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达到无私的境界需要一个扎实的修炼过程

更新: 2021年05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转眼,修炼已经二十五年了,从对大法的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再到不断同化大法,其间由于执着心不放带来的痛苦,理性认识法后的愉悦和幸福,同化法后的祥和与安定,不断体悟作为大法弟子的荣幸。一路走来,修炼的体会很多,但又往往不知从何谈起,仅举其中几个例子与大家交流。

一、正念有多强,法力就展现多大

从阅读《法轮功》开始,大法“性命双修”[1]这个特性就在我生命中深深扎下了根,“就从这一点证实大法的美好与超常”这一念从生命的深处发出,从那时起我就坚定了这一念。得法时不到三十岁,虽然没有想越炼越年轻,返回到二十岁的状态去,但是可以做到不老,或者说不像常人一样的老化速度。

刚刚得法的我感到非常幸福,因为我有了一个无所不能的师父,从此不用再为生、老、病、死这些常人无法逃脱的事情而虑而忧,整天喜形于色,周围的同事都羡慕的说:“你怎么整天都这么高兴呀?!”我就给他们介绍《转法轮》,利用午休时间在办公室放师父讲法录像,有的同事说:“书里说的太好了,就是太难做到,我可修不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后,我坚持修炼。尽管心里时时能感受到邪恶造成的恐怖压力,但这一念却从来没有一丝动摇。

随着国内经济形势的动荡,我们十几个同事下海开公司,不断有新人加入,多年后他们知道了我的年龄,跟我说:“我们原以为你比你的那几个同事都小,没想到你比他们都大。”我说:“我不只是比他们大一点,有的大四、五岁,有的大七、八岁呢。这都是修炼给我带来的益处。”还有一个同事好几次跟我讲:“我认识你七、八年了,你的面像似乎没有改变,一直停留在刚认识时候的那个状态。”还有一次我跟老总去一个项目沟通工作,对方的负责人说:“好好跟老总学吧,他退休后就是你的了。”我说:“我只比他小三岁,他退休了,我也就到年龄了。”他们都大吃一惊。

现今虽然已年过半百,但经常听到人们说我看上去像三十多岁的人。

二、以苦为乐

原来的工作基本都是坐办公室,几乎没有体力活。出国后整个生活方式、修炼环境、修炼形式全变了,在项目中全职做义工。由于项目处于创业的初期,基本都是体力活,又脏又累。一个星期上六天班,从上班开始基本没有休息时间,一天下来手疼、胳膊疼、腰酸,身体没有一个地方舒服的,第二天早上起来,手指的各个关节都感到肿胀,酸痛。由于在决定留下来那一刻就做好了面对各种困难的准备,所以虽然身体不舒服,但心里却是愉悦的,乐呵呵的做着一切。

有些工作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同时因为身体的疲劳,反应能力、反应速度都受到影响,经常划破手了、撞了腿了,砸了脚趾头了,碰破头了等等,这类事情经常发生。有一次活动前,一个同修问我:“这次准备过程中几处受伤了呀?”我乐呵呵的给他展示头上、胳膊上,腿上的一处处伤疤。

身体的疲劳不算什么,一笑就过去了,可是当有了心结以后,身体和心理双重的压力就不容易过关了。由于项目的实际情况,有些工作重复做,有的做了错,错了拆,拆了再接着做,有的今天搬到这,明天搬到那……拖着疲惫的身体做着这样的事情,慢慢的产生了一些疑虑:“这么做事有意义吗?这跟证实法、救度众生有关系吗?这不是在浪费大法弟子的时间吗?大家都是做义工,哪都缺人,这不就是在浪费大法资源吗?”

思想上想不通,身体上的痛苦就会被放大,有时候也想:“算了吧,救人的项目那么多,干点什么不好呀,在这浪费时间?”心性过不去的时候就找同修交流,有的说:“哪个项目都这样,开始都是这样的,慢慢就正规起来了。”也有的说:“你应该向密勒日巴学习盖房子,盖了拆,拆了盖,师父让做什么做什么。”这些理由都不太能说得通呀。“别的项目走过的弯路还要亲自体会一遍,这不是给自己做不好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吗?常人还讲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大法弟子这个道理还不懂吗?”至于密勒日巴吃苦的修炼方式,我们大法可不是这样修的,大法主要是提高心性,而且那是他师父给他安排的修炼的路。而我们所面对的却是由于同修考虑不周,没有计划,听不進意见,执着自我等因素造成的,无法相提并论。

由于心结解不开,逐渐生出了一种抱怨,忍受不了的时候就会发泄出来。因为是在一种不理性的状态,表现的又是恶的东西,自然也就不会有好的结果,不但得不到认可,甚至连同情都得不到。“没人让你那么累呀。”“你这算什么苦?以前来的人比你们苦多了。”一下子就象走上了绝路,那真是“劳其筋骨,苦其心志”[1]。没有别的出路了,只有静下心来想想自己,修自己了:修炼人不就应该这样修吗?舒舒服服的怎么长功呀?不刺激你的心灵怎么提高心性呀?你所做的一切不是给别人做,不是给负责人做,也不是给师父做,是给你自己做,那还有什么不平衡的呢?想通了,心也就平静下来了,这个关也就逐渐过去了。

三、放下自我 圆容项目

初進项目感到神圣而骄傲,随着对项目的熟悉,项目中存在的问题也就逐步显现在眼前,在国内时那种对大法项目的神圣感遇到了颠覆性的挑战,与同修交流大多都是说:“看到问题修自己,不要向外看。”同修说的没有错,可是觉的在这个事上也许仅仅那么一点小小的改动,或者提前大家能坐在一起商量一下,许多问题就可能避免了。都只管修自己,谁也不说,让同样的问题在未来重复出现,这是对大法项目的不负责呀。

师父讲法中告诉我们:“这个私贯穿很高层次。过去的修炼人说:“我在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想得到什么”,“我在修炼”,“我要成佛”,“我想要达到什么”,其实都没有离开那个私。而我要你们能够做到的是真正纯正的,无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觉的圆满,才能达到永远不灭。”[2]

我个人理解:大法项目中的大法弟子碰到问题不应只是站在个人修炼的角度修自己,那也是旧宇宙私的特性表现,而是应该站在对项目发展有利的角度思考问题和做出抉择。

真正达到无私的境界需要一个扎实的修炼过程,在不同境界中都会有不同的执着心表现出来。有时候想:“自己还没有修到那个层次,善心不够,还是不说为好。”可是又想:“师父让你看到就是要你指出来?你是为了项目负责,不是为了证实自己,即使没有那么大的善心,也会起到应有的作用。因为你的心是正的。”

在这个修炼过程中,不断的碰壁,不断的思考,不断的向内找,逐渐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把这样一群不同年龄段,不同生活阅历,不同思维模式,不同性格的修炼人放在一起,就是利用各自的特点,互相碰撞,暴露出各自的执着,如果大家都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修自己,不但可以使每个人都能功成圆满,项目也会做的非常好,不辱作为大法弟子这个神圣称号的使命。每个大法弟子都代表着自己的体系,也许生命各自的特点就是那一个体系的特点,不可能人人都一样的。修炼过程中的矛盾和不足就是我们互相的在成就着对方,我们应该互相包容,相互圆容。

跳出私的框框,视野一下子打开很多,就象看到一个大戏的舞台,一切都在有序的上演,不用执着自己的所悟,不用执着非要看到什么结果,把心放平,该说就说,没有了背后人的那些顾虑,结果好就有好的理由,结果不好就有不好的原因,做而无求,那种超脱的境界太美好的。只是这种美好的感受太短暂,在以后的修炼路上要更加精進,努力达到时时保持这个状态。

自己的一点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纽约橙县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