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癔症儿一家的命运转折

更新: 2021年06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日】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二零零九年我从师范大学毕业后,去了一个小学代课。因为我几乎没有接触过小朋友,所以刚走進校园的那一刻,看着满院子跑来跑去的小学生,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看着他们天真的笑脸,仿佛个个都是小天使,我感觉到了久违了的那种纯净。

我是一年级四班的班主任。第一次走上讲台时,我看着学生们稚嫩的小脸,想起师父的法:“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我悟到,这群孩子是师父安排给我的,和我是有缘份的。我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给这些孩子们。我告诉学生们:“小朋友要真诚、善良、宽容、忍让。在家听爸爸妈妈的话,在学校听老师的话。要有礼貌,尊敬长辈,懂得为别人着想。咱们要把一年级四班变成一个家,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我是你们的大姐姐,咱们要珍惜在一起的时间。”有的同学点头,有的同学说好。别看他们小,善言善语都能听懂。

下课后,学生们和我说话的时候,我都蹲下来,语气轻柔。刚上一年级的孩子和幼儿园的孩子差不多,除了给他们当老师,还要兼做保姆。有的孩子不会系鞋带,我给系;有的家长忘了接,我陪孩子一起等或是送回家;还有的上厕所回来,裤子弄脏一大片,我给擦洗,然后给家长打电话送裤子……孩子们都很乖巧听话,即使有争吵,只要一看到我,马上就改正,根本不用我费心。

初见面 结法缘

有一天放学,一位身材消瘦的学生家长问我:“老师,天麒(化名)上课是不是爱睡觉?下课是不是爱摔跤?”我说:“小孩子蹦蹦跳跳的,摔一下也平常。现在天气还热,困了也有可能啊。”她没说什么,就走了。

第二天放学,天麒妈妈拿着一个表格来找我,让我记录天麒在校期间睡了几次觉、课间摔了几个跤、吐了几次舌头……我觉的奇怪,但只是觉的家长奇怪。然后,我就观察了天麒,他确实是爱睡觉、爱摔跤、一说话就吐舌头。

第三天放学,天麒妈妈又来了,眼睛哭的肿肿的。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医院说天麒得了癔症,让我记录他一天的情况。天麒有两个姐姐,我好不容易有了个儿子,他就是我的命啊!可现在天麒得了这种病,我怎么活?”说着,就泪流满面。

等其他学生都被接走之后,我对天麒妈妈说:“您先别哭,愿意和我聊聊吗?”她说:“天麒小时候聪明伶俐,在幼儿园参加舞蹈比赛,还拿奖。可就在今年暑假前,他舅舅开玩笑抻了一下他的腿,他的手杵在了地上,手腕骨折。没过多久,手腕好了,天麒性格却变了。天天嗜睡、嗜吃,好象怎么睡都不够、怎么吃都不饱。

“天麒还变的不懂礼貌,性格暴躁。稍稍有一点不顺心,就大发雷霆。只要看到自己喜欢的,就抢别人的东西。一天也没有乐模样。另外,就是体重直线上升,横着长一样。我们带他去医院拍片子,做全身检查,一点问题都没有。又去了北京儿童医院,抽骨髓,也没问题。还去了睡眠中心,那里全是这种病的孩子,症状都一样:大白天就有幻觉、幻听。

“医生和我们说天麒也是这种病,医院也没有好办法。而且这种病,几乎是没有痊愈的,一辈子离不开药。国内大型医院我们都去了,不管用。最后医生让我们去烧香问卦,碰碰运气。我们趁着暑假还没开学,去问了。结果几个人说的都一样。

“说是十二年前,孩子的爷爷杀死了一只幼小的黄鼠狼,现在,黄鼠狼的母亲来报仇了,就朝天麒下手了。我们问了天麒的爷爷,爷爷说确实有这么回事。”

天麒妈妈说:“用我的命还都行,我不怕死。可怜了我儿子,他还这么小……老鼠药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娘俩死了算了。”

说着,天麒妈妈泪如雨下。

我看她真是走投无路了,就跟她说:“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有些人的疑难杂症,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家西边有一个孩子,天天喊后背沉,去医院检查,大夫说没事,可就是喘不过气来。后来问了个算卦的,说孩子的外婆活着的时候,特别喜欢他。死了不想走,就附在他身上,所以才感觉沉。孩子妈妈知道法轮功‘一正压百邪’,就开始修炼了法轮功。不长时间,孩子就没有再喊后背沉了。”

天麒妈妈说:“法轮功?不是国家不让炼吗?”我说:“那是电视上的造谣宣传,是污蔑法轮功的。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教人向善。只有了解了,才知道法轮功有多好、多珍贵。您可以试试。”她似信非信的答应了。

两个月过去了,天麒妈妈也没来找我。我知道天麒得了这种病,没有对他另眼看待,反而更加照顾他了,说话的时候更温柔。天麒有的时候不听话,我也不会呵斥他,只是给他讲道理。

天麒还是嗜吃、嗜睡,厚厚的舌苔,有严重的口臭;有的时候写写作业,都能趴在书上睡着了;在教室外跑着跑着,就跌倒了;说话的时候,眼皮好似千斤重,眼里布满血丝,看的出他不想睡,可是由不得自己。我告诉其他学生,天麒爱睡觉,谁发现他睡着了,就轻轻的叫醒他;天麒摔倒的时候,不要嘲笑他,要扶他起来。孩子们都很善良,很尊重天麒,也很乐意帮助他。

三个月后的一天,天麒妈妈突然来找我,她告诉我说:“天瑜,我全都明白了,原来这部大法这么好。电视上说的全都是假的。”我高兴的说:“您看书了?开始修炼了?”她说:“嗯。三个月前,你和我说法轮功,我根本没心思听,脑子里只有我儿子的病。前两个月,我们每天给天麒煎药、喂药。那药苦的不行,我都咽不下去,何况一个孩子。

“我和天麒爸爸又求来一个‘灵符’,只管用了一个礼拜。之后,天麒就恢复了原状,这回,我们真的是死心了。我突然想起你说的话,就找到我们村炼法轮功的大婶,跟她借了一本《转法轮》。我一口气看完了,整个人豁然开朗,原来大法师父把人活着的意义都写在里面了。接下来,我又和那位大婶学炼了五套功法,炼功动作优美舒缓,音乐祥和。我炼完功,浑身舒畅。这不,炼了一个月了。”

我说:“原来如此,怪不得您今天的气色和几个月前相比,象换了个人似的。”她说:“是啊!那时候,我整天想着怎么带儿子去死,根本不想活了。现在不是了,我找到了活着的意义。”我说:“那太好了!”

课间,我和孩子们聊天,问他们都做过什么梦?有的说捡到了钱;有的说去旅游;还有的记不住;或是根本不做梦。问到天麒,他却说:“我每天晚上都梦到有鬼要杀我,或者有一些妖怪追我,我根本不敢睡觉,可是又特别困。白天我也能听到有人说话,还有眼睛看着我。”我问他是不是经常看动画片或是玩游戏,他说没有。我告诉天麒说:“如果再做这种梦,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它们就会被吓跑的。”他说记住了。

正反例证 大法超常

转眼,孩子们该上二年级了。天麒每天开开心心的,症状虽然还有,但没那么严重了。有一天,天麒妈妈和我说:“我现在把一切都看开了,我再怎么担心也没用。我就尽好我做母亲的责任就好。人各有命,生死也由不得自己。”

我和她说,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你自己修炼,他只是受益,不如让天麒和你一起修炼,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还能开智开慧。我就是小时候得法修炼的。人轮回转世,千万年、亿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得大法。没有比修炼大法更好、更幸运的事了。而且有师父的保护,对天麒不是更好吗?”

天麒妈妈觉的有道理,就带着儿子一起修炼了。天麒吃了这么长时间的药,也不管用,天麒妈妈想把药停掉。可是天麒爸爸这里是一大难关,他被电视里中共谎言毒害的很深,一听法轮功就害怕,再停了药,那是一定反对的。

后来,听天麒说老师就是炼法轮功的,人很好,而且对他很好。一般得这种病的孩子都会被歧视,时间久了,老师也会嫌弃,孩子就更自卑,病情就会更严重。但是大法弟子却没这样,而是对天麒更有耐心。他的病不但没有恶化,反而越来越好。天麒爸爸很感激我,一直想请我吃饭。我告诉他:“我只是做了该做的。大法师父要求大法弟子无条件的对别人好。要感谢,就感谢大法师父吧!”他执意要请我吃饭,我实在推不掉,就借机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

天麒爸爸知道法轮大法好,可是对不用吃药也能祛病,还是不太相信,所以答应让孩子一起炼功,但药还是要吃。天麒妈妈找到我,问我怎么办,我说:“那就问天麒,如果他害怕,就接着吃药;不怕,就不用了。”天麒说:“我不吃药了,太苦了,而且也治不好我的病。还是修大法吧,既轻松,又开心。”

这样,天麒每天学法、炼功;要发脾气的时候,就忍着。天麒妈妈还是每天煎药,等药凉了,天麒爸爸上班去了,天麒就自己倒掉。这样坚持了半年,天麒爸爸也没发现。天麒却逐渐转好起来,睡觉、吃东西几乎正常了,厚厚的舌苔不见了,口臭也消失了,很少发脾气了。

在班里,看谁没带笔或本,就主动借给人家,很乐于助人。还经常邀请小伙伴去他家里玩,一点也不自闭,爱说爱笑,而且还懂得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玩具、零食和开心的事。天麒妈妈看在眼里,觉得万分幸运,对大法师父无限感恩。

为了鼓励天麒妈妈,带好天麒,我一直提醒自己多学法,按修炼人的标准做事。结果,我看到了很多法理。这真是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我以前都是吊儿郎当的,在修炼上不精進。现在通过他们母子,我才真正的走進大法,正式修炼。

天麒妈妈和天麒不想再瞒着天麒爸爸了,就和他说了实话。天麒爸爸很生气,其实是担心孩子。天麒妈妈和风细雨的解释说:“大法是超常的,如果不是,这半年天麒没吃药,病情早就恶化了,可是你看他现在,活泼开朗,脾气也好了,甚至比以前还好。不就证明了修炼法轮功真能祛病健身吗?”

天麒爸爸在事实面前也没说什么,可还是不放心。过了几天,放暑假了,天麒爸爸也没和天麒妈妈商量,带上天麒连夜坐火车就走了。到了吉林医院,天麒才打了电话。天麒妈妈知道天麒有师父保护,不会有危险的。刚好有难得的清闲,她每天晚上来找我们学法炼功。

天麒在医院每天都做脑电波检测,做了大大小小各种检查。过了一个星期,天麒爸爸打电话,让天麒妈妈来替他,他要到公司去处理一些事情。天麒妈妈到那一看,老年人很多。只有一个孩子,和天麒之前的症状一样,整天精神恍惚,胡言乱语。

可现在的天麒,淳朴善良,有礼貌,和之前完全不同。天麒爸爸办完事回来,其他人都买好了药,就剩天麒了。医生一直催着拿药,天麒爸爸就说:“等大一点再吃,现在孩子太小了。”后来,听长大后的天麒说:“其实,我爸当时看到了那孩子,再看看我,根本就不想买药,故意骗医生的。他就是想证明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回到家后,强强(化名)来找天麒,他俩一样大,是之前看病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的症状也一样。他住在天麒家,脾气上来还打天麒爸爸。天麒气的够呛,但他忍着。现在天麒是家里脾气最好的人,对谁都态度温和。与强强对比之后,天麒爸爸更加确信了天麒是修炼法轮功后病好的,所以再也没提过吃药的事。还和亲戚朋友们说:“身体不舒服的人,可以找天麒他妈一起炼法轮功。”

有一次,夫妻俩吵架,天麒爸爸给我打电话,说:“天瑜,你说说你姐,让她按真、善、忍做事行吗?你劝劝她,她太蛮横不讲理了。”我说:“是吗?那可不行,修炼人怎么能不讲道理呢,我打电话给她。”

我给天麒妈妈打电话过去,她说:“是因为他干扰我学法、炼功。他不珍惜大法,不珍惜我现在的样子,我就变回以前的样子,让他看看哪个好。放心吧,我不是真心和他吵架。我知道修炼人的标准,我会收敛的。”

我听完笑了半天,看来天麒妈妈这招还真管用了。

修大法 让善良与坚忍同在

因为一些原因,我要被调到别的学校。我嘱咐天麒:“一定要记住自己是个修炼人。要时刻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我走后一年多的一天晚上,天麒和他妈妈来我家。天麒见到我就喊:“姐,吃饭了吗?”我当时愣住了,平时都是喊老师的,今天怎么突然改口了?我回答:“吃了,吃了。”我们学完法,他们要走的时候,天麒妈妈说:“这孩子不想和你断了缘份,他想每天晚上出来找你学法、炼功。而且他还说,以后要叫你姐姐,这样更象家人。”我听了好高兴。很难想象这话会从一个十岁孩子的嘴里说出来。

日月如梭,天麒该上初中了。初中是寄宿制,没有办法回家。只有到节假日,天麒才能来找我。暑假里,他每天一个人顶着烈日,骑着山地车,到我家的时候,T恤衫已经全湿透了,还一直说不热。冬天也是一样,小脸冻的通红,也不怕。下雪了,骑不了车,就走着来。看到这孩子的坚强与忍耐力,为了学法炼功,这么努力,我这个做姐姐的都自叹不如。

天麒说梦到师父了,还梦到了世界末日的景象,他们学校都被淹了,同学们都在水里泡着,只有他自己在楼上是安全的。我说:“那是让你去救身边的同学。”他就试着在同学间讲真相。

种善因 结善果

天麒爸爸去村里竞选干部,天麒妈妈怎么阻止都不行,结果还当选了。天麒妈妈就嘱咐说:“既然当选了,你就好好干,为老百姓谋福利,不能象共产党的官员那样贪污腐败。人家现在都在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你可不能入党啊!”天麒爸爸说:“知道。”后来,确实有入党的机会,天麒爸爸没入。

二零一五年,全球大法弟子开始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我和天麒妈妈一起写了诉江状。我问她:“你怕吗?”她说:“不怕,我差点家破人亡,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一家。现在大法蒙冤,我要说句公道话。要不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会有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好,会有更多的人受益。我要告他。”六月底,我俩就把诉江状寄出去了,还收到了妥投短信。

八月底,派出所就开始挨个找诉江的人。天麒爸爸认识政府里的人,派出所的人先找到他,跟他说:“黑名单上有嫂子的名字。”天麒爸爸就把天麒妈妈的名字勾掉了,可能连我的也一起勾掉了。然后,又让天麒妈妈告诉周围的同修小心一点。到现在,也没有人找过我们,再后来的“敲门”和“清零”行动也没来骚扰。

我真心的为天麒爸爸高兴,也很感激他。他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当诉江风波过后,天麒爸爸就辞职了,他说:“共产党真不是好东西,越是内部的人,越明白,他们干的都不是人事。”

现在天麒爸爸一心一意经营自己的公司。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影响,附近其它公司都不景气,他们家却没受什么影响,还很红火。其实,这就是善有善报的真实写照。

天麒也上高中了。现在的天麒高大英俊,说起话来温文尔雅。高一刚一入学,班主任就选天麒做班长兼体委。天麒也在给同学讲法轮功真相。

法轮大法缔造了这么多的人间神话,我说不尽对师父的感恩。我一定勇猛精進,来报答师父的无限洪恩与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