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更新: 2021年05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今年七十多岁,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一种是头痛,头痛厉害时不知不觉就昏倒在地。到很多大医院检查,都查不出是什么病,无法医治。还有一种病,医院也说不出名来:每月两次身上特冷,冷得上下牙齿打架,盖上几床大被都觉的冷,冷得全身发抖,抖起很高,叫孩子压在被子上都压不住的抖动。再有就是一感觉肚子饿就头昏眼花,全身无力,大汗淋漓,人就昏倒过去。

这几种病把我折磨的身心疲惫苦不堪言。一九九八年又检查出我患有直肠癌,真是雪上加霜。我和老伴都是退休工人,退休工资又低,家庭经济困难,还有一个孩子在读大学,经济压力更大。我不想给孩子思想中造成经济上的压力,不想给家里经济造成更严重负担,不想医治等死算了。家里人不同意,硬把我送到医院做了直肠癌手术。

原本很差的身体手术后更加虚弱,上气不接下气,起床、上厕所都要女儿搀扶,看东西眼睛模模糊糊,拿起报纸,只看到密密麻麻的一片,根本看不清上面的字。

术后第三天,同病房一个病友的妹妹来照顾她姐姐,她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她手里拿着一本《转法轮》,我叫她把书给我看看。

当我一接过《转法轮》时,眼睛突然清亮了,翻开书一看,《转法轮》书中每一行字都在发光,每一个字都看得很清楚。我只看了几行字,虚弱的难受的身体突然感觉很舒服。我非常惊喜,又觉的奇怪。

我学了几天《转法轮》,就觉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快,起床、走路也不用女儿搀扶了,住院半个月就出院了。

出院后,我就去了炼功点炼功,去学法小组学法。只炼了几天,就觉的身上的病全都好了。我马上把医院开的药全都扔了。

从那时起到现在二十多年来,我再没有吃过一颗药,再也没有進过医院,身体也很健康。据我所知,我们原单位得过同样病的几个同事,包括比我年龄小的都去世了。感谢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我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真的是一身轻,感到非常舒服,每天都很高兴、感到愉快和欢乐,也不知这欢乐与愉快从何而来,不知不觉还唱着歌。

二零一七年冬,我亲姐姐得了乳腺癌,保守治疗。我就给她讲了我学法轮功的奇迹,她也看到我身体的变化。由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她害怕,她不敢修炼法轮功。她是在佛教中三十多年的居士,在佛教中管一些事,二零一八年七月就去世了。我家的亲戚在我姐妹俩身上看到了鲜明的对比。他们都承认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也觉的法轮功很神奇。

修炼法轮功,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更重要的是教人重德行善,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更好的人。我在修炼前,由于身体不好,就爱发脾气,好胜心强,家里一切事由我说了算,丈夫孩子都得听我的,有不顺心的事就开始吵闹发脾气,丈夫只得忍气吞声,孩子们更是胆战心惊,有话不敢跟我说。生活在沉闷中,很少体会到家庭的欢乐。

师父教导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我按照师父的法去做,遇到不顺心的事,我首先想到师父的法,先忍住,再找自己,很快就把心顺过来了,也就不发脾气了。我从法中悟到,家里的事我不能再自己一个人说了算,应该与家里人商量着办,尽量听取他们的意见。管孩子,尽量从道理上讲,从如何做人上教育他们。孩子们也不再怕我了,有话也愿意跟我讲了,有事也愿意跟我商量。他们感受到了,我修炼大法后真的成了贤妻良母。我身体好了,天天都在欢愉中,也带动着他们,家里经常欢声笑语,全家生活在欢乐和幸福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恶党江泽民团伙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当地警察经常上门骚扰,使我原本幸福的家庭笼罩着恐惧与害怕的阴影,丈夫身体也不好,胆子又小,精神压力太大,二零零二年在恐惧中离世。孩子们在迫害中担惊受怕,精神压力很大,我开始给孩子们讲真相: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标准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错,大法弟子去北京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也没有错。你妈的生命是师父给的,不然你们早就没有妈了。妈妈在修炼大法后能把家维持在幸福中,是妈妈按照大法标准做好人才有的。你们应当感谢大法,感谢大法师父。我按照大法标准修炼,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唤醒着他们的正义和良知。不管中共如何造谣污蔑迫害法轮功,孩子们都支持我修炼法轮功。

瘟疫期间各小区都封闭比较严,出入困难,我就在本小区发真相资料。小区保安和有些人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在师父保护下,我发资料后不但没有受到骚扰,有人还把我发放的资料用手机拍下用视频发送给亲友看,还说你们看,法轮功真了不起,这时还在发资料救人。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要更加努力做好该做的,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受益于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