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母亲的魔难中 实修自己正念闯关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我从小和母亲一起学法炼功。一转眼,已经三十多岁了。这些年的修炼路,我走的是磕磕绊绊。上学时,为了学业而忙碌;毕业后,为了工作而奔波;时常被名利情拖的懈怠,过后又痛悔不已。感恩师尊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我留在家里。这里,我把在母亲同修的病业魔难中,我如何实修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母亲被非法关押 病业魔难再度出现

我母亲在修炼前患有癫痫病,我曾很怕在母亲身边,怕她发作。母亲修炼法轮大法后,师尊给了母亲一个健康的身体,我也敢和她亲近了。

二零一六年过年前夕,母亲因参与诉江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至拘留所。母亲回来后,这个“癫痫病”的症状又出现了,一直反反复复,时好时坏。母亲信师信法,一直很坚定,我却很苦恼,还一直认为是当时邪恶人员迫害母亲,她的心理压力大,吓的,觉的原因只在她那里,没有认真查找过自己,一直在无可奈何中消极承受。

做母亲的“贴身保姆”

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我寒假回家后的第二天,我在忙着收拾卧室里的衣柜,母亲和另一阿姨同修A在客厅学法。母亲的“癫痫病”又出现了,阿姨同修赶紧叫我出来。这时,母亲已经僵硬的抽倒在沙发上,口吐沫子,脸憋的青紫。阿姨同修发正念,我按母亲的人中。一会儿,她就醒了,但是这一切,她都浑然不知。

我陷入了恐惧中,怕她出危险,我当起了母亲的贴身保姆,做饭、刷碗、洗衣服,母亲去哪都跟着。还做“相面”先生,时常偷偷观察母亲的眼神、脸色、举止是否异常,都总结出经验了。凭着经验,就给母亲随时“诊断”,咋看她咋不正常。当然我学法是不入心的,我的余光都在盯着母亲的一举一动,莫名的恐慌让我坐立不安。功也不敢炼了,她一吞咽口水,就已经吓的我浑身发抖,就感觉是那个“癫痫病”来的前奏。后来,我就躺在被窝里听着她炼功。每天都是母亲去睡觉了,我才松口气,才能平静的学法。

师父说:“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1]是啊,我的担心都已经是一个大执著了,也知道应该放下,但就是放不下。

十多天后的一个早上,母亲在炼静功,“咕咚”的一声,把我吓醒了,仔细一听,又是这个“癫痫病”。我马上盘腿发正念,清除迫害母亲肉体的黑手烂鬼。因为自己心里不稳,哆哆嗦嗦的,我就求师父加持我。一会儿,母亲自己就醒了,我依然还是做“老本行”——她的保姆。

又过了几天,另一位阿姨同修B来家里学法。学完法交流,正好赶在中午十二点,我们就一起发正念。十多分钟后,母亲就一连几次吞咽口水,眼睛一歪,又抽过去了。在这之前,我心里就有种感觉:“她要犯病,犯病。”就这么的真就来了。

一个多月中,母亲连续三次的“癫痫病”发作,加之每天精神高度紧张,压的我喘不过气。我就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点悟我,我应该怎么帮助母亲同修。我上明慧网时,总能看到有关如何帮助病业中的同修这方面的交流文章。我知道,这一定是师父让我看到的。我认真的看,同修的文章给我增添了正念,我也开始向内找。

学法向内找

通过学法,我找到了对母亲的情重。我的父亲早就去世了,我只有母亲了,担心母亲犯病有危险,用人的办法看护她。师父说:“炼功人求啥呀?求钱。大家想,炼功的人求什么财呀?求给亲人消灾消病都是对亲情的执著。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1]我悟到,我自己的命还需要师父来保护,我又怎么能保护母亲呢?

师父说:“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1]

母亲在“癫痫病”中痛苦抽搐的样子最让我揪心。我动心了,而且被带动的越来越怕。脑子中负面思维越来越活跃,顺着它去想这个“万一”、那个“万一”,觉察不到已经走入了旧势力设下的圈套。其实这就是没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师父说:“还会遇到什么呢?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1]

我确实有过怀疑,这“癫痫病”太真了,然而,它是个假相。还有怨恨心,自己不能静心学法的心烦,不敢炼功的心结,全都赖在了母亲身上,怨她不好好修自己,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害我过的这么苦。

找到这些不好的心,我一定要把它们修掉。我开始晚上炼功,母亲也陪我一起炼。这回她一咽口水,怕心一来,我就排斥它。我想,一个神在这个时候,会什么样?当然是不会怕。再说我还有师父呢。原来是不想让我炼功啊,我就不听你的。慢慢的,我的心就不会乱跳了,能控制住了,也感觉到了那个怕是外来的一个物质,不是我。

在母亲的第四次“癫痫病”出现时,我完全把它当成假相了,我的心平稳了很多,把它当成好事,尽最大限度的不动心,一直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直到母亲清醒。之后,我又下载了好多同修们写的《忆师恩》的文章,和母亲一起看,增强自己对师尊对大法的正信。每次看后,我都泪水涟涟,师尊伟大,法伟大,是我的悟性太差了。

正念闯关

二零二零年三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母亲用手机看明慧网文章。突然,她放下手机,开始连续吞咽口水,我有点紧张。但是,我马上有了正念,赶紧说:“妈,正念闯关,正念闯关。”我刚要想:是不是又要倒下了?转念想,爱咋样就咋样吧。再一看母亲,竟然没有倒下抽搐,眼睛也没有歪。

我赶紧坐过去,拉着她的手说:“妈,你能听见我说话吗?”“能啊!”她回答。“妈妈,你闯关成功了!”我激动的哭起来:“妈妈,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咱们一定要和师父走到最后,我们是有使命的!”母亲说:“一定。”

过后我问她:“难中你想到什么了?”她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们有师父真幸福啊!之后的二零二零年四、五、六月,母亲的状态非常好。

二零二零年七月份,母亲又开始几次出现这个假相。七月十三日那天下午,母亲去亲戚家办事,在亲戚家的配件店里,这个假相又发作了,把亲戚们吓坏了,要把母亲送去医院,但是找的救护车、出租车都不拉。情急之下,通过另一个亲戚电话联系到了我。我告诉他们:“不用送医院,她自己可以好。”

我马上去店里找母亲。过程中,我冷静了许多,并想起了师父的法:“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得象大法弟子一样,不能够冲动,正念要足。”[2]我知道母亲一定不会有事的。我到店里时,母亲已经醒过来了。亲戚要打车送我们回家,我和母亲都坚持不用,自己推车走了回来。

找出自己的根本执着

到家后,我开始警觉,这一定是旧势力在干扰。因为之前一次是母亲和另一同修阿姨B出去送完真相资料后,在一个修牙诊所附近的路边,母亲出现了病业假相。这次又是在亲戚店里,都是人多的地方。亲戚都知道母亲修炼,这是旧势力想迫害母亲肉身,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不让众生得救。同时,企图削弱弟子对师父的正信。还有,两次假相出现前,我脑子里就有负面思维出现,而且还真就这么来了。这也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不好的思想,钻我的空子。

到底是哪里被钻空子了呢?我不再埋怨母亲。虽然没有头绪,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一定要修去它。我又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加持我。

一天早上,我炼静功,腿疼的特别闹心,又不能拿下来。我忍不住的流眼泪,心想这么疼,说明以前我有伤害过别人,当时那人说不定比我现在还痛苦。我以后不能再做坏事了,并真心向被我伤害的生命道歉。然后,我又问自己:“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修炼呢?为什么这么多年还留在大法里呢?”只感觉心里有一块扁扁的东西浮上来了,说:“为了给我妈治病。”我瞬间惊醒,原来这就是我的根本执著!它隐藏的这么深。

我开始仔细回想:小时候第一次与大法结缘,是邻居大娘给了我一张介绍法轮功的粉色传单。我高兴的拿回家,给我父亲看,说:“这功能治我妈的病。”潜意识里一直觉的炼功就是上了保险,不会死亡,以后都是美好的。

再往下找,才发现这么多年我的信师信法一直都是感性的,学人不学法。谁谁重病,炼好了;我母亲有病,炼好了。真激动,这么好,我也学,我也信。母亲的病业假相一来,哎呀,咋不灵了啊?这能不能行啊?没有真正的在法上认识法。

对母亲的情的背后,我发现了是自私,有依赖心。自己的修炼不靠自己,指望别人拖拽。母亲学法炼功很精進,我怕没有了这个环境,我就懒散,回不去家了。还有利益心,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在家,没有收入,平日花销靠母亲的退休金,怕没有了妈妈,就没有了依靠。

再继续找,还发现我没有做到师父要求的无条件向内找,有有求之心。为解决麻烦,摆脱痛苦,而不得不向内找。怕影响自己修炼,怕麻烦,并不是真正站在为母亲同修好的基点上,想保护自己少受伤害,是为私的。难怪那些负面思维压不住、排不掉,顺着去想了,那不也还是从根本上承认了这个假相就是病,我这不是一直在找治病的方法吗?这哪是修炼啊?!

师父说:“修炼人是不求世间得失的,执著病不也是求世间得失吗?有人说,那病好了我可以为大法做多少好事啊,我的病为什么不好呢?你的好、你的修炼、你成为大法弟子都是有条件的,是因为你好了你才修、你才承认。修炼是无条件的,无求而自得。”[3]“作为修炼的人哪,那个心会被这样考验的。在这个时候那可真是在考验你,你到底是用修炼人去看待,还是用常人心去想。”[4]

师父说的不就是我吗?我嘴上说放下了,心里还是放不下,没有堂堂正正修炼啊!还有这么多肮脏的人心被保护了这么多年。我一定要修去它们。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早上,我和母亲一起炼静功,马上就要炼完了,她又开始连续的大口吞咽口水,我放下一切,朝母亲大喊:“我是李洪志师父弟子!”喊了大概三、四遍,心里一点顾虑也没有,空空的。我的母亲稳稳的坐在那,没有倒下。我起身一把抱住了母亲,哭着谢谢师父。真切的感受到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

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给师父磕头,感恩师父的保护,我和母亲又闯过了一大关。母亲同修这么长时间的痛苦“表演”,都是因为我。师父啊,弟子知道错了,我一定改。

找到执著后,我的内心感到很踏实。我和同修阿姨们交流,也知道了那些负面思维真的不是我,是那个假我,后天形成的观念。它一出来,我就能分辨出来,灭掉它。现在我能抑制住了,也不贼溜溜的看母亲了,怎么看母亲都顺眼了。

以前学法,我总是感觉自己和法之间隔着一层模糊的东西,怎么使劲,都觉的离法很远。现在,那个阻隔没有了,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一天早上,我在抱轮的时候,想,修大法真是太美妙了,不由得生出欢喜心。正想的高兴呢,一个念头“我是佛”就出来了。哎呀!这不是自心生魔吗?我刚一想,“唰”一下,那个物质就从我右腿的膝盖下去了,真真切切的。我马上归正了自己的思想,修炼真的是严肃的。

近几日学法,师父让我想起二零一三年我去工作面试时的一个场景,让我再次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面试的时候,正好是暑假,校长想让我马上接手她的假期班,可我就是想先回家休假,再上班。为了达到顺利休假的目地,我违心的撒了谎,说:“我母亲身体不好,有癫痫病,我得领她去看病。”想到这,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我连修炼人最基本的要求修真都没做到,这不也是我心不正招来的魔难吗?

我赶快给师父认错,求师父让那次我说的假话灭掉吧。我本应该证实法,却因为私欲给大法抹黑了,我错了,我一定改。这里,我也要向母亲同修道歉,对不起,是我错了。

这次我真的醒了,修炼真的很严肃。我不能再象以前那样稀里糊涂了,浪费了那么多宝贵的时间。我要赶紧做好,归正自己,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师父不嫌弃我,不放弃我,还一直慈悲点悟我,鼓励我。师父的浩荡佛恩,弟子用生命都无以为报,唯有真心修炼,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