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 师尊保护

更新: 2021年02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邪恶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铺天盖地的谎言弥漫了整个中华大地,众生都在被毒害之中。那时,我们本地还没有资料点,同修们还都不懂电脑,不会做真相资料。大家都为没有真相资料发放而着急。我向一个同修家属咨询做真相资料的事,他告诉我说:“可以买一部速印机,速度非常快,只是要用蜡纸刻印底稿。”

于是,我就托他帮我买了一部速印机,又让同修找在北京上班的亲戚同修帮忙打印蜡纸。回来一试验,还真是挺好,速度真的是非常的快,这样,一个简易的真相资料点就建成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把机子放到了我家的地窖内。我白天上班,晚上就在地窖里印真相资料,然后拿上来,妻子和几个孩子就在炕上帮着分拣(后来孩子们拣不过来,就拿到同修家由他们自己去分拣)。第二天上班时,我就用摩托车带到城里同修家,她再组织同修分拣、发放。离我家近的同修,就到我家来拿。

过了一段时间,一个同修和我商量,说我这里目标太大,不安全,建议把机子放到他家,由他来做,我同意了。在他那里做了一段时间,因一个同修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当地派出所绑架。资料点暴露了,做真相资料的同修被绑架。就这样,我地第一个真相资料点被邪恶破坏了,我也被迫流离失所。

一、酷刑折磨下不动心

我被迫流离失所后,开始是在同修家或是亲戚家躲着。后来,一位同修为我联系了一个外地的真相资料点,我就来到了这个资料点和同修一起做真相资料。后由于和我一起做真相资料的同修被恶人跟踪,资料点被非法查抄,我和那位同修被绑架。我被当地国保劫回,被送進当地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国保警察提审我,我不配合,问啥都不说,他们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后来,他们把我交到了刑警大队,对我進行非法“夜审”(这是公安警察折磨人的一个残酷手段,就是半夜审讯,施酷刑)。他们把我和另外一名同修半夜拉到公安局内一个偏僻的小院内的一栋小楼上(是专门用于夜审的地方)。有三个警察非法审讯我。我不回答他们的问题,就是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

看我还是不说,就给我“杀绳”(这是他们迫害人惯用的一种酷刑,就是用一根很细的绳子把人捆起来)。一般的人,只要一杀绳,就什么都说了,因为谁都受不了那种痛苦。

我当时心里求师父救我。他们杀我两绳,我一点也不感觉疼。他们很奇怪,纳闷儿的嘀咕:“咋没动静呢?”第三绳他们就用一根小棍在后边打標,就是让绳子越来越紧。这样动刑时,一般的人都会受不了,会嚎啕大叫甚至晕死过去。可我还是不动声色,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

他们傻眼了,惊愕了,喃喃的说:“这小子咋这大硌头啊(忍耐力)?!”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着弟子,是师父在为弟子承受,我在心里连声谢谢师父!他们在无奈中结束了对我的折磨。

二、不配合邪恶,坚持炼功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后,我和另一名同修被送往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在那里,我们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开始时,大法弟子都抵制作奴工,别人去干活,我们就在室内坐着。后来他们看着心里不平衡,就一个个的找我们谈话,问为啥不参加劳动,如果说不出他们认为正当的理由,就给杀绳。

当轮到我时,和我谈话的是一个副队长。当他问我为啥不干活时,我说:“我的胳膊被你们迫害的不能干活。”他说:“你不要装了,我看了这么多年菜园子,贼窝瓜长啥样,我还不知道?(这在当地是一句侮辱人的话)”我当时就很严肃的对他说:“你是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一名人民警察,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他看我一脸正气,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我这样的正色问他,他马上蔫了,赶紧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

这时,在外边等着迫害我的队长和两个打手進来了,估计是看我不服,要给我杀绳。但当他们看到那个副队长在给我道歉时,就马上退出去了。那个副队长叫我回去了,一场对我的迫害就这样解体了。就象师父的:“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1]

在黑窝里,邪恶不让炼功。我想:“大法弟子咋能不炼功呢?”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2]于是,我决定在夜间炼功。

一天半夜,我起来炼静功,被班长看见了。他为了立功减刑,立刻跑到队长值班室报告了值班队长。那天值班的是一个副队长,平时折磨大法弟子不择手段。他来了后,叫我把腿放下来,我没听他的,继续打坐。他气急败坏的叫值班人员扳我的腿,没扳动。我没动心,语气平静的对他说:“队长,大家都在睡觉,有事明天再说。”他听后,出乎意料的竟然没说什么,扭头回去了。我继续炼功。第二天也没人找我。

三、师父救我出黑窝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2]。我悟到,近距离发正念威力很大,我被非法关押在黑窝里,还有比这更近距离的吗?我何不在这里加强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我的迫害呢?于是,我就不停的发正念。

一天晚上,正队长值班,我去找他讲真相,他对我说话的弦外之音是:该收拾收拾你了。听后我想,是另外空间操控他们做恶的邪恶因素受不了了。于是,我就更加大了发正念的密度和力度,每天就是不间断的发正念。

有一天坐板,要求腰直颈正,目视前方,不能眨眼;动一下或眨下眼,就要遭暴打。我想:“大法弟子咋能被他们这么折磨呢?”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2]。这时,我一晕,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大家一看我倒地,马上都围了过来。一个坐在我身边的人说:“他有心脏病,他有心脏病。”当时我心里非常明白,我什么病都没有,是师父给我演化的。他们马上叫来救护车,把我送到人民医院急诊室。给我做了全面检查,结果是严重的心脏病,要求马上住院。

他们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先给我戴上一个监测心脏的黑匣子24小时监测。我想:“我明天一定要回家。”整个过程我就一直在求师父。到傍晚时,来个队长问我家里的电话。第二天,家里人就把我接回了家。这样,三年劳教,一年就结束了。

三、正念解体迫害的经历

从黑窝回来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学法,调整了状态,我就又回到了证实法的洪流中,再次和同修一起建起了资料点。后来,有两名资料点的同修因讲真相被绑架,资料点被抄,我走脱。由于怕心,没有足够的正念去面对邪恶,因此,我又被迫流离失所。

一次,我去找同修办事,不知道他那里已被邪恶监控,我被监控他的警察堵在屋内,再次遭绑架。到了公安局,绑架我的警察(后来当了国保队长)得意的说:“这回非得给你判刑!”我一点也没动心,微笑着说:“这事你说了不算。”他说:“你都被我抓住了,我说了不算,谁说了算?”我仍然微笑着,信心满满的说:“大法师父说了算。”他很不服气的说:“那就走着瞧吧!”

他把我送進了看守所,预谋给我非法判刑,那天正好是五月十二日。我在心里求师父,发出坚定的一念:“我一定要回家庆祝‘五·一三’。”果然,师父再次给我演化出假相,他们不得不在第二天晚上十点前,很不情愿的放了我。

二零零三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后,邪恶非常害怕。我村邪党书记告诉我,要带我去医院体检,意思是如果没病,就把我再弄進去。有一天,市“六一零”头目、国保大队警察、乡里“六一零”、乡派出所警察、有村邪党书记等等十几人来到我家。市里“六一零”头目说让我谈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对他说:“我认为我修大法没有错。”刚说这一句话,那个头目就咆哮着说:“什么没有错!你一个劳教犯还敢这样说!”我当时很平静的对他说:“你说什么?劳教犯?对我的劳教是你们有意的构陷。你作为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你敢对我这样说话?”

我说完这句话后,他们都不言声了。这时我妻子也谴责他们,一个警察往外推我妻子叫她出去。我妻子正色说:“这里是我家,我凭啥出去?!”这时,那个“六一零”头目跳下炕就出去了。其他人一看他出去了,就都随着出去了。一会儿,村邪党书记回来对我说:“叫你明天去乡里。”我说:“你马上去告诉他们,我不去。”

就这样,他们走了,再也没有找我。一场有预谋的迫害阴谋就这样解体了。

四、在黑窝里向内找,救人

二零一九年,因受出事同修牵连,我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到当地看守所。在那里,我不配合国保警察的非法审讯。面对他们,我一点也没有怕。我讲大法真相,其它的都不回答,所有审讯笔录都是零签字。

但刚進去时,面对高墙电网,想到不知啥时候能出去,心里不免有些惆怅。这时,我就背师父的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3]。我想,我现在该做的事,首先就是静心向内找。虽然这次又是同修出事牵连了我,但一定是我修炼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才造成这样的后果。

于是,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到了很多还没放下的执著心。如:争斗心、妒嫉心、色欲心、自以为是的心、爱发脾气、瞧不起别人的心等等。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原来总以为自己修的不错,好象谁也不如我,总想指导别人。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人心,这不正是旧势力迫害我的理由吗?

经过努力向内找后,我知道了往下该干啥,那就是,三件事一件都不能落。我每天主要就是背法、发正念,念“法轮大法好”,并找时间炼功,找机会讲真相救人。每天忙的不亦乐乎,却非常开心,非常充实。

我炼功时,有人告诉我说不要炼功,会招来迫害,因监室内安装有没有死角的摄像头,室内的一切,值班狱警都能看到。我听后,不为所动,继续炼功。我想:“我有师父,我怕什么!”就一直炼功。炼功过程中,身体有很强烈的感觉,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弟子。

在号里,他们大多数人都不明大法真相。我想,我要救他们,那就得让他们在我身上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我处处按照法轮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凡事为他人着想。那里,人们最不愿干的就是打扫厕所,每天都是指派人去干,我就把这活包了下来;值夜班是很难受的事,我就替他们值夜班(在我没班的情况下);洗热水澡是很奢侈的,因为每天供热水很少,只够几个人用。我不抢热水,总是最后用凉水洗澡;打饭时都往前抢,我总是在最后。

这样一段时间后,大家都对我有了好印象,特别是那个牢头,总是说:“你看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你们得跟人家学。”这样,我的局面就打开了。

五、明真相的众生得福报

在看守所里边的常人,每天最关心的事就是自己怎样才能早出去,都愁眉不展。我就劝解他们,并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只要是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案子就会往好处变。开始时,多数人都不信,有的人还冷言冷语。但有些人却很相信,那些相信的人都不同程度的得了福报,体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有一个农民企业家,因经济问题被批捕,看起来问题很严重,每天愁眉不展。听我讲真相后,非常认可“法轮大法大好”,每天默念,见我就合十。大约半个月后,意想不到的被取保候审了,走时对我连声说谢谢。

一个因交通肇事罪被批捕的小伙子,对方索要90万赔款(对方孩子都在政府上班)。对于一个农民来说,这简直是天文数字,无奈,只好等判刑。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后,他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念了。一段时间后,他对我说:“也没管事呀。”我说:“你得诚心念,多多的念,真心相信才会有效。”他答应了。又过了几天,他被提审,回来后,面带笑容,我问他:“怎么样?有進展吗?”他说:“有進展,法庭调解了,降到了30万。”这样,家里就借钱给了对方,小伙子被放了。

有一个小伙子,都被审理半年多了,也没接到判决书,非常着急。听我讲真相后,他特别相信,每天追着我,对我合十。我一炼功,他就跟我炼。十几天后,突然接到判决书,还有一个月就可以被释放了。

还有一个小伙子是一个赌徒,之前曾被关押过,可能是花了钱被取保候审了,这次又被收监了。他一進来时,看我在给其他人讲真相,很不屑,对我很冷眼。当我给他讲真相后,他很吃惊,说:“原来法轮功是这样啊!要是人人都炼法轮功,那该多好啊!”从此,他有空就到我那里听我讲,还招呼其他人也来听。

因他不是初次被关押,和狱警比较熟。一天,他托狱警去给他打听他的案子,狱警打听后告诉他,这次不可能再给他取保了,可能要判刑。他有些惆怅。这天中午,他又和我挨着睡。午后,他告诉我说,他念了一中午“法轮大法好”。

到了下午,突然喊他:“抱被子!”(被释放的专用语)全监室的人都很惊讶,也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有一个因非法集资而入狱的小伙子,每天见我就合十,我不对他还合十礼,他就不放下。一有新進来的人,他就催我快去讲真相。室内有哪个人还没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他都记着,提醒我。

一天,他对我说:“你赶快讲,都退完了,你就出去了。”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在借他的嘴点化我。”就在这个监室就剩一个怎么都不听的人外、其他人都救完了时,一天吃完早饭,警察突然喊我:“抱被子!”

在正法修炼的过程中,由于自己人心多,只顾做事,没有注重认真修自己,使自己走的磕磕绊绊,但不管怎样,总算跟头把式的走到了现在,这其中,处处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

同时我也认识到,不管遇到什么魔难,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不管在什么环境中,都要做到象师父说的:“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4]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