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病业的过程中修心去执著

更新: 2021年08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二年初,我幸得大法。回首九年来的修炼历程,从开始得法的震撼、激动到恢复平静、理性;从不会悟到会悟,从不会修到逐渐学会向内找;从每一次剜心透骨的修心到心性提高后感悟到的那种美妙,都让我感受到师尊的时时在身边的提醒和步步保护。师恩之浩荡无以言表,唯有努力精進实修,圆满随师还。

之前我一直有痛经的毛病,修炼后,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痛经消失了。三个月后又开始痛了,好像又回到了从前的状态。其实这是让我修心消业的,这是后来悟到的。师父讲过:“你这条路是安排好的,不允许你的身体有病,真的不允许你身体有病。因为那个病已经不能再侵害你了,那个病毒会被你的正能量杀死。可是人会造业,造了那个业,它反映在你的身体上是和那个病一模一样。它如果反映在你的鼻子上,你就鼻子塞、流鼻涕,“哎,感冒了。”你说它感冒了。(师父笑)可是它不是感冒。如果这个东西反映在你的胃上,你肚子疼,“哎呀,我今天吃东西有问题。”(师父笑)它不是,是业力给你弄那去了。那为什么非往那弄呢?不是非往那弄,也可能往这弄,也可能往那弄。是因为你自己有什么执着,要帮你修炼的时候它就给你往那弄。”[1]因为刚走入修炼,根本不会悟。师尊有点化,可我悟不到。

弟弟(同修)不断提醒我向内找。于是我加大力度学法,开始向内找。当然是找到一大堆各种各样的人心:显示心,色欲心,争斗心,妒嫉心,利益心,欢喜心,安逸心,怕心等等,什么人心都有。那都得去啊,“做到是修”[2]。从此常人音乐不听了,电视不看了,现在流行的微信从未用过,逐渐也不再象以前那样频繁买衣服了,除正式场合外,不化妆了,夫妻之欲也断了,在修口方面也比较注意不随便乱说话了。

一段时间后,痛经次数渐渐减少了。但每当出现强烈的执著心时,比如在丈夫面前我很强势,当我又数落丈夫(常人),嘴不饶人时,疼痛就又会出现。找到原因后,去掉执著自我,身体上的这个“病”就好了。然而很多人心会反复出现,一不经意就又冒了出来。比如说显示心、不修口等等。执著心一出,身体就会有反应。这样磕磕碰碰,反复摔跟头,在师父不断慈悲点化下,大关小关闯过不少。几年后,痛经的毛病彻底消失。

与此同时,大约在二零一六年,我的左脚脚背中心处突然出现一个象被蚊虫叮咬过的小红点。有点痒痒,时不时就去挠,它就变的有点象皮癣,面积逐渐扩大到了象一分钱硬币那么大了。而且伴随着的是时不时就会梦见肮脏的公厕,甚至还有梦魇。

又有什么肮脏的心要去了?我开始向内找:可能和钱财利益有关吧?在高层次上,不就是视钱财如粪土嘛!丈夫一直在体制内工作,可能拿了一些不该拿的钱,比如政府强制征地拆迁所得的加班费,或一些不该收的礼品等等。于是我用数目大概相等的钱买了物品捐了出去,只要丈夫收了稍微贵重一点的礼物,我就这样处理。渐渐的丈夫不收礼了。这之后,这块皮癣好像不痒了。可没过多久,又开始痒,而且更厉害,面积也扩大了。向内找,找了一大堆,好像都不对。

一段时间后,这块皮癣扩大到整个脚背了。我不断的向内找,去掉了不少的执著心,但总也没见好转。因为老是去挠,慢慢就结痂成一层厚厚的硬壳,而且开始发黑。每当该去一个执著心时,这块象癣一样的疤就会发痒,或者痛,难受,去掉这个心之后,又好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又开始痛、难受。特别是要去一个比较大的执著心时,就会痛得比较厉害,去掉之后,立刻就不痛了。所以反过来,脚一痛,我就向内找,找到之后,立刻归正自己。实在悟不到,师尊都会点化我。这样,反反复复,各种欲望,执著心去了一个又一个, 闯过了一关又一关,这块皮癣脱了一层皮,又一层皮。几年当中,感觉心性确实提高了不少,与修炼之初相比,自己的确不一样了,只不过这块皮癣始终没有什么好转。

有一天我在一个亲戚家讲完真相回来后,发现脚背开始肿了,而且还流水,越来越严重了!当时我不知是怎么回事,相反感觉这段时间修得还可以呀,怎么会这样呢?向内找也没找到什么明显的问题。

一天在梦境中一句话打到脑子中:“那个项目是非法的。”醒来一惊!什么项目啊?我一时摸不着头脑。因为修炼后不久我就辞职了,想专心在家静修,就以为是丈夫的什么项目出了问题。

在之后的几天中总梦见一个熟人的名字,他是丈夫的一个朋友,是本市一个中小学教育集团的董事长。这才想起来之前一段时间,梦中也多次出现过他的名字,当时没多想,就把这事忘了。这回又出现了,那绝对不是偶然的了,肯定与自己有什么关联。

我一下想起与这个人有关的一件事情:在我刚走入修炼不久,丈夫说他这个朋友准备开一所新的外国语学校,是股份制,个人可以投资,份额是二十万。当时我想这是一个公立的教育集团,官方文件手续齐全,而且是办学,这个投资应该是没问题的,就同意了,投了二十万。想起这个事后,我就琢磨:这属于正常投资,没什么不对啊。之后梦中另一句话出现在脑子里:“以前投资是可以的,以后情况不一样了。”

醒来后我明白了就是指的这件事,又想起“那个项目是非法的”这句话,终于明白是师父告诉我,我投资的那个办学项目是非法的。(这个项目的董事长后来被前任校长实名举报校办工厂的事被查判刑)。这一下我着急了:我从中得了大概三十万元的回报!这么大一笔不该得的钱,这么长时间(几年前的事)了,我竟浑然不知!我这造了多大的业啊!怪不得这个脚痛会这么严重!到了该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怎么办?捐出去?往哪儿捐?象红十字会之类的官方机构早已是臭名昭彰,还是直接与相关单位联系比较好。最后我把这三十万匿名捐给了市儿童福利院。

处理完此事,心里轻松了许多,知道自己又消了一大块业。果然,脚背很快肿消了,也不再流水了,面积缩小了,周围地方都好了。

可是几个星期之后,剩下的这块疤痕又开始发痒,用手一挠就出血。这又是什么问题啊?

一天梦见已过世的母亲(生前也修炼大法)捧着一个大包裹对我说:“有人送来很多钱。”醒来后我问父亲(同修),母亲生前是不是拿过不该拿的钱?父亲说了一件事:母亲在世时,一年她老家征收,小舅通过关系虚称母亲的户口已迁回了老家,这样就多得一笔征收费。事后小舅给了母亲大约六万多块钱。

这不是造假吗?第二天我又匿名给儿童福利院捐了七万元。我的脚不痛了。

可是没过几天脚又开始痛,而且痛得很厉害。是不是还是与钱有关?想啊,想啊,终于想起来了:也是在我修炼之后不久,适逢儿子刚结束高考,为了儿子能進某所大学,丈夫找到该校某位权威领导,送给这位领导大约五万元的钱物。这五万元却是公款。那位领导说只要达到分数线或差一点都可以被该校录取。结果儿子分数差太多,自然也没能進这所大学。和很多父母亲一样,由于望子成龙心切,当时压根就没把自己当修炼人,根本没站在法上去悟一悟这事做得对还是不对。几年过去后,这事也就淡忘了。

现在想起来,这是多大的一个漏啊!这一下我心里发紧了:是不是还有其它的事啊?想来想去,又想起一件事:在修炼之前,丈夫用公款给我买了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一块镀金手表,两样大概两万块钱吧。这样我又匿名捐了七万元给儿童福利院。

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打上课铃了,我赶紧跑上楼走進教室,高中班主任笑容满面的从讲台上迎过来,说:“某某某回来了!”全班同学热烈鼓掌,我昂首阔步走向自己的座位。

是师父在鼓励弟子。

在这段时间里,我也劝丈夫把以前不该拿的东西,比如现在家里存的别人送的酒啊,以及其它一些东西都折成现款捐出去。丈夫同意了,用四万八千元捐助了四个贫困学生。

修炼是严肃的,“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3]。今天我把这些曝光出来,绝不是宣扬什么慈善和捐助。师父说过:“三教修炼讲无为 用心不当即有为 专行善事还是为 执著心去真无为”[4]。

层次有限,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