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为啥叮嘱“千万别跟那些老太太们来往”?

——再谈手机安全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3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手机安全问题,明慧网已刊出很多很多篇文章了,甚至还出了几个小册子,但这方面的安全隐患却依然存在。特别是在女性老年同修中,这种情况可以说是普遍存在。

一位同修给我谈了这么一件事。他们当地派出所的一位明真相的警察曾私下跟她说:你们可千万别跟那些老太太们来往,她们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我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什么‘你烙的饼挺好吃,再给送点来吧’。什么‘你再给送点什么什么好吃的’或其它东西之类的等等,我们一听就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是做资料的,她们是发资料的。她在向你索要资料。你们都当我们警察是傻子啊?我们现在都在翻墙上网,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不愿管你们的事,否则,抓你们,一抓一个准。”

这位同修曾办护照想出国,就因为老太太同修在电话里问这事,让派出所监听到了,要沒收同修的护照。甚至警察连同修什么时候出去学法、什么时候在家都摸的清清楚楚。这些也都是老同修在电话里一遍又一遍的问的。

同修又谈到了外地发生的一件事。几年前,四位有工作的年轻同修,个人掏钱租房组建了一个大型资料点(这里且不说组建大资料点符不符合法的要求),四人都是随个人业余时间不定期的去做资料,四人同时在一起的时候很少,供给全市同修发放。同修们在手机安全上也很注意,去资料点从不带手机,去取资料的同修也不带手机。

这个资料点一直平安运转了好几年。突然有一天这个大资料点被邪恶查抄了,并且是在四位同修都在的时候。四人也全部被重判了好几年。

后来有警察透露,资料点出事就是因为一些老太太同修们的电话被监听造成的。老太太们守着手机什么话都说。他们监听这些老太太们的手机好几年,才摸清了资料点在哪、都有谁在做资料、他们什么时间人都到齐碰头开会等。所以才选择他们四人都在时绑架和查抄了资料点。其中有一位同修在单位是个中层干部,被迫害前挺精進的,被监狱迫害回来后一直处于消极状态,都带修不修了。

这个损失是巨大的,教训也是极其深刻的。假如说因此有同修不修了,或掉下去了,我们这些老年同修有沒有责任?我不知这些老年同修们有沒有反思过这些问题。

在我身边也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自从明慧网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后,同修们都陆续组建了家庭资料点。有好多资料点同时也是学法点。同修们学完法后,所交流的内容不是讲真相就是资料的传递。虽多次强调去学法点不要带手机,可还是有同修手机不离身。天天把手机放在包里带到学法点。直到有一天手机铃响了,人们才知道手机就在身旁。而大家当着手机说了多少讲真相和做资料的事了?又提到多少同修的名字和做的项目?

这还算是好的,手机有铃声。而那些把手机铃声设为静音而带在身上的呢?你能知道他随身带着手机吗?

还有同修,在传送资料和发放资料、讲真相时也带着手机,觉的自己正念强,没事,天天都是这样过来的。怎么劝说也听不進去。我不知道同修看不看明慧文章,《八年沒抓和次年被抓》不是很清楚的说明了这个问题吗?还有同修打电话直接要资料,真的叫人无奈又无语。

我不想指责同修,但同修啊,我们不是修炼人吗?我们修的不是大法吗?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我们不是要为同修负责,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吗?如果因为你不注意手机安全而导致资料点被毁,同修被抓、被迫害,导致众生不能被救度,你难道沒有责任吗?这责任你又如何去承担?“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2]。

每一位在大陆生活过的同修都清楚,每一位家里有常人的同修,修炼环境开创的都非常不容易。一旦被迫害了,家里环境立刻就变得非常紧张,即便是家人明白了真相,在邪恶恐怖的高压下也会因为恐惧而干扰同修修炼。

师父都在法中明确讲了:“现在所有你们身上带的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连接互联网的东西,都是窃听器。”[3]你为什么就不听啊?为什么非要给邪恶当“义务情报员”呢?难道你就可以超越法之外吗?

我观察了一下,老年同修们离不开手机的原因无外乎有两个:一个是难耐的寂寞,再一个就是儿女亲情。这不正是我们修炼人要修去的东西吗?我们不是要跟师父回家吗?那为什么连手机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都放不下呢?你能带着手机上天国吗?

因为不注意手机安全而导致同修出事的事情屡屡出现,而很多同修还是不注意手机安全,依旧我行我素,不得已写出这篇文章。

有说的不妥或语气过重的地方,只能请同修包涵了,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当前的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