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初来 不放松救人

更新: 2021年05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日】我家住在山东的一个小县城。二零二零年庚子新年,瘟疫来的猝不及防。由于中共封锁消息,人们还在庆祝中忘乎所以,却不知凶险已临近。

大年三十,我们这个位于鲁西北的小县城,人们也开始感受到了瘟疫的气息。慢慢的,本地开始有几名确诊人员出现,与之直接和间接接触的人们都被带走,集中到一个地方隔离,随之,各个小区门口都钉了铁门,封锁不让出去。

由于我们县确诊人数在全市排名中“名列前茅”,这下管控就更严了。我丈夫单位的一位同事,因为间接跟一确诊人员接触过,因此单位所有同事在家隔离,有的门口还被钉上了木板,从此我们一家人也受到了更严格的“特殊关怀”。开始每天三次上报体温,重点监控,一有体温异常,马上把人带走隔离。家里的公公、婆婆、丈夫、孩子都是常人,也有些恐慌。

这个时候,又很凑巧的,我出现了严重的病业情况,高烧三十八度多,右边牙肿的半边脸老高,牙床肿出一个大瘤子,开始很硬,后来化脓。家人有点不安稳了,居委会要来人,把我带走隔离。我心想如果隔离,就无法救人,绝对不可以。我说,我第二天肯定好了,居委会说,如果第二天还是发烧,就把我带走隔离。结果,第二天一早,一量体温正常,家人也感觉很神奇。

其实,内心没啥想法,很简单淡定,就是越是危急时刻,越不能放松救人。大瘟疫来到,好多人还未得救,每周的册子资料要给同修,虽然需要跨两个小区,但是必须得出去。我在心里默默的想,不能被封住。

接着,小区开始发疫情通行卡,每家三天可以出去一个人。我出去了,大街上寥寥行人,门市关闭,一派死寂的安静。然后,需要再進另一个小区,小区门口的检查人员不让進去,我发正念,将我放行。见到了同修,大家很一致,必须抓紧救人,不能耽误。

后来,瘟疫真相的册子、护身符都发表出来了。于是联系上了当地能做PVC护身符的另一名同修,一拍即合,同修不辞辛苦的连夜做,大量精美的PVC真相护身符开始源源不断的送到了人们的手中。是师父鼓励同修,后来,一位常人朋友拿着这样的护身符给这位同修看,同修会心的笑了。

接着,明慧网发表了几部非常好的瘟疫救人的真相短片,心想让人们看到该多好呀,于是又开始了做真相优盘,题目就叫:瘟疫到来 如何自救。因为瘟疫中保命,正是当下人们最关心的。优盘不用太大的,内容也不要过多繁琐,人们节奏很快,心也踏实不下来,太多的内容,他没有耐心来看,言简意赅即可。最好能让他自己突破网络封锁,他就什么都可以看到了,而且还能持续的破网。什么都是为法来的,成为讲真相的利器,于是真相优盘在当地流传开来。

在瘟疫期间,最需要讲真相人手的时候,我们当地多名学员被绑架了,得知消息后,马上发给明慧网,明慧网发表出来后,做了几期当地的明慧周报,然后从市到县,同修们一起发,反迫害,救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