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中的一员

更新: 2021年12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二日】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同事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拿到书还没看呢,我就非常兴奋和喜悦。当翻开一看,啊!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修炼法门。我的兴奋、喜悦来自捧在手上的天赐宝书。我一生都在找不生不死的修仙法门,想要修成神仙,也以为都是梦想。但今天看到的不是梦想,而是真正得到成神成佛的法门。大法书里讲的是修佛修道的法,能不震撼心灵吗?

看完《转法轮》这本书后,由于书中讲的法理是由浅入深的,看后思想深处非常清楚这是一本修佛修道的大法!大法告诉想修炼的人一个天理。当然这个天理、天法、天机不是一般人想听就能听到的!我却读到了天书、天理、天法,都是天机啊!我天天笑呵呵的,心里真是乐开了花!不修更待何时?坚定一修到底!修炼就是修炼,什么都没想,就开始修炼了!

首先,我是个有神论者,祖上和父母都是信仰神佛的。但只是信仰敬拜,不是修炼。兄弟姐妹从小耳边听到的都是父母说的那些:别害人坑人、别怕吃亏、别欺负弱者、做善良人。再穷都不能偷抢要(要饭)。我特别相信天堂和地狱的存在,喜欢看神仙故事,喜欢看八仙故事。我很害怕死后下地狱,想要修成仙去到仙境之地,想找一个不生不死修神仙的法门,到老也没找到。只是不明白的想入非非,想到神创造一个我,叫我生在世上干什么呢?生我还叫我生老病死的?人的一生究竟为了什么?当通读了《转法轮》后,我明白了,可能我来在人世就是来修行的吧!

这本天书可以指导人修成佛、修成道,真法真道岂能不信?翻书一读,小学生都看的懂。为什么人会生老病死啊?师父说:“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1]我想祛病健身、我想消去各种魔难、我想做个好人、想做个善良人,那就要按照法书上写的标准去修炼,我愿意选择这条路!那就要学好法。

这么好的大法,我就到处介绍给人家,想学法炼功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家就成了学法点,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听师父的讲法录音、集体通读《转法轮》。外边邻居们听我们集体读法的声音,见到我们就说:你们是读天书吗!真好听啊!其实邻居并不知道我们读的什么,可是他们说对了,我们天天读的就是天书!

时间一长,受益的邻居都来听师父讲法了,一同读天书《转法轮》。当时来的学员好几个是职工家属和学前儿童,都不认识几个字,近似文盲。我也只读过三年书,是个半文盲。好在每个学员都有《转法轮》,有学问的学员读一句,大家跟着读一句,通读几遍后,大家都能齐声读了。声音一致,声震天宇。大家都兴奋的说:不识字能读法书 《转法轮》,那不就是天书吗!

我那十五平方米的客厅,来学法的三十多人。坐不下时,卧室床上地上都是学员。后来找单位领导,单位很支持我们法轮功学员,就让我们在老年活动中心学法,上午归我们用,早上炼功在厂区门口,这样坚持了整三年。我当初主动为大家请大法书,组织集体学法,另两个同修拿录放机领大家炼功。我只是去主动的做,主动的学法,都是默默的做,大家都是自愿做。我做的很平常很平常。正因为有师父安排的集体学法形式,促使我们静心学法三年整,心里有底,才闯过中共江氏集团的邪恶迫害,走到今天。

我请了很多《转法轮》宝书,送给老家的姐妹兄弟们,组织他们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受益的故事很多,当时得法修炼的有大姐和四妹。还帮助大姐在自己的楼里租了一间房子,敬上师父的法像,和辅导站联系后,成立了学法小组。大姐(同修)一直坚持集体学法二十四年。无论来学法的同修人多人少,无论邪恶势力在恐怖状态或隐蔽状态下,同修只按师父说的做。这个集体学法小组风雨无阻的坚持至今(我得法九天就去洪法,她们得法时间也是九六年八月份)。但是大姐也只念过三年小学,认字是没问题。今年八十四岁的大姐,在中共迫害的二十多年里,坚持每天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每天“三退”的至少五、六人,如果平均每天退三人,二十年如一日的做,救的人就多了。但她没有豪言壮语,默默的、主动的去完成师尊安排的历史使命。

我自己坚持每天四次发正念,师父要我们做的是一件铲除邪恶,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的、伟大而神圣的事。我是自修学员,也是封闭着修的。看不到、感受不到功的力量有多强大。但我的想法很简单,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都是师父在做,法力无边。我只是在坚持、在主动去做。无论有没有感觉,都要坚持做,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2]。“而那些邪恶的、完全不可救要的邪恶生命,虽然不能得度,也不能任其无限度的做恶、从而迫害大法与学员及世人。所以除恶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3]坚持全球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每天四次。特别晚上十二点发正念,容易被干扰。但基本上是清醒的,在二十一年里,十二点前基本上没睡过觉,坚持至今。

每天早上发完正念后,坚持听师父讲法录音,每天早上听一讲,九天听九讲,停一天。一个月听二十七天。坚持二十一年。除每天都能听到师父的声音外。主要是,师父在广州讲法后就到国外传法了,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没见过师父。特别是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期间,没有集体学法机会。我就一念,大法弟子就是一个整体,我是其中一员、大法的一个粒子。

晚八点学法,看资料到十二点发完正念后才休息。坚持了二十多年。有时坚持不下来,学法、晚上十二点发正念,容易犯困,有时会被干扰倒掌,坚持不住,正念不强,干脆倒头就睡了。也是惰性造成的漏洞,学好法,坚持的就好,时间就长。学法犯困、发正念倒掌,虽看不到另外空间,也知道是邪恶生命在另外空间的干扰。当坚定的解体邪魔的干扰,分清自我时,明白是它困,不是我困,排斥它、解体它。有一次,静下心来学法,过一会儿,脑子听到一男的声音,清清楚楚的说:你该好好的睡一觉了。我立刻对它说:你睡去吧!我不困,把困还给你。

原来困就是一个旧的生命,真真切切的生命。原来一困,书一放下,倒头就去睡,还以为是自己犯困。后来加强发正念清除干扰。打坐发正念时,心静下来了,什么也不想,忽然思想中听到像自己的声音说:“这次我死定了!”我一听到后还没反应过来,又发出一声:“这回我死定了!”声音又重又清楚。我立刻悟到这不是我,就发出一念:你不是我,你是思想业,是外来干扰,就是你该死掉了!我是李洪志师父的亲传弟子,和师父同在。

二零零零五月,我离开工作单位居住地,在深圳安了家。当时广东深圳是江魔头的地盘,是迫害法轮功严重的地区之一。我不会用电脑,没有同修,更没有真相资料发放。自己清楚自己的责任,思想上没有因环境困难而放弃救人的使命。主动的想办法去做。

啥都没有,写信最简单:有法在,有师在,没什么顾虑,想到就去做。信封和信都是手写的,不太会写字,歪歪扭扭的。师父讲:“你回家也写两笔字儿,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1]我信,我就写。哪里有迫害就去哪讲真相。各大电视台、各大报刊、杂志社、大、中、小学师生,写的都是个人名字,救的是个人,而不是单位。各地派出所,法院、检察院等。直至今天还在发,但都是明慧网上的资料,复印原文,疫情内容和《明慧周报》广东版。找不见深圳版了。

举几个小故事:

发信也不容易。当时邮票一次只卖给两张,牛皮纸信封都下架了,换上白纸信封,为了监控,邮筒很少,一个大区也就一、两个,旁边还有探子,专抓邮信的。但我都在正念中完成。有一次寄信时,信刚投進邮筒里,突然从人堆里出来一戴红袖标的人,上来就盘问:干什么的?哪个单位的?给谁寄信?我不理他只管发正念走人,老伴回头去对那人说:你干什么的?你是哪单位的?你叫什么名?走找你领导去!吓的那个人呆了。

我不会骑自行车,十三岁时因车祸腰椎尾骨断裂没愈合好,就不能学骑车。有一天晚上,写完信我心想,要是门口有个邮筒就好了,也就一念没多想。第二天早上听完师父讲法,就出门了。出大门一看,五米之外一个新邮筒,油绿油绿的立在那。心中立刻感谢师父。

讲信师信法。师父说:“不管敏感不敏感,师父叫你做了你就做,它一定起作用,绝不是一个形式!师父绝对不会叫你干没用的事。”[5]我是闭着修的,自己只感觉做的三件事情很平常的状态,没有更大感觉。就在迷中修。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醒来,记忆昨日梦见亲人给我一叠白色信封,信的封面非常好看,全是朵朵粉红色的梅花,配着绿叶非常美,是亲人给我的回信。是昨日白天,写了十几封真相信,发出后,今天早上梦中收到亲人们的回信。我悟:一是师父对弟子所做的寄信项目给以肯定,鼓励弟子要多发真相信,救更多的人。

二是从表面上看只是一封真相信,一张小邮票,贴上,发出,很简单。其实真相资料里都是真、善、忍大法,大法法力强大。各种救人项目是师父早已安排好的,只要弟子正念去做,就能救度无数生命。其实自己所做所救的都是有缘人。

我要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严肃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浅说善〉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