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十年牢狱迫害 八旬老太赵玉兰又被劫入冤狱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八旬法轮功学员赵玉兰老太太,曾被非法劳教,二次被非法判刑共九年半,因讲真相又被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十月被非法判刑三年,近日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赵玉兰老人,一九四一年出生于山东省,是抚顺矿务局十一厂退休工人,居住在抚顺市东洲区平山街。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曾患有眩晕症、关节炎、气管炎等疾病,尤其气管炎咳的非常厉害,修炼法轮功之后都好了,她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十多年来,赵玉兰老人为了把法轮大法好的福音告诉给世人,前后曾遭受过洗脑迫害,非法判刑九年半,经受了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残酷迫害。

一、到北京上访被绑架洗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及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赵玉兰为了澄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间的一天,坐上火车到北京天安门上访,被绑架,先是送到一个派出所被迫害;随后,被抚顺驻北京的办事处的警察接到抚顺驻北京的办事处;后来,被赵玉兰单位一个叫杨光(女)和一个男人到北京将赵玉兰押回,送到栗子沟派出所,后送到抚顺市看守所。

赵玉兰老人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星期,后送抚顺教养院非法劳教。在抚顺教养院,被所谓“转化”(强制放弃法轮功修炼)了。在教养院里非法关押了三个月,赵玉兰被释放了。

二、遭挟持、抢劫和残酷迫害并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中午,栗子沟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赵玉兰老人挟持到派出所,抢走她的钥匙,把她家翻的一片狼藉,抢走了老人所有的大法书籍和明慧网学习资料、真善忍的刻字大戳,还抢走了家中的物品及现金。又非法审问了一阵子。

午后三点多钟,公安一处恶警关勇把老人非法押送到公安一处,用伪善的态度套话:“大法书、刻字大戳从哪里来的?”老人看穿了他的诡计,拒不配合,关勇原形毕露、气急败坏的踢老人,将她撞到墙上,她的脸和手立刻肿了起来。当恶警关勇要下班时扬言说:“明天你不说就把你撕零碎了。”

到了晚上,他们将老人的双手和双脚镣在一铁椅上,几个警察一边玩麻将,一边看着她。

第二天关勇因紧急会议走了。派出所恶警把老人押回审讯室,对她审讯谩骂,晚上又押送她到河北十字楼看守所。赵恶警非法审问老人,让她蹲在地上,老人说蹲不了。

三月一日,赵玉兰老人被非法刑事拘留在看守所被强迫做奴工,完不成任务就加点,没有活时就坐板,让犯人看管着。每天吃发霉的窝窝头,而且还不熟,里面有干面子,每顿喝菜汤,菜汤上漂几个萝卜条,发三到四条咸菜而且是苦的。当上级来检查看守所时,就有人告诉她们不能说真话,要说假话。有来参观的就改善伙食。一个小小的房间三十多个人挤在一起,每个人需挺直身子才能睡下,很是遭罪。

四月四日,赵玉兰被非法逮捕。抚顺东洲区检察院以抚东检刑诉(2003)71号起诉书指控赵玉兰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于五月二十九日东洲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颜怀志向东洲法院提起公诉。

东洲法院法官江涛根据公诉人颜怀志的非法举证,依照《刑法》第三百条一款之规定,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将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赵玉兰枉判五年徒刑。(注:从开庭到判刑均未通知家属),也不让赵玉兰本人说话,完全剥夺了赵玉兰的诉讼权利,因此整个审判过程都是违法的。

三、在监狱三次转化迫害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七日,看守所赵狱警与三个警察把赵玉兰老人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赵玉兰老人三次被强制转化迫害。狱警不择手段,采取各种方式残害善良,利用两个犯人包夹一位法轮功学员,走一步跟一步,睡觉、去厕所都跟着,一点自由空间不给,对不“转化”的尤为加重迫害,甚至酷刑折磨,直到“转化”为止;或者采取株连手段要挟当包夹的犯人。

第一次是二零零三年八月末,强迫老人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片,然后警察审讯她,指使三个人组成小组看管她,不准与别人说话,连睡觉、上厕所都不放过。因为老人不转化每天被罚站,将近一个星期。

第二次是二零零四年三月又一轮转化迫害,两个包夹轮番的在赵玉兰老人面前念污蔑法轮功的材料,罚站半个多月,精神上备受折磨。

第三次是二零零四年八月份新带队的(犯人)又找老人,命老人“转化”,她不“转化”就大骂,气的象疯子一样,想要打人。

赵玉兰老人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刑满出狱回家。

四、再遭绑架冤狱迫害四年六个月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赵玉兰老人外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被东洲公安分局警察绑架、抄家,一些个人财产被抢走;当晚被非法刑事拘留在抚顺看守所,同年四月五日被非法逮捕。

抚顺东洲区法院办案法官宋宝越,受东洲区检察院以抚东检刑诉(2003)71号起诉书指控,在公诉人王志、周子琪的非法出庭支持公诉下,共同犯罪,侮辱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及所为是违法的。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在停电没有光线的黑屋子里,偷偷庭审大约两小时。庭审辩护阶段,赵玉兰自己辩护二十分钟,讲述法轮大法好,是教人行善的……过程中法官不断打断赵玉兰的辩护。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赵玉兰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十月二十三日被劫持至辽宁女子监狱,被直接送到七监区第一小队,整日地被劳役迫害,帮着做棉衣。

第一天睡觉时,狱警给赵玉兰个褥子铺着,因不转化,第二天就把褥子拿走了。赵玉兰就用手纸铺在身下睡觉。狱警看还不转化,就开始罚站,因关押人多没有空屋子,就把服务室的工作人员撵走。在服务室里赵玉兰一天二十四小时站着,二个狱警轮班看着,轮班睡觉。赵玉兰被罚站三天三夜,腿脚肿了。狱警科长看还不转化就大骂起来,又派了两个包夹跟了两个半月后,开始劳役迫害

五、家人承受的迫害

九年六个月的冤狱迫害,不仅使赵玉兰的精神与肉体遭受巨大摧残,而且也给她的家庭造成巨大灾难。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与她相依为命的儿子独自生活。赵玉兰在看守所期间,栗子沟派出所和街道人员,找赵玉兰的儿子要五百元钱,谎称是给赵玉兰在抚顺市看守所买衣服和被,还让赵玉兰的儿子请他们吃饭。以后就总去要钱,其中有栗子沟街道李宏伟(做恶已遭报死亡,时年40来岁)。

赵玉兰的儿子为了躲避街道人的敲诈勒索,不敢经常在家呆着,天暖了,就到公园那消磨时间,晚上就躺在石板上睡觉,时间长了得了肾病。每次去监狱探视时,看到赵玉兰备受折磨的弱小身躯,儿子都十分痛苦,每天思念不已,精神压抑无法解脱,致使先前患有的肾病越来越严重,经常便血,求医治病、吃药、做透析,花光了家中的钱,没办法只能把唯一的家产四十七平米的旧平房卖了治病。最后病重卧床不起,于二零一六年六月末离开人世,时年四十七岁。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赵玉兰走出辽宁女子监狱,无家可归,只得租房住。

六、刚出冤狱,又遭经济截断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的一天,抚顺矿务局十一厂退管办给赵玉兰打电话,说社保基金有规定,“退休人员服刑期间停发基本养老金”。因服刑期间不该开工资,得把你服刑四年半开的工资扣回来,才能继续领工资。因此通知你一下,从十一月开始,停发你的养老金。

这突如其来的经济截断给赵玉兰的生活带来了困窘,东北的气候寒冷,租的房屋没交暖气费,更谈不上交房租了。听到这个通知后,赵玉兰立即赶到单位,告诉领导:我修炼法轮功,我向人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这是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我没有犯罪,法院对我的判决是违法的,是对合法公民的蓄意陷害,是枉法判决。不能因为我的信仰而停发我的养老金。领导说,社保基金有规定,我们也没有办法。

面对无理的迫害,赵玉兰走上了上访维权反迫害之路。赵玉兰除了直接到有关部门上访讲真相外,还向上级有关部门邮寄上访信。

三月六日,赵玉兰所在单位主管局抚顺市矿务局给赵玉兰打电话,让她到局退管办来一趟。赵玉兰到局退管办后,退管办负责人对她说,“你不要再告了,上面督查让我们处理。单位尽快帮你解决,初步先解决暂时生活问题,每月给你开1600元。”过程中,这位领导的态度非常和蔼,一脸微笑。赵玉兰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

事后赵玉兰表示,她还要找机会给局领导讲真相,只有世人都明白了真相,才能从根本上破除这场迫害。

七、八旬老人再遭冤判三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夜间十一点,赵玉兰与贾乃芝刚走出家门,就被守在家门口蹲坑的两个警察绑架、非法抄家。两位老太太被分别提审后,第二天晚上被劫持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第九天,赵玉兰老人因身体出现病状被释放,贾乃芝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十月五日在新抚区西三街讲真相又被站前派出所绑架,二零二零年十月赵玉兰(八十岁)老人又被非法判刑三年,近日被押送辽宁女子监狱接受刑罚。

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是公民的合法行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警察抓人是违法的,是对公民信仰自由权利的肆意践踏和侵犯,相关办案人员已涉嫌非法拘禁、滥用职权、徇私枉法。

在此正告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立即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立即停止这种犯罪行为,立即释放赵玉兰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以免将来自己被追究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