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正直老父得法记

更新: 2021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 * *

我父亲今年八十八岁,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父亲脸色红润,腰板挺直,思维敏捷,不亚于三十年前上班时的精神状态。由于父亲为人正直善良,在我们整个大家族中,是很受信任和尊敬的一位老者。

特别是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二十多年来,父亲的正义举动,在法轮大法中受益的真实体现,让人们更加尊敬和佩服。很多亲朋好友,认识他的人,对法轮大法都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下面我就讲述几个有关父亲的故事。

协助我母亲修炼

一九九五年十月,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星期,折磨我多年的几种疾病都不治而愈。我觉的这个大法太好了,不能只是我自己受益,要让更多的人都来得这个大法。我先告诉了我的父母、弟妹等家里所有的亲人。随后,又广传给亲朋好友、同事熟人等。

我母亲是一个多病缠身的老病号,尤其是严重的头痛病,一年到头,多数时间都离不开帽子;严重的贫血、肠胃病,使她走路都无力抬脚;常年脸部毫无血色,一脸痛苦的表情。

那时,我父亲身体也不好。由于在中共政府部门工作了几十年,多年担任领导职务,在争争斗斗、尔虞我诈的环境中,父亲生气上火,落下了心脏病、高血压、高血脂、胃肠病等多种疾病。

我希望我的父母能修炼这部高德大法,在晚年生活的幸福快乐。当我回家让父母亲也修炼大法时,母亲一听,就高兴的说也要修。父亲没有说什么。当我又一次让父亲修炼时,他说:“你们先修吧,我以后再说。”一九九六年初,当时六十多岁的母亲也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

我母亲只上过一年学。当她得到宝书《转法轮》时,又欢喜,又发愁:欢喜的是自己也能得到这么好的大法了。愁的是,面对这么好的宝书,却两眼抹黑,多数字都不认识,无法学法。父亲看到母亲焦急的样子,就安慰她:“不用急,我来教你识字。你只要有决心学,一定能行。”从那天起,父亲多了一项神圣的任务——教我母亲认字,学大法。

母亲先把不认识的字照着书写下来,然后父亲再教她。有时笔划写错了,父亲写个正确的告诉她。父亲也有不认识的字,就戴着眼镜查找字典。母亲学的很认真,父亲教的也很认真。有时一个字父亲要告诉她几次,母亲才能记的住。父亲都是很耐心的教,没有耍过一次态度。

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母亲识字的速度很快。不长时间,母亲就能通读《转法轮》了。后来四十多本大法书,母亲都能流利的通读下来。其中还有几本正体字的大法书,母亲都认识。

这些年,母亲光记生字的本子就用了一摞子。父亲还经常读法给母亲听,使母亲学法進步很快。有好几次,母亲心情激动的对我们几个姐弟说:“我这辈子能学法修炼,也有你父亲的功劳啊!他在帮我修炼。”

父亲不光教我母亲识字,还陪伴我母亲去公园炼功。冬天早晨去公园里炼功,天都还没亮,父亲都是陪伴着母亲到了炼功点再回家。母亲去学法小组集体学法,父亲会把她送过大马路后,再回家。

不知不觉中,多病的母亲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扔掉了常年离不开的帽子;多年戴的老花镜也不用了,视力不亚于年轻人;脾气也变好了。二十多年来,母亲再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父亲还没有修炼,只是在协助我母亲修,可他身上的几种病也神奇般的消失了,这都是师父的慈悲。父亲知道法轮大法好,但他还是没有想修炼,也许机缘还未到。

对打人凶手不让步

那是中共刚刚迫害法轮大法时的事情。有一次,我被本地公安绑架,从我家抄去了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等物品。在派出所的地下室,一个出了名的恶警逼我说出其他同修,我不配合。他就狠狠的打了我多个耳光,当时我觉得整个脸象火烧一样的烧、痛,一夜无法入睡。

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我父亲来到了派出所的地下室。在离我还有三米多远的距离,就听他大声的问我:“你的脸怎么了?”我说:“是某某某打的。”父亲听后,表情很难看,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过了一天后的上午,和那个恶警一同办案的另一个警察,把我从派出所的地下室叫了出去,对我说:“我代表某某某向你道歉。他打人确实是不对的,他也认识到了。领导对他也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并责令他作深刻的检查。希望你能原谅他,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希望你能表个态,放他一马。他保证今后不会再打你了。”我说:“不光不能再打我,也不允许再打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我们没有犯法,抓我们就是错误的。警察打人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希望你能转告他,不要参与迫害好人,给自己堵死后路,让他好自为之吧。”他说:“我会转告的。”

过后,母亲告诉我,我被恶警打的当天晚上,很少失眠的父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无法入睡。他对我母亲说:“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很乱,感觉女儿好象发生了什么事。”翻腾了一夜,天还没有亮,父亲就起床穿好衣服,直接去了非法关押我的派出所地下室。刚進门,老远就看到了我红肿的脸,当知道我是被恶警打的时(我的父母从未打过我),气得父亲当时都快站不住了。

出了派出所的门,父亲直接就去了市公安局。在传达室,等到了上班的时间,父亲直接去了局长办公室。父亲把事情说了一下,态度很坚决的要求,必须处理打人的那个警察,不允许这个违法犯罪的行为再发展下去。当时,局长口头答应了。

父亲从公安局出来后,也没回家,又去了市检察院,就此事向相关人员做了详细的咨询。他们告诉我父亲,如果被打的有明显的伤,要处打人者三年以下的刑期。父亲拿到这个咨询结果,又返回公安局,分别告诉了几个局长和政委,要求处理打人凶手,态度很坚决。在我父亲的正义坚持下,公安局的领导们除了讲好话,给我父亲道歉外,还责令那个打人的警察写书面检查。

那件事情过后,那个恶警收敛了不少。后来,我又被非法抓捕几次,每次都有他参与。但他的态度和以前不一样了,那种嚣张的气焰没了。有一次,我被抓到异地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近二十天。期间,他去过几次,见到我,态度比较客气。后来那个洗脑班的头目跟我说:“你们市里怎么对你那么好?某某某(那个恶警)嘱咐我们,千万不能动你一下。”

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我父亲的正义之举,也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后来迫害形势越来越严峻,我想:如果大法弟子的家人们,都能做到象我父亲那样正义,面对迫害的不公和无理,都能挺身站出来坚决抵制,也许形势会好一些,邪恶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迫害了。大法弟子的家人们也是一股巨大的力量,保护大法弟子免遭更多迫害。

父亲走入大法修炼

我父亲多年工作在党文化的氛围中,长期受无神论思想的灌输,使他形成了一个眼见为实的现代变异观念:看见的就相信,看不见的就不相信。他跟我和母亲说:“法轮功确实是个很正的好功法,对人身体的健康、思想的升华作用很大。好好学炼,身心健康,做个好人就行了。不用去想什么神啊、佛啊的,谁也没有看见神和佛。”

对父亲这种固执的观念,我焦急,但也无法改变。后来,父亲亲眼目睹了两件神奇的事情,使他转变了观念。随后,父亲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十年前,我小弟媳突然患重病,在本市医院手术后,医生告知最多生存期只有半年多。我们全家人听到这个消息后,象天塌了似的。那时,侄女还没长大成人。那几天,我父母难过的经常哭。我也很难过,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救弟媳的命,要让弟媳修大法最好。

我一边安慰家里的人,让他们相信师父会救弟媳的。一边往医院跑,告诉弟媳:“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心诚则灵,慈悲的大法师父一定会救你的。”弟媳听后,开始默默的念。奇迹出现了,弟媳身体恢复的速度之快,让那些医生、护士都感到不可思议。弟媳一天一个样,不到十天,就出院了。

回家后,我给弟媳请了大法书《转法轮》,教会了她五套炼功动作。时间不长,她就完全恢复了健康。现在十多年过去了,身体一直挺好。退休后,弟媳在家照看小外孙女。

弟媳住院时,我再次劝父亲修大法,他只说了一句:“这次你弟媳病好了,我就开始修炼。”还没等父亲开始修炼,又发生了一件事情,更坚定了父亲修炼的决心。

我母亲一个要好的邻居的女儿,四十多岁,一向身体健康,却突然患病了。经医院确诊,是乳腺癌晚期,需要动手术。但医生告知家属,手术后也不能保证治愈。当时,她家给儿子在北京刚买了婚房,借了不少外债,根本无钱治病了。她女儿知道自己的病情后,不想治疗了。她想在活着还能走动的时候,去看看想念的几个亲人、朋友。一出医院的门,她就叫我把她领到了我父母家中。因我下午有事,不能陪伴她,我就找了当年的一套神韵晚会光盘,让她和我父母看。

到了傍晚,我去接她时,一看,她和上午在医院时的状态不一样了,眼睛也有神了。她满面笑容的告诉我:“这光盘怎么这么好,我刚看了一会儿,就开始吐起来了,越吐,心里越清凉好受,身上感觉轻松多了。我中午吃了不少的饭,多少天也没有吃的这么多、这么香了。”

我高兴的对她说:“你真有缘份,一看光盘,大法师父就开始给你清理身体了啊!”她听后,激动的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大法师父太好了!我不去医院做手术了,我也要修炼法轮大法。”

回到我家后,她就向我要了大法书看。早晨三点多钟我起床炼功时,看到她睡觉的房间里亮着灯,我以为是她睡觉时忘了关灯。过去一看,她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戴着眼镜,双手捧着《转法轮》在认真的看着。我站在一边看了她一会儿,她都没有觉察到。

她回家后的第四天早晨,天刚亮,她就给我来了电话,说她昨晚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带领几位医生从她那个得病的乳房里抽出了大小不等的多个瘤子,并说:“这下子再也没有了。”她醒来后,觉的乳房不痛了,那个肿瘤也几乎摸不到了。我说:“大法师父已经给你把病拿掉了,你没有病了。好好学法修炼吧,别辜负了师父对咱们的慈悲救度。”她激动的说:“我一定好好学法,修炼。”

她丈夫觉的这也太玄了,还是不太放心,一定逼她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化验单出来后,她被医生训了几句:“你没有病,来凑什么热闹?没事找事。”她的事情让很多人都感到很惊奇,几个亲人也相继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我父亲也彻底改变了:原来世界上真有神哪!只是人的眼睛看不到而已。从此,父亲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我牵挂他的心也放下了。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能发自内心的说:“谢谢师父!”

用自身的经历给人讲真相

我父亲走入大法修炼后,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越来越好。父亲也知道了大法修炼不是光为了个人解脱,还要讲真相救人,这也是师父要求的。特别是看了《九评共产党》一书后,他的头脑更加清醒了,也真正明白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的意义。所以当我叫他退党时,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这些年,父亲也根据自身的条件,在不断的给人讲真相。他一般是讲一个人,这个人就会明白。有一次,他跟我说:“师父叫大法弟子讲清法轮功真相,我不能敷衍了事,要真正救了人。要叫人家知道为什么三退才能保平安,得把中共的邪恶本质揭露出来,让人知道不退出它的组织的下场,得真正让人明白了才能救人,不能图省事。”

我几次见到父亲讲真相,他都是很认真的。不论给亲属、同事、街坊、邻居,都讲的很详细:讲法轮功是什么,在世界上洪传的情况,给社会和修炼者带来的益处;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他所见、所闻修大法出现的神奇事例;讲中共邪党斗争史及多次害人运动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讲退出中共组织的意义,讲的头头是道,让人们听后,自然就明白了。

一次,我去母亲家,父亲的两位同事在那里,他们退休前都在政府部门任职,我父亲正在认真的给他们讲真相。当时正讲到中共的历次害人运动,我看到两位听的很认真,不断的点头。父亲讲的都是他亲身经历的事实,他们三人的年龄差不多少,也有着差不多的经历。父亲的一番话,可能唤起了他们心灵深处的那些记忆。父亲该讲的都讲了,两位同事高兴的对父亲说:“你说的都是真话,咱们都经历过。”他们走后,父亲又去他们家送去了《九评共产党》,他们都真正的明白真相了。

一次,我父母去我婆家玩,有一亲属对中共认识不清,觉的百姓是靠中共养活的。父亲把自身所经历的、中共是如何起家的、多次运动害死了多少无辜的人、抢了多少勤劳致富人家的财富、如何篡改历史愚弄百姓的,一个个证据确凿的事实,讲的让人心服口服。最后,这位亲属完全明白了中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这位亲属对我父亲很尊敬,热诚的叫父亲有时间一定再去玩。

这几年,我们家族大小宴会上、庆祝父母的生日时,都是我父亲讲真相的机会,我们家的亲朋好友基本都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他们从父亲不厌其烦的多次讲述真相中,从父亲修炼大法后的身体和精神状况,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所以持反面认识的人不多了。

这些年,父亲只要碰到不明法轮功真相,说坏话的人,他都会很严厉的对其人说:“你真正了解法轮功吗?不了解就把嘴闭上,跟着瞎嚷嚷什么?起什么哄!你在做坏事,在害你自己。”对方一听,都老实了。

做事为别人着想

我父母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从修炼法轮大法后,特别是我父亲,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从不把自己当作老人对待。买菜、做饭等都是老俩口自己承担,家里的活都尽量自己干。我们姐弟,只是谁家做了新鲜饭菜,经常会送些去。有时我们要抢着去干点什么,都会被父亲拒绝。他说:“我们身体还挺好,干点活对身体有好处,你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我父亲很节俭,从不随便浪费东西,也不舍得花钱。有时,我们给他买件新衣服,很长时间也不穿。家里有好吃的东西,都要给我们姐弟几家分一下,他从不单独吃一口。父亲对自己很刻薄,却对别人很舍得。对亲朋好友岁数大的人,家里条件不太好的,他经常会给他们点钱。去年,邻居家的儿子生病住院了,母亲知道后,和父亲一说,马上送去了几千元钱,那家人感动的直流眼泪。

几年前,父亲骑自行车外出办事,在路上拾到了一块智能手机,他不会用手机,就在马路边等了有半个多小时,也不见失主来找,父亲因有事就回家了。中午我妹妹回父母家,父亲把手机给了她,让她想办法赶快找到失主,归还给人家。妹妹通过手机上的信息,很快联系到了失主。

下午,失主提着水果去了妹妹单位,感动的连声说:“谢谢!真是遇上好人了。没想到手机丢失了,还能再找到。现在的人,偷还偷不到手,有几个人捡了东西主动归还的?”妹妹说什么也不要水果,对方放下水果,拿着手机就走了。妹妹把水果送到父母家,父亲埋怨妹妹不该要人家的东西,说手机本来就是人家的,理当归还,不需要人家感谢。

父亲的故事还有很多,就讲这几个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