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关于各类软件的提醒、交流》的一点浅见

更新: 2021年05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读了《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其中的<关于各类软件的提醒、交流>一文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感到生活在大陆的人真的是太难了。

关闭电脑后,我突然想到什么“工作中要用到一些软件”、“商家要求使用微信订货”、“教师给学生布置作业,也通过微信发布”等等,这些不都是表面吗?实质上社会上的一切还不是都与大法弟子的修炼有关吗?

师父讲:“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1]如今微信及一些软件能泛滥到这种地步、肆虐人间,胆大妄为,不能说与大法弟子无关。

明慧网通知不能以任何借口保留微信等一些软件已经有几年了,可到底有多少大法弟子“听话”的?很多同修都在以各种借口保留和使用,还有的同修卸载掉微信等后,稍微受到一点挫折,就又安装上了。究其根本原因无非是放不下名、利、情。如:周围的亲朋好友都拿着智能手机,微信聊天,自己不用怕别人耻笑;用微信聊天省钱;网上购物便宜;有的儿女或父母在外地,用视频聊天觉得更好;为了工作中的方便,同事都用;等等等等。表面看着都是“理由”,用着也挺好,省钱、省力、省事,可邪恶的实质目的是利用外星文化来害人的,现在已经是越来越明显的表现出来了。

记得在网上看过一篇交流文章,一个同修所在的工作单位要求员工必须得使用微信,该同修遵照明慧网的通知卸载了微信后辞职了。没多久就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可以不使用微信,也能正常工作。而且时间比原来的单位宽松了许多,更有时间修炼了,工资还多了。

还有一篇交流文章,同修卸载微信后,坚定的表示以后不再使用微信。结果用电话、短信的方式与商家一样订货,商家也没有对同修发难。

我地区有一位同修是上班族,单位要求人人用智能手机,他就是不用。领导说员工要用微信接受考题(实际上都是些没有用的东西),答完后要发送过去的。同修是铁了心了,就是说:我不用智能手机。结果同修不用答那些没用的考题了,省下来的时间用于学法、炼功,直到现在班也上的好好的。

还有一位同修是教师,无论别人怎么说,他也是不用微信。我想他肯定也不用微信给学生布置作业。

像以上的同修,真正能把心横下来,不怕名、利、情受到损失,自明慧网的通知下发后就坚决不再使用微信及其它邪党软件的同修,到底能有多少呢?

师父讲:“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2]

也许正因为最初很多大法弟子没认清微信等软件的危害,怕自己的名、利、情受到损失,从而保留和使用,有的同修玩手机的瘾甚至不次于常人。那不都是在不断的给其输送能量、推波助澜吗?用工作中的软件还得点“同意”带有诽谤大法内容的霸王协议才能使用,那岂不是明明白白的混同于滑下去的常人了吗?

记得我不用智能手机换回老年手机后,在一些公共场合使用时,总是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人们会觉得年轻人怎么用老年手机啊,怪怪的。一次,我在某处办理一项事宜的时候,旁边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工作人员向他要手机号,没想到他大声的说:“我没有手机!”工作人员顿时一惊:“你没手机?!”“对,我没有手机!”我明显的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没有手机的人都能这样理直气壮,我用老年手机有啥不好意思的?

从此以后,我拿着老年手机反而有一种自豪感。当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用智能手机时,我就说:“玩微信容易上瘾,一看会很长时间,对眼睛、颈椎都不好。而且还容易让人不务正业,孩子也不想管了,啥活儿也不想干了,光弄它了。彻底不用,就能控制住自己。”有的人就夸我:“你真行!”“真有自制力!”

去年疫情期间,我地刚刚解封时,上公交车必须用微信扫健康码。我想微信卸载了,不能再安上,不能听邪党的。不让上公交车,放下利益之心,我就打出租车。没想到仅仅两天,上车的人几乎都嫌麻烦,投完币就往车后面走,没几个扫码的,司机让扫码也没人听,扫码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我领孩子去办事大厅办理身份证,让扫码才能入内,两侧站了好几个检查人员。没想到我晃了一下身份证,检查人员就让我过去了。孩子跟着我走,没手机,没身份证,也没人问,甚至连体温都没测。

今年过年前,我地区要求人人检测核酸,否则什么地方都不许去。单元门上都贴有市民码,让用微信扫码后去做核酸。我当时就想:武汉肺炎本来就与大法弟子无关,做核酸是对大法弟子的污辱。人人核酸,你们说了不算,我就是不安装微信。一时间所有的店铺还真的都在门上贴出了让扫码的东西,不扫码还真的不让進了。银行的定期存款到期了,不扫码也入不了内,利息取不了,也办理不了续存的业务。我想那就暂时不去取利息,放下利益之心。家里吃的东西先前备了一点,再过些天可能就没吃的了。但我坚信总会有办法的,因为师父讲:“佛法无边是什么意思呢?他有的是办法。”[3]

后来就听到小区里有人开着小车用喇叭喊着卖吃的,我赶紧买了点。过了几天我无意间听到有人说:没有智能手机扫不了码的,拿着身份证到社区办个通行证的卡片就行,到哪儿都好使。结果我社区都没去,一个内部的亲戚就主动给我办理了通行证。到哪儿拿出来一晃就行,到银行办理业务、买年货啥的,我一点儿都没耽误。

师父讲:“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4]“人心的改变就会使事情向正面转向。”[5]

个人浅见:着眼于表面解决不了问题,关键是同修们在这方面要有个清醒的认识,真正放下名、利、情,别再给被邪恶控制的这个外星文化输送能量,可能暂时会带来一些不便、挫折,如果大法弟子都能重视起来,在这方面做好,操控霸王协议的邪恶就会自灭。

写这篇文章,自己也找到了以前没有认识到的不足:就是自己虽然不用智能手机,有时还会扒拉扒拉家人的,看看热闹,有时也网上购点东西,现在感到很懊悔,才知道这样做是错的,也是在给其输送能量,以后一定要杜绝了。

最后真心的希望同修们都想一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新经文:《理性》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