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过关中实修的体会

更新: 2021年03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二零一九年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学员,虽然修炼时间不长,但从修炼开始,我总是能感受和体悟到师父的慈悲看护及点悟。

一、坚定信念,闯过病业关

修炼后不久,我第一次消业。刚开始象拉肚子,不停的跑厕所。刚出来,马上就得再跑厕所。当时我意识到,这是师父给我消业了。从晚上八九点开始跑厕所,我跑了大半宿。

我记住师父说的:“我们都得把它翻出来,都得给你打出去,全部从根上去掉。这样一来,可能你觉的病又犯了,这是从根本上去业,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会有局部的反应,这么难受,那么难受,各种难受都会上来,都是正常的。”[1]

可是越往后跑厕所,身体开始吃不消,又累又困,而且已经拉到走路都“打晃”,感觉“痔疮”在不由自主的使劲中快要整个掉下来了!我开始担心了,脑海中出现了常人的“病”的概念:这要是再这么蹲下去,就得脱肛了,再这么使劲下去,非得上医院抢救,我不知如何是好。我双手因疼痛用力的攥着水管,闭着眼睛心中使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痛苦折磨的我眼泪已经要掉下来了,精神接近崩溃,心态不稳。

这时,师父的法打進我的脑中:“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1]我在心中大喊:“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师父的弟子,你们谁敢动我!我一定要过这一关。请师父帮我!”就在这时,师父慈悲的打進我脑中一句话:坦然面对疼痛,一切皆有师在!瞬间,把我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内心充满了力量。心中对疼痛大喊:“你来吧,我不怕你,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在!”

历经了接近两天的消业,有师父的慈悲看护和点悟,我成功的闯了过来。有了这第一次的消业经历,让我更有信心的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去面对未来的考验和消业。

时隔不久,我又经历了“痔疮”的第二次消业。这一次,我上吐下泻,一边吐,一边泻。

泻的时候吐,加重了“痔疮”的下垂,双重折磨,很快把我又痛到精神崩溃的边缘,不知道这“业”何时能消完。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消业经历,忍受着疼痛,我在心中笃定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面对无休止的痛,我在心中说:“师父,弟子今天把自己交给您了。您说咋疼就咋疼,您说疼到啥时候,就疼到啥时候,一切听您安排!”刚想到这,突然脑海中看到一团很细腻的黑气在空中消散掉了!

我体悟:

1、不管身体出现什么样的“症状”,思想中不能松动!也许身体的症状和以前不太一样,都不能在思想中去照“病”对号入座。

2、出现消业的时候,及时向内“查找”自己的思想、言行,面对消业时的“第一念”。“第一念”往往是在我们没有任何防备和掩饰时,暴露出来的,背后藏着很多人心和观念的漏洞,而且多数时,是被我们自己用各种借口掩盖着,不易发现。

3、如果自己总是找不到真正的漏洞,可求助师父加持,找同修多切磋,帮自己找漏洞。不能闭门造车,更不能因人心(好面子、怕丢人甚至不信任同修等等)而拖延了时间,给自己造成更多的损失。

4、消业是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必须要过的关,既考验着大法弟子在各种“病”的变化中信师信法的成度,也在向修炼中的大法弟子们发起“警告”,是否有深藏的人心还没意识到?是否还有顽固的观念甚至是邪党文化附着在思想中?还是长期处在一个层次,不见提升……只要我们有想过关的恒心和决心,师父就一定会慈悲看护和帮助我们!

二、找人心,挖根去执著

刚开始修炼时,我只知道要按真、善、忍的要求做,每天脑子里都是师父的讲法,精神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很怕自己哪里没做好,给大法抹了黑!每天都在时刻准备着过关。结果在过关时,刚开始还能按照法理的要求做,可事情再往下发展,我就开始动气、愤怒,魔性的一面占了上风,最终没能守住心性。

有一次,我儿子(初二)写作业时玩手机,写一会,玩一会,我最终忍不住督促了一下他,他回了我一嘴,我看他不服气,又接着说了几句,他又反驳我几句。一来二去,就发生了争执。孩子气急败坏的骂了我,还动手打了我。当时我告诉自己,这是在过关,我不能动心、动气。我义正词严的用孝道批评了他这种行为的不得当,我以为我这算是在法上。

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就在这时,我父亲在另一个房间喊我,让我出去,阻止我“教育”孩子。看我没出来,父亲直接進到里屋,把我往外拽,不让我说话。孩子看到有人来给他撑腰,马上站在床上跟我吵,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而此时,我父亲一边安慰外孙,一边使劲把我从里屋甩了出来!

我顿时火冒三丈,眼泪也下来,一边哭一边跟父亲说:“儿子打妈,你不管孩子,反过来拉我,都已经打爹骂娘了,你还护着?如果是我打我妈,你能让?你怎么就这么惯孩子?这日子没法过了!”在那一刻,我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委屈和愤怒,魔性大发。

师父说:“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1]

我冷静下来,我是修炼人呐!看看现在我自己哪有一点修炼人的样子?我是修炼人,怎么能和常人一样?就这一念,心中所有的怒火和委屈一下子解体了很多,心中也清静了很多,象一个巨大无比的巨石从我身体上拿走了一样轻松。

我开始冷静的向内找:我为什么委屈?我为什么会愤怒?是因为我以为父亲会帮我收拾孩子,帮我教育,反而他站在了我的对立面上。我没有做到忍,是因为在思想深处还隐藏着报复心理。修炼人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虽然孩子骂人打人是应该教育,但应该做到教育孩子不动心,更要讲究方法和分寸。

虽然当时找到了一些原因,但总觉的心里还是愤愤不平,我知道这肯定还是有执著心没找到,可又百思不得其解。我为什么要跟孩子争执?因为我有情在,我担心他拖拖拉拉的坏毛病会影响他未来的择学和择业,大白话,就是怕这个小问题影响他的将来。

儿子从心往外的认同大法,偶尔还会陪着我去粘贴真相资料。儿子是大法小弟子,有师父看护。我跟着起急,这是对信师信法打了折扣。也让我看到了我追求完美和极致的背后,是邪党文化在作祟。我在教育孩子的问题已经钻了牛角尖,看似追求完美的外表下,滋养着邪党的幽灵,从而起了人心。

对于教育孩子这方面,我以前是做家庭教育的,在得法之前,孩子我教育的挺好的,反倒是修炼以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教育孩子了。自己学法不够时,就很难把握好这个度。而且只要起心,就会动气,一动气,肯定就得跟孩子发生口角,心性很难守。我经常矛盾,这孩子我到底要不要管?管了吧,肯定要吵架,心性怎么提高;不管吧,当家长的责任没尽到,也不行。后来我悟到几点:

1、孩子是要管,但我们在管的过程中,是否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在管。

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那么我们要怎么管?就是跳出这个“情”字来管。跳出“情”,我们就不会为孩子的未来去担心,因为他们的命运从出生时就已经安排好了;跳出“情”,我们会心平气和的站在孩子的角度上去理解他们,用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去沟通,在沟通中去教会他们如何做人处事。

2、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我们要时刻保持主意识强,及时分清人心和各种人的观念的干扰。

很多时候,我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是为了让他保持好的成绩。因为老师和家长都知道我从上海回来,做的是教育,自己的孩子都管不好,那多没面子;我管他写作业拖拖拉拉,是因为怕他写作业拖拉,以后工作了,做事情也拖拉,会被领导和上级嫌弃,影响晋升……总之,我对于孩子的教育上,每件事情的背后,都隐藏着情和人的观念。也正是这些物质拉扯着我的心,纠缠着我的情绪,折磨着我的精神,让我看孩子干什么都不对。

3、我曾因为孩子的事找同修去切磋,同修说:“我知道你不容易(我是单亲妈妈,带着孩子和父母一起生活)。说实话,这个时候,我不可怜你,我可怜孩子。这些事情是因为你有情,动心了,眼睛不干别的,就盯着孩子的毛病,有了漏洞,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让孩子跟你吵跟你闹,你说孩子真的有错吗?孩子是在帮你找漏呢,帮助你修炼。你还把人家整的够呛,你对吗?”

同修的话一出,我当时一震!对啊,这明明是我的问题,我怎么还跟孩子较上了劲?明白的一瞬间,我的眼泪当时就差点掉下来了,才明白有多对不起孩子和父母!我立刻站起身,谢过同修,直接回家跟孩子和父母道歉。

4、对于教育孩子的焦虑是因为信师信法打了折扣。

从我们得法的那天起,我们身边的至亲就沐浴在佛法的恩惠中。而且孩子能来到大法弟子家,也都是有着特殊的缘份和使命。所以我的职责就是要照顾好孩子的生活起居,证实法,我们时刻以真、善、忍言传身教给孩子,为孩子做榜样。

自从认识到这些问题以后,我放下本就不属于我的“情”。我时刻提醒自己,不放任一个人心作祟,用善和忍去包容孩子的一切过失和不足。当跟孩子在一起时,没有了“情”的阻碍,我总是能站在孩子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顾及他的感受,不再急躁且有耐心。孩子也在这种环境中,悄悄的发生着改变。变的积极开朗,也愿意和我们聊天了,变的听话了,也不急躁了等等。

三、圆容大法,助同修过关

前一段时间,经常在一起学法的同修同样因为放不下情,过不去关,导致修炼状态出现了问题,每天心不在焉的,跟她切磋时,也经常溜号,听完也忘了,甚至出现了病业,一只耳朵听不到声音了。大家都很着急。当事人自己也着急,不断的找大家帮她发正念。刚开始大家都帮着她发正念,但后来发现她自己正念不足,怕心、儿女情、好面子等等各种人心纠缠在一起,她自己也知道有这些心,但就是不能正视和解体它们。我们不停的告诉她一定要向内找向内找,可是效果并不明显。

一天我在炼动功时,突然脑海中出现了一句话:“大法是圆容的”[2]。我还纳闷,怎么突然出现这句话?我一下子想到,这是不是在说同修的事?大法是圆容的,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同修。同修遇到魔难,我们不能光说她要向内找,我们也必须向内找。

我发现,其实在同修这个问题上,我没有尽到责任,在我跟我家孩子发生矛盾过关的时候,我就特意找她切磋过。我发现她的人心和观念还是很重的,很多事情从思想的出发点上就没在一个修炼人的基点上去思考问题。我也就明白,她平时并没有实修,学法没入心。可我当时明明发现了这些问题,我没有及时指出,被人的观念阻挡了:怕同修不爱听;怕自己是新学员,说人家老大法弟子的问题,太狂了。我根本就没想着同修这样的状态,容易出问题,这不就是自私吗?

其次,我之前说这位同修在过关中有急功近利之心,却没发现我也有急功近利之心:刚帮了同修两回,就被“太难了,太难了”吓唬住了。刚切磋了两回,发现效果不明显就放弃了。我这哪是说同修啊,我就是在说我自己啊!

于是在午休发正念的时候,我继续为同修发正念:加持同修正念正行,清除同修空间场中一切迫害她的邪恶生命和因素,以及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迫害机制通通铲除、解体、灭尽!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看你们谁敢动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任何矛盾、问题、漏洞都将在法中圆容、善解和修正,轮不到你们旧势力插手和考验。谁敢动,我就灭了它。

此念一打出,我顿时感觉全身象过电一样麻酥酥的,内心充满了力量,我知道这个正念发对了。晚上下了班,我家也没回,饭也没吃,直接去了同修家。

同修看到我特别开心。我看她精神状态非常好,问她今天怎么样。她说她感觉今天特别好,她不但学了《转法轮》,还学了师父的其他讲法。心里有了力量,正念也强了。我赶紧说:这个事怪我了,上次我来你这切磋的时候,我其实发现了这个问题,学法不入心,正念不足。我想问你看没看师父的其他讲法。然后点一下这个问题,引起你的重视。但是我当时碍于面子,也有人心在,就没好意思说。如果当时我指出来,多陪你一起学学法,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我光说你要多向内找,我也应当找我自己。谢谢你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需要提高的地方。

我接着说:“某姨,过关也是好事,能映射出我们的人心和漏洞。我们从宇宙高层掉下来,又经过千万年的轮回和等待,今世有缘得人身,有缘得正法,又已经到了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别再抱着人世间的肮脏物质不放了,你二十多年修过来不容易啊!别辜负了师父对我们的慈悲救度,还有我们背后的众生。”同修很感动,表示一定会抓紧学好法,追赶上来,放下执著,跟师父回家。

个人体悟:

1、身边的同修出现的任何魔难或者病业或者迫害以及各种不在修炼状态上的表象,都有它存在的原因。这不单是要引起当事同修的重视,从新审视并修去自己的执著和问题,更是让身边的同修们好好的向内找自己在修炼中的漏洞。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们都应该找一找在这件事情中,我们自己动没动人心,是不是用了人的观念了等等问题,促成了事情的发生和发展?只有找到自己在整体相处中自己的执著、人心、漏洞之后,才能和当事同修共同努力,圆容大法,更是向世人证实着大法。

有的时候“当事人”如果表现的“不在状态”时,周围的同修们会有各种人心表现出来:有人说话象吃了枪药,气的不行;有的很自我,为什么就“不听我的”;有的象常人一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评论个遍……但是这些人的表现,并没有得到大家的重视,甚至自己用各种人心给遮掩住了(如:我是为你好,我不说重点,你能打起精神吗?等等)。

2、用人的观念去分析、评判事情,各怀执著、人心,不正视甚至无察觉这些人心、执著,肯定不能整体提升;有的同修,因人心而拒绝给出现不正确状态的同修开门;还有看到了问题却因人心没有及时提醒,导致出现更大的问题,不能整体提升,有时因爱面子或者思想中有邪党文化的干扰,而把同修分成的小组内出现了隔阂,甚至是小组和小组、区域和区域之间隔阂颇深等等。

3、学法不入心。有的同修学法每天只是完成任务。只追求数量,不要质量。每个地区都有学法小组,每个学法小组都应该做到脚踏实地的学法、认真交流、相互切磋,从而带动整个区域的学法、实修的状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浅说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