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根本执著

更新: 2021年02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二零一九年我五十五岁了,我毫不犹豫的申请退休。有的同事挽留我,说你退休干什么?你儿子也没结婚,也不需要你带孩子,还少挣不少钱。我心里说:我是修炼人,不能为钱活着,钱买不了自由的时间,我要去救人。

今天就给大家说说我退休的第一年修炼中最重要的一点心得体会。

这几年我的头发一直在掉,越来越少。看到掉下来的一团一团的头发,有些心疼,也用过常人的办法,如用宽齿的梳子,换洗发液,但都不起作用。去年年末一天,我坐在沙发上,就想:“掉发、掉发”,这是不是师父点化我“盗法”呢?师父讲:“不允许你用我的原话当成你的话讲,否则,就是盗法行为。”[1]仔细查找,自己有这方面的行为。

记得有一天,我在商场意外的碰到了我的侄媳妇,她跟我哭诉,她怎么想她的亲人等等,我冲口而出:“这不是魔你来了吗?”[1]我安慰、劝解她一番,就分手了。我没说这句话是师父说的,这不就是盗法吗?回想这么多年,在大陆这个环境中,讲真相中引用了师父的原话时还真的都没有敢说这就是李洪志师父讲的。严格说这就是盗法行为!

头发掉的只剩一点点头发,快盖不住头皮了。前几天,我想:“我确信,掉发一定和我对大法的态度有关。师父啊,我不知道哪出了问题?”一个意念出现在我的脑中,盗法就是“窃法”。我一下就懵了,“我窃法了?我窃法了?”我不停的这样问自己。两、三天我都是这样懵懵的。和窃法有关的法,我就记得师父说那是“罪不容恕”[2]。这时就象一大板斧砍过来!我这还能修炼吗?这么多年读法、背法,怎么是窃法了呢?我难过,不知所措,一种绝望、灰心包围了我,不知如何是好,就觉的自己不可救药,盗法,还窃法,自己罪大了。

到学法小组,给师父磕头,“求师父加持弟子同化法吧!”之后我坐在那就是哭,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怎么办啊?我还能修吗?”

回到家,我找到师父的法:“大法可以度一切众生,我不反对什么人来学,我就是把大法传给众生的,关键是这些人心里并不认为我是他(她)们的真正师父,学大法的目地是利用大法来保护他(她)们自己心里放不下的东西以及宗教中的什么,或他(她)们心中的神。这是窃法行为。”[2]

对照师父的法,我没有拜过别的师父,没有入过宗教,心里也没有别的神,那我就是保护心里放不下的东西了。我在保护什么呢?

师父讲:“因为我想不管什么原因走入大法的,总是他(她)们的一个难得的机会。网开一面,毕竟他(她)生在大法洪传之时,又是人身。我一直等待着他(她)们的醒悟。”[2]

那我是怎么走入大法的呢?

修炼前我身体不好。人家都说“傻儿子,病老婆”是男人最大的不幸了,所以我总是希望自己有个好的身体、过好日子。刚开始学《转法轮》,自然想修炼的愿望也很强烈,可也带着“有个好的身体,过好日子”的心,这就是利用法。我当时还有一个念头,一听说大法“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那我为了子孙我也得炼啊。入门时的想法,这是根本的执着。这么多年我都放不下这个家,对家人的情,总怕影响他的工作。每遇到魔难时,找来找去都是卡在这里,自己还错误的认为,在诉江时已经放下了。修炼到最后了,师父是在用“重锤”敲醒我啊!

第二天早上炼功,脑中还在想:“我还能修炼吗?想起了澳洲有个学员,人家说他是特务他还能修,那我也能修。可是我怎么放下这个执著呀?”有个意念打过来,“就不要了呗!”是啊,就不要了呗!心里一下子感到通透又轻松。

之后一天,社区人员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去签悔过书,我说我不会签的,你不用找我了。她说不签会影响家人的,我不动心。

放下这根本的执着,对我来说真的是太晚了,可是也太重要了。写到这里,弟子已是泪流满面,谢谢师父慈悲,没有丢下弟子。

叩首,再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