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风雨中的小吃摊

更新: 2021年06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街边做小吃摊生意。也更没想到,这一干就是十几年。

十几年前,我因为信仰法轮大法,为了躲避再次被中共迫害,流离失所到了另一个城市。当时,我用全部家当投资并苦心经营的店铺被迫关闭,经济损失可想而知。那时真是一无所有,不出去挣钱,连正常生活都成了问题。买蔬菜、水果,要买人家卖剩的、有点烂的。在西瓜最便宜的夏天,也买不上几次。

为了维持生活,我卖苞米、卖糖葫芦,骑着自行车满城市给人家跑销售,也只能勉强维持温饱。我心里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希望能找到一个既能赚钱维持生活开销,又能有时间修炼的工作或生意。

一、小吃摊的开始

一天,丈夫与一个很要好的邻居在一起吃饭。邻居说,他家有一个小吃车,是以前做的,一直放在那里闲置着,问我们要不要。其实之前,我就有摆摊的想法。因为摆摊是晚上摆,白天可以有自己的时间。但因为原来我一直是上班或开店,动手能力很差,所以对于前期准备工作很是打怵。

丈夫回来跟我一说这事,我们就一起去看了一下。没想到,车的设计都是我们想要的,就象给我们订制的一样。这赠送给我们的小吃车,为我们省去了最复杂的前期准备工作。就这样,我的小吃摊生意开始了。

别看仅是一个小吃摊,我对食材的选购却是很严格的。鸡蛋我不挑小的,油不买价格低廉的,蔬菜我要新鲜的,肉要上等的。一次,一个开饭店的熟人跟我说了他家進货时肉的价格,听着很便宜,我也试着要了一件。货送来,我拆开一看,肉有些发红,虽然不是坏掉的,但论质量应该是下等的。真是一分钱一分货,我毫不犹豫的退掉了。

卖货时,称重卖的食物,每秤我都会多出三、五角钱。我就是宁可多出几角钱,也不会少给人家一角钱,即使顾客不在跟前也一样对待。因为这杆秤是在心里的。有的顾客说:“分量好足。”有的说:“在别人家花一样的钱,买不到这么多的东西。”

记的有一个顾客递给我钱的手上沾满了尘土,一看就是干体力活的。我就挑了一个大个的鸡蛋,称重的食物再多给他添上一些。虽然我的这点举动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在顾客那里也可能起不到一丝的涟漪。但这些都是我自然而做的,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在长期的修炼中修出的善念,是不求回报,不需要别人肯定的。这类的事情很多。

来我这里的顾客,有机会我就跟他们聊一些老百姓关心的话题。比如,房价飙升,老百姓是一辈子的房奴;教育、医疗、房子是老百姓的三座大山;高价养老、延迟退休;中共花几十亿建造防火墙,让老百姓看不到真相,等等;再有机会,我就会進一步讲法轮功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二、远道来的顾客

有一次,一个顾客到我这来买吃的。一边吃,一边跟我唠嗑。她说她家不在这个城市,她妹妹家在这里。她听她妹妹说我家做的食物好吃又干净,她特意上我这来,想让我教教她,然后她给我加盟费。

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这个人很保守,妒嫉心又强。我会的事情,不愿告诉任何人。即使是家里的亲戚,也只是告诉一知半解,不会全都告诉。但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觉的这些不好的心都得去掉。而且我能接触到的人,都是来听真相的,让人得救才是最重要的。

我说:“可以啊,但我不会收钱的。”她有些惊讶。我说:“其实这个东西很简单,可能就是一层窗户纸,一点就破。可是这层窗户纸,别人不会点给你。现在买卖不好干,同行之间都互相排斥。谁会告诉你,让自己多一个竞争对手呢?”她连连点头称是。

我说:“你听说过法轮大法吗?我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要相信电视上中共宣传的谎言,‘天安门自焚’是骗局。我要是不修炼法轮大法,即使你给我钱,我也不会全教给你的。”接着,我就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和为什么要三退。最后,我给她取了一个化名“美莲”,她退出了团和队。我告诉她,危难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她高高兴兴的、满意的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喃喃自语:“美莲,美莲,这个名字可真好听。”说好了要来学手艺,可是她听完真相、做了三退之后再也没来过。我知道,她就是来听真相的。

三、腿被扎伤之后

师尊讲:“我们是修神的,那一定是有神迹存在的。”[1]

一天下午四点多钟,我刚刚出摊,过来了两个喝醉了酒的男子。他们一屁股坐在距离我的小摊前三、四米的地上,一边喝,一边说着醉话。突然,其中的一个人举起啤酒瓶子就摔,瓶子的玻璃碎片四溅。那时正是七月入伏的天气,我穿着短裤,小腿裸露在外面。

当时,我正在打扫小吃摊周围地面的卫生,没有任何防备,躲避也来不及了。玻璃碎片瞬间崩到我的腿上,我的右腿肚子象炸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如喷泉一样的往出喷溅。我没有感到疼痛,只看见血先是往出喷溅。一会儿,就象泉水一样往出涌。我用手使劲的按着伤口,可是血仍象泉水一样,汨汨的往出淌。

我很镇静。这时,有好心人打了120,要了救护车。我想我没事,不应该去医院。又一想,伤口得缝合呀,那我就去缝合完了就回来。我对着有些发懵的丈夫说:“等着我,我缝上就回来。”

可是到了医院,门诊大夫在处置伤口时,用手在伤口里面摸出了一个玻璃碎片。而且发现伤口里还有,只能通过手术把其余的玻璃碎片找出来。否则,大夫不给做缝合。就这样,当晚就進行了手术。手术做了三个多小时,我出手术室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腿上的伤口有十公分长,缝了大约十五针。

医生说,腿肚子的肌腱断开了,而且伤口很深。缝合后,打上了石膏,避免肌腱用力。如果在肌腱没有长好的时间里用力了,就有可能把缝合的肌腱挣断,那样就得做二次手术,人遭罪,还要再花钱。所以医生要求我,一个月内不许下地。如果有事非得下地,就要用拐杖,把腿完全悬起来,不能让腿用一点力。医生还说:“伤口还有半公分就碰到神经了。如果碰到神经,你将终身残疾……”

尽管医生要求最低是十五天拆线后才能出院,但我第三天上午,就打车回家了;尽管医生要求一个月不许下地,但回家的第二天,我就拆掉石膏,早上开始炼功;一次吊针也没打,一片消炎药也不用吃。当时正是三伏天,气温每天都是零上三十度左右。这么热的天,我没打针、没吃药,伤口没发炎、没红肿,而且逐渐的干巴,结痂。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这只因为我有信仰。

我给一位顾客讲真相,讲到了我腿受伤的事。她说,她就曾经让车撞了。当时医生也是要求一个月不许下地,那她就在这一个月内一次地都没下,大小便都是在床上,丈夫和女儿伺候她。当时我腿上的伤还不到一个月,但已能正常走路。而她都将近一年了,走路还是有点一瘸一拐。她让我走几步给她看看,然后不断的赞叹:“确实神奇!”

法轮大法就是这么神奇。医生让我一个月不能下地,而我第十天就开始出摊了。第十五天,我自己打车去拆线,医生看见我大惊:“哎呀!你怎么不拄拐杖,还自己来了呢?如果伤口挣开,麻烦就大了。”我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事。”他不相信,就是一个劲的反复强调肌腱如果挣开的严重后果。

一个月后,我自己乘坐公交车,又走了一段路,去医院找给我主治的医生。医生是位男士,之前他总问我,对方到底赔了我多少钱。我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大法,没让对方赔钱。”他有点嘲笑的样子。我给他真相U盘,他也不要。看的出,他对我的做法嗤之以鼻。

这次我让大夫看看我的腿恢复的怎么样,跟他讲真相,让他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他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这次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再反驳,而且再给他U盘,他也毫不犹豫的接过去了。

我出摊后,周围的人加上顾客,他们问的最多的就是:“赔了多少钱?”我告诉他们:“我没让他赔钱。”看到他们诧异的目光,我告诉他们:“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不然我不会这样做的。”夏天正是出摊旺季,我如果找人帮忙,也得给人家工资,而且不是我自己卖货,卖货额相对也会减少。

有一位男士非常好奇,到我跟前纳闷的问:“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你这里里外外的损失这么大,怎么就不让他赔呢?就算不讹他,你的损失他赔偿,也是正常的吧?”我从卖货的车里拿出一本法轮功真相小册子递给他。他虽然还是不太认可我的做法,但是他也明白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在当今物欲横流,人人以利益为第一的社会,人们很难想象、也不敢相信有这样的好人。我修炼法轮大法,大法师父教我们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把我腿弄伤的人,我自然也给他讲了真相,并告诉他:“如果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并送给了他一些真相资料。他的家人坚持给我送来自己种的各种青菜,当我家孩子下楼取菜时,她反复跟孩子说:“你妈最好,你妈这个人真是太好太好了!”

四、几次差点中断的小吃摊

我的小吃摊几经风雨,几次差点中断。但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小吃摊伴随着我风风雨雨的走到现在。

前几年,当地“六一零”总想找我,并扬言要绑架我,家人的压力很大,坚持要我不再出摊,离开本地。有一次,我被绑架了,警察拿着我身上带着的钥匙把家里翻了个遍。我想这次我的小吃摊真得中断了。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丈夫居然接着干了下去。

我丈夫有糖尿病、高血压、脑梗,最明显的症状就是反应迟钝。比如,在他眼前的东西,他硬是找不到;冷了,不知道添衣服;热了,不知道减衣服。曾经有一段时间,他突然说话说不明白,只能说别人听不懂的几个字。后来,我带着他每天读一小段《转法轮》。

经过一个月,丈夫逐渐的恢复了过来。之前我卖货时,无论多忙我都不用他,因为就算是打包,他也弄不明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我被绑架不在家的一个多月里,他竟然把我家的小吃摊坚持了下来。尽管有姐姐的帮忙,但我觉的这简直就是奇迹!

在我这次被迫害中,我丈夫居然神奇的精神起来了。我回家后,丈夫从一个隐蔽的地方给我拿出一本《转法轮》说:“看,这本书是我特意给你留下在家看的。其余的,我都给你藏到别的地方去了。”丈夫的善举得到了福报。

心脑血管疾病是现代医学攻克不了的难题,能保持住病情不发展就是不错的了,根本就没有能治好的。大伯哥说:“没想到,我弟弟这几年还精神起来了,比前几年还精神。”丈夫回来说:“我怎么忘了告诉他们是大法师父保护我的呢?下次再看见他们,我一定要把这句话补上。”

五、换车

我的小吃摊也在不断的升级,由刚开始用别人送的车,到后来我又从新订制了一个更大的售货车。现在,我又换车了,换了一个全封闭的车。从此,不再担心风吹雨淋。

我刚开始买这辆车时,我旁边的摊主也急忙买了一个比我的更大、更好的车。他的大车在我的车前面一停放,就把我挡在了后面。

刚开始,我的心里很不舒服。但转念一想,我这在干什么呢?我在跟人争?我这算什么修炼人?这么点事还有想法。我为自己有不正的念头而感到羞愧。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扭转了自己的心态,心里坦然了。

但好象还是在考验我,看我是不是把心放下了。有的人跟我说:“你的车太往后面了。”我说:“没关系,在哪都一样。”隔几天,又有人说:“他的车把你挡的溜严,我们看着都替你气不公。”我笑呵呵的说:“是我的财,谁也挡不住。”

的确,现在各行各业的生意都不好做,尤其是疫情爆发之后,很多人的生意都渐不如从前。就是我旁边的摊主,也是生意冷清。而我的小吃摊,不但不受任何影响,反而越来越好。即使在封城、封小区期间,也未间断。我周围的摊主因为害怕被感染,不再出摊。有的人很诧异,问我:“你不怕被感染吗?”我就告诉他们:“瘟疫是长眼睛的,都是由瘟神来掌控的。”由此而引出讲真相的话题,并给顾客发放有关疫情真相的二维码卡片。

其实,我出摊的位置既不在闹市区,也不是临街地,只是在一个人口并不密集的小区周边。而且周围有一片小区因为动迁,已经搬走了很大一部份居民。现在的小吃摊到处都是,但好多人越过自己附近的小吃摊,绕道也要到我这里来。我的客人很多是回头客,也有的人说:“我是慕名而来。”现在的人有车,所以我的小吃摊前经常是车来车往。

风风雨雨中,我的小吃摊伴随着我走过了十几年。这十几年,无论刮风下雨,无论邪恶图谋迫害,还是我被绑架不能回家,小吃摊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走到了今天。我也由生活的窘迫,到现在经济条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由刚开始流离失所不敢暴露自己,到现在我能坦然的告诉人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在生活的窘迫和迫害的压力下迷失自己。沐浴师尊洪恩,我无法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也希望人们都能明白真相,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