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学员:修炼路上去人心

更新: 2021年06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我来自希腊,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能够成为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感觉自己很幸运。从修炼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法轮大法的内涵很深。我渐渐的放下了常人的观念。

我很激动,甚至想着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介绍法轮大法,希望每个人都受益于法轮大法。朋友们也不时的鼓励我。一位朋友对我说:“你看上去气色很好。你可要坚持下去哟!”

讲真相

当我了解了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后,我也开始在日常生活中给别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告诉别人真相。一次在地铁站,一位陌生人对我说:“你选的这条修炼的路,并不容易,很值得走下去。”这句话很令我诧异,我想是师父在用这种方式来鼓励我。

一开始,我的父亲有点儿担心,他不愿意女儿给陌生人发资料,所以多次阻止我。这使我意识到事情之所以这样,也许是自己内心里有些胆怯。所以我决心继续做下去。

一次,我与父亲一起去集市上买菜,每一个我们光顾的卖主,我都给了一份真相资料。我父亲又变的不高兴了,并且让我不要这样做。他让我选择是与他一起买菜,还是独自一个人发资料。我想如果我停下来不做,这样对父亲不好,许多人也会失去机会。于是我对父亲说:“我一个人去发资料。”

真相资料发完后,我又遇到了父亲。我们继续购物,似乎我们之间好象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当我们从一位摊主那里买土豆时,由于几分钟之前我刚刚给他真相资料,他对我笑了笑,并友好的对我父亲说:“因为你女儿给了我这份传单,这些土豆就免费赠送给你。”这使得父亲很为自己的女儿自豪。

此后,父亲再也没有抱怨过,态度也改善了很多。父亲读了两遍《转法轮》,学了炼功动作,对我也很支持。

我也是通过发放真相资料才认识现在的丈夫。我在街上给了他一张传单,他因此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很感激师父在我们修炼道路上对我们的保护。

转变观念

随着岁月的流逝,修炼变的对我有些难度。一些执著心不容易被发现或者去除。这些人心使我与别人合作时不协调,也影响到自身修炼。这有时会让我沮丧,也成为对我修炼信心的一种考验。

还有就是,由于我在意自我,有时会产生妒嫉心,以及对其他同修的怨恨心。我参与很多证实法的项目,面对压力,有时自己会感到不公。这时,我往往会抱怨其他同修为什么只顾清闲,而不来帮忙。

我多次试图去掉这种不满,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对于那些让我生气的人,我也敬而远之,有些成见。尽管内心里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我还是不愿意原谅他们,似乎这样做,就相当于我承认那些错误不是他们的。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我意识到自己完全是错的,我没有把这看成是修炼的机会,我还以为是这些同修没有修好。究其原因,是我太看重他们的不足了。

一次在学法时,我学到师父说:“怨恨心哪,就是养成了那种喜欢听好听的、喜欢好事,否则就怨恨。大家想想啊,这可不行的,修炼不能这样修吧。我一直在讲,修炼人要反过来看问题,你碰到不好的事的时候你要认为是好事、是要提高你来了,这个路我得走好它,这是又要过关了,修炼来了。你碰到好事的时候你想,哎哟,我可不能够太高兴,高兴事提高不了、也容易掉下去。修炼嘛,你就得反过来看问题。说来了困难、来了不好的事情,你一概排斥、一概挡,你就是拒绝过关,你就是拒绝往上走,是吧?这个和那个迫害还是两回事。”[1]

师父还说:“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2]

我把这段法背了下来。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与一些同修有些矛盾。我时不时的会在电子邮件中谈到修炼或对一些项目的看法。其他同修有时会抨击我,有一次甚至说我破坏了大法的名誉。这让我感到有些想远离他们,也不再在电子邮件中表达自己的观点,因为我怕自己会被反对。当我转变自己的思维方式时,我能够原谅同修了,并且看重他们的优点。我似乎卸下了一副重担,我的内心变的轻松了,我知道自己的方向是对的。但争斗心与妒嫉心还在干扰着我,会过一段时间让我内心静不下来,但我尽量不让它们控制我。

稳步提高

一次,有位同修给我写了一份电子邮件,让我很生气、心跳加速,第一念就是想写封回信,告诉这位同修不要再联系我,而是要好好修自己。过了几秒钟,我对自己说:“冷静下来!你应该尽量的用善心来回信,从而让对方也能提高。”于是,我很理智而又冷静的回了一封信。我写的很直接,只是把事情解释清楚,并没有动情。我在内心里也感谢那位同修给了我提高的机会。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当我们能够保持理智时,我们就能不被情所左右。如果我们遇到事情的时候,都能把它当作是提高的机会,事情就会翻转过来,也会变的更简单。师父说:“你的心性修上来了,比如说在常人之中,别人骂你一句,你没吱声,你心里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声,一笑了之,过去了,这人心性就已经很高了。”[2]我觉的这种修炼状态很不简单。读起来也许容易,但付诸行动对我来说很难。这意味着一个人真心相信师父的话,就要全身心的想要提高自己。

我知道这些执著的根源是自私。但除此之外,还有各种隐藏的执著与人心让我们无法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

最近,我又体会到另外一种影响自己修炼提高的因素。就是我想尽快提高自己,并且尽快看到结果。但效果并不好,这让我很失望。比如,我想背中文的《论语》。一开始,我背了很多,但一段时间后,我就没有耐性了,觉的这样花时间太多了,于是就放弃了。

师父说:“我们举例说,把你今后人生道路中各种业力都要集中起来,把它消下去一部份,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也过不去,比山还高。怎么办呢?可能你得道的时候,将来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这样一来,有很多人替你承担一份。当然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你自己还有许多演炼出来的生命体,而且你自己除了主元神、副元神,还有许多的你,都要替你承担一份。到你过劫难的时候,就所剩无几了。说是所剩无几,那还是相当的大,你还是过不去,那怎么办呢?就把它分成无数的若干份,摆在你修炼的各个层次之中,利用它来提高你的心性,转化你的业力,长你的功。”[2]

我学这段讲法的体会是,我不应该急于求成,而是要持续不断的、稳步的向前走。于是,我再背中文《论语》时,我每天只背几句话。就这样,我的修炼变的扎实起来,我也对自己有了信心,我能够背下去。

去除共产邪灵的因素

过去,我以为大多数中国同修都受党文化的影响,有要提高的地方。但是,我读了《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后,我认识到即使在西方社会,我们成长的环境中也有共产邪灵的因素。

当我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时,我意识到由于自己多年来承担了大部份家务,所以我对丈夫有些想法,并且埋怨过丈夫。现在我明白了,这其中也有女权主义的影响。此外,在内心深处,当我把男人与女人作比较时,我对男人有负面的想法。现在我知道,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有自己的优点。作为妻子,应该尊重丈夫,而不是指手画脚。也就是说,我们应该走回传统,知道怎样做。

现在的影视界充斥了争斗、暴力与共产因素,它们隐藏在社会的各个角落,给我们展现了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这包括对生活的解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们就是在这种现代艺术的环境中长大的,却意识不到自己没有机会接触传统文化。这一点,从我父母的表现中也能看出来。他们经常争吵,并互相指责对方及其对社会的看法。这让我产生了一种对生活的恐惧,甚至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对我来说,似乎生活就是争斗,而且我要摆脱它。

这些种种现象,包括发怒、争斗、互相指责,在我看来就是党文化的做法。去掉这些因素并不容易,但每当我退后一步时,我就发现自己的争斗心去掉了一些,内心也变的更加祥和与简单。其实,如果能够去掉人心,代之以正念的话,修炼也就变的不难。师父说:“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2]

我还有很多地方要提高。我真心的想返本归真,同化大法。我会尽量不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影响,履行自己的使命,并且利用疫情来告诉人们中共的邪恶本质,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

最后,我非常感谢师父洪大的慈悲。我也想感谢同修们多年来的支持。希望我们互相鼓励,不要气馁,不要让过去成为包袱,而是要完成自己的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