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骑车到开车 救人需要我就学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我是二零零一年得法的。在二零零六年之前和同修也没什么联系,误认为自己是“七·二零”之后得法的,自己学法就可以了,加上家人对大法都没有正确认识,我学法炼功就避着他们,外出讲真相救人的事情更做不了。

二零零六年我到一个新的单位工作。单位的一位同事会翻墙看海外的网站,他给了我自由门,这样我能上明慧网了。

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渐渐的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怎么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从那时起到现在,我逐渐也做一些助师正法的事,从自己打印真相资料发资料,到打电话讲真相,再到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在这个过程中,感到每一步都有师尊在给我做安排,只要自己有救人的心,什么事情都能做到。

以下说一说在这十几年中,在不同时期做好三件事当中的一些经历和故事。

自从能上明慧网后,知道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及讲真相救人。可我不知道怎样面对面讲真相,也不敢讲,就从发资料开始做吧。那时,刚刚买了一辆自行车,也不是什么多好的车,可是这辆自行车是自从我有自己的自行车以来至今最好骑的一辆车。我骑着它带着女儿穿梭在一些小区发资料,有时感觉都不用怎么用力蹬,车子就走的非常快,就象师父讲的:“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1]

这时我与同修有了某种联系。有一回根据本地区的情况,需要向本市某个系统的居民小区发相关的资料。协调人分配给我一个小区,我和女儿就在一个月内把那个小区发了一遍。那个小区离我们家不算近,我带着女儿每次来回路上骑着车子好象不用我蹬,车子自己就往前走。到家后没有一点累的感觉。

我从小动手能力就很差,操控能力也不强。当时电动自行车已经很普及了,可总不敢骑,甚至都不敢去尝试一下。问题是我的那辆自行车骑得时间长了就不大好骑了,我就又买了一辆和它一模一样的自行车。可不知怎么回事,它就是不如原来那辆车那么好。再加上女儿长大了,体重增加,我带着她就感觉很费劲。

看到街上那么多妈妈骑着电动车带着孩子很轻松的样子,我就想:一个普通人都能轻松做的事,我是一个大法弟子,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常人吗?还用人的理在想:电动车速度快,面对面发资料给了对方就走,就比较安全。于是就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

刚开始骑的时候,心惊胆颤,还给自己设了一个最高限速,怕自己把握不好骑的太快出交通事故等等。

此时正好是诉江大潮兴起,明慧网发表了特刊《起诉江泽民》。我带着女儿开始去发这本特刊。这时骑起来就感觉师尊的加持,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了,对这辆新车操控起来也很顺手。骑在车上,边骑边给路边的人发,有时都忘记自己是骑在车上呢。

和自行车比,电动车可以去更远的地方,特别是去一些郊区发资料时,那些农民一听是《起诉江泽民》的小册子,都特别愿意要,觉得很新鲜,很好奇:“谁敢起诉江泽民呀?”

那一阵子,发了有上千本特刊《起诉江泽民》,并且都是面对面发。那时丈夫也得法了,他有时晚上也带着我到比较偏远的小区发资料。电动车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正是因为有了骑电动车面对面发资料的经验,逐渐我也知道怎样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了。

有一次,一个协调人带我去参加一个交流会,是关于打电话讲真相的项目。一个阿姨介绍了她怎样打电话讲真相救人。听完后觉得这项目也很适合自己,因为那个时候还是不能完全突破自己的怕心,不太敢面对面讲真相。正好在这段时间明慧网上也有很多关于打电话讲真相的交流文章可以借鉴。那时的手机卡很好买,资费也算便宜,我的经济条件也允许,于是我们就买了五、六个手机,参与这个项目。

先打自动播放的录音电话,然后把有效号码过滤出来再自己打给对方讲真相,劝三退。那个时候即使自动拨打电话讲真相,每天每个手机上都能有一个至六个三退人数。

自动拨打设置安装好后可以骑着电动车随意在各条马路上转着打。后来改为自己直接打电话给对方讲真相,这就需要环境比较安静,给对方讲真相也不能让周围的人听到。开始我就骑电动车到一些比较僻静的地方和小路上停下车来打电话。可这种地方还是不理想,心里总是不静,因为再僻静的地方偶尔也会有人经过,而打电话讲真相需要全神贯注的跟对方交流,有时会忽视了周围的环境,可能正讲到重要的内容时,突然走过来一个人,这就大大的影响效果,特别是给南方一些省份打电话,有些人听不太懂普通话,需要声音比较大,而外边的环境确实不太允许使劲喊,并且还受天气影响,雨雪天气或者太冷都打不了。那时我还不会开车,还怕手机被定位,或被关注车号,都不太安全。在这种情况下,家里有车我也用不上。

一天经过一个小学门口,发现路边停了许多电动汽车,是接孩子的,比普通汽车小一点,速度比汽车慢,但是不需要考驾照,也不用上车牌号,主要是给老年人代步的,所以这种车又叫老年代步车。我就觉得这种车用来外出打电话讲真相挺适合,坐在车里,下雨也不怕,说话声音大点问题也不大。跟丈夫商量后就决定买一辆。

其实这种车也不便宜,带空调和暖风的也得五万元左右,够买一辆低档的汽车了。后来我们就选了一种不带空调的,又从网上买了一个充电电扇,在家里充好电,放在车上可以用两个小时左右。

在学车的过程中,经过很多心性考验。一点基础都没有,并且我是属于操控能力很差的人,多年前上班时出去办事,司机都会让我开开车试试,学会了,花钱买个驾照就行(那时候管的不严,路上车少人也少,交警也不怎么查驾照,可以随便买,很多与我同龄的朋友、同事都是那个时候学会开车,再随便买个驾照。但我都会跟司机说,这辈子我是学不了开车的,想想都吓人。但现在为了救人,就得硬着头皮上。

丈夫教我时很不耐烦,因为对于一个老司机来说,我这种人直接开着车上路太危险了。学过几次后,感觉压力太大,很想放弃。

一天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交流文章,同修说:大法弟子都是神,没有什么学不会的事情。对呀,我不是普通的人,以前所谓的“操控能力差”,那时我是一个普通人,现在是大法弟子了,对我来说应该也没有什么事情是学不会的。于是我就试着自己开车上路,不停的念叨:我是大法弟子,什么都不怕,我是为了做大法的事,我有师父保护,不会出现常人的交通事故。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很快突破了恐惧,学了几次就能开车出去打电话了。况且我去的地方也是比较僻静的地方,行人不多。后来又利用周末的时间,开车带着几个老年同修去比较远的郊外打电话讲真相,我们几个人每次都能劝退不少人。那几个老年同修听说我学车的经历,都说你这开车不是靠技术,而是靠正念。我说我是靠师父加持。有一次去的地方比较远,回来时中途电池没电了,两个老年同修为了让车负重小一些,就下车去坐公交车。然后我自己在电池没电的情况下一路求着师父竟然开了几公里的路回到家。

因为电动车的电池是有使用年限的,过几年就得换电池。并且过了几年因为这种电动汽车没有驾照,好多老年人开这种车出了一些事故,逐渐有风声说市里要限制这种车上路。我就计划考驾照,到时候可以开汽车。因为开这辆电动小汽车的经验,学开汽车就容易多了。尽管中间出现过一点小错误,最后还是一次通过,拿到了执照。

待电动汽车正式宣布不让上路时,我的驾照也拿到手了,我就能开着汽车带着同修们到郊外去打电话了。

一切都安排的那样顺理成章,没有耽误大家救人的事情。

象我这样一个操控能力差的人,从骑自行车到开电动车,再到开汽车,还从未出过交通事故,也没有违反过相关规章制度,没有师父的支持和保护是不可能的。这也告诉我们为何没有大法弟子学不会的事情的原因。

至今这辆车仍然带着我和同修飞奔在市镇和乡村的大道上,为助师正法和救人而奔忙。

感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