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邪党迫害 从怕到不怕

更新: 2021年02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和中共恶党相互利用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同修们采取各种方式积极参与讲真相反迫害。我是大法弟子,也和同修一起参与其中。

为了制作真相资料我买了打印机。那时,我还不会上明慧网。就借回家乡走亲戚的机会,我收集到一些明慧小册子和真相资料带回来复印,再发到各家,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买了一台旧电脑和刻录塔。同修帮助我安装了翻墙软件,教会我上网、下载、打印。我按时打印每期的《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真相小册子、真相不干胶。之后又增加了打印真相币、刻录真相光盘,供同修及自己讲真相用。

我家就此成为当地的一个家庭资料点,能为同修提供更全面的真相资料了。

由于我平时学法不入心,又增加了干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一三年八月,我正在上网,被居委会主任骗开了门。冲進一帮人,把我绑架到了派出所。晚上,我被非法关進洗脑班迫害。

期间,我想背法。可我学过的法和《洪吟》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最熟悉的《论语》背到中间都要卡壳。此时,我非常后悔,当初为什么不认真学法、背法呢!我下决心,出去后一定要好好学法。

二零一五年,我因向高等法院和检察院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又被非法关進拘留所迫害。

两次被非法抓捕出来后,街道综治办、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就经常来家骚扰我。我对他们是又气又恨,说话都是质问他们,没有善心。

一次,片警按门铃,我产生了怕心,没开门。待片警出小区大门后,我匆匆离开家,到楼下朋友家(她不在家,钥匙寄放在我家)观察外面的动静。发现戴红袖章的保安人员在其它楼穿梭,在寻找和查看什么,还有人在楼下查看停放的轿车,另两个人在健身器材上像是在锻练,却不时的往我们楼上看,直到吃饭时间还在那里锻炼呢。我的怕心上来了,心想是不是冲我来的?怕心越来越重。当晚我一直没回家,住在朋友家连灯都没开。

第二天早上回到家。我想不能老这样。我应该多学法,多发正念。怕心这么重,但它不是我,我要清除它。我是修炼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是做好人。警察他们也是被蒙蔽的,不明真相,是需要我们去救度的人。我要用善心善待他们。我就背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

我牢记师父的法,牢记自己的使命是救人,再出去讲真相时,遇到曾经监视过我的人,就能主动与他们打招呼了,然后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二零一八年秋,我在家乡侍奉老人。退休办的人几次去我家找不到我,又找到我丈夫后联系到我。他们说什么要“落实入党时的具体情况。”我告诉他们我的所有情况都在档案里,你们可以去查。时间太长了,我自己已经记不清楚了。

秋天我回家后,退休办又多次上门,我基本都不在家。

一天下午四点半,区“六一零”人员带着四人上我家骚扰。我告诉他们:“我十几年没缴过党费,早就不是党员了,你们以后不要再找我了。”他们问我:“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哪!”最后他们问我:“你是要法轮功,还是要党?”我说:“刚才告诉你们了,十多年没交党费,我早就不是党员了,法轮功会继续修炼下去。”

二零一九年初,退休办又来找我。因为上午我都不在家,他们打电话找到我,让我去退休办,说公司纪委找我谈话。我想既然纪委谈,那就到纪委去,正好给他们讲真相。按时间我提前到了那里,退休办人员大概怕我不到场,开车去我家,扑了个空。

谈话过程及内容与上次一样。负责人出去电话汇报,回来告诉我市“六一零”过段时间还要找我。

回家后,我越想心中越没了底,怕心又上来了,怕再次被迫害。我一度想出去躲躲,就把出去住的日用品及东西准备好,随时拿起就走。但转念一想,出去了也不可能永远不回来,这事总是要面对。我决定再和同修A切磋一下。经过交流后,A同修的看法与我的想法相同,最后决定不走。同修配合帮我发正念,选了几份讲真相的资料,复印几份后给我备用。

这次与市“六一零”人员谈话地点是纪委办公室。在约定时间的前一天下午四点,我去找退休办人员,要求就在退休办见面,因离我家近。我想那里人多,可以讲真相证实法。我又找了其他同修帮我发正念,

第二天,去之前的四十分钟我发正念。我想师父就在我们的身边,看护着我们,有师在,有法在,还怕什么呢?作为大法弟子应该信师信法。师父说:“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3]

发完正念,我就带上真相资料,提前向约定地点出发。刚下楼,就发现今天和平时不一样,天空和周围环境微微发红,空气清新,我的心情也变的愉悦起来。刚出小区门,远处对面驶过来一辆警车,我没动心。警车与我擦肩而过,来到退休办楼下,有辆三轮摩托警车停在那里。我心想:“我什么都不怕!”

我很快来到楼上,找到办事人员,招呼他出来,我递上真相资料,告诉他:“好好看看,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他当时对我竖起大拇指说:“你们炼法轮功的真了不起,说到做到,敢做敢当。”接着告诉我:“资料给我就可以了,其他人你就不要给了。”我说:“谢谢你的好意。”

来到书记办公室,里面除书记外,还坐着两个人。我笑呵呵的过去,与他们握手打招呼,递给他们真相资料,让他们了解一下修炼法轮功不违法,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其中一人说:“找你来,没有什么,就是核实上次谈话是否属实。”接着把打印材料递给我看,然后给我找老花镜。我说:“不用。我们炼法轮功的人,许多七、八十岁的,看书都不用眼镜。”他们说:“真的呀?”

他们这个年纪大都离不开眼镜,因为看电脑时间太长造成的,而且身体也不好。我说:“那你们就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你们绝对是有好处的。”他们说:“好。”我看了以前的笔录,和上次一样写了我已经不是党员的说明。最后我问:“这事结束没?还有哪个部门找我?”他们说:“结束了,不会再找你了。”

他们走后,我又和退休办书记讲了我为什么走入修炼、修炼后发生在我及同修中的神奇故事。并且让她有时间多了解真相。第二天,纪委工作人员来电话说:“你已经被开除党籍了。”我说:“那好。”我心里可高兴了。

实践证明,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能克服怕心,平稳的走在修炼路上。千年的轮回,亿年的等待,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使我在修炼中少走了弯路。我要在最后有限的时间内多学法,多救人,不负师恩,不负众生的期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