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十年冤狱 抚顺七旬老人贾乃芝被枉判五年入狱

更新: 2021年02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71岁的法轮功学员贾乃芝老太太,曾遭两年劳教、十年冤狱,又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再次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

贾乃芝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九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身患末梢神经炎,就是大面积肌肉萎缩。医生说得了这个病,从确诊到死亡没有超过一百天的,无药可医,就是绝症,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按法轮大法要求的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不药而愈,身体恢复健康;一个濒死之人,竟然神奇的活着,这功法真的太好了,心中对救命的师父无限感恩。她说:如果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只有死路一条。

贾乃芝女士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开始,二十年来,遭受的残酷迫害数不胜数,多次被绑架,被羁押在拘留所、自强学校、教养院、看守所、监狱,长时间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多种酷刑迫害,身心受到严酷的摧残,累计冤狱十多年,自由被剥夺,财产被抢去,受邪恶政策株连,善良的丈夫承受不住压力被迫离婚,年迈的母亲长期思念女儿不得见,含泪而死,孩子得不到妈妈的照顾,二十年的被迫害遭遇,使贾乃芝夫离子散,家破人亡。

一、迫害开始,屡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诬蔑、诽谤法轮功,江泽民下令抓捕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为此她进京上访讨公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后被送入石景山体育场。天安门广场公安局副局长李有,带领二十多名身强力壮的警察六次将她踢倒,踢的遍体鳞伤,浑身紫黑,强行把她抬上车。当时贾乃芝还天真的认为是政府不知道真相,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能不让炼呢?上访是公民的权利,暴力阻止上访是违法的,因为信仰是自由的。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贾乃芝再次进京护法,被抚顺驻京办警察认出、绑架,并问她:上次被暴踢后在家趴多长时间,那个伤势就是住院也得半个月才能爬起来,就算弄的好也得三个月。可想而知,暴徒踢的有多重。就因为贾乃芝要做一个诚实的、敢讲真话的人,就遭到毒打和灭绝人性的摧残。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贾乃芝又一次进京,再次被关入抚顺拘留所,贾乃芝绝食抗议非法拘留,被警察强行灌食,造成胃出血,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

二、武家堡子劳教所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回家后不长时间的贾乃芝,身体刚刚恢复正常,就又被警察绑架到武家堡子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在教养院里,狱警把犹大陈明弄到教养院,装神弄鬼来迷惑大法弟子。贾乃芝不受她的迷惑,揭穿了她的谎言,使她的话没有人相信了,这下惹恼了想利用陈明立功的狱警曾秋燕。她把贾乃芝叫到办公室,逼她蹲下,用高跟鞋猛踹贾乃芝的腰,直到踹不动,接着又用拳头、巴掌劈头盖脸猛打贾乃芝的头,边打边喊: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一些人“转化”过来,让你这一喊又都转过去了,我不打你打谁?曾秋燕把贾乃芝打的遍体鳞伤,不敢把贾乃芝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把她和法轮功学员黄桂荣关在一起。

劳教所不许家人接见贾乃芝,贾乃芝的家人拿着司法局领导批的条子要求接见,不得已才让见,家人及陪同来的机关公务员看到贾乃芝被打得这样惨,都掉了眼泪。所有来探视贾乃芝的人,都是她遭受迫害的见证人。

三、马三家劳教所的迫害

抚顺(武家堡子)教养院的警察看“转化”不了贾乃芝,就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日把贾乃芝、曲彩玲、王小燕、沈若林、梁玉红、梁玉红的二姐、黄桂荣七名法轮功学员转到沈阳马三家子女子劳教所。马三家子教养院恶警十五天不让她们睡觉,黑天白昼的灌邪悟迷魂汤,这样的迫害,对坚定信仰的她们根本不起作用了。

马三家子一所三大队长杨大队看抚顺来的法轮功学员都不“转化”,气急败坏地告诉小队长张燕:问问贾乃芝写不写“转化”,不写,就给她送小号吊起来。贾乃芝被关进小号,头两天恶警把贾乃芝的手吊铐着向上举着,可以坐着的位置上,晚上允许坐到地上。第三天,邪悟者包夹(后来她说是杨大队叫她这样做的)把贾乃芝的手吊到小号的最高处,手高高地举过头,就这样足足的吊十天。白天黑夜不让睡觉,也不给放下,当吊到第十三天时贾乃芝的腿已经肿的裤子脱不下来了,只好站着撒尿,大便根本就不可能排,因为腿不能打弯。这时另外一个包夹,找个值班警察,这才把贾乃芝放了下来。第二天恶警杨大队来了之后,还喊是谁把贾乃芝放下来的,又把贾乃芝吊起来。

等到第十五天放下来后,警察带着贾乃芝、沈若林、梁玉红去检查身体,同时被检查出来心脏有问题,这样她们才免遭电棍的折磨了。沈若林、梁玉红比贾乃芝还遭罪,从早到晚一天下来大头朝下,屁股撅着要达到十八个小时之多,控的脸都是肿的,双眼都是血丝。

还有蹲方块,就是在一块只能容下双脚的方砖上蹲着,从早九点蹲到后半夜一点才让上床,起床后除了吃饭,上厕所外一直蹲着,一天蹲十几个小时,站都站不起来,只好扶着墙上厕所。后来又用照镜子、面壁等各种迫害办法,贾乃芝就是不屈服,最后把男劳教的叛徒请来做贾乃芝的洗脑工作也没能达到目的。

在九个月的时间里,邪恶之徒们对贾乃芝采取了各种酷刑体罚绝招,但是贾乃芝决不背叛自己的信仰、不背叛伟大的师父。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贾乃芝绝食抗议,恶警杨大队长得知贾乃芝绝食时,已经是第四天了。到第五天恶警开始对贾乃芝强行灌食,贾乃芝坚决不配合,并要求放自己回家,恶警让贾乃芝放弃信仰,贾乃芝说如果以自己的信仰为代价换取自由,生不如死,所以才以死为代价来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恶警们根本不听,把贾乃芝双手铐到床头上摁住继续强行灌食,不管她们采取什么措施,反反复复十多次,从鼻插到胃里的管总能被贾乃芝吐出来,胃管就是下不去,只好作罢。

四、再次被劫持到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贾乃芝又一次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理由竟是贾乃芝看上去太年轻,与身份证不符。抚顺警察把贾乃芝劫持到洗脑班关押了十五天。一月三十日,又把贾乃芝送到武家堡子教养院。

抚顺教养院警察、还有外面请来的打手,拿电棍加上拳脚毒打大法弟子马云香、关艳,关艳耳膜被打穿孔,之后她俩被关进严管号。贾乃芝等大法弟子们只有采取绝食的办法营救被迫害的同修。贾乃芝当时身体患有多种病——传染性肝炎、疥疮等,身体十分虚弱,狱警以怕传染别人为名把贾乃芝骗至严管号,严管号大冬天不让关房门,门外还站着个男犯,看着不让睡觉,原来在严管号里的同修已经三天三夜没吃饭,也没睡觉了,只要大法弟子睡觉,狱警就打负责看大法弟子的男犯。他们就这样摧残所有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贾乃芝不配合,要求关门睡觉。结果第二天竟然要贾乃芝罚站。贾乃芝说你们没理由罚我站,我不站,他们就找来一帮人把贾乃芝贴到墙上,说是挂壁画,这样就导致贾乃芝吐血了。

后贾乃芝被送抚顺二院,贾乃芝不配合打针,警察刘保财就把贾乃芝从床上拽到地下,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到贾乃芝的头上,当作球似的用脚来回搓,后来贾乃芝就昏死过去了,等贾乃芝醒来已被铐到床上强行打点滴了。

五、被非法判重刑十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半夜,抚顺公安一处警察郝建光(已遭恶报死在沈阳看守所)等人把贾乃芝和苗淑卿、高桂荣绑架到南站派出所,把她们包里的东西全翻出来,苗淑卿包有一个手机、一个BB机、一千三、四百元钱。贾乃芝有三个手机、一个BB机、一万五千元钱,高桂荣也有手机和钱。后来把她们分开,苗淑卿被带到千金派出所。这次绑架,他们并没有抓到贾乃芝的证据,就强加贾乃芝的罪,说贾乃芝活动能力太强,在大法弟子中太有号召力了,除非贾乃芝放弃信仰,否则就将给贾乃芝判重刑。又开始对贾乃芝迫害,把她穿的羽绒服扒下来,多人各手持一瓶水,往贾乃芝身上浇水,你浇一瓶,他浇一瓶,把贾乃芝都浇透了,之后又用电棍,可是电棍虽然充满电,就是不着火。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抚顺市新抚区法院的马宏伟,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判贾乃芝十年徒刑(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法院—刑事判决书—(2003)新刑初字第66号)。荒唐的是,连谎言起诉书没有的内容,也能在判决书中出现。可见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讲法律,随心所欲,想判多少就判多少。

当时贾乃芝慢性肝炎急性发作,正处在强传染期,监狱拒收。贾乃芝身体极度虚弱,吃啥吐啥,医生检查血压为零,心跳为零。看守所所长怕贾乃芝死在看守所里,给她办理保外就医,但抚顺市政法委书记不批,说贾乃芝是头,只要押在那里就行,死就死。后来看守所勒索贾乃芝家人二千三百元钱,送到医院抢救,使贾乃芝恢复血压和心跳,达到政法委指示为目的继续关押。

六、遭绑架多次 被勒索十万六千元现金

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贾乃芝三次进京上访,成了抚顺中共邪党重点迫害的对象,曾遭多次绑架迫害,把贾乃芝送入劳教所、抚顺公安一处、看守所、后被判刑十年。被勒索现金情况:

二零零零年三月间,被顺城区政法委贾泉勒索八千元,当时交了三千元,欠条五千元。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被马三家教养院勒取保押金三千元,收款人王晓丰。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看守所。抚顺公安一处郝建光、郝世福、关勇等人抢走现金两万元。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建设派出所副科长于博绑架贾乃芝,被国保敲诈1万元拘留五日释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退休金被截留扣回十年监狱服刑期间的工资,亲朋好友借给贾乃芝七万元,把钱补交,还没有按正常退休金领取。

七、再遭冤判五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夜间十一点,赵玉兰与贾乃芝刚走出家门,就被守在家门口蹲坑的两个警察绑架、非法抄家。两位老太太被分别提审后,第二天晚上被劫持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第九天,赵玉兰老人因身体出现病状被释放,贾乃芝被非法批捕。十月五日赵玉兰又被绑架回抚顺看守所。

贾乃芝,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上午九点被抚顺东洲区法院在南沟看守所非法开庭,贾乃芝义正词严地驳斥了公诉人的指控。但法院罔顾事实和法律,枉判贾乃芝五年,勒索罚金两万。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 十三日,抚顺东洲区法院在南沟看守所非法对贾乃芝开庭。东洲区检察院出庭的公诉人是王鹏、沈鹏,出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条幅拍照作为所谓“证据”,指控贾乃芝“破坏法律实施罪”。贾乃芝义正词严地驳斥说:“我携带‘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条幅,哪部法律被破坏不能实施了?”

在庭审中,公诉人说卷宗提到某学校附近有条幅,跟贾乃芝身上携带的条幅一样,法官让书记员播放视频,说这个时间是在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夜间十一点多,正好是这次四月十九日夜间十一点多被绑架的时间。但出来的画面看不出什么,隐隐约约地看见是摩托车上两个人,不知是什么年龄段,不知是男女。国保、办案警察、检察院却在案卷推定这个人是七十岁的贾乃芝。

律师说,这是移木嫁接,摩托车牌照号、什么牌子都看不见,怎么就分析断定是贾乃芝所为呢?更何况中国刑法明确规定,法律无明文规定不为罪,两高的解释是无效的。法轮功……这时法官打断不许讲法轮功,否则训诫你。

最后,贾乃芝陈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法官打断,不让讲法轮功。这样草草收场。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贾乃芝再次被劫入辽宁女子监狱。

九、贾乃芝在监狱期间,见证了恶警教唆恶犯施暴,法轮功学员王秀霞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恶警把法轮功学员王秀霞、张守慧关押到看守所。王秀霞绝食抵制迫害,狱警唆使犯人对王秀霞大打出手,强行灌食,背地里薅腋毛,拔阴毛,致使王秀霞阴部肿的无法小便。坏人还给她戴重磅脚镣,每次把她拖出来灌食时,还戴着手铐。所有大法弟子都看不下去了,贾乃芝出面,要求恶警于贵德把王秀霞的背铐打开。于贵德穷凶极恶,不但不答应,第二天把各个监号的恶犯纠集在一起,给这些人抽足了烟,教唆这些人重点打哪些人。恶警于贵德把二号室的贾乃芝调到一号,贾乃芝进到一号屋,还没站稳,吸毒犯刘云、死刑杀人犯史力岩上来就对着贾乃芝的头暴打,当时就口鼻蹿血,接着所有的女号开始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挨了打。接着他们又把贾乃芝拖到放风场进行拳打脚踢,贾乃芝的肋骨被踢折,昏死在放风场,据说,张守慧、其他号里的刘成艳也被打的昏死过去了,打得比较重的还有宋秀香、曲彩玲(被打掉二颗牙)、吴晓燕(被打得眼睛充血);法轮功学员都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之后恶犯们都集中到王秀霞的号里,群殴王秀霞,最惨烈的一幕就是恶犯郑敏用脚跺王秀霞的胸,她跺一下王秀霞喷口血,跺一下,喷口血,连跺三下,张保华一看不好要出人命,领着一号室的人渣赶紧跑回来了。就是这次群殴,致使王秀霞身负重伤,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是公民的合法行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警察抓人是违法的,是对公民信仰自由权利的肆意践踏和侵犯,相关办案人员已涉嫌非法拘禁、滥用职权、徇私枉法。

在此正告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立即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立即停止这种犯罪行为,以免将来自己被追究责任。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