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被监控的情形举例

——再谈手机安全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1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手机安全问题老生常谈,可是有些同修还是不重视手机安全。下面分享一些手机被监控的实际经历:

1、带手机路过医院被记录
一女同修跟我说了一件事:年前一段时间,沈阳疫情严重,她的一位同学在沈阳。有一天白天,这位同学路过一家医院,这家医院是收治新冠肺炎的。到晚上,疾控中心给这位同学打电话,问她路过这家医院干啥去了。

同修跟我说这件事时,我很吃惊:这手机监控也太厉害了吧,路过哪都能监测到。

2、老年机同样被实时监控
由此想到了同修的一些不安全做法:有的同修拿着手机去同修家,自说自话:这是老年机,不是智能手机。言外之意,老年机不能被监控,安全,岂不知老年机出事的也很多。

有一老年女同修,以前和我在同一单位,同一办公室,上班时对我颇多照顾。我俩善缘,关系很好,后她退休,我下岗,各奔东西。偶尔在街上碰到她,总有说不完的话。当然唠的都是一些与修炼有关的、敏感的话题。有一次,我与她遇见,象往常一样唠的热火朝天,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她是否带了手机。她说没带,我俩继续唠。唠着唠着,突然她衣兜里的老年机很大声的报号:“136……”她很尴尬的说:没别人,就家里这几个人联系。当时我是又好气又好笑。过几天,她又来找我,我首先摸她兜,一摸硬硬的,老年机还在。后来,我笑着跟她说:“姐,你以后见同修时,别带手机。”她再没来找过我。

3、手机放在另一房间并不安全
还有的同修拿着手机去同修家,说话时把手机放楼道里,或放在另一房间。有的同修拿着手机到同修家,到同修家门前才想卸电池,自己觉得这种做法安全,实际并不安全。

4、被监控过的手机走到哪都被监控
有的同修被电话骚扰过,没换手机也没换电话卡,拿着这部电话到同修家,甚至到资料点。虽然没進屋,在门口只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也不安全。

5、被要求手机保持开机,是为了保持随时监控
还有一个女同修,被绑架,因疫情,放回家,但是不法人员要求她手机保持开机,以便能随时联系到她。她有一次有事需请教同修,她就拿着这部手机到同修家去了。太不理智了。后来该同修被非法判刑。

6、上街讲真相带手机,也会被监控
还有的同修上街讲真相时拿着手机,讲完真相给家里买菜。问家人吃什么,手机联系方便。

最安全的做法是别带手机。

7、装了微信,监控更全面
我所在的城市是一县级市,从最南走到最北,也就二十多分钟;从最东走到最西,也就是二十多分钟。可是有些同修还是手机对手机联系。

有一资料点女同修跟一开出租的男同修电话联系(该男同修有时帮她拉耗材),这个男同修自己讲,疫情期间,因为要求扫码,他不得已开通了微信、健康码等,紧接着就被警察电话骚扰。可这位女同修还跟他电话联系,好象不在乎。

又有一次,我到这个资料点给这位女同修电脑做系统,做到一半时,听到女同修在另一房间,给别的同修打电话(大意):“油墨的打完了就别打了,换成激光的打……”傻子都能听出来是做资料的。

还有的同修没卸载微信,跟同修解释:就家里这几个人,微信没加别人。

有的同修孩子在外地,为了跟孩子联系方便,手机没有卸载微信。

有一次下班,我请二姐(不修炼)吃饭,二姐给女儿看孩子,每天女儿下班后,她才可以回家。因为那天我请吃饭,二姐没回家。吃到一半,二姐夫打电话,问二姐在哪,他说看微信显示:二姐已经走了四千多步了,平时二千步就应该到家了。

8、用微信和国外孩子联系,邪党收集境外情况
还有的同修孩子在国外,跟孩子微信联系,这种做法很不安全。

有一次,我们同学聚会。同学中有一个在外企上班,她没修炼。她说,有一次她接单位座机,电话里有杂音,象串线一样。她当时就明白了,电话被监控了。在邪党的洗脑理念中,一直有所谓的“境外敌对势力”,所以大家跟国外孩子联系的同修,要注意——你觉得你是跟孩子共享天伦之乐,可是邪党说你在跟“境外势力勾结”,并借此收集境外情况。

9、平板电脑也受监控
不光手机,平板电脑也要注意安全。有一次,我跟一个女同修去另一女同修家,我们两个没带手机,主人同修把自己的手机也拿到另一房间里。我认为很安全了。她家客厅里有一个平板电脑,主人同修的姑娘在外地,她平时用平板跟姑娘聊天。因为我没玩过平板电脑,不了解,所以我们三个说话时,主人同修的平板开着机也没在意。

中午十二点,我们三个发正念,很静,突然平板电脑弹出一个信息框。发完正念后,我一看平板电脑弹出的信息是:系统检测到房间里有另外两个人的声音。看到这个信息,我吓了一跳,要知道我们三个唠的都是敏感的内容。

10、集体学法带手机,全体受监控
我以前很不注意手机安全,前几年跟邻居同修学法时,手机就在旁边插着电源充电,没觉着不妥。二零一六年上省城办事,住同修家,同修说她们学法小组,不许带手机,我听了心里还沾沾自喜:看我们那环境多宽松,学法时手机就在旁边。现在想来,她们的做法是对的,不应该带手机。

二零一七年,邻居同修被绑架,被绑架的当天早上我俩还手机联系过,可是我还是舍不得换手机、换电话卡,抱着侥幸心理。两个月后,警察给我电话,我才换手机、换电话卡。可是还是不注意手机安全,经常带手机去同修家,只不过是去同修家时,把手机放另一房间;后来二零一九年,在网上看到当地两名同修在省城被绑架,那一天,同时被绑架的同修和家属高达三十多人,应该是手机被监控老长时间了。别人我不知道,这两名被绑架同修平时不注意手机安全,两人好象都没卸载微信。此时我才警醒。

11、不安全的电子产品也别带
现在我从不给同修打电话,有事当面联系。去同修家,我不但不带手机,不安全的电子产品都不带。

现在的高科技,发达程度超出人们的想象。我的同学(不修炼)买了一个智能音箱,插上网线后,能听歌,用语音发出指令,想听什么,它就放什么。有一次很晚了,我同学叫了一声智能音箱,那个智能音箱很不耐烦的说:“干啥?”还有一次,我同学闲着无事,就想逗逗智能音箱,说了几句没用的,结果那个智能音箱反问她:“你调戏我,你有意思吗?”这个同学也提醒我,要注意安全,说现在的北斗系统定位精确,误差不超过半米。

结语:
可能有同修觉得只有通过手机才能联系到想见的人,只有通过手机才能查到想知道的资讯。其实不是,很多同修都有过这样的体会:不用手机,想见谁的时候,不经意间的偶遇,就能见到想见的人。

一女同修,要给丈夫办理社保补贴,但是不知道政府啥时候开始办,问楼下的邻居,邻居也说不知道。一天,她坐在公交车上,上来一个女的,不认识,径直坐在她身旁,主动跟她说:“我这是去给我妹妹办理社保补贴,今天是第一天……”她闻听此话当时就悟到:是师父在借常人嘴告诉她所需信息。

总之,不用手机,只要我们的心在法上,该见到的人一定会让你见到,该知道的事也会让你知道,一样都不会落下。

【编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对错与否由作者个人负责,请读者自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