;去怕心的过程,就是走出人、走向神的过程。通过这次的心性魔炼,我对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师父说:“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4]

回首自己走过的修炼心路,感恩的泪水悄然而下,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是师尊一直一路牵着弟子的手,保护我,保护着我走到了今天!风雨中,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有多少放不下的人的东西放下了;有多少看着过不来的关走过来了;有多少看似邪恶迫害,却化险为夷的破除了。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引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无论以后的路还有多远,我都会紧随师尊正法,救度众生,直至圆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