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屯里第一“厉害人”的新生

更新: 2021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 * *

我自小多灾多难。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告别了死神,重获新生。二十四年了,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我们村的人都知道,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村里人都说我的脾气变了。村书记说:“法轮功能把她(指我)变好,真不是一般的功!”

一、修炼前后两重天

母亲说,我不到一周岁就开始抽风,医生称“小儿癫痫”。每次病情发作都很厉害,全身抽动,口吐白沫,母亲感觉我活不了了,就把预备好的一捆谷草抱進屋里,等我断气时准备用草把我裹上扔出去。可是每次我又都活了过来。

刚满一周岁,我又得了一种传染病——黑热病。我家在农村,离县城远,看病不方便。这病需要每天打针。母亲很能干,看着医生给我打针,她就想要自己给我打针。在医生的指点下母亲真的就能自己给我打针了。两年后,我的病好了。据村里的婶子、大妈们讲,全村得黑热病的有八、九个孩子,其他孩子都死了,只有我活下来了。

五周岁时,我又患了咳喘病,并且留下了病根儿。可以说我从小到大没有没病的时候,常年离不开药,成了个药篓子,在病痛中苦熬着。我抱怨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怨恨老天对我不公。

我这个病包子,不只自己遭罪,还害了娘家、婆家两家人。常年治病得花多少钱!全家人为了给我治病都得缩衣节食。结婚时,正赶上分产到户。因为我身体不好,干不了地里的活,家里的二十亩田就靠丈夫一个人干。他忙不过来时,公公、婆婆、小姑子都来帮着干。

农民就是土里刨食。丈夫一年到头辛辛苦苦,靠卖粮挣的那点钱都拿来给我治病了。

可以想象我家的日子那时是个什么样。可我的病去不了根,年年发作,就得年年治,可病越治越重。我被病折腾的生不如死,真不如死了算了。可儿子、女儿太小,又不忍心丢下他俩。没有别的出路,只能就这么熬着。

一九九七年四月十日那天,我已经卧床三个多月了。用家人的话讲,我就是一个等死的人,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了。

就在那一天,婶婆从外地来了。她老人家是特意来给我介绍法轮功的。看我起不来,就让我先在热炕头上听法轮功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婶婆又教我炼功动作。我说炼不了功,婶婆说:“能炼多少,就炼多少。”我就尽量爬起来,可也只能坚持炼几分钟。

第三天晚上,我吐了半盆又苦又涩的苦水。吐完后,胀的象扣着一口锅的大肚子没了;第四天,我开始没完没了的便尿,浑身的浮肿全消了;第七天,我能起床做家务了;半个月,我觉的我的病全好了,二十天后,我就能和丈夫一起下田种地了!

不足三星期,我的身体发生了家人说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心里可亮堂了!全家人,婆婆、丈夫和俩孩子简直乐开了花。丈夫逢人就讲:“法轮功是神功,把我家等死的人救活了!”法轮功就这样在我们村传开了,先后有几十人来我家学法、炼功。

修炼后我没有病了,不用看病买药了,和丈夫一起种田、养猪,家里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一年比一年强。几年后家里盖了新房,再后来,娶了儿媳,抱上了孙子;近十年来,老伴打工,我种田,过日子不愁了,家中和和睦睦。我老伴说:“你炼功给家里省了二十万医药费。我知足了,亏得你炼了法轮功,才能好好活着。”

我非常清楚,我能死里逃生,有了今天的健康和一个和睦的大家庭,完全是托了法轮大法的福!是大法师父拯救了我,我衷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二、村书记:“法轮功能把她变好,真不是一般的功”

通过学《转法轮》,我知道了按真、善、忍修自己,做好人。我身体好了,心情也好了,村里人都说我变了。村书记说:“某某某(指我)在咱们屯的妇女中,是第一厉害的人。法轮功能把她变好,法轮功真不是一般的功。”

村书记为啥赞扬法轮功把我变好了?因为以前我性格外向,性子急,脾气暴躁。谁惹了我,我抓住人家的“尾巴”不是拎三圈,而是拎够才撒手。我经常和人吵架、打仗,不打赢不罢休。了解我的人,都躲着我,连“村霸”见到我都得先和我打招呼。有人对我说:“你若是男人,就去闯江湖。打遍天下无敌手。”因此,我的人生很失败。我无论身在何处,总是有“敌人”。因为我好斗,让原本病病歪歪的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这也是我为何不到四十岁,就瘫在炕上等死的原因。

有一年,家里上交村政府负担款。我家当时很困难,把家里的钱交了可还欠村政府五十元。村政府说,交粮也可以。我丈夫赶车拉去了高粱替代了这五十元欠款。第二天我去村政府结账,会计一算账,说我家还欠五十元。我一下就翻了脸:“我们昨天交的粮,怎么还欠?你为啥不给上账!”会计说:“不是我没上账,是你们没有这笔账。”

我不依不饶。这时有人在一旁为他帮腔,这一下子惹恼了我,一边大吵,一边抢账本、摔算盘,不让他们办公。满屋子村民都等着结账,我连闹带嚷:“我这笔账不算清楚,往下谁也别想算!”村书记看我如此蛮横,亲自动手把我拽到了室外。在众目睽睽的围观下,我抡起拳头就开始打他,嘴里嚷着:“我告诉你,我为啥打你。因为你手下的干部你没有领导好,你咋领导的!所以我就打你。你这个书记不称职,你赶紧让位算了!”村书记没还手,只是陪着笑脸。事后才知道,错出在我丈夫身上,是他自己忘了给会计报账。

又一年,粮食刚刚收進家。一天晚上,村书记在高音喇叭里说:“公路两边晒有苞米杆和高粱杆的各户注意了:明天上午必须把杆都拉走。下午开始翻地,迎接省里领导检查。村上(政府)一亩地给补二十元,从负担钱里扣。”那时我身体不好,体力活干不了多少。因为害怕耽误翻地,影响村官工作,丈夫就找来了公公帮忙。

公公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天没亮,公公就和我们一块去满是白茬地的田里抱高粱杆,深一脚、浅一脚的。公公被高粱茬子几次绊倒,摔了几个大跟头。我看在眼里,心里翻江倒海:“老人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为了帮我们干活,要真摔坏了,我们吃不了得兜着走,这得担多大的责任哪?”一边干活,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幸运的是,公公没有摔伤。

转眼,到了交负担款的时候,村干部登门来要钱。还是要交原数的负担款,村书记在高音广播里说每亩地给补的二十元钱不算了。我很气愤,交款时,我把说给补的那笔钱没有交。日后,村干部们除了村书记之外,成群结队的、三番五次的来家找我要那笔钱。每次我的态度都很硬:“这笔钱我给。但是,你们官小,你们回去转告书记,让他亲自来取,我必须把钱亲手交给他。”我一直要村书记来取款,可是村书记一直没来。最终,这笔钱悄悄的补给我们了。那时我觉的自己能耐、了不起。虽然我是普通老百姓,可你村书记也得让我三分。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再看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好象做了一场梦,一场噩梦。师父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1]“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它是属于阴性的东西,属于不好的东西。而那些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的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它是导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这是最主要的一种病的来源。”[1]

我过去一身的霸气,伤害了多少人,造了多少业?我能没病吗,病能不重吗?今生今世,我幸运的修炼了法轮大法,是师父让我知道了如何做人。我明白了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做人,才是个好人。因为懂得了如何做人的天理,我不与人争斗、打仗了。反过来我善待别人,化解了和邻居、街坊的恩恩怨怨,大家在一起高高兴兴的和睦相处。

有一位大哥,我曾在众人面前打了他一个嘴巴子,他跟我结了疙瘩。十五年了,见面不理我。我主动给他赔礼道歉,得到了他的谅解。

有一位本家族的妯娌,我俩十几年了见面从不说一句话,还经常发生口角。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填平了我们之间的一道鸿沟。后来,她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已经修炼十多年了。我俩成了同修,相处的很溶洽,互通有无,无话不谈,经常在一起交流修炼心得体会,比亲姐妹还亲。一个邻居对我说:“多亏法轮功,你们俩才有了今天。”

修炼了法轮大法,我变的善良了,村里人也从躲着我变的愿意接近我了。他们从我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有的人是因此来和我一起修大法的。修炼后,他们都受了益。法轮大法好,在乡亲们的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弥天大谎铺天盖地。派出所警察没日没夜的来村里骚扰法轮功学员。有一天,村书记烦了,他对派出所所长说:“法轮功怎么啦?法轮功把我村要死的人都救活了。你是不是吃饱撑的?没完没了的整法轮功干啥?!”

不管上头咋下令、怎么催,村书记没有登门找过我,他从内心反感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我遭中共迫害流离失所期间,经常回家,村书记一直保护着我。

三、法轮大法福泽乡亲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的这二十二年中,我一直向人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特别是近些年,我面对面告诉有缘人,诚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许多人听明白后都受益了:屯里有个大姐原来老头晕,修炼后不再晕了;有个村民腰脱好了;有个朋友腰脱和心脏病都好了;有个老年亲戚脑梗瘫痪,现在不但生活能自理了,原来不会说话现在又能流利的说话了。

我有个同学,因为受无神论毒害,法轮功学员给她讲真相,她不接受。后来她患重病,治不好。通过我用实例给她讲法轮功真相,她终于转变了,明白了法轮大法是在救人。她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严重的心脏病、糖尿病都好了。

我还有个同学,她心脏不好,过去也炼过法轮功。中共迫害大法后,她不敢炼了。我担心她,多次劝她回到大法中来,由于害怕遭受迫害,她一直没有走回来。我经常给她送《天赐洪福》、《明白》、《金种子》等明慧真相期刊,她都看,她从心里明白了真相。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她突然发烧,咳嗽、胸闷、呼吸困难,非常难受。她一直挺着,谁也没告诉。也不敢去医院,如果去医院,她知道必定被隔离。

一天晚上她发烧、咳嗽的很厉害,呼吸非常困难,几乎就要断气了,她觉的自己不行了。这时,她突然想起了法轮大法能救命,就开始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几遍,呼吸顺畅了,好了。第二天,不烧了,咳嗽也好了,胸也不闷了,彻底好了。她发自内心的告诉我说:“是法轮大法救活了我。”

村书记退休后,他的儿媳把他和他老伴撵走了,老俩口搬進了村里的一所破旧房子里。我知道后,就去看望他们,安慰他们。我说:“等你儿媳消消气,我去给你们说和。”听说先后已经有六个人去说和,全让村书记的儿媳给顶走了。听说我准备去说和,有几个人说我:“去也白去,还得被顶出来。”我想,我是修炼人,村书记一家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并且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应该家庭和睦。我想我要用真、善、忍唤醒她的良知,使她能够改变自己,做个好儿媳。

因为时间短,我担心村书记家的儿媳气没消,就想等等再去说和。可是,村书记和他老伴来找我,让我早点去和他儿媳说说,我就马上去了他家。我和村书记的儿媳交谈了三个多小时,她没有顶我,但是也没有表态接回公婆。第二天,我接到了村书记嫂子的电话,她告诉我,村书记儿媳昨天晚上就去接公婆了。老俩口喜气洋洋的回了家。

事后,村书记儿媳对我说:“婶,你和我说完后,我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一直想你的那些话。想来想去,觉的婶炼法轮功,说的有道理,都是为了我好。我明白过来后,再也不能等了。吃完晚饭,我和你侄(她丈夫)、孩子就一起去把两位老人接回家了。”

从此,村书记全家人都对我好,非常尊敬我,他儿媳和我成了朋友。她见到我时,总是说炼法轮功的人都好。大法真相护身符、车挂她都要,还传给别人。给别人后,她再来找我要。近些年来,我们家种田的大小事她都非常关心,愿意帮忙,年年帮助我家张罗备耕、春播、秋收、卖粮。我好象多了个女儿。

如今村书记和老伴都是古稀之年的人了,身体难免生病。我经常嘱咐他俩:“别忘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年前,老俩口迁進城里居住,现在身板都很硬朗,晚年生活很幸福。

这篇文章讲的故事是我的亲身经历。希望人们能够破除中共的谎言,明白法轮大法真相。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您会百分之百受益。我愿全天下的人,都拥有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