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学员: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居住在加拿大的西人女学员,修炼法轮功已有十三年了。我想和大家交流的是自从修炼以来我所遇到的最大的心性考验之一,以及我是如何从中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的。

我在大纪元工作已经有十多年了,做过很多不同的职位,包括发行部及制作部经理、记者和编辑。在过去的这些年中,我大部份时候是全职员工,但近几年在有了第一个孩子后,我变成了兼职,平时做一些编辑工作。我同时还有一份常人的兼职工作。

今年年初我有机会辞掉了常人工作,回到英文大纪元做全职。我觉的我回来的时间点恰到好处,这正是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所以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

在我回来工作大概一个月后,我们的媒体遭到了加拿大公共广播公司的诋毁和攻击。那篇文章中有诸多问题并且明显违背了新闻从业标准。很多常人及其它媒体都站出来为英文大纪元辩护。

但是,当我先生读了那篇具有诽谤性的文章以及网上其它攻击大纪元的文章后,他勃然大怒,并要求我从报社辞职。过去他一直都不怎么支持我为媒体工作或是我修炼,但很多年他也没有干涉我,而是让我做我想做的事。

现在,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说了很多对大法、对我们的媒体不敬的话,并且告诉我如果我坚持做这份工作,他宁愿与我离婚也不愿和我继续在一起生活。

我备受打击,几天后才渐渐冷静下来。但是,我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一定是干扰,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不应该试图阻止我做媒体的工作,否则对他本人也不好。我感到周围的一切都象崩溃了一样,最初只有这一念在支撑着我。

在之后的一次谈话中他冷静了一些,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周内他经常会批评我们的媒体,并且几次威胁要与我离婚。在这段时间里我时常感到痛苦,崩溃,和恐惧。

一开始我认为这是对我坚定为英文大纪元全职工作的考验,也认识到这是旧势力在企图阻止大纪元的发展。但是当魔难开始变的持续不断后,我知道我必须要向内找了。

我想到先生说的一些话——他对于大纪元在时事问题上的立场的批评,指责我们在某些问题的报道上有所偏见。他反复并强烈的抨击一位我认为很不错的在中国问题上有正确立场的政治人物。

当我進一步思考时,我发现自己太执著于新闻事件与某些政治人物在人中所做的一些我认为或对或错的事情了。我意识到自己之所以对人中的新闻格外关注是因为我经常在寻找预示着正法進程的一些所谓的线索。我执著于正法什么时候会结束,我总是在内心深处有一种急切的心情,因为我不想再承受痛苦了。

我進一步向内找,发现我有一颗巨大的很多年都没有察觉的执著心:对于圆满的执著。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执著于时间,执著于人中发生的事,以及执著于正法的结束。

但是当我继续深挖自己后,我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由很多执著心缠绕在一起的球状物质,一个巨大的结,它的源头与我的根本执著联系在一起。我在不断学法、不断向内找的同时,也在不断解开这个结。

我发现自己当初走進大法修炼是因为大法能给我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是为了逃避人中的痛苦。而这些所谓的美好形成了我的根本执著并且也成为了我修炼提升的障碍。

师父说:“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

在修炼之前我的人生充满了痛苦、孤独与沮丧,而我走進大法为的是寻求人中的一种祥和与幸福的生活。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人生的意义与方向。我现在才意识到我最初决定修炼是因为大法可以给予我所有这些所谓的美好:包括人生的意义(比如修炼,救人,讲真相),以及人生的目标(圆满、找到内心的平和与幸福)。

我意识到在我的修炼中,我实际上在用大法达到我想要在人中达到的向往和目地。

我的根本执著体现在我修炼的很多方面。比如我执著于做讲真相的事,但在深层,我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合格的精進的修炼人,为此我应该能走向圆满,而救度众生却成为了次要的。

尽管我参与了很多的项目,我在面对面讲真相这方面非常薄弱,甚至对亲朋好友也是如此。我常常逃避与他们讲真相的机会或者讲的很肤浅。我非常执著于克服自己的这个弱项,却是为了所谓的证明自己是配达到圆满的。但是,我的進步非常小,我常常感到绝望和灰心丧气。

在多年的修炼中我也经常产生难过、疲惫以及焦虑等负面情绪。我没有像其他同修讲的感受到修炼带来的所谓的美好与幸福。同时我觉的自己進步很缓慢,近几年来也没有在学法中领悟到更多法的内涵。

现在我意识到障碍我提高的就是我在人中所追求的幸福和各种美好。旧势力在企图把我陷入一种绝望之中,让我感到自己不配,让我放弃修炼。

师父说:“人在世间带着这些心向往着美好的追求与愿望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当然不行。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2]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当我学法并向内找时,我时常能一个接一个的发现自己新的执著。现在,每次读《转法轮》时每一讲我都能领悟到新的东西。我找到了一些执著心:妒嫉心,妒嫉我认为修的好的,或是流露出幸福感与信心,或是有一个美满的婚姻,配偶支持大法的同修;虚荣心,求名的心,竞争心态,以及证实自我的心。这也体现在我会为一些事有时极度自傲,又有时充满不安;有条件的修炼与有求之心,求找到解决矛盾的办法并回到所谓的幸福生活中来。这也体现在我只愿意修去某些执著,而不愿意去掉那些触碰到我根本执著的执著;色欲心,体现在喜欢被男性仰慕,被人说自己有吸引力,渴求被别人关注;喜欢听其他同修说自己有才华或是优秀,喜欢听常人说自己独特或是特别。

因为我的根本执著被隐藏了太久,我感到自己与大法之间有种间隔,所以我才会在过分的关注这些表面的东西中矫枉过正。

现在自从我找到了很多很多我长期以来存在的执著心后,我觉的自己就象是从新开始修炼了一样。

在我挖掘出自己诸多的问题后,我的家庭又变的和睦起来,我先生也不再干扰我的工作了。他停止了对我的批评,我们的关系变的更加融洽。

并且,我现在可以做到早早起床,在工作前就炼好功学好法了,这是我修炼以来的第一次。讲真相的时候我的心态也更加平和了。

终于,在我修掉自我、同化大法后我感受到了真正的幸福与喜悦。它远远超越了我曾经在人中所追求的那些表面的幸福感,因为这是基于宇宙的真理而非自私与贪欲。

在写这篇交流稿的过程中我禁不住热泪盈眶,我无法表达自己对师父的感恩,是师父一直不放弃弟子,在最后的阶段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尽管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需要提高的地方,我终于站在了正确的起点上。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