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手机被监控的事例

——再谈手机安全问题

更新: 2021年05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三日】近一段时间,有关手机安全问题,同修谈了很多,我也想谈一谈我所看到和听到的这类事例,希望同修都能重视起来,减少损失,不造业。

早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那个时期,家人同修依法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遭到当地非法通缉,曾被迫流离失所,后来被绑架、非法判重刑。绑架后警察们就说:通过监控手机,找你们,你们手机老换号,就挺麻烦。那时,手机还没有普及,多数用的是诺基亚手机等等,都不是智能手机。而且手机卡也不是实名制,手机卡随便就买,很方便。从中看到,那时候中共邪党就已经在监控大法弟子的手机了。

大约五、六年以前,老家的一个同修就和我说起发生在她身上的几件事。一次是去参加婚礼,她和其姐妹在微信里联系谈论买票事宜,她的姐妹都是常人,约好一起走,那几天几乎天天联系,最后定下了启程时间、车次等等。启程那天,当她赶到火车站时,当地警察已经在火车站等着她呢,直接把她绑架了。

还有一次是她的孩子在外地,帮她兑了一个小店铺。一切事宜都是孩子办的,结果在开业当天,家里那边的什么国保、610千里迢迢的就来骚扰了。因为她经常换号,她说她家孩子的手机可能被监控了。

还有一个同修,一段时间照顾病重的老人,基本都不太和同修联系。在香港反送中时期,去深圳探亲,结果户口所在地的警察就给她打电话,知道她现在在深圳,问她要上香港吗,告诉她不能去香港如何如何。她不在户口所在地居住,和当地同修好象联系的也不多,但看来手机也被监控了。

家里有个亲戚用的是北京电话卡,但他人不在北京,去年夏天北京疫情严重时,他从一个省到另一个省探亲,他所到之地的当地防疫部门就给他打来电话,过问他是不是从北京来的。他急忙复述一下,他从哪个机场登机,在哪个机场下飞机等等,和北京一点联系都没有,才作罢。

师父说:“现在所有你们身上带的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连接互联网的东西,都是窃听器。现在对大法弟子越来越感兴趣的还不只是中共邪党了,我告诉你们,很多国家都在监听你们。你觉的我是个普通学员,没事,你打电话,连你们说的家常话、你什么时候买菜吃饭他们都做记录的,分析你的整个人等。你知道商家分析商业情报怎么分析?也是这么分析的。对你已经了解的非常清楚,你只要有一部手机带在身上。”[1]

我们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了。但是我近一段时间,也刚刚接触几个老年同修,也不太在意手机安全问题,切磋几次,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我第一次看到他们学法、听明慧广播、和同修说话,声音都很大,手机就在桌子上,真没想到会这样,急忙帮他们拿到别的房间。告诉她不能这样并和她切磋。但是她说她多少年了,总是这个状态,认为自己简单纯净,认为她自己没有怕心。她越这样说,我当时反而越担心,因为这样的教训太多了,明慧网有很多这样的交流文章。

和她没说通,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很难受,就想着怎么办呢?后来发现她去同修家、去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都带着手机。而且她手机还没有卸载微信。

我又把明慧编辑部发表的《所有大法弟子须知》、同修的交流文章给她找出来拿去。又和她切磋,最后和她商量说:为了安全问题,能不能不带手机出去?她想了想,摇头说:不行啊,我要坐公交车。

她讲真相还挺精進的,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不和她联系吧,她上不了网,什么都没有,和她联系吧,在这个问题上这个状态还在持续。只能是帮她发正念了,也同时找自己,自己有急心、担心、埋怨的心,发正念把执着心去掉。求师父加持,逐渐的心平静下来了。

大年初一看神韵,她领另一个刚刚走回来修炼的同修来了。两人都带着手机。神韵一年一次,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好把她们的手机放到别的房间里。看神韵其实我们是很欢迎的,但是带着手机到同修家就不应该了。

同时我想,微信这种不好的软件,有的人称它为流氓软件,在另外空间它也是有生命的,也是将来要淘汰的生命,大法弟子用它,那是不是给它加能量呢?师父说:“特别是炼功的人就更危险,一拜就逐渐的给它能量,它就形成了一个有形的身体,可是这个有形的身体是在另外空间形成的。”[2]我想还没有卸载微信软件的同修,真应该好好想想了。

而且有的同修经常电话联系。一次,我碰到一个老年同修和另一个老年同修打电话,唠了二十多分钟。这些事都应该注意了,不能带着侥幸的心理去对待我们的修炼了。

以上写这些事例,对事不对人,只想让同修能引以为戒,尽快归正。对自己负责、也就是对他人负责、对整体负责。

一点感想,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希望我们能共同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当前的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