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难中的同修时也提高了自己

更新: 2021年06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三日】我是二零零九年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遇到事就着急,而一着急就容易出错,我也知道不好,但就是改不了。最近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让我的急躁心修去了很多。

在去年十二月份左右,有一天,我到A同修家去学法。学完法之后,A同修说:“你看看我炼的第五套功法对不对?”我说:“行。”A同修就把第五套功法炼了一遍。我看到她打手印的动作不正确;应该右手在外,她在里了;手指向后,她向前了;该翻掌不翻掌;该手心向下,她向上了;左右手配合不协调,指尖前后不分;一个动作应该是一步做完,她分两步做了;还有两只手在做加持的时候,小手臂和手也不是平的。

我问A同修:“你原来是怎么炼的?”她说:“不知道,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我看她的表情很木讷,就想:“她怎么会这样了?”我先教她打手印,她跟着我炼,还能炼下来。可是只要她自己一做动作,又不对了。第一天我教她打手印,教了两个多小时。而且越学越糊涂,无论怎么教,只要是她自己炼,还是错的。第二天还是如此,只一个动作,我就教了她无数遍。

我是在五、六年前认识A同修的。那时候我刚回娘家,还没有电脑。当时大概每周都有六、七个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的名单,在娘家,我接触不到同修。在一次讲真相中,一个常人告诉我邻村的D同修因为腰脱,修炼法轮大法炼好了。我就找到了D同修,让他帮忙把三退名单发给了退党网站。通过D同修,我认识了C同修,C同修会把三退名单交给A同修。这样,我就接触到了A同修。

A同修今年已经79岁,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我娘家和A同修家有一里多路。我经常去A同修家学法、交流。遇到修炼中的事情,我都跟她交流。刚见到A同修时,她脸上光光的,没有皱纹,红光满面,思维敏捷,走路轻松,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不象七十多岁的人。A同修得法早,学法、背法、炼功、讲真相救人,三件事样样都很精進。她做事稳、不急不躁。她发放真相资料,通过她向世人讲真相,有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A同修平稳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A同修对我的帮助很大。特别是在我的家人离世时,痛苦、悲伤无时不在折磨我的时候,是A同修无私的帮助,坦诚的在法上与我交流,使我从痛苦中解脱了出来。直到今天,我一直平稳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

这么好的一个对大法坚定的同修,怎么一下子就不会炼功了呢?从她的动作和状态上看,她不太对劲。她跟我学动作或者是学法的时候,她的眼睛总往窗外看,表现出很害怕的神情。我问她:“你为什么心神不定?”她才跟我讲述了她家里最近出现的家庭魔难,她为此受到了干扰。她担心儿子、孙女、曾孙子受到伤害,由于情太重,成天提心吊胆的,学法也静不下来。我想A同修出现这种状态,是不是情太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干扰了?

第三天,我又来到了A同修家,正赶上市里G同修也来了。G同修也跟A同修在法上交流,让她放下情,多学法,做好三件事。有师父,有大法,怕什么,多找自己。G同修主要说了讲真相和三件事是否做到位?当时A同修还没意识到。

我连续两天教A同修炼功动作,她也没有起色,我就开始着急了。我心想:这要是不会炼功了,身体怎么向高能量物质转化呢?慢慢的,她不就成了常人吗?这怎么能行呢?

师父说:“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除非你走出世间法修炼以后,没有这个控制了,那个时候就是另外一个状态了。”[1]

我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这可不是小事。我又找到了B同修、C同修,跟他们也说了A同修的状态。我们商量之后,本想晚上都到A同修家近距离发正念,效果能好一些。但是由于A同修家里现在有特殊情况,就改为我们单独在家同时发正念。因为农村活计多,想同时抽出时间都不容易,只有晚上时间充足。就这样,我们定在每天晚上八点三十到九点给A同修发正念。同时,我白天只要有时间,就去A同修家跟她一起学法。B同修有时间也参与。

有一天,我教A同修炼功动作时,她说我教的动作和B同修教的有的地方不一样。我就把师父的教功录像又看了几遍,我心里有数了,我教A同修的动作没有错。再看看B同修教的动作,我发现了问题,“神通加持法”打手印的动作也不准确。同时,我还发现F同修也跟B同修的动作一样,我也让F同修改正了。我想,是不是师父看到有的同修炼功动作不正确,才出现了A同修的这个状态呢?

我们在一起学法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在一起炼过功,所以不知道自己炼的对不对。我原来炼功动作也不标准:炼“双龙下海”时,两手与身体之间的角度达不到三十度;头顶抱轮时,十指指尖没有相对;而且两手时间长了就错开了,不是在头顶了,在头的前上方了;两侧抱轮时,右边的手没有对着耳朵。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说要重视炼功动作,我就改正自己。我对着家里的玻璃炼,慢慢的把动作都纠正了。

还有的同修不但不能晨炼,就连五套功法都保证不了。尤其是我,能贪黑、不能起早。白天干活多了,就不爱起床了,懒惰。五套功法经常不能一步到位,有时是早上炼静功,晚上炼动功,这些不好的习惯都应该去掉。我发现,如果晨炼之后,发完正念,再学一讲《转法轮》,这一天的精神状态都非常好,没有困、乏的感觉。师父说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2]

我一遍遍的教A同修。有时A同修第一个动作做完了,第二个动作她的手就不知道往哪放了,我的急躁心就上来了:“怎么手把手的这么教,还不会呢?”我心急的时候,埋怨心就出来了,说话的态度也不好了。我的急躁心使A同修造成了压力,反而越学越学不会。

有时还有这种情况,临走时,我让A同修炼一遍,炼对了,我再走。等下次来的时候,看看她炼的是否正确,可是发现又错了。为什么反反复复总这样呢?我真得好好找找我自己了。看着A同修的状态,是不是我自己出了问题?我向内找,自己学法这么多年了,却越来越不精進了。得法初期时,我每天学一讲《转法轮》,一天炼两遍功,早上炼一遍,晚上炼一遍。半夜12点之前都不睡觉,也不困。现在可好,晚上11点要不睡觉,就困的不行了。

我得改变自己了。我把闹钟定在了凌晨三点,但还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能做到每天都晨炼。但我还是改变了很多,同时A同修也有了变化。A同修也找到了自身存在的问题。

因为那几天我有事,回市内自己的家了。几天没见到A同修,我心里很着急,总是担心A同修的炼功情况。A同修也非常着急,非要见到我。她就到了B同修家,A同修家离B同修家很近。那天,我想先去B同修家,然后再去A同修家,我就先到了B同修家。

我刚一進门,A同修也来到B同修家了。A同修见到我,就象久别的亲人一样,又高兴、又激动。她说:“我还以为你生我儿子的气了呢,不来了。”我说:“不会的,他是常人,修炼人怎么能跟人生气呢。再说,你儿子说的话有的时候也在理,对了就听听。不对就不听,我根本没往心里去。”

因为自从A同修被迫害以后,其他同修到A同修家,她儿子的表情很严肃,有的同修就不太敢去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坚持与A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A同修看我真的没有被她儿子对我的态度干扰,就释怀了。A同修接着又说:“我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了。最近几天我上明慧网,看到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悟到,这也是师父的点化,让A同修看到了这篇文章。

师父说:“如果是在大陆就是被迫害造成的。如果是国外,有经验的大法弟子都知道,没有任何事情会偶然的发生在大法弟子身上。我说真的是应该认认真真的在修炼上看看自己。不要把那些个你觉的不是什么大事情的那些事看轻了。从修炼的标准上看问题,你看是小问题,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上看,它可是不小的。你们觉的有些事情不重要,都往往是用常人的那个标准衡量自己,不是用法!其实大法弟子都是了不起,就包括象这样的,那都是在证实法中为维护大法、为救人付出被迫害的,我都这样看。但是哪,我就觉的不值得——大法弟子就这么多,面对全世界七十亿人,我们能救多少?需要人的时候,却走了。”[3]

A同修把这段师父的讲法给我念了一遍,我也深有感触。A同修说,诉江之前,她儿子一直支持她做真相资料,救人,讲真相,从来没有反对过。儿子也得到了福报,新盖的二层小楼欠的几万元的外债,一年就还上了,家里的买卖做的也很顺利。可是自从A同修诉江被绑架以后,警察对她儿子和家人的恐吓、威胁,家人害怕,担心A同修的安全,也不太支持她做证实大法的事了,不让A同修讲真相,看着她。而且又看到A同修走路缓慢,反应迟钝,就不让她出门。其他同修去A同修家,跟A同修学法、交流,她儿子也不高兴。虽然A同修从派出所走出来了,但是又被家人给看管住了。

儿子、儿媳孝顺、懂事,用常人的这种关心、爱护,却害了A同修。她不能坚持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了。这不是间接的被迫害了吗?那时侯A同修没有拒绝家人的阻挡,也就认同了家人的做法,造成了如今的这个状态。

A同修又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著:儿女情、怕心、妒嫉心。还有修炼上的不足。三件事也不如以前了,讲真相少了,发放真相资料也比以前少了。认为自己岁数大了的观念,行动缓慢、人心多。我在跟A同修学法的时候,发现她旁边放着一瓶水,有时在学法时就喝一口;炕边有一个橡胶皮小锤,腿疼了就敲一敲。我给她指出这些问题后,她都改正了。

在师父慈悲的加持、点化下,A同修有了很大的变化,慢慢的能记住一些炼功动作了,有一些记忆了。一开始时,我每天都去她家,后来A同修有一些记忆时,我就二、三天或者三、四天去一次。我一般选在我家里人在家的情况下去,因为在A同修家有的时候一呆就是三、四个小时。

我让A同修背“主意识要强”这段法,她真的背会了。那时,A同修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告诉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没有自己的主见。我让她看有关针对她这方面问题的相关的师父讲法,也让她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让她看师父的教功录像,我让她看师父的录像是因为我怕我教的动作不标准,耽误了她。但是不行,我还得手把手的教,B同修也教她。

我想A同修第五套功法都炼错了,就想再看看动功她炼的对不对。有一天我说:“我们把第一套功法到第四套功法都炼一遍吧。”A同修同意了,我们两个随着炼功音乐把四套动功也炼了一遍,从中我又发现了问题。在不断的纠正后,A同修终于能把五套功法完整的炼下来了。

A同修非常高兴,说谢谢我和B同修。我真诚的告诉她:“不要谢我们,要谢谢师父。这是师父的洪恩浩荡,是师父的慈悲加持,是大法的威力。是你有不放弃的正念。师父看到了你一心想要修炼的这颗心,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都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们又能做了什么呢?”A同修很感慨的说:“这是宇宙大法,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高德大法啊!不管多艰难,我也得学会,坚决不放弃。”我被A同修这种信师信法的正念感动了。我也下了决心,我一定要教会A同修。

是大法改变了A同修,也改变了我,我们的整体也得到了提高。现在A同修的儿子也有了变化,见到我之后会笑呵呵的。有一天,我跟A同修正在交流,她儿子给我和A同修送来一盘热呼呼的小豆包,说:“趁着热乎,快吃吧!”我说:“谢谢你了。”儿子走后,A同修说:“这是从来没有的事。”第二天我回家的时候,A同修的儿媳又送我一袋黏火烧,我说不要,她执意的非得让我拿着不可。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感恩。是师父和大法改变了A同修,改变了A同修的家人,也改变了我。我现在不会再遇到事情而动心了,变的有耐心了。现在,A同修又能做她力所能及的证实法的事了。

回顾这四个多月的时间,让我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神圣和美妙。刚开始帮A同修的时候,我埋怨、急躁,有依赖心。心里不平衡:为什么就得我帮A同修,其他同修怎么不过来呢?他们都比我家近,我还得做真相资料,做大法真相护身符;还得讲真相、还得发放真相资料;还得做家务,还得照顾九十岁的母亲;计算机和打印机有故障了,还得拿到市内同修那修理;买MP3、内存卡、U盘、随身听等都是我一个人去跑。

有时我的人心上来了,机器就会出故障。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了,机器自然就好了。后来我悟道: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有那么多的私心、人心,怎么能达到新宇宙的标准呢?我要做一个为他的生命,把所有的人心都放下。当我把这些人心去掉之后,我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心情愉悦的无以言表。

弟子感恩师父!叩拜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