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功法可不一般!”

更新: 2021年02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五年上半年,我回娘家的时候,看到有许多人在那集体炼功,三哥三嫂也在其中。我好奇的问:“你们炼的是什么呀?”有人告诉我:“我们炼的是法轮功,这是佛家功。”我一听是佛家功,就来兴趣了,也要炼,因为我从小身体不好,总觉的人活着没什么意思,希望神佛把我度走。

三哥对我说:“这个功法可不一般!观音菩萨的莲花座才一层,你看师父的法像,下面的莲花座好多层!一般得道的人都很老,我们的师父多年轻啊!”这更加坚定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随着修炼,我的身体健康了,心里亮堂了。法轮大法太好了!

后来在市里的二哥二嫂对我说,他俩参加了师父在河南郑州举办的传法班,亲耳聆听了师父的讲法,还讲了传法班上很多的神奇事。我说:“你们怎么不早说呀?!把我也带去呀!”因为郑州离我们这儿不是很远,没参加郑州传法班成了我一个很大的遗憾。

修炼后,我变的越来越纯净,心里总是快乐的。我觉的这么好的功法应该让更多的人受益,我就随着辅导员一起到处去洪法。同修们的心很齐,不管路途远近,不管严寒酷暑,带上录音机等物品,随叫随走。当时大部份地区是土路,我们好几次在夜里踩着泥泞、冒着倾盆大雨回家,雨水、汗水让全身没一处干的。有的地方一连要去九天。

记的有个四十多里外的炼功点,我每天吃完晚饭后就去,一连去了四天。有一天大雾,汽车来到面前才看见大灯的亮光,我们就这么摸索着往前走。教功也很考验人的心性,有的人一个动作教了很多遍也没记住,我就耐心的教,直到对方学会。我心里想:“这点苦算什么,师父度我们吃了多少苦啊!”

一、当肚子疼的要命、人瘦的皮包骨头

二零零七年九月的时候,我突然很不舒服,肚子疼的要命,腰都直不起来。丈夫逼我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他没给我看。有人告诉我说我得了肝癌,而且很严重。听到这个消息,我当时脑子里第一念出现的是师父的法:“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

我想:我是修炼人,我的身体师父早就给我净化了,这是假相。我就找自己有漏的地方,同时发正念清除邪恶对我的迫害。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就天天念师父点悟我的这段法。之后多种考验随之而来,我知道丝毫不能含糊,把心彻底放下,始终以纯净的心态面对一切。

我的身体一天天的衰弱,人瘦的皮包骨头,痛的也越来越厉害。我每天咬牙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早上炼五套功法,晚上再到同修家加炼动功。来看望我的人很多,有人说:“你们家族有这个遗传,你妈妈、两个哥哥都是五十来岁得肝癌死的。”我不动心:家族遗传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有师父管。我平和的对他们说:“我没有病。”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痛到了极限。我给师父上香,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愚笨,不会悟,没找到原因。以前做的不好的地方请师父原谅,弟子今后会做好,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当晚,我吐了很多次脏东西,气味非常大。我知道师父给我清理了不好的东西。

第二天,我很软,站不起来。丈夫出去倒昨晚的脏东西,引来许多人来看我。我说:“我好了。要死,早就死了。”我劝他们不要来看我了。

我决定到市里二哥二嫂家住几天,我认为炼功人的场好,还能跟他们一起学法、炼功、切磋。没想到,丈夫把大嫂和二儿子从武汉叫了回来,他们一起赶到二哥家,坚持要我去检查。二儿子说:“到武汉大医院检查准确些,好对症下药。”我说:“我好了,你们别浪费时间和精力了。”儿子说:“你说没病,能保证不复发吗?”我说:“我炼功这么多年,你见我病过吗?我现在是过关。”我不为亲情所动,他们就走了。

我从市里回来,几个邻居对我说:“你在市里的时候,你丈夫骑摩托车带着野女人到处兜风。”“这附近就有四个呢……”我却异常平静,象是听别人的故事。在经历这次生死大劫中,我深深觉的:能得一个人身,多不容易;能得到师父的救度,是多么的幸运。其它什么都不是。

不久,三哥来看我。我、丈夫、三哥三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丈夫开口就对我三哥说:“我在外面忙。她在家里还是要做饭、做事的,不能吃闲饭。”(当时我还极其虚弱)他对三哥说的第二句话竟然是:“哥,我今后要是有钱,我就再娶一个;要是没钱就算了。”我就坐在他的身边哪!我当时想起了师父的法,师父说:“现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2]我想:“迷中的人哪,好可怜。”我就守住心性,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又过了三个多月,我一切恢复正常了。我的经历在本地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我的姨侄女也因此而走入大法修炼。

一次,我在桥上给人讲真相。我说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并给他讲我的亲身经历。旁边有人主动帮腔说:“她当年得肝癌,都快死了,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那人顺利的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了。我对帮腔的女子说:“谢谢!可我不认识你呀。”她说她认识我,当年听说过我的事。

这次病业关我四个多月才过去。现在讲起来容易,实际上当时就象师父说的:“百苦一齐降”[3],是师父帮助我走过了巨难。我始终坚信我没有病,痛苦时就念师父点悟我的那段法,心里特别纯净。有人问我:“你丈夫那样对你,你一点都不生气吗?”我觉的他是一个常人,我是一个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相差千万里。我当时真的一点都没动心。

二、当丈夫得了脑血栓、站立不稳

二零一三年,丈夫得了脑血栓,站立不稳。从此,家里大小事情就我一个人操劳。他经常把屎尿拉在床上、裤子里,我给他买了专门的座椅和尿壶,他却经常拉在大门口或客厅里,稍微收拾慢一点,他身上或家里就有味。我给他细心清洗,每天把他收拾的干干净净。有时推他出去吹吹风,有时还骑电瓶车带他出去讲真相。我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不落下。

家里一日三餐、搞卫生、两个儿子结婚生孩子、过年时一家八口人吃饭,里里外外,都是我一个人操持。有时真的很累,人象要散架子了。心里偶尔也冒出怨恨丈夫的念头,我马上背师父的法:“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用人的话说都能够理解别人。”[4]我就告诫自己,我应该听师父的话。我无怨无恨的做着这一切事。

我们巷子顶头的一家,男的也得了脑血栓,他老婆把他关在屋子里,不理他。我丈夫从他家门口经过,对照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知道是大法给他带来了福份。我若不修炼法轮大法,他就惨了。他现在对大法师父由衷的敬佩。街坊们也明白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三、讲遍方圆三十里

在法轮大法受到迫害之后,我就和同修们一起出去讲真相救人。我开始是步行,后来与同修一起包车去,现在大多是开电瓶车出去。

有一回,我遇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他说他再也不相信神佛了,因为他母亲信佛,婆媳争吵,媳妇竟自杀了。我说:真正信佛的人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你母亲信的是末法时期的佛教,佛教已经不能度人了。你媳妇大概是一时想不开才自杀的。但你不能怪神佛。大法师父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1]如果你真正信佛,神佛会保佑你的。这个男子认为我说的好,接了真相资料,并退了团。

一天,我遇到一位老者,看样子有点身份。他说邪党好的很,一月给他五十元钱养老。我说:“大爷,你这年纪是经过了很多事的。你年轻时一年到头苦干,却总是缺粮户,对吧?钱哪去了?被邪党搜刮去了。为它辛苦一生,只剩下一条命,现在一个月才得五十元,不是亏大了吗?”大爷连说:“是。”我随后给他讲了“六·四”镇压学生、“天安门自焚”伪案污蔑法轮功,法轮大法的美好等。大爷说他是党员,还是个村退职干部,他同意三退。

一次,我给一个妇女讲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现在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她说:“现在好人吃亏,坏人才过的逍遥自在。”我说:“你不能只看眼前。人最珍贵的是德。做好事积德,做坏事损德。德多的家庭兴旺;德少的灾祸多。你要看长远一点,古人不是说过‘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吗?你看看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这些人,不就是因为迫害法轮功,损德的事干多了,现在落马了吧?将来他们还要下地狱呢。”这位妇女说:“你讲的太好了!我听了好舒服!我是团员,你给我退了它。”

方圆三十里的地方,我现在已讲遍了。二零一一年,我开始做真相资料。上网、下载、打印等,都是从头开始学。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我听师父的话,要修好自己,多救人。

一天,我看到厨房挂的菜篮里的莴苣叶子上,有许多美丽圣洁的优昙婆罗花,我就请同修们来欣赏。后来,在我家菜地的豇豆上也开了优昙婆罗花。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让我继续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