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事中修一思一念

更新: 2021年05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一日】

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初通过父母介绍开始修炼大法的。我从小就像豆芽菜一样弱不禁风,经常发烧、牙疼、太阳一晒就晕倒,整日有气无力的,修炼后,这些症状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不见了,成为单位同龄人中少有的无病一身轻的人。周围朋友都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就说,我们没接触过法轮功,但看到你的身体越来越好,就知道这个功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也经历了被举报,被非法提审、监听、监控,撤职等等。一路磕磕绊绊走过来,有得法的欣喜,有提高的愉悦,有过关的痛苦,有高压下的思索,有救人的急迫,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步步如履薄冰,无时无刻不在师尊的保护下,走到今天。二零一八年偶然的机会,我们一家来到美国,一步迈進位于橙县的一个基地项目,后来因为需要,又到另一个新的项目。我就把这两年多来在项目中修炼的点滴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刚到纽约加入一个新的项目,面临的是对荒废多年的屋舍、场地的归整,垃圾旧物的清理等工作,从过去常年坐办公室,只动口不动手,一下成为纯体力劳动者,从心理、体力上都面临着很大的考验。脏、苦、累、冷、热等方面都突破了很多难关,在心性上提高了不少,大概有半年时间浑身疼,有一段时间整个后背疼到晚上睡觉翻不了身,每天都需要咬牙坚持,当这些业力消下去之后,换来了一身轻,身体也有劲了,干什么活也不发怵了,才开始享受在这里做的每一件事情,认真体会在一点一滴修炼中提高后的快乐。

一、不生贪念

有一段时间,我负责工具库房管理,除了把原来破旧沉积的库房清整、粉刷、搬运、归类、登记整理外,我还到杂货里、垃圾堆里找钉子和可用的配件等等。当时我家刚搬家,四壁空空,一切从头开始,即使找个挂东西的哪怕生锈的钉子都没有。在美国,买钉子不仅贵还不能单个买。而我在库房,无论地上、角落里、垃圾堆里,随处可见,到处都是。有时我在想,要不是我这样一点一点一根一根的刨来刨去,找来拣去的,不定多少钉子埋身土壤,或当垃圾扔掉了。但我时时提醒自己:古人都讲“路不拾遗”,何况我们是大法弟子,做着这么殊胜的正法事业,我们的一思一念宇宙之中皆有记载,我们的所作所为都要留给后世,绝不能生出一丝贪念,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不能有丝毫混淆。在这一点上要求自己始终守住心性。

二、去除显示心

当我把大陆的社会地位,较好的经济条件,舒适的工作全都放下,决定留下来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是把名、利放下了,同时觉的在这里不会有什么让我修的名和利了。可那种后天形成的观念、物质依然存在,时有表现。

刚参加这个项目工作的时候,干的都是脏活、累活。当自己一身污浊一身疲惫或者一个人在某个角落干活的时候,时不时会冒出一念:怎么也没人看见呀?看我多辛苦,看我干的多不容易?这种明显的显示心倒是很轻易被察觉,正念排除比较简单。还有一些隐蔽的显示心时不时冒出来。

有一次,负责人让我出一组数据,我很快就完成了,匆忙送过去,她人没在,就想快点让她知道,好象是为工作负责,其实隐隐意识到自己有一种想让人认为办事效率高的显示心理。直到中午吃饭时我跟她才碰面并告诉她,她说:“弄出来了,太好了!”我张嘴就想说:早就做好了。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显示心在往外冒,就忍回去了。

还有,平时与同修聊起来,会说:“你不知道,我们刚来时干的那些活,每天受的那些罪。”话里话外都是:“你们吃的这点苦算什么?”其实在我们之前来的同修才是真吃苦,而我吃的这点苦才真的不算什么。

有一次我还和先生同修在无意中说起:“你说这各个项目,最开始的时候又苦又难又没收入也没几个人,等做起来了,环境好了,收入也有了,人们也都進来了。”他说:“听你这话好像心里还有点不平衡的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时期的使命,都是为自己做的,怎么还有这种想法呢?”我想:是啊,前期的努力,不就是为了把项目做起来吗?不就是想让更多的人走進项目吗?大家的收入不是越多越好吗?我们不就是要证实法吗?虽然说着好像无心,但背后有不正的观念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还是显示心、妒嫉心在作怪。

前一段时间与一位青年同修交流时,她说:“我们过去跳舞的时候,有的人动作做不好,就拼命的练,比谁都刻苦,但最终做出来依然不准确,因为她就没按正确的练。有的人做的不到位,静下心来好好想想,问题出在哪,怎样才是对的,然后再去练,不用太费力,就达到标准了。”她说的话对我很有触动。我们在项目里做着证实法和救人的事,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不在法上,又怎么能证实法呢?思想不纯净,做出来的事怎么有力度救人呢?所以在项目中随时要查找自己的问题,归正到法上来,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完成救人的使命。

三、改变思维方式,去除后天观念

在项目中,我和同修们之间,能敞开心扉,坦坦荡荡的交流,也走过了一段修炼路程。

刚从大陆出来时,人与人之间的那种防范、揣测、隐晦等思维习惯,我多少都存在。并且一来美国,就听同修说:“在西方社会,人与人之间都很友善,不会去说别人什么,最多就是点到为止,既不像大陆那样说话极端,也没有那么大的承受力。”所以当我看到周围同修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也不说,有时明知道她说的不在法上,偶尔还会随声附和,维护人与人之间的所谓友好相处,避免产生矛盾、隔阂,把老好人和修“善、忍”混淆不清。

当同修指出我人情的东西太多时,自己能感觉到确实是有问题。师父说:“你是大法弟子,谁有问题你看到了不说,对他也不好。”[1]可我还是不知怎么突破,觉的自己只要一说,就像批评人家,人家接受不了,弄的自己还很难堪。

有一次,听到一位同修指出另一位同修的说法不当时,很平和,很到位,问题指出来了,也没使对方难堪,对方还很高兴的接受并道谢。我就细细体会,同修怎么能说的那么纯净,而我却不行呢?深究一下自己的思维过程,往往是这样:当第一次看到同修的问题时,以为同修偶尔会有这种表现;再碰到一次,就带上了观念,噢!他原来是这个样子;再碰到一次,便有了成见,觉的他就是这样;当他一犯再犯时就带了情绪,他怎么可以这样?到这一步时,再去给同修指出问题,背后已经带了很多东西,再加上自己又为了不表现出成见,尽量不带情绪,所以说话就变的闪烁其词。

师父说:“只是常人社会的人往往告诉别人好事的时候也带着自己的观念,甚至于有怕自己受损失,维护自己的那个心理。有许许多多方面的东西掺在里面,所以讲出的话,听起来就不是味了,就不纯了,往往还带有情绪。如果你真的发自善心,没有任何个人的观念掺在里面,你讲出的话真的会感动人。”[2]我一点点的体察这些不纯净的东西是怎样形成并存在着,不断的去除,尽量不让自己对人或事形成观念,只是就事说事,慢慢的整个人变的越来越简单。

在哪些问题上该说哪些问题上不该说,我也经历了修炼过程。

有位同修经常对我说话很不客气,指派、指使,“去,你去干什么去!”我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尤其当着其他人的时候,虽然我面带笑容,尽量配合,可心里别扭。

有同修对我说:“她对你说话太过分了吧!”我知道这些都是冲着我的心来的,还是应该向内找修自己。时间长了,不太去感受同修的语气了。反倒又想:同修是不是不知道修自己呀?是不是该给同修指出来呀?与先生交流,他说:“她对你这样说话影响整体项目了吗?对别人造成影响了吗?”我说:“没有。”他说:“那就是让你修的呗!”我觉的有道理。

当我不再被带动的时候,慢慢感觉到, 同修可能根本就没有意识去这样对我说话,其他人可能也不会听出什么,只是我有那颗不愿意听不好听的话的因素在,所以才觉的刺耳,都是用来提高自己心性的,这样才能魔炼出自己不被他人情绪、语气带动的意志,才能静下心来,听到最实质的内容,才会具备更大的智慧透过表面看本质。

能和同修们敞开心扉交流使我受益匪浅,交流中同修指出我下定义式的说话方式,给了我挖根、转变、提高的机会。

比如说:看到同修说话口气比较硬,就认为她不善,交流时上来就会说:“你不善,和同修说话很强硬。”而不是说,“你说话口气柔和一些会更好。”看到同修有党文化中的表现,上来先说:“你党文化很严重。”原来认为这是说话方式的问题,后来才逐步意识到是思维方式的问题,不是希望同修在现有基础上如何更好,而是先告诉同修你有多么不好,就有了不善的因素。这就达不到师父说的:“我们讲善心,用善心去对待别人。”[2]而自己带着这种思维方式,怎么能有善意呢?

还有一种表现,就是对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往往根据经验判断、推论,认为事情发展就一定是这样的,把结果定在那里。师父说:“这么说吧,你如果要是带了一定能量,你讲出的话要起作用的。不是那么回事,也给人家说成那么回事了,那么你可能就做了坏事了。”[3]

虽然这些后天形成的意识、观念,不容易觉察,但只有挖根找到它,才能更有针对性的去修。只有去除后天形成的思维框架和方式,才能返本归真,显露出真我,才能自然生成善的语言,善的行为。

去年十月份我到另一个项目的库房工作。

有一次,负责推广的同修借了十几件物品去做市场调查。过了一段时间没拿回来。这边的同修就说一定要催,不催她就忘了,拿走不还可不行。那边的同修说,你们不能总催,催的这边就不好做工作了,走了程序就行了。

我当时想,一边说让催,一边说不让催,那怎么办呢?想想还是从修炼的角度衡量怎么办吧?“催”是对库房管理负责任,但有不为对方着想和不能很好的配合对方工作的因素,“不催”是对库房管理的不太负责任,走完程序就万事大吉了,并且看对方确实存在因为忙容易忘记事情的情况,那我想:对人对事既负责又配合的态度,应该是过一段时间就提醒同修一下,请她自己把握進度和时间。

这件事虽小,看起来也很简单,但对我来说,不是只思考怎么解决问题,而是学会用修炼人“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这是一次修炼体悟的过程。

不知不觉来美国已经快三年的时间了,一心一意做着项目的事情,盼望我们的项目发展的更好,救更多的众生;盼望我们能为当地社区提供更多的服务,拉近周围居民与我们的关系,更好的讲真相,证实法;盼望着我们的项目快速发展,把传统文化传递出去,使更多人得度。

我们基地的每个角落,处处留下同修们的付出和努力。看到大法弟子们把原来的一片废墟慢慢变的这样生机盎然,并使他逐渐的在步入法正人间时期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作为其中的一个微粒子感到责任重大,同时感到欣慰和自豪!

以上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同修们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二一年纽约橙县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