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黑土地上的一户乡村之家

更新: 2021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 * *

我生活在东北的农村,是那片黑土地上一个不大的村庄。一九九五年,法轮大法洪传到了这里,我迎来了人生中的春天,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从此,我摆脱了生不如死的日子,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乡亲们看到法轮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神奇,小村里一半的人都炼起了法轮功。

一次,我父带着我五岁的小侄儿去外村参加婚礼。有人问我小侄儿:“你也会炼法轮功吗?”他说:“会呀!”人们说:“那你给我们炼炼,我们看看?”我的小侄儿坐在地上,就炼起了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大伙儿看着他打手印,都笑了起来。有人问他:“你不怕乡政府来人抓你?”他说:“我跑的快,他们抓不住我。”那人又说:“人家有枪。”小侄儿说:“我会飞。”

苦难与幸福

我今年六十七岁。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双可爱的儿女。丈夫在供销社工作,在当时的农村,能有一份正式的工作,是非常让人羡慕的。

不幸的是,在我生完儿子的三、四个月后,患上了类风湿病。得了这种病,非常痛苦,全身骨头疼、关节疼、肉皮都痛。这种病冬天严重,可是在夏天晚上的时候,更严重。还见不得一点风,只要吹了一点风,浑身就疼的不行。

后来,我又得了风湿性心脏病,心总哆嗦。每天吃早饭前,我都得哼哼,要不,心就哆嗦的上不来气儿。为此,我打针、吃药,都不好使。我还有严重的妇科病,小肚子坠着疼,走路多了,象要掉出啥来似的。十多年不敢喝凉水,咬一口苹果,凉了都流血,流的四肢无力,眼睛都睁不开。

丈夫能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也是我从公公那里争接班给他争来的。虽然争来了工作,可我的中枢神经却被刺激的坏了,哭笑不能控制。这样,我就又添了一种病。

作为一个生活在农村的家庭妇女,因为病魔缠身,我带不了孩子,又做不了家务,更种不了地。儿子才几个月大时,我就扔下他出门看病,常年的打针吃药,病也不见好。丈夫既上班,还得回来给孩子做饭,里里外外全靠他一人承担。后来他回家的时候,我一跟他说我哪里疼,他就骂我。他是愁的心没有缝儿;而我,则是以泪洗面。就这样,我们的婚姻也因我疾病缠身和生活的重负,走到了尽头。

我的第二任丈夫是乡里的小学老师。跟他在一起生活,我依旧是打针、吃药。

一九九五年,我的人生出现了转机。经亲属介绍,我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那时候,我啥也不懂,人家炼功,我就跟着炼。可是神奇的是,四十多天后,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大的变化;四、五个月,我的病基本就没有多少了。

一年之后,我的病就全都好了。我感叹大法太神奇了!医院都治不好的顽固疾病,我通过学法、炼功,却神奇的康复了。我走起路来一身轻,心里敞亮的没法说。是师父救我出了苦海。

我能下地干农活了。春天栽稻子,我和村里的妇女出去插秧挣钱。这些人中,我岁数最大,可我干了一天的活,哪也不疼。而她们不是腿疼,就是腰疼,还得靠吃药硬撑着干活。她们都说:“大姐,你都可以去建三江栽稻子了。”

以前,我是出了名的病秧子,通过炼法轮功,乡亲们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展现出的超常,小村里一半的人都炼起了法轮功。之后,我和村里的人再到外村插秧挣钱时,我一讲法轮大法好,她们就帮着我讲。人家就会问:“你们都是炼法轮功的吗?”不等我说话,她们就说:“我们都是、都是。”

丈夫戒酒、帮我讲真相

修炼法轮功,提高自身道德,祛病健身。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提高心性。

我和第二任丈夫是半路夫妻。他虽然是个老师,却有一个坏毛病,就是有“酒病”。一天三顿饭,却喝四顿酒,就是在睡觉之前,还得喝一顿,他喝的都是六十度的好酒。在外面喝多少,都不丢丑;在家喝酒,酒一下肚就变样,就开始跟我打仗。

有一次,他在学校因为一个学生偷钢笔,跟校长生了点气。回家后喝完酒,骂了我一宿。还不让我睡觉,一睡觉,他就掂掂我的枕头,说:“别装睡,别装睡。”我说:“没睡,听着呢。”我想我修大法了,忍吧,不能生气,他骂,我就听着。第二天早上,我说:“你是不是还得上班啊?”他说:“上班。”他那时喝酒已经喝的肺子有毛病了。我说:“你怕生气吧?你骂了我一宿,生了一宿的气;你怕抽烟吧?抽了一宿的烟。你还得上班,你还想不想多活两天哪?你骂我一宿,我也没听出来到底是因为啥?我哪里不对了,你就给我指出来,我好改。”

他一听,他这么骂我,我还挺同情他的,他就说:“我没骂你。”我说:“不对,我听你全是骂的我。”他就跟我说了在学校里发生的事。因为自己心不顺,回家把我当成了出气筒。这样的事经常有。

渐渐的,我也忍的心平气和了。随着我心性的提高,他也有了变化。我每天早上做完饭,都学一会儿《转法轮》,我习惯念出声来,丈夫有意无意的也听了進去,而且还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他出去买东西,人家多找了钱,他都给退回去,还说:“我可不能失德。”后来,他把酒也戒了。我讲法轮功真相,他还帮着我。

有一次,他老家那里的亲戚办事情,特邀我这个后進家门的大嫂去。我跟丈夫说:“我谁也不认识,我可以不去。但要是让我讲大法好,那我就去。”他没吱声,我以为他是不让我去了。第二天早上,丈夫说:“穿衣服走啊!”出了屯子,我就跟他说:“到了那儿,你可得帮我,我去,就是讲真相救人。你帮我,其实不是帮我,都是给你自己做的,对你有好处,你不能阻拦我。”他没吱声。

到了那儿,一引荐我见谁,或者谁一往出走,我就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到了晚上,老亲少友的都来了,我就开始讲真相。有一个外甥女婿看过真相资料,还跟我一起讲。他说完了,我就挨个的请他们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这个时候,丈夫说话了:“你们都退、都退,我都退了。”他这样一说,大家就都做了三退。丈夫是发自内心的认同法轮大法好,并支持法轮大法。

认同大法 儿女受益

我有两段婚姻,四个孩子,一对亲生儿女、两个继子。我就讲讲他们的故事。

◎我的女儿

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我晚上出去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因为天黑,我害怕,就叫我的女儿跟我一起出去发。她胆子大,发的比我都快。每次从我这回去的时候,女儿都拿点真相资料到她屯子里发放。

后来,女儿一家去了山东威海生活。有一年,女儿患病,得了多发性双肾囊肿,还有肾结石。在医院做了手术后,病情发展的更快了,医生说已经治不了了。女儿一听,绝望了,就哭啊哭的。这时的她,都已经坐不住了。绝望之中,她想起了法轮大法,她相信,只有法轮大法能救她的命。

女儿想回来跟我炼功,就跟她家里的人说:“我回家跟我妈炼法轮功,病就能好。”由于女儿婆家的人受中共谎言的灌输,全都不相信大法,她的公公婆婆不让她回来,她丈夫也不让她回来。女儿求她丈夫说:“我都这样了,医院说都不能治了,你还不让我回去看看我妈吗?你跟你爸妈说说,让我回去吧。”就这样,她回来了。一路坐车,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站着,把座位让给她躺着回来的。

女儿回来后的第二天早上,是我把她扶起来的,她跟我一起炼功。大法真的是神奇,女儿跟我学法炼功不几天的时间,她的病就好了。我和她大娘去赶集,她去接我们俩,她把我们俩人两大兜子的东西都背在她身上,腾腾的在前面走,咋也没咋的。

女儿回威海的时候,她一手拎了十斤大酱,一手拎了一个大兜子,自己腾腾回去了。女儿回我这的时候,可是一路躺着回来的。

想当初我女儿回来的时候,她公公对她说:“这一家人,就你丈夫一个人挣钱,还有孩子,这老的少的,你还有病,日子多难过呀。我也找点儿活干吧。”我女儿说:“爸呀,你都七十多岁了,别干活了。我回去跟我妈炼法轮功,炼好了,我干。”她公公说:“净瞎扯,医院都治不好的病,炼功还能炼好了?”百般不信。等我女儿回家之后,全家人看到她时,都惊呆了,彻底相信了大法。

后来,我去她家串门,她公公婆婆跟我说:“亲家母啊!这法轮功真治病啊!真神奇啊!儿媳妇得病治不了,给我们家人都愁坏了。家有病人,就有愁人。我儿子就因为儿媳有病,都要成精神病了,上上班就往回跑,看看她啥样了。儿媳说回去跟你炼法轮功,就能好病,我们根本就不相信,医院都治不好的病,炼功咋能好呢?结果真好了!”从此,全家人都非常相信大法,支持大法。

我在她家时,女儿一進厨房做饭,他们就不让,并说:“你快去学法去,你快去炼功去。”法轮大法赐给了他们阖家欢乐的幸福,他们对大法的感恩之情溢于言表。

◎我的儿子

我的亲生儿子叫小超,他非常认同法轮大法。我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害怕,就叫他跟我一起去。有一年冬天的晚上,我们两个人出去发真相资料,他叫我在这个屯子发,他去乡政府那个屯子发。他当过兵,穿了一件黄大衣。发那个屯子的时候,他留了两份真相资料。一份送到了乡里的派出所,开门夹在了门缝上;另一份送到了道北乡政府,开门扔在了乡镇府的屋里。儿子出门就往回走,当时路灯通亮。

他看见派出所里出来三、四个警察,齐刷刷的站着,手里拿着真相资料。看着他大摇大摆的从乡政府的屋里出来走了,谁也没吱声。他象没看见他们似的就回来了。

大冬天,儿子还帮我往回取资料。他开着手扶车,路不好走,看着大雪棱子,根本就过不去。但他说:“可神了,我晃荡晃荡车把,就过去了。”

他在外面维护大法,还证实大法。有一次,屯子里刚刚发过法轮功真相资料。他在屯子里的食杂店里玩儿,屋子里有很多人,七嘴八舌的议论法轮功,有人说些对大法误解的话。他一听,“嗷”一声就炸了:“法轮功咋的了?法轮功坑谁、害谁了?”一正压百邪。大伙儿一听,谁也不吱声了,愣愣的瞅着他,然后哈哈的乐了。谁也不说大法不好了。

儿子坐车、走路,碰见人谈论起法轮功,他就跟人家讲法轮功真相。说法轮功怎么怎么好,怎么祛病健身,为啥中共不让炼。

他在城里建筑工地干活,是架子工。他干活时,一边上楼一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的同伴看他一喊,也跟着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相信,只有法轮大法才能保护他们平安。

◎两个继子

我的两个继子,自从我来到他们家,我就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他们。对两个儿媳,我都是哄着她们过日子。我虽然是后妈,但我们之间却没有隔阂。因为我是修炼人,按照大法的标准修炼自己,在我身上,他们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所以他们都认同大法。

两个小孙女从小就跟我炼功,还会背师父《洪吟》中的很多诗词。我领她俩炼功,她妈妈做好饭,来叫她们吃饭时,看我们在炼功,就赶紧把门关上。等到我们炼完功之后,才叫她们吃饭,一点也不打扰我们。

大儿子出门打工,临走的时候,都管我要个大法真相护身符戴上。出了门,儿媳还得招呼他站一会儿,嘱咐又嘱咐的说:“可得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小儿子晚上也跟我发过真相资料,他猫着腰,发的可快了。有一年,他在工地干活,被人推倒了,膝盖着地,肿的老高。因为膝盖积水,得了滑膜炎。他回家治病、敷药,虽然消肿了,可走路还是疼。我让他跟我炼功,他不炼,就硬挺着回工地干活了。没几天,又回来了,膝盖又肿了,肿的老高,人也瘦的眼窝儿深陷。

这回,我让他跟我炼功,他同意了。我领着他读《转法轮》、炼功。炼了两、三天,在炼抱轮时,他跟我说:“妈呀,我这身上呼呼的热,象火烤的似的。”我说:“这是好事,是大法师父管你了,给你调整身体呢。”没几天的工夫,他的病就好了,而且再也没犯过。法轮大法真是福泽我家呀!

师父救我 我救众生

我的命是师父给我的,是师父救了我。作为大法弟子,光从大法中得到好处不行,还要证实大法,讲真相,多救人。

初期,我是采用发放真相资料的方式救人。随着修炼的深入,我想要在乡下面对面讲真相,救度这一方的父老乡亲。刚开始下乡讲真相的时候,我不敢讲,就以卖东西为名,挨家挨户的走,卖的是童装、线衣线裤、手套袜子等。走到人家门口,我带進不進的,还有点儿不好意思。我就给自己打气:心想:“我卖东西怕啥?”進了人家的院子,我也不说卖东西了,就开始讲真相。就这样,我一点、一点的走开了。

后来,我就不再卖东西了,直接带着真相资料下屯子讲真相。今天找一个同修,明天找一个同修,两个人配合着一起去。

有一天,我和同修走到一个屯子,这个屯子可大了。一拐弯,是一个食杂店,门口站着二十多人。看着这么多的人,我迟疑了一下,心想:“用正念直接面对吧,也不能走啊!”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我发着正念,面对人群,我迎了上去。我带着真相葫芦挂件,还有真相册子,给一个,讲一个,同修在旁边给声明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记名字。

正讲着的时候,忽然从食杂店里出来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人,还挺有风度的。他一出来,大伙的目光都聚集了在他身上。他们都说:“你跟他说,跟他说。”我满心慈悲,笑呵呵的迎了上去,我说:“小兄弟,给你一个。”我就给了他一个真相葫芦挂件,又给了他一本真相册子。接着,我就给他讲真相,他同意三退了。

回过身,我又接着给这群人讲真相,都讲完了。有一个人拿着真相册子说:“你们反党。”我一看,他是影响我讲真相。我就借着这个话题,站在人群中,就象开会讲话一样,我跟他说:“我跟你说了这么半天,你还是不明白?我告诉你法轮功是咋回事,共产党是咋回事,为什么叫你们三退。”我目光环视着大家,给他们又细细的讲了一遍法轮功真相。

讲完之后,我转身走了。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人突然举起手来,高喊:“法轮大法好!”我也转过身来,举着手喊:“法轮大法好!”众生明白的一面是多么盼望得救啊!

作为大法弟子,我深知责任的重大。这些年来,我不敢懈怠,全身心的投入到救度众生当中。我在乡下挨家挨户讲真相,也和同修赶集讲真相。有时一天能劝退一百多人,少时几十人。在中国大陆的迫害环境中,虽然我遇到过各种危险,但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平稳的走了过来。

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就是家庭和社会的负担。修炼法轮大法,让我和我的家人获益太多太多,是师父给了我们健康的身体和幸福的人生。

我们全家人都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