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救人心里甜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我和那个年代的中国大陆人一样,从小就尝到了邪党制造的种种苦难,搞大跃進造成的大饥荒、挨饿的滋味,吃的是豆秸、玉米秸粉碎了加上可怜巴巴一点玉米面拌野菜,橡子面做成的“干粮”。我比一般人更苦的是,父亲又因为邪党无神论的毒害,被夺去了生命。五十年代农家盖房子都得自己到大深山里伐树用牛爬犁拉下山来。那个年代很多人还坚守着古人传下来的信仰,到了大山里要守规矩,必须给山神上香磕头,保佑平安。同去的大伯、二伯都给山神上香磕头了,唯独我父亲不但不信神、不磕头,还说了一些不敬神的话。结果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伐倒的一棵大树不管大家怎么喊“顺山倒”!可它却向上山的方向倒,大伯二伯拼命喊:快躲开!快躲开!我父亲就是听不见,也看不见,结果被倒下的树砸压在肺部,虽然那次被大家救出来了,但后来疼痛部位转变成了肺结核了,夺走了父亲的生命。

父亲去世那年,我才七岁,哥哥最大、只有十三岁,姐姐十岁,弟弟四岁,小妹还没有满月。母亲含辛茹苦带着我们度过了辛酸、苦涩的童年。我童年由于营养不良,体弱多病,婚后生了两个女孩,丈夫家又重男轻女,所以经常找借口打骂,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日子过的一天到晚提心吊胆,一有风吹草动心就狂跳不止,先后患上了心脏病、产后风湿性关节炎、神经衰弱、神经性耳鸣、子宫肌瘤。生活在病魔之中的我,在人生这条路上活的好苦好累,我常常思考,我为什么活的这么苦,我为什么生而为人,人就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那时候真是死也难,活更难。

沐浴佛恩 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时光

一九九七年五月份,那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慈悲的李洪志师尊把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送到了我的面前,法轮大法让我知道了很多有生以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我懂得了我的苦是我苦海中轮回所造下的业债,我也明白了返本归真是做人的真正目地。那时每天学法、炼功,心情从未有过的舒畅,我的身心每天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大法化解了我心中对家庭和丈夫的积怨,短短的几个月一切病症先后都消失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那时候的我就象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一样,感恩的泪水常常挂在腮边。我心里一次次的和师尊说:师父,是您从地狱里把我捞起,给了我生命返本归真的机缘,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无论遇到多大的困苦,我都会跟随您走到最后。

从一九九七年五月到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两年多,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时光。

两次去北京证实法

可是正当我和上亿的大法弟子沉浸佛恩浩荡的幸福时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氏集团开始对法轮功疯狂打压,各种媒体每天都在播放着诬陷大法和师父的谎言,家里丈夫也开始逼我放弃修炼,真是黑云压顶,似乎呼吸都很困难。但是我没有怕,我更加清楚了自己应当肩负的使命和责任,我要证实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虽然孩子还在上学,丈夫因脑病做过两次大手术,不能劳累,全家四口都靠我一人劳动维持生活。但是我想,任何苦难都不能成为阻挡,我也应当去践行自己证实法的心愿。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我们启程去北京为法轮功讨回公道,并向政府反映我们修炼法轮功后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我们小组六位同修坐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在天津换乘去北京的列车,因没带身份证不能住旅店,我们只好在天津站前广场花园旁边铺上报纸挤在一起睡。小时候就很怕老鼠,那天半夜老鼠在我们身边跑来跑去,我也没有了怕的感觉。到了北京我们在同修家切磋交流后,有三位同修决定去信访办,我们剩下的三位同修买了九尺黄布,花钱做了一条三米长的横幅,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来了,喊出了我们发自心底的呼声“法轮大法好”,随后就被非法抓到天安门派出所,一个警察骗我们说出名字,我们听后没有上当,就是给他们讲真相,不给他们任何口供,警察最后说你们回家吧,我们又来别的任务了。

说来也太神奇了,在我们从北京返家的列车上,我们在找座位的时候,看到了我们小组去信访办上访的那三位同修,座号还是同一节车厢的,我们激动的流出了眼泪,真有一种生死离别再重逄的感觉,交流得知,同修给信访办的人讲明白了真相后,他们就让同修回来了,回到家就看到明慧网刊登的师尊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发表的经文《走向圆满》。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再次和嫂子(同修)又去北京,在天安门金水桥上打出了横幅,从心底发出了最强音:“法轮大法好!还大法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被绑架后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四天,我们都遭毒打等迫害,我和嫂子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到医院做体检报告,一位女大夫说我体内瘤子太大了,比拳头还大,象婴儿脑瓜一样大了,到看守所拒收。那次嫂子被劳教了,哥哥托单位厂长找劳教所刚退休的所长去看守所看看我嫂子,去的路上那位所长劝我:“妹妹别炼了,我是提前退休的……共产党太邪恶了,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我说:法轮功太好了,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我受益了,怎么能不炼呢,脑袋掉了我也要炼。我哥说:脑袋掉了你还咋炼了?我说脑袋掉了身子还在打坐呢,我心里说我就是听师父的。嫂子被非法关押六个月也回来了。

正念识破阴谋,否定迫害

由于自己渐渐生出欢喜心,干事心,在二零零一年四月份发资料,一次发一百五十份真相资料,还贴了很多不干胶,被恶人绑架,当时在单位派出所,警察都是熟人,都劝说: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写个保证书,交两百元罚款就行了,值班所长马上两眼盯着我:意思你交了钱,我马上就让你回家,我坚定的说:我炼法轮功之前患有多种疾病,炼法轮功以后病都好了,为了让政府了解真实情况,我才这么做的,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我没有做错事,罚款一分也不能交。后我被恶人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两年,我请师父加持,不承认旧势力安排,我也不在劳教书上签字,走师父安排的路。

看守所狱警骗我和另一位同修说,“你们到劳教所别说身体有病,如果本市不收,送到很远的某市,那里专收有病的法轮功(学员),家人想探视就不方便了,你们炼法轮功的不是都没有病了吗?怎么还有病呢?”我说:我炼法轮功以前,浑身是病,炼功以后病都好了,被你们非法抓進来不让学法,不让炼功,病又犯了,我们就是说真话。一同被绑架的同修就答应留在本市,狱警让她也劝劝我,我悟到:这是旧势力想利用我们没去掉的人心、对亲人的情、对子女的情迫害我们。通过我和同修交流,同修也明白了,不应该配合他们。这时狱警过来问:商量的怎么样了?留在本市还是去某市监狱?我对他说:我们大法弟子到哪都要救人、讲真相、证实法,我们都放下生死了。他一看没达到目地,气急败坏,说着我的名字,你快点收拾行李,今天我先送你。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和同修在车里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到劳教所他们想方设法让劳教所留下我们,我当场揭穿了邪恶的阴谋,邪恶解体了,劳教所就拒收了,我和同修又被送回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我和同修背《洪吟》,背师父新经文,向犯人洪法,讲真相,一个四川贩卖假钞的女犯,因睡不惯凉床,经常肚子疼,她偷偷烧点报纸说能驱寒驱邪,被号长骂了一顿,我给她讲真相,告诉她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佛法,最正了,祛病健身有奇效,讲了我的亲身修炼感受,整个号里的人都了解了法轮大法,午睡时间我教她炼第五套功法,她们都跟着炼神通加持法,号长也跟着一起炼上了,炼功后她们都说法轮功太神了,师父太伟大了,炼完后浑身轻松,说等回家一定炼法轮功。

后来看守所想勒索我家人钱财,我悟到这里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堂堂正正出去,救度众生助师正法。就在这时我身体出现症状,吃了就吐,后来就吐血了,六天滴水未進,我心里知道,这是师父借此给我消业,他们找来医院大夫输液,我没有配合,不打点滴。他们怕出现生命危险,明真相的所长把我送出门外半开玩笑说:“某某某,你可走了,我们这里的人,都被你给转化了,以后可要多加小心,不要再進来了”。

后来在早市上见过他,他看到我高兴的说,你状态挺好的,还问我你真的没有做手术吗?(指子宫肌瘤),我说没有做手术,瘤子自己就掉下去了,他说法轮功真的很神奇,不吃药不打针,还没做手术,瘤子自己就掉下去了,那就在家好好炼吧。

车祸中证实法,有缘人得救度

迫害初期,邪恶非常疯狂,有一次象铺地毯似的搜捕大法弟子,协调人被抓,资料点被破坏,大法弟子又建立了资料点,但是人手紧张,我负责给上班的同修送师父经文、周刊和真相资料,有住五楼的,有住三楼的,也有做买卖的,需要送到单位。

那年八月份的一天下着雨,我骑着自行车去同修那儿取师父经文和周刊,路上被一辆汽车撞了,连人带自行车倒在泥水里。当时,司机紧忙跳下车跑过来,一边扶我起来,一边道歉说:下雨我光看那边了就没看这边,我是拉我们领导出来办事的,领导在车里坐着呢,咱们到医院看看吧,给您钱也行,看您要多少钱?我说;没事的,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也不是故意撞人,不给你们添麻烦了,也不会要你的钱的,你们快忙去吧,请记住“法轮大法好! ”他们看看我连连说谢谢!谢谢!

当我取回经文回到家把衣服换下来一看,右边胳膊和腿已经青黑色了,但是不觉的怎么疼,我心里清楚,还了一块业债,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替弟子承受了。第二天就好了,一点也不疼了。

我把经文给同修送去,和同修讲起了昨天被车撞的经过。同修一下站起来了,说:姐,原来是你呀,昨天是我们单位的车队,他们三个人其中一人是领导,他们说路上撞了一位大姐,说是炼法轮功的,给钱也不要,医院也不去,还说不给别人找麻烦,炼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呀?同修心想,我平时有怕心,基本上没有怎么给单位、领导讲真相,今天领导找上门来听真相了,真是师父安排的,就给他讲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各地,师父传法度人,迫害都是谎言诬陷等,讲的很详细很全面。他们领导听的也很认真。

正念感动常人,配合我救人

在二零零六年新年前,家住故乡农村的表妹结婚,那里我经常去发光盘,给同学、亲戚讲真相劝三退,挨门挨户发真相台历。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想利用好这次讲真相救众生的机会,我也准备了一大兜子大法真相资料。

北方乡村的夜晚是很冷的,老人们都形容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西北风刮在脸上象刀割一样。到姐姐家,我就和明真相的姐姐商量,希望和我一起去发资料,姐夫(常人)听了说:快过年了,现在多严哪,让别人看见举报了怎么办?我笑着对他说:正因为过年才给父老乡亲送上保平安的好礼物,他们会发自内心感谢我。姐夫说完就去打麻将了,我姐说她腿受过伤,一着凉就更疼,再说冰天雪地,摔着怎么办?还咳嗽,不去。我说那你就帮我装袋就行了,我自己去发。姐姐说你拿来这么多资料,你一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发完?数九寒冬,外边那么冷那么黑,谁家有狗你也不知道,谁让你是我妹妹了,心疼你,我帮你发一半,你去发正街。我告诉姐姐救人是积德做好事。

等姐姐回来的时候,我看她挺高兴,她说发到一半的时候,发现有个人在盯着她看,因为紧张,天也黑也看不清是谁,赶紧把真相藏在衣服里快走,刚走两步,那人就说:妈这么晚这么黑您出来干什么呀?一看原来是大姑爷,就说,我帮你老姨发真相资料。姑爷说:妈我帮你发,把真相资料都放到一家就行了,姐姐挺有正念,说那不行,坚持着挨门挨户发完。我发完她也发完了,整个晚上也没听见她咳嗽一声,说腿也不疼了,我真替姐姐高兴,做好事得到了福报。

把众生得救放在第一位

有一次去超市买菜,看见围了一大圈人七嘴八舌议论着什么,我挤進去看见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躺在地上,脸色象黄纸一样。有的人看一眼就躲开了;有人说:我们已经打了120救护车了,一会就到;没有人靠前询问。

我想,这都是江泽民迫害真善忍的结果,使人的道德下滑,越来越自私。我是大法弟子,心里只有一念,求师父救众生。我赶紧挤过去蹲在老人身边,在他耳边告诉他,你如果能听见我说话,你快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师父能救你,快念。只见他的嘴唇在动,脸色开始渐渐出现了血色,他睁开眼睛就说谢谢你!

我的行动感动了众人,一个人和我把老人扶起来,柜台商贩也给拿来椅子让他坐下,我马上给他做了三退,让他谢谢师父。他说谢谢师父。我让他回家找《转法轮》书看看,以后就炼法轮功吧。他说好。他说他小区院里有炼法轮功的,他可以去借书看。众人说:不能走,救护车来了怎么办?我告诉大家他已经好了。

大疫来临,不忘救人

二零二零年过了大年之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开始在世界肆虐,我所居住的城市,各个社区也都开始被封,封小区,小巷被拉上铁丝网,警车在各个路口盘查,后来又开始扫健康码,每三天允许购一次生活用品。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讲真相救人带来了很大的干扰。再加上疫情期间,路上行人都很少,我每次出去买菜,人们互相之间躲的远远的。

我想,无论环境怎么变化,救人不能停止。我发现讲真相比平时好讲多了,大多数人可能是为了保命吧,接受真相的程度比平时好得多,不接受的是少数人。有时候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白天找机会讲真相。那天给一个女士讲真相,她恶狠狠的说:你是哪个社区的?我就是排查这个的。我心里马上发正念,求师父救她,我说:妹妹呀,你看现在瘟疫这么严重,平安健康谁都愿意要,再大的官再有钱也愿意要平安健康啊,我是真心为你好,不要你一分钱,我告诉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真能保平安,瘟疫不上身,大疫当前,这就是神佛告诉我们救人的灵丹妙药,修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在救人,大法是师父传出来救人的,咱们都是炎黄子孙,不是马列子孙,咱们老祖宗就是信神的,咱们中国叫神州大地,咱们都是神的子民,以前皇帝为啥叫天子,是上天之子。是共产党不信神,大搞战天斗地。人能斗过天吗?所以天降瘟疫,瘟疫也是神,瘟神是有眼睛的。让你心里退“党团队”让你远离它,不要为它陪葬。你好好想想我是不是为你好吧。她听后不那么恶了,虽然没退,但不那么恶,走了。我说以后再有大法弟子给你讲真相,你一定要三退。

那天给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讲真相,女孩笑了,说:阿姨您一说我就知道,我妈妈也是炼法轮功的。有一次迎面走来三位中年男子,当时我心里有点顾虑,觉的人多不好讲,可又一想瘟疫期间,救人要紧,开口就讲,没想到的是,这三位都站下来认真的听真相。师父给我智慧,我一句一句的讲,三位认真的听,当劝他们退出党团队时,都说:“好好,行行,谢谢您。”我知道都是师父在做,让我改变观念抓紧救人。

在我家北边有一个大的生鲜超市,疫情期间菜都比较贵,那天我买了两个特价白萝卜,是裂开的,那天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老板娘在柜台收钱,两个萝卜不到十元钱,我给了她一张十元真相币,不知为什么她看成了是五十元的,给我找了四十多元钱。我说给你的是十元的,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多要钱,她还把那张十元真相币拿出来看看,我就给她讲真相三退了,还给她一个真相护身符。她非常高兴,连说谢谢阿姨。她说:以前有人给她讲,她就说没有时间听,法轮功这么好啊。门口门卫说:大姐,也给我一个护身符吧。我也给他做了三退。后来这家超市得福报了,每天别的生鲜超市被迫关门了,但是她家的买卖一直很红火。

每次出来买菜都能遇到有缘人,有一次去粮店买小米,那天讲真相非常顺利,路遇有爷俩的,有夫妻俩的,一讲就退,只顾着急救人,一晃几个小时过去了,把自己买小米的事忘了。到粮店已经下班了,疫情期间关门早一些。

后来我开始救本小区还没有得救的,先把我家单元的住户从一楼到七楼一家也没落的都给讲了一遍真相,大多数都三退了。我深深的体会到,在恶劣的环境下救人,常人看来是很苦的,我越来越觉的“苦中救人心里甜”。

师父告诉我们:“下到三界来的虽然有不同层次的神,他们都是抱着对大法对正法坚定的信念才来到人类。他们都想来这得法,同时助大法在洪传时期一臂之力。所以对于这些生命来讲,无论层次如何,他们坚定的正念就极其的珍贵。因为在神的境界里看人、看人类社会可怕至极呀,特别是他们还可以看到人类最不好时期是什么样,他们敢于这样下来,那就是抱着对大法的坚定的信念,他们认为正法必成。法一定能度了他们,大法一定会成功,(热烈鼓掌)正法一定会成功,所以他们才敢冒着天胆来到人类。”[1]

人世间没有词汇可以描述今生今世我们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荣耀和幸运。我只有无比珍惜万古不遇的圣缘,珍惜师尊用巨大的付出和承受为弟子延续来的宝贵时间,坚定而精進的走好最后的每一步。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美国首都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